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鬼医嫡妃

作者:亦本
人气(0)评论(0)字数(21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现代医学圣手暮云兮,獠牙特战队首席医师,中医西药多项全能,一朝穿越,却成了那邪王的解毒药!解毒不算,还得给你生个娃?你当欺负人不花钱呐!姑奶奶纵横部队十几年还不知道吃亏是个啥!一路惊险刺激,兽到擒来,手握现代高效药,趁人之危,坐地起价,买还是不买?!逃不开的纠缠,从床上到战场。她是药王后人,一双圣手跟阎王抢人,他是战场杀神,一柄长枪震煞四方!她遇强则强专治各种不服,竟屡屡被他拿下!她跳脚拿钱跑路,却被他大手一挥拽了回来:身上的毒解了,可爷中了你的毒,你得负责!

本书标签

亦本鬼医嫡妃

最新章节

第693章 番外(2021-02-24 10:48:35)

同类热门
  • 将门凤华将门凤华饭团桃子控|古言新书《衣手遮天》已发布…… 重生一世,她只想一斤牛肉三碗酒,老娘瞪狗狗都抖。 【已经有三本完结古言,请放心入坑。
  • 凤凰令:妖临城下凤凰令:妖临城下不栖|古言有人说久走夜路会遇鬼。在慕家被当作女仆使唤的她不过是第一次夜宿山洞,便遇见女鬼,被封印在碧凤镯中的公主一枚。从此开启修炼法术,降魔伏妖,扑倒狐妖之路。于是……考入云水派,有公主帮忙。躲过刁蛮富家小姐的暗算,有公主帮忙。扑倒高冷狐妖,厄……不用公主,她会自己上!
  • 臣妾要休夫臣妾要休夫紫菜鸡蛋汤|古言现代的天才女学霸意外穿越,成了将军府懦弱无能的嫡女,上有凶狠霸道一手遮天的庶母,下有貌美如花心如蛇蝎的庶妹。幸好,她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之前那个备受欺凌的懦弱女。庶母算计,反咬一口,庶妹陷害,直接踹飞!还有那个一天到晚没事找事针锋相对的渣男皇帝,姑奶奶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惹急了,一拳打歪你的俊脸,一脚踢爆成太监,然后休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女扮男装:复仇娇娘14岁女扮男装:复仇娇娘14岁杏仁小圆饼|古言(养成系)九岁那年,她成了他的伴读,与他结拜成兄弟,同吃同睡同学艺;十岁那年,同窗之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她是他圈养的兔儿爷;十三岁那年,她与他一起南征北战;十四岁那年,她成了他的女人…… 她接近他的目的:杀他,杀他,杀他,哪怕爱也必须要杀 他靠近他的理由:宠她,宠她,宠她,不管她是男还是女
  • 残雪乱残雪乱九v九|古言十年前,丘国赐她“长岁永康,倾福永泰”;十年后她为丘国殓衾,踏血而归。 “可否告知本王公子名讳?”这是九王爷第二次问到她的名字了。 “喻长衾。”她用茶水在桌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衾?”九王爷仿佛触到了她眸子里深不见底的黑暗,冰冷而又熟悉,“好名字。” …… “你想要这天下吗?”喻长衾不知问过多少人,也被多少人问起过。 “这天下要来又有何用呢?” 喻长衾看着满城的积雪,再也看不出丘国本来的样子。 时过境迁,这天下早已物是人非。 “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他们的命罢了。” …… 风云暗涌,残雪纷乱,以汝之血,祭他乡之魂。
  • 水嫩谋妻,王爷哪里逃水嫩谋妻,王爷哪里逃安凉|古言她生而尊贵,桀骜不驯,然而她却命运多舛。洞房花烛夜,她在温柔乡里极尽缱绻,颠鸾倒凤,第二天却被冠上了不守妇道的罪名,父亲被砍头,母亲生死未卜…… 十年之后,王者归来,她不再是那个任人摆布的废材,重回故地,她用智谋翻天覆地。她怀揣经天纬地之才,出神入鬼之计,世人皆称她为“兰先生”。她用行动极为生动地诠释了,我为刀俎,敌为鱼肉!
  • 亿万身家:农家小商女亿万身家:农家小商女赤月猫|古言现代宅女穿越到贫苦农家,偏偏还赶上了没吃没喝的灾年;莫慌,看她如何利用手中的逆天系统,从穷丫头变成富可敌国的大金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半月决半月决亦微末|古言【悬疑言情】月半阙作为一名合格的神偷,官闻官躲,商见商怕,却被人下了绊子,答应一个老头去查什么十年前的冤案。拜托,她是神偷,不是神探啊!威风凛凛的苏大人一张嘴动一动她就得验尸啊、跟踪啊、查案啊,不是说官贼不两立的吗?为毛苏大人颐指气使起来那么理所当然?这世道真心没办法让贼活了,皇帝老头竟然还给贼指婚!稀里糊涂就把自己卖了?嫁就嫁了,做个官家夫人也不错,可她为什么还要验尸,还要查案?怒摔!她要罢工。 某男狡黠如狐狸,“娘子,你要罢工?那你可得先把偷我的东西还来!”月半阙怒目圆瞪:“偷你的书画全还你了,我还偷你什么了?”“这回你偷的是……我的心!
  • 暴君女帝暴君女帝零初见|古言正文已完结。 ———— 云国在辰云大陆屹立千年,曾经傲视天下,万国朝拜,但如今却是奸臣当道,民不聊生。各股势力崛起,各国虎视眈眈,云国,危!但一个强大的灵魂意外到来,她能否扭转这一局面?
  • 妃常难驯妃常难驯倾城|古言“十五!为什么?”“没有什么为什么!?”“你说你放着在宫里的皇后,不好好当,非得要跑出来混青楼?!”江祁完全不能理解。哼,你这个皇后的位置再好,我也是万分不愿意。兴许是那一次火灾的后遗症?花娘嘟着嘴,“嘿,我就愿意了,怎么样?!在这里我自由自在!”江祁真是要疯了,“十五,我发现你越来越有本事了啊,专门惹怒我的本事!”任由花娘怎么说,江祁就是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