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0章 别怕,特简单

气死你,你一个大男人做不了的事,我让两个小姑娘来做,好好看看,咱们有意为难你们吗?

下马威!

从乐至县来的几个大男人都脸上臊得紧,互相看看黯然地低头。

“你们中还有要退出的人吗?我也知道你们是项羽南从乐至县带来的人,没关系的,宁县呆不了可以回乐至县去,你们有选择的自由?”

瘦个子着急了,面红耳赤吼道:“你们都傻啦,你们一个人能点完一亩地吗?等一下完成不了,有你们哭得稀里哗啦。”

瘦个子指几个人的鼻子,那是一个个的骂,“你,当初是怎么求老子教你的?你,你家没饭吃,老子给了你一个馒头,你,干活时候慢得要死的人,你,那一次弄坏一颗种子,老子没有告发你……”

又难怪他是如此的嚣张,所有的人都欠他,现在他站出来,没有人站他的队,都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你们站出来,项公子会替我们做主!你们在怕什么?项公子不在这儿,我是头儿,我说了算!”

笑一笑,木独摇心里鄙视眼前这个鼠目寸光的家伙,项羽南来了就把这个老鼠屎给我弄走。

“你们可是想明白,我不强迫你们的!”

木独摇只是冷眼旁观,从中间又走了一个人出来,红着脸说:“小东家,我叫吴久,就是今晚不睡觉也会完成小东家的任务。”

“恩,也是的,你干活慢得要死,有可能是要连夜赶的。”

几个从乐至来的人,纷纷表忠心,一定完成,许一里里正家的和齐寡妇完全信任木独摇,她们自始至终相信,木独摇不是一个尖酸刻薄的人,她说行那肯定是没问题的,齐寡妇帮着木独摇下过种苗,她觉得木独摇的种地方式很特别。

木独摇笑着对盛怒中的瘦个子说:“你可以回去睡觉了,走吧,不送。”

正好巧玲和贵玲进了院子,木独摇把他们带到红薯苗面前,装好的十背篓,让他们一人拿一篓,告诉他们每一篓都是一样多的,栽完了再来领薯苗。

里正家的小儿子顺手帮巧玲拎起来背篓,自己背一背篓,怀里抱起巧玲的,离他们近的木独摇听男孩子说:“到了地里再给你。”

木独摇把手里的麦草一个人发了一根,这个窝距,跟他们解释:“窝距就是每一窝要间隔一段距离,就是这一根草这么远。你们看好,怎么栽这个苗子,不懂的等一下再问。”她说着把所有的人围成圈,她拿起一根薯苗,直接用手挖泥,下雨很透的,稍微用力就掏得很深的,平着放薯苗,埋二至三个节,盖上土轻轻按一下就可以了。

她这么一栽,让所有的人一直提着气,终于可以放下心来,真是太简单了,窝距也很宽的,一亩地真的没什么问题。

木独摇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栽一窝,特别强调一下深度,不能太浅,容易晒死,栽不活,也不能太深,成熟后挖薯麻烦。

“都会了没有,还有什么问题,不懂的地方现在你们就问?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也没你们想像中的那么难吧!你们之前是方法不对。好了,不耽误大家时间了,都去自己领的地里栽吧。”

木独摇对里正说:“里正叔,你把那个人放弃的地给巧玲和贵玲,先耽误一下你,你把地指给她们两姐妹。”

“巧玲贵玲,你们两会了没有?要是力气不够可以拿一把刀挖。或者一个人选好距离发苗子,另一个人用刀挖了就栽,绝对不会比他们慢的。”里正带着头走前面,听着木独摇给姐妹两人出主意,暗自点头,这个木姑娘真的是人长得美,心眼也好。

两个人一合计,真的是这样子的,力气不够借刀来挖,真的可以。一到地里,两个人就开始忙了起来,木独摇看了巧玲栽的没问题,点头表示这样是对的。

“你们栽完了就把地前面的小旗子拿去给里正。”

巧玲眼睛红红的,给木独摇弯腰鞠了一个躬,哑着声音对木独摇说:“小东家,谢谢你照顾我们家。”

“是你们有这个能力,我相信你们能够做到。忙着吧!”

