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狂揽男颜傲天下

作者:明蓝风
人气(25)评论(0)字数(7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莫清玥,本是现代的孤女,如今是王府小郡主,时而懒,时而黠,时而冒出大堆爱心,时而冷酷无情。

在家永远随意札着流苏髪,发际斜插简单的木簪子,一袭白衫永远干净清朗,时而一壶茶,一把琴自娱自乐,时而欺负自己的亲亲小哥,“作威作福”,王府人称“恶魔假少爷”。

在外一身月白色的长袍,一把软剑,一壶酒,领着小童,逛着帝都各大繁华之处,人称“逍遥世子”。

“与其留一个不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还不如现在就拔了!”黑暗中,她看着躺在地上的小男孩,冷声叙述。

“不要以为没有人不知道,这天下还没有不透风的墙!”昏黄的光线下,她看着跪在地上的美妇,绝美的容颜闪着残忍的神色。

“世上没有我得不到的,只是看我有无兴趣罢了!”傲世山巅,她和他一起煮酒焚琴,霍尔,她放言。

———————————————————————————————

他,莫萧若,凤天皇朝第三子,野心勃勃,腹黑狡诈,总是无害的表情现于世人,唯有她,一眼望尽他的本质——“笑面狐狸假慈悲!”

他,玄渊,凤天皇朝丞相的小公子,温柔似水,语若清风,令人心旷神怡,唯有她,能够触动他的灵魂,“你的笑容令我心疼!”

他,风吟尘,一代医仙的嫡传弟子,悬壶济世,清灵出尘,嘴畔永远挂着淡淡的笑意,暖如人心。朝饮木兰之堕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故丰神如玉兮,形相清癯,丰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看闲庭花开花落,望天边云卷云舒,一把剑,一壶酒,一世逍遥,可好?”

他,景霜寒,一身傲世功夫,不屑武林盟主之位,逍遥恣意,没有表情的脸,不知碎了多少名门千金的心,只有她,看得到他的无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楚行风,楚臣皇朝的太子殿下,嚣张傲慢,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直到遇见她,才明白这世间的女妆亦不逊色男儿!

他,江一刀,武林侠客,憎恶分明。一身风风火火,却被她的凉水所熄灭,“本公子最恨的就是火!”

还有他他他……

——————————————————————————————

世间红尘繁华如锦,这江山谁主沉浮?这江湖谁堪笑傲?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谁醉清玥?

———————————————————————————————

本文女主强悍,美男多多,各个风味不同,喜欢的就把收藏和票票给来吧,结局绝对完美!

明蓝的旧文《战国殇》

战国时期,尚在萌芽的爱情被扼杀摇篮中的殇情

明蓝的新文,短篇小言《十年过》

她用十年爱他;

他用十年还她!

原来,爱情不会在原地等待!

————————————————————————————————

特别推荐

玄幻女强文《凤麟》

穿越古文《邪帝冷妻》

穿越古文《王妃十岁》

穿越古文《巾帼英雌》

推荐自己好友的文文:

《夫君如此多妖》

《师傅我要吃了你》

《妃闻天下西施传》

《孽宠》

《轻月王妃》

《妖孽夫君有五个》

《邪颜》

《异世风行》

《残暴将军强盗妻》

《俏女驯冷夫》

《总裁的亡妻》

《恶魔的交换甜心》

《末世凤狂》

———————————————————————————————

请不要放弃本文哦,明蓝绝对不会弃坑的!

最新章节

第381章(2020-04-01 10:37:41)

