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总裁大人,体力好!

作者:央秧鞅
人气(541)评论(0)字数(183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他是权势滔天的帝国总裁,强势霸道,狂妄不可一世。

性情高冷禁欲的他,一时兴起将她禁锢在身边,渐渐地护她成了习惯,宠她成了执念,深入骨血的痴恋让她逃无可逃。

他说:“我允许你任性,但你必须在我允许的范围内任性。当初你把自己当生日礼物送给我了,这辈子你就是我的!从头到脚都是我的!一根头发丝也是我!”

【1V1,身心干净,无小三无误会,绝宠文

最新章节

第90章 被挑动的神经(2021-06-09 05:58:58)

同类热门
  • 总裁大人慢慢追总裁大人慢慢追月下花前|现言岳溪彤觉得,遇上梁潇就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灾难。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睡了她居然还说救命之恩不就该以身相许吗?岳溪彤瞬间无语。
  • 叫你一声苏夫人你敢答应吗叫你一声苏夫人你敢答应吗冬冬肖|现言这是一本让人看了很可能会想要恋爱的书此文献给所有少女心澎湃的人们希望能够给大家暖暖的感觉“你愿意…为我生儿子吗?”面前的男人脸上带着可疑的红色。“女、女儿就、就不行吗…”宛泱泱抽泣,结结巴巴地说着。泪眼模糊中,她朦朦胧胧地看到,面前的男人中拿出那闪着银光的小圈,轻轻套在无名指上。冰凉的触感丝毫没有让心中汹涌的暖意有一丝波动,反而更让泪涌出来。宛泱泱只见他抬头,眼中含笑,轻轻地道:“泱泱,余生请多指教。”--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巧媳妇重生之巧媳妇毓轩|现言身为二十一世纪女孩的韩子禾,重生到了一个类似于地球八、九十年代的平行世界。
  • 失恋的后续章节失恋的后续章节屈牧辛|现言一个人要多久才能从失恋的阴霾中彻底走出来? 一天,一周,一个月? 在现实的人生中,恋爱只是微乎其微的一部分,总说失恋大过天,但要知道,失去一个人,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这就是她的故事。
  •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我媳妇的骄傲|现言一朝身死,萧墨一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与修真界截然不同的世界。 自己竟夺舍成了A市高中的一名女扮男装的女娇娥身上,还阴差阳错地绑定了一个名叫人人都爱我的系统。本来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小透明早点儿完成任务回到修真界,谁知却意外成了“国民男神” 马甲掉之前 萧墨是女生们趋之若鹜想要嫁的对象,男生们恨得牙痒痒的存在。男生们:看妈妈,那就是夺走你儿媳妇儿的人。妈妈一脸嫌弃道:你哪里比得上人家萧墨。男生们:...到底是不是亲妈了……哭唧唧 马甲掉以后 全国轰动,男神变成了女神,全国女生高喊:女神,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小天使...男生们则不甘落后:“女神,看这里,看这里... 某男一把搂住萧墨的腰,不容置疑道:“老子的女人也是你们能肖想的?” 萧墨一脸黑线的推开男人:...滚... 某男如大型萌犬依偎在萧墨肩上:“媳妇儿,我又滚回来了 萧墨:....... 这是一个魔女祸乱世界的故事,又叫做从人人都恨我到人人都爱我的蜕变史。 【注:此文女扮男装不喜勿入,接受不了文笔稚嫩的隔壁右转不送谢谢,说抄袭的不能接受.....】
  • 婚心荡漾:老婆,你好甜婚心荡漾:老婆,你好甜熊NN|现言某天,记者采访司煜城:“司少,你对司太太哪里最满意?” 司少沉思:“骑马射箭,上树掏鸟,哪里都满意。” 记者:emmmm,司太太真调皮。 某夜,司少又被司太太压在身下,“老婆,遛鸟吗?” “遛个鸟毛。”司太太小脸爆红,恨不能掐断鸟脖,掏了鸟窝,让这混蛋出去乱说。 【1V1,男女双洁,深宠无极限】
  • 隐婚俏佳人隐婚俏佳人花泪|现言顶尖设计师撞上失意高富帅?她脑子一热给个草戒将他拐走,没想到他更过分,没有聘礼不说,九块结婚证都是她掏的!好不容易隐婚一年,熬到给她正名,不想,他把婚礼变成了笑话!她气火攻心,昏了……男人!说好的盛世婚礼呢!
  • 妻逢对手,爹地走着瞧妻逢对手,爹地走着瞧琉璃兔|现言苏意轻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毁灭过银河系。父亲早亡,母亲嗜赌,姐姐自私,弟弟多病,自己又是单亲妈妈。想抓点花边新闻敲敲官商权贵竹杠赚点外快,却被天正总裁欧司寒讽为有钱就能买到的女人,然后,自己还没骨气的从了——本以为只是一场金钱与欲望的交易,可当儿子的身世逐渐浮出水面,她才惊觉自己已经卷入这深不可测的豪门恩怨。
  • 只为她动心只为她动心桃花包子|现言某一天,姜程程遇到了一个神经病总裁。 “我是你三年前的男朋友。”傅诤尤是说。 姜程程冷漠道:“我不认识你,谢谢。” 像是没听到姜程程的回答,傅诤还在自说自话,“我准备和你复合。” 姜程程挤出一个微笑,“不了,谢谢,然后,再次重申,我不认识你。” 傅诤垂头,吹一下指甲,“我有精神病证明,杀人不犯法,现在,再回答一次上面的问题。” “欢迎你回来,男朋友。”
  • 拜金女仆的邪恶少爷拜金女仆的邪恶少爷樱児|现言第一次见面:他给了她一个大大的见面礼:一汪水花……第二次见面:她华丽丽的倒在了他的怀里,接住了,然后扔给了助理……第三次见面: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见面礼,你做我女仆……从此她的噩梦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