木独摇每一个人的地里都去观看一下,问一下他们的感受,都说这个方法太容易了,下过雨泥巴很软,也不累人。

那个吴久被问道,会不会栽到晚上,他羞愧难当,连忙摆手,“小东家,不怕你看我笑话,我今日还想要多挣二十文。”

“那就先恭喜你了,你把那一面小旗子揣怀里,栽完了直接跑里正那里去交旗子,省得栽完了还要回来拔旗子。别的人,我还不告诉他。”

吴久一拍脑门,忘了自己一手泥,拍了自个儿一脑门的泥,“对哦,谢谢小东家的提醒。”急忙去把地前头上的小旗子放自己的衣裳里,憨厚的笑了笑,卖力的栽了起来。

一圈看下来,这些人真的很快,等木独摇慢条斯理的转了完,那个吴久去领第二次薯苗了。

木独摇这一趟走下来,收获还不小,她看到一棵松树下长了一堆蘑菇,这种蘑菇她认得,因为长相花纹好看,鹿茸蘑菇,她和朋友去野游时,那可是专门去实地考察认识好多能吃的野蘑菇,这种鹿茸蘑菇炒肉香得很。

而且这东西喜欢一簇一簇的,看到一朵那就是一大盘子了的蘑菇。

木独摇有点担心在这个地方生活久了,她会把曾经脑子里的东西慢慢的忘记,她现在喜欢把看到的记得的,想起的东西,写下来,就如同今日看到的蘑菇,她还画了鹿茸蘑菇的详细图样。

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年纪的变化,有些记忆中的东西会模糊不清,她还去文墨铺子里买了字书,识字的书帖,她有时候故意监督小三,其实自己也在学他认字的拼读方法,古代没有拼音,她也要学习才不会闹笑话。

有时候小三看她写的东西,好多字也不会,那是理所当然的嘛,这个年代根本就没有发明的字,而木独摇只好糊弄过去,她没准备破坏这个社会发展的进程,就算小三认识了,别人也认不得啊,这样反而误导了小三。

