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每晚一个离奇谜案故事

作者:(美)钱德勒
人气(23)评论(0)字数(2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每晚一个离奇谜案故事》将优秀的侦探小说作品一一呈现在广大读者面前。每一位侦探都拥有鲜明的特色和让入印象深刻的办案手法。沉默寡言且貌不惊人的布朗神父,总是在分析案情时神采飞扬,语出惊人;角落里神神怪怪、傲慢自负的老人总能一眼看穿案件的真相,却将谜底留在最后公布;带着硬汉特点的马洛里侦探虽能力有限,但凭借执著的毅力追踪到案子结束的那一刻;侠盗亚森·罗平在锄强扶弱的同时,破获了一件件轰动一时的案件……

最新章节

第52章 附录(2020-06-17 17:02:04)

同类热门
  • 生鱿水蛭与章鱼之幻奇杀人事件生鱿水蛭与章鱼之幻奇杀人事件元野|小说此刻,被巨大的痛苦笼罩着,然后,又渐渐变成为了对人间的悲悯。活着的意义,真相,以及在水蛭黏膜包裹下城市的一隅,野性之口,一点儿也不相信。在这样的世界,找到哪怕只有一个,他或她,人间合格,也无可能。接着地壳震动,扭曲,裂开,有东西出来了。水蛭——这个世界,一点都不美丽。每一个人都该去死。眼前涌起的是对人间深切的恨意。
  • 出台出台冶进海|小说一大早,睡得正香的刘雯妍接到周全的电话。周全依然是一副风风火火的口吻:“能出台不?有条热线,乔丽华去不了。”电视台记者出去采访,台内都称出台。一般一组两人:一为采访记者,持话筒面对面提问;一为摄像记者,扛摄像机远近高低拍摄。乔丽华是周全的搭档,一个像刀刃样锋利、火炉般温暖的女记者,最近因为怀孕,不能到处乱跑,只好找刘雯妍。刘雯妍曾是周全的实习生,现在成了同事。有要紧采访,周全喜欢找她。“你借好设备等我,我马上来!”刘雯妍毫不迟疑。“速度!速度!”周全催道。
  • 葬礼之后葬礼之后(英)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理查德·阿伯内西在死前留下了一大笔财产。在他的葬礼之后,他的妹妹、行为举止总是颇为奇怪的科拉小姐竟说了这样的话——“可他是被谋杀的,不是吗?”次日,科拉在家中的床上惨遭杀害。六个遗产受益人均有作案动机,每个人都恰巧没有不在场证明!这桩“有趣”的案件令波洛陷入窘境……他能否从和家族成员的对话中抽丝剥茧并发现蛛丝马迹?迷雾重重,真相直到故事最后才被揭开!
  • 余罪1:我的刑侦笔记余罪1:我的刑侦笔记常书欣|小说水太深!一个传奇警察和毒贩、悍匪的交锋实录!带你窥探这个时代的黑暗角落,领略触目惊心的真实景象!著名作家马伯庸、小桥老树狂热推荐。
  • 叫父亲太沉重叫父亲太沉重广雨辰|小说父亲说,你们放心吧,我肯定会给你们留下一笔遗产的。父亲是在和子女们吃年夜饭时说这句话的。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两个儿子正在喝酒,两个儿媳刚刚煮熟了饺子正准备往桌上端,一双十几岁的孙子还在户外放鞭炮,谁也没和老爷子打话,老爷子突然间就冒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简直让人无法琢磨。孙坚、孙强刚刚碰了杯,酒都举到嘴边了,又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用两双充满醉意的疑惑眼睛看着父亲。孙坚哥俩经常坐在一起喝酒,几乎总是一喝就醉,今儿是大年三十,从中午就喝,早就有些醉了,这时居然也清醒了。
  • 张居正(全4册)张居正(全4册)熊召政|小说中国千古第一奇相大传,全票获得第六届茅盾文学奖、首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被誉为中国新时期长篇小说的里程碑!已被改编成电视剧《万历首辅张居正》,由唐国强、梅婷、冯远征、智一桐、巫刚等一众老戏骨主演。张居正是一位个性不凡的改革家,是彪炳史册的传奇人物。他登上首辅之位后,理政十年:整顿吏治,刷新颓风;整治教育,延揽济世之才;革新税赋,梳理财政。拯朱明王朝将倾之厦,使万历时期成为大明王朝*为富庶的时代。 在风云际会之中,张居正思想深邃,刚毅深沉,多谋善断,声势显赫,无与伦比。然而,他一朝大权在握,却又独断专行,偏信阿谀奉承,引得附势者趋之若骛。权势欲促使他步入人生高峰,也引发身后祸起萧墙。隆葬归天之际,即是遭人非议之时,结果家产尽抄,爵封皆夺,祸连八旬老母,罪及子孙。作为一名政治家,张居正是中国历史上卓有成效的人;可是作为一个人,他却是一个失败者。“生前显耀,死后悲凉”是对他一生*好的概括。他生前死后毁誉之悬殊,除个人原因之外,也可见政治险恶、世态炎凉。而且,张居正的命运也客观揭示了悲剧产生的历史背景与人物的性格缺陷,为今天的读者反思提供了形象的文学读本。
  • 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若只如初见濂溪|小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四段生死离别的爱情,四对为情所困的有情人,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结论,不论悲喜,但都震撼天地……
  • 黑白盐黑白盐刘兆华|小说《黑白盐》是建国以来全国第一部涉及私盐犯罪的小说作品。故事情节曲折离奇,语言风格朴实,对文字难以驾驭的犯案破案,却能娓娓道来。文笔沉着稳练,生活功底深厚,整个小说波澜起伏的结构与布局被作家运筹于帷幄之中。
  • 第七棵柳树第七棵柳树矫健|小说葛家庄的葛老根这个人,很有意思。他交往人,对了心思,就是朋友多话不投机,半句不说。据说,他种烟叶很有两下子,常常装满了烟荷包,到大道上转悠。遇上歇脚的过路人,他就把烟荷包递过去:“尝尝。”别人抽了烟,叫一声:“好烟!”他就把满满一荷包烟倒进人家的烟荷包。假如别人抽一口烟,品品味,说:“烟不错,就是呛劲太大了。”他就一把夺过人家的烟袋,把一锅烟全磕在青石板上,嘟哝一声:“不会抽,别糟踏我的烟!”甩手而去。长了,人们都说:“葛家庄有一根老牛筋。”
  • 金山寺金山寺尤凤伟|小说当是一种职业性警觉,宋宝琦即使沉睡中也会被一声短促细微的短信振铃惊醒,且懵懂状态中反应准确无误:一把从枕边摸起手机且对准位置:您好您好是哪位?短信短信!身边的老婆比他更神,黑下有风吹草动她总是先知先觉且头脑异常清醒。接下来男人把手机举在女人面前让她念。这也是常态,之所以如此,一是他不用找眼镜,省去一通麻烦,另外,也是最具实质意义的:他“现阶段”外面“清爽”,无暴露隐私之虑,乐于顺水推舟自证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