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神帝追妻,腹黑神后太抢手

作者:半缕阳光
人气(0)评论(0)字数(48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初见,她是因行侠仗义而遇险的江湖‘丑女’月奴。

他救下她,收她为徒,带她来到世人向往的东海仙都。

她讶然:“你就是东海仙都的元绛尊者?”

他对她照料有加,疼爱纵容,教仙法游四方。

她专门调.戏师傅,捉弄同门,刷存在掉节操。

仙都里美人儿如云,觊觎师傅的人太多。

她耍弄百般武艺替师防‘狼’。

厄…虽然手段吗,是有那么点让人卑鄙无耻,不过效果不错。

唯一不满意的是那个勾.引师傅的美人儿芜星,生的太美,法术又高,让她颇费了些脑筋。

她发誓,一辈子都要陪伴在师傅身边…争取结为道侣。

可这简单的期待也终究成了幻影。

那日,她失手击破锁妖镜,放出了封印在其中的万妖之王墨音。

据说墨音破封,天下遭劫。

可是…墨音真的那么坏吗?

他明明就对她很好吗。

好吧,师傅说了,知妖知面不知心

相传,这世上能够再次封印墨音的只有九十九重天外穹苍十二仙岛中的上神。

一个是上尊神帝东岳,万年前大婚之际莫名失踪,自此下落不明。

一个是云山老母曲歌,受了情伤后以百万年神力封印了墨音便历劫堕凡。

师傅为救天下苍生,不惜以命制衡墨音。

为帮师傅,她不听警告,偷偷吞下天机果。

额上封印解开,容颜恢复,关于万年前的记忆悉数回拢。

关于神界的,关于前世的…

彼时,他不是师傅,她不是徒儿。

他为了另一个女人而悔婚,让她成为神界笑柄。

她发誓,此生与他再不复往来。

鬼府,她喝下阎王亲自调的忘情水。

可明明是再不想干的两人。

他有心头挚爱,她也有妖王、阎王和众美男左右相随。

为何他却又对她穷追不舍?

