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他像星辰一般璀璨

作者:燕子晴
人气(1642)评论(0)字数(172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深夜,男人霸道的声音低响在耳边,“女人,你身上印着我的印记这辈子只能是我的!”

他,是F市商界的传奇,传闻他高冷孤傲,却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她,一个应届毕业生,前脚遇到一个神经病大叔,后脚遭男朋友劈腿。

某个雨天相遇,注定两人此生纠缠不休。

“女人,你对左太太这个称呼感兴趣么?”男人顶着一张妖孽的脸问。

“没兴趣。”女人眨了眨清澈的眼眸,露出狐狸一样的笑容,“我只对你配偶栏的空白处有点想法。”

话落,女人整个人被扛在肩上,“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民政局逛逛。

【新书(盛宠甜妻:总裁老公,缠不休)已发,求包养】

最新章节

第1677章 大结局(2020-09-10 14:56:46)

同类热门
  • 家有肥妻:老婆别吃了家有肥妻:老婆别吃了青殊|现言作为一个又胖又丑还是暴发户的女儿,她受尽嘲笑讥讽,备受欺凌。 而他作为最神秘的顾家三少,却是风流潇洒,受尽追捧。 本该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偏偏迫于无奈而被牵连在一起,从此唇枪舌战成了日常。 “喂,你觉得我这两天身材怎么样?” 某人勾唇一笑:“猪。” 【推荐自己的新书:《首相大人,求放过!》】
  • 隐杀之影杀隐杀之影杀卿沫汐|现言“希望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时光不老,我们都好”
  • 许少,娇妻今晚不回家许少,娇妻今晚不回家依北辰|现言新婚之夜,她电话威胁,许薄凡才回到她身边。愤怒的许薄凡就像一头狮子,撕碎她的婚纱......过后,许薄凡扇了她两巴掌,警告:不许把今晚的事告诉笑笑!她的婚纱,没有换回爱情。经年以后,她已成了别人的妻子,许薄凡却拼命追来,眼里盛着不容错认的深情。他问她:许沉凉,你还相信我爱你吗?
  • 司少老婆是大佬司少老婆是大佬慕纤瞳|现言【正文已完结,推荐系列文《顶级老公,太嚣张!》】被算计的成人礼,她一舞惊人,他宠她蚀骨。 然而…… 他亲睹她纵身跳入悬崖,尸骨无存…… 六年后,她携龙凤胎萌宝再次出现,却视他为陌路。 他粗暴地逼近性情大变的她:“女人,偷了我的基因敢不认账?” 她笑靥如花:“先生,我已婚!” “离!”他邪魅一笑:“我不介意回收二手!” “我对渣男不感兴趣。” 他是玩世不恭的京中权贵,掌握庞大商业帝国,她是曾经寄人篱下乖巧隐忍的孤女。 可当她亮出真实身份时,又是谁高攀了谁? 读者群:140463347
  • 七日甜宠娇妻七日甜宠娇妻乔夜玫|现言“把文件交出来!”不过是去了一趟波里沙漠,乔一夕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惹上了一个惹不起的男人。好不容易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可是却被迫踏上了寻找文件的道路。“喂!封欧,我已经把文件的线索找出来了,你总可以放了我吧?”“放了你?这辈子的都没可能!”……
  • 腹黑老公靠边站腹黑老公靠边站瑾言|现言他叫萧若阳,爹不疼娘不爱。军痞一个,直到遇见她。她叫季歌,爹疼娘爱,还有两个疼她的哥哥。本该过着小公主一样的生活,却被竹马背叛,独自远走,直到遇见他。他说: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你朝我走来,天长地久,永不分离。她说:对不起,我爱的,爱我的,始终被我辜负了。
  • 名门禁爱:恶魔总裁别放肆名门禁爱:恶魔总裁别放肆万千色|现言别后重逢,唐晚从厉城挚爱的女人,变成他随叫随到的玩物。他是锦城无所不能,冷酷狠厉的商业帝王,却独独对她毫无办法。他变着花样地占有她,只为自己一人独享,却换不来她的爱“唐晚,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厉城,你做梦。"
  • 诗意盎然诗意盎然玻璃香草|现言凌小诗觉得,她这辈子最不应该遇见的就是唐韬。可是,不运气,偏偏从小就认识了他。而且,就这样时不时的萦绕在她身边,像不散的阴魂。凌小诗觉得,她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认识了姜成睿。上帝垂青,让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他体贴温柔的存在在她的生命中,像是最温情的阳光。可是,就是这样的他,不得不撇下她,全家移民去了英国……
  • 租个男友好过年租个男友好过年雪玄沙|现言赵红袖看着客厅那位,用特怀疑的眼神看着夏含清:“这么优秀的男孩儿,能看上你?别是你花钱雇来的吧?” 夏含清脸都黑了:“妈,我是那样的人吗?” 入夜,夏含清搬出自己的小猪储蓄罐,钻进客房,放到某人手里:“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了,都给你,走点心,可别穿帮了啊!”
  • 豪门婚怨:苏少只爱二手妻豪门婚怨:苏少只爱二手妻盛世陵歌|现言一场被安排的英雄救美,一桩可悲可笑的婚姻。傅锦凉被渣男小三榨干了所有。流产,破产,百年祖屋被推平——家人处境,惨不忍睹,最后,就连她的命也搭了进去。无意重生,她带恨归来,发誓要讨回所有。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却又遭遇了一场叫做“苏清泽”的风暴。他总能在她最不经意的时候,以最骚包的姿态从天而降,拖她后腿,扯她裙摆,然后再嬉皮笑脸的勾着她的肩,调情调情再调情。凉凉,我自倾怀,你且随意。凉凉,我爱你,与你无关,你只需享受就好。凉凉,我信任你,就像昏君信任奸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