她还看见了一棵合欢树,像含羞草的叶子,她碰了它一下,没理她,看到它的花,木独摇认定是合欢树,正好家门口的梨树有伴了。

木独摇悠闲自在地喝了一口茶,已经全部人来领过第二次薯苗了,问他们栽了多少地,每个人都是笑吟吟的,快完了,这也太出乎她意料之外,他们比她想象中还要快。

木独摇画好鹿茸蘑菇,她又画了合欢树,在下面标注名字,没写得很详细,要她像字典一样的标注那是不可能的。

这些宣纸她都裁成a4纸那么大的一张,暂时全放一个竹文件夹里面,等以后同类的东西多了,她才来做成线书。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城天下倾城天下苏水|古言她冰雪聪明,却对爱人从不用诡术阴谋;他手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她为爱执着率性,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世世情深;他不许自己爱上别人,却终不敌那三世情深。她给了整日勾心斗角的皇子凌尘一片净土,让他在那男权的世界里,终于承诺:一个人的天下,独你无双。
  • 暴君毒妃:夫人请矜持暴君毒妃:夫人请矜持鬼儿冷冷的|古言重生后的时童彻底信奉了一个字:狂。 世人辱她,轻她,笑他,欺她,贱她, “通通毒死!用最毒,最慢的,我就要看他们,怒我,恨我,跪我,求我,却不得的样子。” 设百毒宴,立百毒园,连自己都浑身是毒。 可如此毒的一个小姑娘,偏偏合了暴君胃口。 时童很纳闷,“我不但毒,还狠,你又是个暴君,知道怎么养蛊王么?我们两个在一起,不是你死就是你亡。” 谁料,暴君不接招,“丫头此言差矣,一山不容二虎,但可以一公一母~” 时童上房揭瓦,暴君与他人把酒言谈,谈的便是自己夫人有多活泼开朗,乐观可爱。 时童豪掷千金,暴君却说自己夫人体恤百姓,福泽天下。 时童一怒,扑倒暴君声声质问,“我哪里好!我改!” 暴君翻身,“夫人,要矜持,这种事情,为夫主动就好。”
  • 夫君,你别跑夫君,你别跑依人茶|古言一次地震,让她狗血穿越。行,穿越就穿越吧,换种方式生活也挺好。可是这是什么?这腰上的肉,跳水都不见得能沉下去!这脸,简直比新疆的打馕都大!罢了罢了,颜值不够家世来凑,再不成来个温柔多金的好老公也成。只是,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这家底,连小偷都嫌穷。士可杀不可辱,配置再低,也不能丢了穿越女主的脸,上京逃婚吧。“秦小姐,天生聪颖与本,天生聪颖与本王着实不配,倒是这个小丫头深得我心。”后来,京城红的发紫的四王爷当众告白,随手丢给她一个天大的馅饼。
  • 卿云舒卷意迟归卿云舒卷意迟归芝士汤圆呀|古言上一世受尽欺辱的顾云纾在重生后决定要尽最大努力躲过明枪暗箭过舒服日子,还有一个小小心愿,就是……嫁一个美男。能把自己宠上天的那种。
  • 冥王婚娶,双面娇妻冥王婚娶,双面娇妻薄清凉|古言满门灭绝,府邸不宁,遭人追杀,神器移魂,一代天才沦为废材,看我怎么虐遍众人,手撕莲花,脚踩渣男……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美人思华年美人思华年花日绯|古言容貌尽毁,德行皆丧,被家族驱逐出京,途中又遇车夫谋财害命,将她杀死于路途,灵魂出窍,眼看着自己的身子一日日腐败,终明白再美的躯壳不过是画骨画皮。可再醒来时,她又变回了纪四姑娘,一切不好的事情,还都没有发生,一步步剖析发现她居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 池娇令池娇令妃子怒|古言简介:骁勇善战的护国公有一女,相传貌若恶,体若牛,力之大。 议亲之时,京都中最闲的王侯力排众议娶走了这位被人魔化了的女子。 朝廷纷乱,护国公被害,相公失踪之时,护国公之女第一次亮相众人眼中。 身材娇小,手持父亲遗物斩君棒,对着即将失去山河的百姓怒吼…… “吾身为楚家女,皇家媳妇,如此国之存亡之时,吾愿随军而战!”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夫君你若回家之时,切勿忘记还有一个出征的妻子。 “你看吧!吾之女,天之娇女!”某假死护国公骄傲道。 “你看吧!当年吾眼未瞎,可是岳父,我们还要装多久!”
  • 花开茉语香:美男坠入琼花帐花开茉语香:美男坠入琼花帐暮晓汐|古言莫名穿越,竟然成了女尊国中最不受宠的小公主,爹不疼娘不爱也就罢了,奴才也敢狗眼看人低?这双眼睛留着也没用!尊贵公主们组团来找茬?让他们后悔从娘胎里生出来!后宫里训刁奴斗恶姊,朝堂之上指点江山,曾经的受气包公主如今风华绝代!咦咦咦,身边怎么多了一堆颜值高气质好的痴情美男,各个都缠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见钟情:总裁的温柔陷阱一见钟情:总裁的温柔陷阱风离鸢|古言陶汐娅大学毕业被家里叫回了国,然后硬给塞到了韩景华的公司去历练了,他看似不动声色,却是对她各种照顾,但是一个是有未婚妻的,一个是有男朋友的,两人之间的缘分似乎还没有到。韩景华:你说你想找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二十四孝男友,我本来不是,但是愿意为了你改变,虽然在下得厨房那一条好像做的不太好。陶汐娅:那都是小时候电视剧看多了,虽然我其实都不记得自己有说过那样的话。韩景华:不记得也没有关系,或者说忘记了更好,我们就从你回国那天重新开始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