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情倾太虚

作者:落雪人家
人气(0)评论(0)字数(29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汗水,一滴又一滴地落到地上。

女子衣衫褴褛,白色的中衣已经染红且无法蔽体,那一道又一道的血痕,还有带伤的肌肤,暴露在炎热的空气中。

只是女子丝毫不顾鞭打在自己身上的铁鞭,仰起头看着那不远处的四方小亭,一抹不怕死的笑容缓缓溢出。

“住手!”不远处的亭中,一声娇呵带着火星儿传来。

扬着铁鞭的男子听到,喘了口气,停下了手中的鞭。

这七月的天,果真热的燥人……

最新章节

第157章 大结局2(10)(2020-04-07 02:28:34)

同类热门
  • 沈家九姑娘沈家九姑娘夜纤雪|古言穿越时空,娘是重生的,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沈丹遐觉得那是中了大乐透。 重生娘对她千依百顺,千娇百宠,爱若珍宝,吃穿用住皆是最好,还容不得人欺负她、违逆她。 重生娘霸气地宣称:谁敢让我的女儿不如意,我就让谁不如意。谁敢让我女儿难过,我就让谁难过一万倍。谁敢动我女儿一根毫毛,我就剥了谁的皮。 这个谁,亦包括她这世的亲生父亲沈穆轲。 重生娘掌握先机,算无遗策,却独独没有算到,有个狼崽子把她的宝贝女儿给叼走了。 片断: 阳光正好,荷花盛放,站在小舟上的俏丽少女,举着船桨,娇嗔地问岸上的男子,“你到底上不上来?” 男子提起衣摆,唇边噙着浅笑,“不敢请耳,固所愿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月下绝色的少女一手提壶,一手举杯,对着明月扬声道。 伴着月光走过来的男子,道:“满月之日,在屋顶喝酒更好。” “你是要邀请我上屋顶喝酒吗?”少女眼睛清亮地看着男子问道。 男子浅笑问道:“不知你可愿意?” 少女俏皮地笑道:“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 誓不为妃,重生嫡女狠绝色誓不为妃,重生嫡女狠绝色阅梁汪汪|古言前世,为了所谓的爱情,她杀夫叛国,无恶不作,最终却被情郎亲手了结,抱恨而死……今生,她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虚伪庶妹,蛇蝎继母,恶心渣男,统统去死!她的温柔,从此只属于那个男人……
  • 穿越名门秀:贵妇不好当穿越名门秀:贵妇不好当筑梦者|古言文案:都市女一朝穿越到古代,禀着平安度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行事,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出身上层阶级的她却势必要嫁入同为贵族之家的男子为妻,从此卷入一系列麻烦斗争当中。 古代贵族哪家不是攀亲带故、三妻四妾,曲清幽没想到她也嫁了这么一个大家族,还是三大国公府之首,惟有步步为营,凭着一颗七窍玲珑心,硬是争得一席之地。 古代宫廷哪有和平安定的?惟有刀光剑影,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争斗,身为国公府的儿媳妇,哪能置身事外?曲清幽也不得不小心周旋于宫中贵妇之中。 为自己,为丈夫,为家族,古代贵妇不好当,看穿越女如何当贵妇? 推荐某梦的新文:《一等宫女》 推荐某梦的最新完结文《世族嫡女》: 片断一: 当他笑着走近时,见她正摘下一朵粉红色的绣球花在手中把玩。于是笑道:“这是要抛给我的吗?” 曲清幽原本沉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忽然听到一声男子的声音,有几分熟悉又有几分陌生,抬起头时果见罗昊就站在她的面前,面挂笑容,衣饰随风飘扬,倒有几分君子模样。遂笑着把花抛向他,“那公子可要接着了。” 他会是她今生的良人吗? 片断二: 穆老夫人笑道:“曲家丫头不知是走运还是不走运,偏遇着你。不过这幽姐儿确是不俗,我们定国公府就需要这样的媳妇,方能再兴旺个百来年。” “老祖母想得倒长远。”罗昊端过丫鬟手中的参茶递到老祖母的手中。 “别告诉我这老婆子,你小子打的不是这个主意?”穆老夫人眯着鹰眼道,喝了一口参茶,她又开始打趣孙子:“我看那幽姐儿也不像是个容易降得住的主,真不知道你们婚后,谁能降得住谁了?” 罗昊笑着道:“老祖母说的怎么好像是两军对垒似的?我的娘子可是娶来疼的,什么降不降的?” 片断三: “娘子,什么是爱情?” 醉酒的曲清幽歪着头看着他一脸的不解,“笨蛋,爱情都不知道?” “那娘子告诉我不就得了?” “爱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这道门很窄,只容得下我与你两个人,闳宇,你知道吗?” 她想要独占他,这是罗昊的第一想法,“娘子,你想要我永远只宠你一个人是吧?何必要绕弯子呢?”用爱情这么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词语。 曲清幽这才想明白她与他原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她努力的融入他的世界,但他却走不进她的世界。 但是这又如何?她仍会想着法儿让他慢慢地恋上她,恋上她的身,恋上她的心。
