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县令契约娘子要种地

作者:茶半正好
人气(0)评论(0)字数(115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他的爹和她的娘姻缘差错没在一起,契约娃娃亲延续到她和他,任他守她护她,她的眼里心里身体里都是别的男人……那个渣男。这一世,他反省,余生珍贵,不与无缘未婚妻纠缠,她偏赖他床上,还带着他的种偷跑了,把这个县令惹火了……得了,爷认输,媳妇儿跑哪儿,咱跟上,你种地,我帮你扛锄头,好不好?种地你热了我帮你脱衣服……脱……衣……小县令音如苍蝇声。

最新章节

第80章 别怕,特简单(2021-07-11 12:21:46)

同类热门
  • 女配来袭:恶魔王爷请接招女配来袭:恶魔王爷请接招糖衣幽幽|古言闺蜜给夏晓雨看了一本,超时空宇宙霹雳无敌无聊的小说,刚吐槽完这本书有多菜,结果竟然穿越到了这本小说里!这比喝了假酒更让人难受好吧! 虽然穿越到女配身上,而且还是必死的那种女配,但是夏晓雨可不认命!女主是什么?能吃吗?不就是嫁给了一个恶魔王爷吗,她还就不信了,以她看了这么多电视剧的经验,撩一个古代人还是搓搓有余的...撩不动就追,追不到就破坏,实在破坏不了男女主的感情,那她只好溜了。 只是奇怪了,为什么她都认输退出了,男主还是对她穷追不舍,难道非杀她不可嘛?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夫君难聊夫君难聊竹之蝉|古言玖溪:“他不让我睡······” 莫孑:“主子又在作死了······” 这是一个恶毒女主带着自家忠犬怼天怼地的日常故事······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夫君,请多指教夫君,请多指教萧默钥|古言苏柳和萧逸牧是夫妻,也是怨侣。前世,苏柳爱而不得,便成日里变着法的折磨萧逸牧,毁他生意,虐他小妾。她不光折磨萧逸牧,连同自己一起折磨,最终心神俱疲,早早离世。今生,她不和萧逸牧玩了。但一句不可逆天行事,硬生生把他们两人又绑在了一起。苏柳重生,患有心疾,避不开和萧逸牧纠葛的宿命。她望着当年让她倾心的人:我想放过你,老天爷不肯。我活的不如意,那你也别想在好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只想安静的做个侧妃只想安静的做个侧妃本宫丶|古言嗯,你觉得我很丑,所以一直针对我,但是针对我是因为我丑还是因为我是你仇人的女儿呢?如果是前者,对不起我长得丑吓到你了,如果是后者,对不起,我不是亲生的。
  • 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七月之沫|古言华夏第一女狙击手,赶上一次穿越潮流。可坑爹的竟然穿在了曾两世为人都没有改变自己命运不受宠的嫡女身上。 当星眸再睁,她已不是那绵软可欺的她。她誓要改变乾坤扭转一切,帮她将两世所受的欺辱算计,全部一一讨回。 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偏差?是谁允许这只妖孽三更半夜的总是闯入她的闺房玩着‘鬼压床’的游戏? 多次协商不成,妖孽直接扯了衣裳,笑的邪魅不羁:还是身体力行最可靠。 她怒目圆瞪,一脚将其踹下床,手持狙击枪:思想有多远,你就给老娘滚多远。不然,我要你脑袋开花。
  • 功略女主这个渣功略女主这个渣泠容容|古言结婚六年,风流在外的丈夫终是带着小三登堂入室逼她离婚,气得她流产昏厥。 恨极!悔极! 或许老天爷可怜她,给她新生,让她穿到男女绝对平等的夙渊王朝,奈何她人生看淡,只想逍遥度日,吃喝嫖赌样样沾,坐实了锦安镇小混混的名号,人人嫌恶又如何,世俗眼光于她无关痛痒。 至于―― 母亲因病骤逝,外出经商的父亲至今未归。面临而来的是家徒四壁,还有个捡来的便宜弟弟要养? 这有何难,有什么是钱搞不定的。 生活才稍稍稳定,就碰上外族入侵,军营大肆征兵,每户必须出一口人? 去就去呗,大不了一死。只是没想到她会惹得某个将军青眼,混了个军师当当,一不小心名声大震。 呵呵,纯属意外。 素未谋面的父亲突然出现,身世谜底彻底揭开,她母亲竟另有其人? 莫名其妙成了皇女被迫卷入储位之争,又莫名其妙当上女帝。 齐长和只想说,真是“戏剧”! 好吧,在其位,谋其政,她就好好当个女帝,至于妨碍她千古留青者,统统都给她小心一点哟~
  • 残情王爷的契约新娘残情王爷的契约新娘风欲静|古言★★★ 大婚当晚,他无情冷血地羞辱她。 婚后第二天,就纳了十多房小妾,算是给她“新婚”的见面礼。 她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为了病母的心愿,她牺牲了自己的清白,委身与他。 可他竟然狠心地避她堕胎,恨她入骨! 病重岳母要求见他一面,他居然以此要挟,避她签下“产后自动离开”的休妻契约。 他惩罚她,不管她身怀有孕,将王府内所有粗重的活都交给她做,让她沦为下女一样的活着。 别的女人欺负她,差点害她流产,他都置之不理。 面对他的诸多刁难,她无怨无悔地承受。只期待有一天,他能发现她的存在,并不这么令他厌恶。 他以为,她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其实真相却不是这样——是他,早已忘却了当日马下的女子。 她从一个目不认丁的平民女子,变成了才情了得的倾城王妃。 可他居然对她说“这些根本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并不爱她吧?包括,不爱她生的孩子。 所以,他可以在别人诬陷她的时候,他可以轻易地选择怀疑她……
  • 朱颜祸妃朱颜祸妃绾绾流年|古言自小在战场上凌厉狠辣的亲王郡主,一夜间父王失踪、亲弟昏迷,自己沦为异国质子,且看她如何在逆境之中搅动风云。 慕修薄唇紧抿,鲜血溅在他的面上还未来得及擦去,本就生的清冷入骨,如此更显出几分邪魅,夕阳的余晖将他的身形勾勒的颀长而孤寂,仿佛上古的杀戮之神,遗世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