~~

当当当当,亲们光这次开了本仙侠,简介不代表全部哦。姐妹们动动手指点正文看看呗,看个几章,确定不喜欢再关闭。

喜欢的话,就请姐妹们帮光光收藏加入书架哦~收藏方式姐妹们都懂的,点↓↓↓↓‘加入书架’即可哦。

同类热门
  • 超级强化天师超级强化天师墨非|仙侠老天爷开个玩笑,把一件不知来历,却具有强化功能的异宝万宝炉赐给了关天养,看他如何凭借万宝炉走上世界之巅?百分百强化法宝,强化丹药,强化灵兽,万宝炉在手,天下我有。无人能抵挡关天养前进的步伐。
  • 犬神传犬神传百世经纶|仙侠也许你会看到一段匪夷所思的故事,也许你会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物,也许你会看到独特的修炼历程,也许你会看到不同的世界,也许你会看到太古之始,也许你会看到你想看到的。
  • 妖本无心:帝后是只猫妖本无心:帝后是只猫梦之幽谷|仙侠她是修行数百年的八尾猫妖,为了能打破猫妖的死循环而踏足这人世间。初遇时他的温柔一笑让她就此醉在其中,而后他的宠溺,他的深情让她步步深陷!本是憧憬着与他就这样永远过完此生,没想到新婚之夜等来的却是他狠心的一剑,断她一尾,夺她法力,取走她的一条性命。“云若凡,你今生负我,我与你情分已尽,自此恩断义绝!”她心灰意冷说下这样的话来。可是有太多事是无法预料的,月上君白的死,寂灵的死,九焱为她修为散尽变回原型,爱她的,通通都没有一个好下场!未曾预料到的阴谋早已经开始渗透,将她,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她累了,想要彻底的安宁。可是天意弄人,她的再次苏醒却伴随着一个惊天秘密悄然降临!
  • 执神之手,将神拖走执神之手,将神拖走暖光点点|仙侠此文已完结,亲们放心入坑! 亲爱的们!点点新文已开《妃常汗颜,前夫好猖狂》感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哦!觉得好的话可以收藏个哦!文址请戳上面!么么哒! 囧穿越,男变女,爆笑人生从此点燃,某二货色女亲一面瘫小娃后自此便被赖住!各位!野蛮二货公主vs腹黑闷骚天神正火爆PK中! 咬你篇: “老娘可是拿你当儿子······哇啊!好痛!魂淡你咬我!”某女怒吼! “你要是再说下去,我咬的就不光是这了!”某神黝黑的眼眸意有所指的看向某女的粉唇,把某女看的心里直发毛! “特么劳资······呜啊!” “女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下次要是再在我面前自称老子,老娘,姑奶奶这类的词!说一次我咬你一次,说两次我咬你三次!”某神说的粉是淡定!某女却听的满脸涨红!是被气的! “特么魂淡小子······哇啊!好疼!” 某神勾唇邪魅的从某女锁骨处抬起头:“这个也不能说。” “你!你!老······” 吃醋篇: “钥曦,小妖看见面瘫脸和荷香仙子在圣湖游船!”巨大的黑猫幻化成人身半跪绝色女子面前。 “噗!”尹钥曦一口茶喷出。 “水灵!” “属下在。”白衣翩翩公子落在钥曦身前。 “去!和小妖一起给老娘喝光圣湖的水!” 水灵小妖:。。。 “属下们领命!” 片刻后: “主人,属下见驸马爷和月神娘娘在游山。”蓝衫绝美男子凭空出现! “叫上二灵一起,把那座山给老娘搬去填圣湖!” “属下尊命” 再片刻后: “您还有时间在这喝茶嗑瓜子!属下刚刚可是见驸马爷和素美人一起挑选首饰呢!”金光闪闪的绝色女子瞬间现身。 “特么的魂淡小子,只不过是昨晚没让他**,特么有必要搞这么多事吗!告诉玉小子黑寡*,半个时辰后,老娘要整个神域界首饰全无!” “金儿得令!” 终于,只剩钥曦一人之时! “会碍事的人都走了。”磁性浑厚的声音自背后响起! 钥曦回头:“你,你不是?!” “我不是怎样!真得感谢荷香神月她们!女人,别忘了备份厚礼给她们送去!来!我们接着昨晚没做完······” “啊!差点忘了!妖尊地神和墨寻约了我今晚搓麻将” “喂!放老娘下来!” 某神无视魔音穿耳的尖叫,扛起不停拍打挣扎的钥曦关门上锁顺便布上结界······
  • 道尊道尊半壶月|仙侠一个极品的修道天才……一段精彩纷呈的历练之旅途……红颜纷争,黑白臣服……主人公无非,为您演绎如何修道成仙,横行五界的修真法则!