同类热门
  • 永明纪事永明纪事水罙|古言新文《昭平录》,女帝养成记,求支持~ ————————————————— 有人说这是乱世,天子喜好弄权,朝臣沉于夺权,鞑靼的铁骑,倭寇的长刀,正饮着悲戚的血。 也有人说这是盛世,君不见探花儿郎的笔写下治世的篇章,英武将军的剑划破新时代的帷幕。更有那如玉美人素手描绘即将到来的盛况—— 天下太和,兵戈不兴。 这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代。 而在沈昭看来,则是各路好手,粉墨登场,活脱脱一幅众生百态像。
  • 懒做地主婆懒做地主婆流泪的天空|古言清晨大早,满村满巷贴满了大字报:轩辕家公子轩辕泽远不守夫道,今日,我沐田田休之,从此,靠近我百米之内,打之;十米之内,废之;一米之内-------------. 所有人的眼睛睁大,嘴角抽搐,很想知道,一米之内会怎样? 她很普通,从大山里走进现代社会的女孩,有着温润帅气的未婚夫,有着疼爱自己的双亲,却在回家途中的风雨之夜,被车撞上。从此,回家,成了一个梦。 灵魂穿越,她成了那个街头衣衫褴褛的小丫头。 痴呆的她,抬起纯净的大眼睛,那里面滚动的是比太阳还要灼目的光芒,她,要回家。 什么,什么,那个地主的儿子,竟然为了个郡主,设计陷害了自己这个身体的全家,外带着不准任何人施舍丁点的食物给他们,否则鞭刑伺候,她愤了,她怒了,她要用鞭刑伺候伺候他。 娃娃亲,他不想娶,她还更不愿意嫁,不过,仇却要报。 某日清晨,那张奇特舒服的床上,沐田田睁开眼睛,看见了轩辕泽远那张妖孽的脸,献媚的笑容,她一拳挥之,所有的人屏住了呼吸,等着看轩辕地主家的独子会遭遇的一切。 他是杀手,终生没有自由,可是那一夜,七岁的她凭着小小的智谋救了他,从此,他是她的影子,上山种茶,下厨做饭,爱,在无声里滋长: 守侯,不是为了拥有,是为了你甜美的笑容耀眼过初升的太阳,沉默,不是冷硬,是为了压制我那颗太炙热的心。 他是皇子,终生为了那九五之尊,勾心斗角,却一头栽进了只有七岁女娃的小手心里,看着那白嫩的肌肤,他很想咬满牙印,辣手催花。只是最后,他的心,被摧残的满目疮痍: 强掠,是我的终身信条,只是,你怎么比我还强盗?国库都在你手里三分之二了,还不给我留点吃喝嫖赌的本金吗? 他是地主,一个有着天人之姿的男人,勾魂的单凤眼,薄唇染风情。他眼高于顶,却恨着那个小豆丁未婚妻,为了娶到心仪的美丽郡主,他和她斗了十年,商斗,宅斗,床斗.,最后他输的一塌糊涂: 娘子,我们从小的娃娃亲,岂只是一个夫妻百日恩,你就舍得我光着身子从这里走回家吗? 现代小女人沐田田,她的小手指尖挑起的不是针线女红,不是三从四德,究竟是神马?亲们还等着什么,快快点击一睹为快,她的------懒做地主婆。 亲们,天空回来了,带着天空酝酿了半年的文文,希望给亲们一个不一样的精彩故事。 推荐精彩文文:《拍卖兽性殿下》 友文连接: 《媚婚》妩媚重生 《极恶嫡妇》无计春留住 《魔尊媚世》安甜妮哥 《调教宠物》安甜妮哥 《第一寡妇》 狐少 《丑颜倾国》紫婉儿 《恶魔大小姐》姚丫丫 《囄婚不离家》紫婉 《养女的誘惑》西座 《女人,你够high》紫婉儿 《总裁的十日囚宠》金金 《难逃夫君追追追》蓝钻星雨 《总裁的高中生情人》晓竹清风 《重生--------我的妩媚》妩媚重生
  • 我家王妃是傀儡师我家王妃是傀儡师北未苏|古言她标准美女学霸,一朝穿越啥都用不上,学霸表示很尴尬! 她是个公主,是个作为筹码嫁给少帝的公主,行,她认了! 本以为能安稳余生,不料世事无常,逃离了少帝却误入摄政王的圈套,行,她也认了! 到最后才发现自己身处一盘惊天棋局里,幕后操纵者竟然是一直对自己倍加关爱的他,不行,这次绝不能认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跟他做闺蜜! —— “不是说好要成闺蜜的吗?”白衣男人折扇轻摇。 “可是你是男的!” “那又如何,你可以当本王是女人嘛”白衣男人娇媚一笑。 “……”求求上天收了这妖孽吧! 【本文后期为异能,续集今后出,这古言篇作为异能篇背景】