  • 名门嫡妃名门嫡妃凤凰惜羽|古言“宁纳青楼妾,不娶跛足妃!”现代医学博士穿越异世,醒来便面对东晟国五皇子毫不留情的退婚,一夕间,她沦为天下笑柄,更成为府里人人能打骂的出气筒! 笑话——这天下间谁敢取笑她!痴傻?跛足?貎丑?那又如何!那是过去的东方语,不是现在的她!凤凰浴火,涅槃重生,昔日痴儿惊艳变身!一声嗤笑,纤手一挥,“宁嫁乞儿郎,不入殿下房!” 下毒?设局?陷害?暗杀? 让她变疯子?谁想让她变疯子,她让谁全家变成疯子!下毒害她?谁下的毒,她让谁把毒药吞下去!放火烧她?她变身归来,让人生不如死!抢她男人?抢得走的男人不要也罢,但……她不要别人也休想得到! 收拾完豺狼虎豹,自然该操心婚姻大事了;回头草?她抬脚,狠狠踩下去!皇子?哪凉快哪待去!太子?了不起?靠边站吧!她的男人自己挑,论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片段一: 她剔着指甲,漫不经心道:“我对未来相公的要求不高,只要是个三从四得的男人就行。” 他勾起邪魅笑容,欢喜满怀,问:“哪三从?” 她抬头望天,半晌,懒懒答:“我说的话要听从;我提意见要顺从;我的命令要服从!” 他嘴角狠狠一抽,笑容僵化:“那四得呢?” 她笑意晏晏,眸光流丽:“我的心思,要懂得;我发脾气,要忍得;我花他钱,要舍得;我人老珠黄,要耐得!” 他沉默良久,一字一顿道:“还有一得;你一天不点头嫁给我,无论一月一年还是一辈子,我都等得!” 片段二: 他皱眉,轻轻敲着桌子:“太子子嗣单薄,恐有被废嫡之危!” 她凑近他面前,笑嘻嘻道:“子嗣单薄?说明太子的种子有问题!” 他咬牙,无奈低吼:“东方语,你用词能不能别那么粗俗?” 她挑眉,振振有词:“粗俗!我说种子怎么了?它色情吗?它下流吗?人人听得懂听得明白,那叫通俗,通俗懂不懂?切!思想龌龊的男人!” 他语塞,脸色直接黑如锅底!
  • 腹黑王爷,王妃要休夫腹黑王爷,王妃要休夫帝都|古言“愿得一人心,鹿车共挽”是民间医女苏宛儿的愿景,她被城府颇深的三皇子算计,从二皇子手中夺走成了其王妃。 两位皇子夺嗣的斗争波谲云诡,宛儿利用神奇的医技帮三皇子脱险。在一次次受情伤之后,宛儿投入了默默爱她的复仇王子南宫聿怀抱,而且离奇身世被揭开。 宛儿利用智慧和神奇的医技,斗败情敌安柔,帮南宫聿复国。又北上乔装入宫,以毒攻毒击败宿敌颜嘉仪。 三皇子和南宫聿都深爱宛儿,互不相让。宛儿该何去何从?
  • 将门嫡女种田忙将门嫡女种田忙倾情一诺|古言她的祖父是大名鼎鼎的三军统帅,可惜是“以前的”; 她的父亲是威名赫赫的北军大将,可惜是“获罪的”。 她原本虽然痴傻,却有着最尊贵的家人和身份, 可惜转眼之间,天之骄子变成山野村夫,名门贵女化作乡姑田妇。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当她变成她, 刹那间,风云际会,红颜乱世。 一颗尘世间最温暖的女儿心 一滴天地间最冰冷的男儿血 一段男女间最缠绵的情之恋 为了他,她愿意下得厨房,还上得厅堂 为了她,他愿意上得厅堂,还下得厨房 是谁说,她只是会种田的傻子 是谁说,他只是会杀人的疯子 且看——
  • 女炮灰的忠犬女炮灰的忠犬夜LR|古言比穿成女配更悲催的,恐怕是发现自己被利用完就赐死的命运了。逆天改命什么的臣妾做不到啊。果然自己是个炮灰命么……咦,等等……你这刺客哪里来的?什么?你说你是……作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当时明月在当时明月在何阿真|古言一生一世一双人,自从见到谢轩的第一面,白若秋便满心的把自己全都给了他。不管是欢声还是笑语,痛苦或者灰暗……你人生的每一个重要的时刻我都渴望着参与,但却错过了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幕……这世界,天南海北、山长水阔,我都走遍了,只为寻你;离家出走、逃避婚约,也只为你……我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你的山盟海誓还能再对我实现吗?
  • 雪覆桃花倾天下雪覆桃花倾天下慕非安|古言“此生所求不多,但求一人真心相许。”年少时有人问她如何择婿,她笑着答出这一句。 年少轻狂,彼时的她,竟不知这一人的难得。也不知从前有多少许下这个心愿的才子佳人,都没有随心所愿。 身为公主,她历经战争才真正懂得家国大义。待阴谋解开,一切明朗起来,她身上添了千帆过尽的淡然和杀伐决断的凌厉。 她已不复从前那般少年意气,她还记得这句话,偶尔想起,却如虚影一般当作回忆……她,大概也不信了。 但他却轻念出这句话,唇边是小心而温柔的笑意:“……你说的,可还作数?” ps: 本文架空轻古言,文风轻松,中途微虐,HE结局,请放心入坑~
  • 燕国传奇之北朝情歌燕国传奇之北朝情歌慕容清禾|古言经逢乱世,国破家亡,山河沦落,亲人故去,恋人离散,且看一世枭雄扭转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