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萌妻宠上天:路边小狐不要捡萌妻宠上天:路边小狐不要捡小喵糖|现言她是一只狐狸,在不过就是一个妖狐?好吧,她是一只九尾狐。看见过白娘子传奇,一条蛇报恩,见过一只九尾狐来报恩的么?小狐狸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顺手“拿”点东西。 “老板,安好小姐把钻石项链给拿了”,“没事,让她扔着玩”。 “老板,安好小姐偷了一个男士内衣”,某人拿着笔的手一顿,:“没事,让她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跟我的尺寸一样”。 “老板,安好小姐在外面偷了…偷了一个人…”,某人掀桌,:“安好人呢?”。 一只呆萌的小狐狸,遇上了一只腹黑的大灰狼,这到底是被吃掉,还是被吃掉?
  • 冷清先生改变记冷清先生改变记Queen斐|现言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慕容小草一个大二的医学院学生,被迫相亲,结果遇到了许诺。 嗯,千算万算没有算过这个男人,结果,小草被嫁人了。 在小草刚刚爱上他的时候,他却说。 “对不起,我要找的人不是你。” “嗯,没事,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对不起小草,我爱的人不是你。” 许诺被逼无奈下对小草说。 “没事,我们就是两条线,之前的一切就是我们这一辈子唯一相交的点。” 小草傲娇的说,回头就走。 几年后,小草高傲回归身后却跟了一只小包子。 “小草回来吧!” “先生不好意思,妈妈是我的。” “小草,我有病了。” “有病就说,没病快走。” “我不能人道了,所以你回来吧!” “对不起,请你去看男科。” ……
  • 高冷总裁:走着瞧高冷总裁:走着瞧蔓妍|现言一时之间,他的眼底满是苦涩的笑容。如果那时候,他一心一意的对戚菲,说不定,现在得到幸福的,便是他?而身边这两个孩子,也该是属于他的。只是一切的事情,都只是如果罢了,若是人生真的能后悔,真的能改变,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后悔呢?
  • 旧爱来袭旧爱来袭慕若|现言没想过还能再见面。她是落难千金,他是豪门总裁。曾经刻骨缠绵的相爱,刻骨铭心的分离,到今天,他不是来雪中送炭,而是雪上加霜。“发誓,你是我的!”他霸道命令。“我发誓……”她沉沦在他编织的温柔里,以为一切终于苦尽甘来之时,她却收到了他和别人的结婚请柬……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豪门纯爱:冷氏总裁甜蜜宠妻豪门纯爱:冷氏总裁甜蜜宠妻孤月清风|现言为救母亲,她毅然和他签下了为期三个月的情人契约。 她本以为契约结束,两人便可以从此桥归桥路归路,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却不想,当三月之期结束时,夏晓柠才发现,惨了!总裁套上小白兔,原来还是自己太纯萌! “契约到期,拜拜喽!” “不好意思,租约到期?你,我买了!” “总裁大人,求放过!” “想逃?好啊!我倒要看看谁敢碰我的女人!” “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女人,好不好?” “没关系,马上你就是了。” “……”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沉浮世界,娇妻梦华沉浮世界,娇妻梦华幻儿|现言浮躁的时代,快节奏的生活,即便是爱情也能变得如同快餐那样泛滥而廉价。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你最想改变的是什么呢?平凡女子秦亦菲,长得美丽,性格单纯善良,但她永远也想不到在某一天,一个来自于未来的“秦亦菲”忽然前来寻找自己,这个从未来穿越而来的“自己”回到过去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改变秦亦菲悲剧的人生,扭转历史!
  • 爱罢不能爱罢不能绿枢|现言六年前的任淰以为自己是一个公主,只为等待着自己梦中的王子;六年后的现在,她才清醒的明白自己不过是一个遇不到王子的灰姑娘,只能眼睁睁看着王子心里住着他自己的公主;总要到了最后,她才明白,自己不过是灰姑娘恶毒的姐姐,是在破坏着别人的童话。--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墨染倾城:哲少的预定新娘墨染倾城:哲少的预定新娘丙韵|现言洛雪一手丹青妙笔,因莫名的诅咒被家人遗弃,接受了萧家守墓人第29代传承。他曾经是文墨集团少主,出国时,家逢巨变,不知因何与她切断联系,强势归来后更对她恨之入骨。 “地摊哥,爆头男,大律师,你勾搭的人还真不少?别忘了你早就是我的预定新娘!” “你,不是结婚了生子了?你早就无权干涉我的生活!” “无权?很好……” 当她拖着满身的伤痛与疲惫逃出他圈禁的牢笼后,镜前的她惊恐大叫:“啊!阿哲,那一夜究竟对我做了什么?眉心的黑痣怎么会变成红色?”
  • 总裁的挚爱总裁的挚爱明珠还|现言怀孕两个月的时候,他突然毫无征兆的向她提出离婚。 “没有转圜的余地吗?”她正在厨房给他做生日蛋糕,身上脸上都是可笑的面粉,他一贯轻佻的讥诮冷笑,坚定的摇头。 “若是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呢?”她试探着望住他,仍是浅浅的微笑。 “我向来都有用安全措施,许欢颜。”他烦躁的摆摆手,将离婚协议推在她面前。 她签了字,依照他协议上所说,净身出门,所拥有的,不过是那肚中三个月的小生命。 五年后,申综昊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再和许欢颜这样见面,她挽着别的男人的手,大腹便便的对他微笑点头后,就从他身边头也不回的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