  • 狂暴无君:娘子别想跑狂暴无君:娘子别想跑孟琴|古言夜色迷蒙、子夜时分,茂密幽静的树林里断断续续的传扬着女性的悲痛哭吟。痛苦的闷声时急时缓、时轻时重,从紧咬的牙关中流泄而出。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失去了童贞! 事后,少年起身着衣,比同龄人高出许多的身躯像片乌云般挡住月光夺去唯一的光亮。 少女颤抖着身躯双手环肩无声抽泣,两只眼睛通红如兔,面庞上挂满伤心的泪珠。 烦燥的扒了扒汗湿长发,少年不屑道:“哭什么哭,都说了会给你银两作为……
  • 妖王独宠:王妃有毒妖王独宠:王妃有毒今夕又何年|古言星际世界秦家家主秦锦颜,因为一把绝世宝剑而来到异世。从此,她有了美丽娘亲,儒雅父亲,妹控哥哥。 病娇十五年,一朝病愈,从此天下横着走。 多了个傲娇师傅,包子弟弟,要是再来个妖孽夫君给她来宠宠,那就更好了。 这是一个由妖狐血脉引发的故事。 一个被判定活不过二十岁的人如何与天争命。历经千辛万苦,当发现真相时该如何抉择。 秦锦颜:天下负你,我送你一个天下。 萧云修:我只要你,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 庶女走着瞧:嫡女要翻身庶女走着瞧:嫡女要翻身浅秋梧桐|古言现代杀手温妮,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牺牲,灵魂穿越到南越朝顾将军家的嫡女兰若溪身上。这兰若溪因为痴傻非常,不被家人所待见,庶母庶妹任意欺凌。因为被未婚夫退婚,不堪羞辱自尽。再次睁眼,取而代之的是那一抹未及眼底的冷笑。身为嫡女还会被你们这些庶女欺负,实在是太没有天理了!她代替痴傻兰若溪在将军府混的风生水起,用计让爹爹休了庶母,设计了庶妹的婚事,将那个抛弃了真正兰若溪的负心男整家破人亡。她女扮男装混商界,组建神秘杀手组织,闯龙潭虎穴,又夺得第一才女的称号。皇帝指给她一门‘绝好婚事’,皇帝的三儿子,南宁王。 兰若溪暗骂皇帝老奸巨猾,那南宁王双腿残疾,是南越王朝有名的废物王爷。传说他不能行男女之事,成日汤药泡身,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 身为君王制度的牺牲品,她认了,反正都要嫁人,嫁谁都无所谓。在所有人的‘祝福’中,嫁进了南宁王府,将原本清冷萧条的王府闹的鸡飞狗跳......
  • 魂穿之农女种田忙魂穿之农女种田忙少根线的风筝|古言从21世纪平白无故穿越的萧梓瑶,过起了忙碌的种田生活,一天上山找吃食,碰到遇到刺杀的他,出于好心救起他,从此身边就多了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当林梓瑶刚刚习惯他的存在,他却不告而别。 再次见面,相见却不相识。 他醒来的时候不知为何会在一个茅草房内,为了不多事,他选择不告而别,再次回到那个小村庄是领旨去建造一个别院,这差事本不该他来,他却鬼使神差的自动领来了。看到她,有种熟悉感,就是不记得在哪见过。
  • 冷淡王妃太毒辣冷淡王妃太毒辣凋零残落|古言他与她的第一次相见,他不惊恐她那浓妆艳抹的丑颜,她亦不惊讶他那冷酷邪魅的俊脸。就这样,擦肩而过。大婚之夜,她给他下毒,让他全身酸软无力,淡笑着割破他的手腕,仿制了那如梅落红。自此二人各过各的生活,互不干涉。可堂堂七王妃,竟偷走府中黄金千两,拿去开了青楼!他定要拆了她的楼!可那人却淡笑着,柔声道:“你若拆我醉烟楼,我定毁你七王府。”他是人尽皆知的冷酷修罗王,嗜血成命。她却杀了所有他将要打算杀的人,淡然从容。“女人,为何总要与我作对!”她还是一成不变的柔和淡然:“我没有和你作对啊,我只是在挑衅而已。”他无奈,她淡然。他生气,她微笑。他绝情,她温柔。他冷酷,她无动于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病态王爷难伺候病态王爷难伺候夕涓|古言沐暖暖,携带医学系统穿越到了人尽皆知“废物,丑陋”的沐将军府大小姐身上。被渣爹,渣未婚夫太子,继母,妹妹陷害迫使代嫁给传言中“病秧子”容颜奇丑,活不过二十五岁的三王爷。世人眼中看人三王爷是无能,整天病弱不堪,足不出户的“废人”
  • 重生废柴:伪灵重生废柴:伪灵星微|古言重生下界,一府的人,各怀鬼胎,暗藏玄机。 而她是废柴中的极品,无灵者——欺辱,夺婚,灭门,一桩接着一桩来。 红氏一族半身血脉?千年前的隐修大家族? 重重身份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