  • 混沌不灭体混沌不灭体皇匍四少|仙侠【上架火爆新书】 人若灭我,我必杀之! 天若灭我,我必破天! 体内九座神秘大殿,让其勇攀巅峰之路! 风逸重生破碎仙界,破而后立,成就混沌不灭体! 群号:①134039503VIP群:②33093896(只收正版读者作者勿扰)公众微信号:皇匍四少
  • 天庭天庭从头再来|仙侠无尽岁月之前,远古天庭威诸天,震万界,旷古绝今。却在一夕之间毁于一旦。无尽岁月之后,林天,一位无名的散修获得了来自远古天庭的传承,他能否重铸天庭,威震诸天万界,再现天庭荣光?
  • 剑动山河剑动山河开荒|仙侠“你是万中无一的练剑之才!若随我习剑,至多一万载后,汝可为绝代仙王!” 庄无道为赚取外快,假公济私倒卖学馆废旧兵刃。却遇一口神秘朽剑缠身,甩不掉、砸不烂、也压不住,使人毛骨悚然。然而每到夜间,庄无道都会梦到一位姿容绝世的美貌少女。
  • 千年调千年调辞意|仙侠一曲情长久搁置了千年终成千年调,九重天外的雪山夜夜冰霜消了飞雪淡了颜色,远人未归。一株承载着上古之神魂魄的九转莲花,一位是九重天上桃夭殿的上神冥夜,她的救命之恩,她的师傅,她伴其百年心生爱意,不知是谁不懂不识爱意还是姻缘簿上无二人姓名,终究是聚少离多情深缘浅。以世间情爱之力,聚这世间痴情怨换那姻缘簿上一双姓名生生世世。眉间的一点朱砂痣,遗落的心头血,恩义情仇,爱恨茫然,尽化作一曲千年调,奏起世间痴情人。 黄泉有一块三生石,可知前世今生未来,凡人可以在哪里求的姻缘,神可不可以?神若想要姻缘可不可以去求这块三生石? 不能吗?凡人若想要求得姻缘都可去三生石上刻那一双姓名。 神,若想要一桩姻缘又该去求谁? 今日起,你便是我冥夜的徒弟了。 弟子汐诺见过师傅,汐儿定会铭记师傅进入的教诲不愧于天不愧于地。 不愧于师傅,汐诺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 师傅,你千万别不要汐儿,惜儿会听话的。 我从来没说过不要你。 师傅,你说的是真的吗? 为师从不妄言。 师傅,你一定要记得,你说过不会不要汐儿的。 师傅,你可知道在凡间替女子绾发是何意? 这是九重天上,凡间之事无需过多在意。 到底是不知道的吗? 放好冥夜,扑通一声,汐诺直直的跪在子夜面前,连磕三个响头,神色哀戚的说:求天帝救救师傅,汐诺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你救救师傅。 九转莲心便是自己的心脉,心脏,在百年前这颗心已经给了师傅,现在只不过是将这颗心拿出来,这颗满是师傅的心。 汐儿,傻站在那里做些什么,快来见过你师叔。 你是何人? 汐诺身子一颤,望着坐在首位熟悉的身影,缓缓说道:我叫汐诺。 碧落湖畔的玉兰花开得很美。 下次不许再接近这里。 但那句不允许,那冷漠疏离的声音,却生生撕扯着汐诺的心。
  • 冥妻,上仙有请冥妻,上仙有请五月如鱼|仙侠扔骰子,扔出一点就可以去九重天上当战神--重华的奴仆!!! 感情这重华上仙是不是活了十几万年?活得太无聊了?居然用这样的方法选奴仆,而且还指定要地府的鬼魂。 虽然这方法不靠谱,对地府鬼魂来说可是一介好事。成了他的仙奴,就可以脱离鬼籍一跃成仙。 身为地府万年钉子户的花无芽,对于此事一点都不在乎。她在冥界活了三万年,还打算再活千万个三万年,可谁能告诉她,她怎么就那么倒霉? 地府千万个鬼魂都扔不出个一,怎么她一扔就出一了? 而这个传说中的战神上仙,性格孤僻,为人还腹黑。闲暇时,还以捉弄人为乐。 ———————— 情景1: 重华上仙蹙起眉头,问:“无芽,我厉害吗?” 花无芽一头冷汗,答:“您是天界第一战神,谁还比您厉害?” 重华再问:“那我聪明吗?” 花无芽继续答:“您当然聪明,不然您怎么会率领天界众天将?” 重华继续问:“像我这么聪明的人,性格会孤僻吗?” “怎么会?上仙您能说会道,幽默至极。还会调戏良家小鬼,怎么会孤僻?” 重华点点头,说:“那说我性格孤僻的人,想必是羡慕我妙嘴生花,仙见仙爱,鬼见鬼追。” 花无芽冷汗无语。 情景2: 骰子气呼呼地跳到重华上仙面前说:“花花是我的,她自己都答应要嫁给我了。” 重华上仙伸出修长的手指弹开骰子,摇摇头说:“无芽真是笨,怎么可以这般就断送自己的“幸”福?我该去“好好劝劝”她才行。” ——- 于是,可怜的小鬼奴在腹黑上仙名为好意的条件下各种被压迫,打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