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西域魔鬼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幻灭二世幻灭二世西域魔鬼游戏完结紫光为了残废的紫藤更快乐生活,就陪着她一起玩网游。紫光是个菜鸟,超级菜鸟的菜鸟。但就是这样一个超级菜鸟把整个游戏搞的天翻地覆,同时他的人生也开始……第157章 最终的归宿2020-04-07 02:37:24
热门推荐
  • 总裁小逃妻总裁小逃妻于紫阳|现言一场算计的复仇计划,他化身为狼,她是入了陷阱的倔强小绵羊。一场交易,一份卖身契,一出戏,她成为他身边的女人。她的倔强让自己一次次受伤,她的心在恶狼偶尔的温柔丢失。一场大火,最好的伙伴生死不明,最亲的父亲离去,她消失无影无踪。五年后,盛大的颁奖礼上,她接过他手中象征荣誉的奖颁,风情万种,“弈少,好久不见。”他倾身上前,将她纳入怀中,“你是谁?”“你猜。”她在他耳畔吐气吩兰,转而推开他,一个豪丽的转身,将他抛在身后。当狼不再只剩下野性,当羊不再温顺,一场爱的较量,精彩展开。
  • 乡村最强小神医乡村最强小神医凡凡一生|都市仙帝被害,重生为小农民罗阳,能透视,懂医术,会武功,自带装逼光环。 人生漫漫,万般皆下品,唯有装逼高,且看小农民一路装逼如风,扶摇直上,势要装逼装破苍穹。
  • 钉坟匠钉坟匠腹饥子|悬疑百岁老人死去不能随便下葬,我师父就是因为处理不当,吊死在了自家门口,我为了让他瞑目重新摆下地仙葬,但是却发现死去的师父正在看着我……
  • 九命龙神九命龙神邪无疆|玄幻没落龙族的后裔凌飞度,被奸人暗害,抽干了其一身精血并丢入乱葬岗,但凌飞度的尸身,却没有腐烂,而是被来自异界的星河水晶重新凝聚了新的躯体。重获新生的凌飞度,发誓要报仇雪恨,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敌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的多。不服输的凌飞度,借助星河水晶的力量,一点点的成长,击败自己的敌人,不过其中过程,却充满了艰辛,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复活重生……
  • 母仪天下:太后不善母仪天下:太后不善鹦鹉晒月|古言她是国际关系学博士生导师,死时四十三岁。 再世她是大夏国四品官员的女儿,九岁入宫,十三岁为妃,十八岁接受宏德太后的封号,无可奈何却也不退缩的开始演绎她沧海桑田的一生! 【为您推荐】 李筝《寒门闺秀》 鹦鹉晒月《太子》 【真诚劝告】 本文由鸟开坑,不求高收不求全跟,因为想写所以写,内容定型、脉络已在我心中清晰,不喜欢的不勉强跟进,所以婉拒批评。 群号:65214984 会员群号:175391498(私人重地,谢绝擅闯) 鹦鹉的完结文: 《阴毒妃嫔》 《贤妻良母》 《笑看妃乱》 《低调少奶奶》 推荐几个朋友的文文: 《重生儿子不要爹》落随心 《凰权》天下归元 《兽婚》 简思 《妾本惊华》西子情 《天才丑妃》紫楠 《笨女人》张小鹿 《毒宠狂野女长官》冰冷女人
  • 王爷,我要收了你王爷,我要收了你沐音|古言她没有穿越成千金小姐,倒霉的摔进宫,只能假扮小太监。对她温柔体贴的漂亮王爷,只是将她当成刺客加以试探。胜在她屡败屡战,烈男怕女缠,赢得王爷芳心。“王爷,你嫁给我吧!”某女双眼亮晶晶,就像天上小星星。“本王,不入赘。”王爷抬起高傲的头,“除非你拿出千两黄金。”有何难,镀金也是金。“你猜,我还能回来吗?”王爷出征,不能带家属,某女扯着王爷的袖口抖不停,“王爷,你放心,你留下来的遗产,够我改嫁。”可惜,她舍不得王爷回不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吉卦吉卦白小贞|古言新书《爱妃救命》 【1对1宠文,爆宠】 上山看见一帅哥,出尘如谪仙。 玉珩:若皇位与你只可选一样,那么季云流,我只选你。 万人之上,不及你一目光。 有个书友群:4-2-1-1-5-6-9-1-6进群打猪脚名字哦(⊙o⊙)
  • 重生星光璀璨重生星光璀璨凰然若梦|现言还没拿到自己最想的那个荣誉,居然重生了,面对倒退了二十年的一切,她表示压力山大。 电视?电影?MV?那不就靠个演技么; 唱歌?主持?现场舞台剧?那不就是讲个嗓子么; 大神编剧?国际巨星?额,那不就是个男人么? 一个传奇的缔造,一段辉煌的星途,星光,因她璀璨!
  • 仵作小医妃仵作小医妃牛奶纸糖|古言她是卑微庶女,却深藏一手剖尸验骨之术。协恨重生,她只为杀人偿命报仇雪恨。活死人,生白骨。她步步为营,将当年害她负她之人踩在脚下。可偏偏救了个无耻之人,借着报恩缠着她,烦着她,欺负她……世人皆传越王悦怿若九春,罄折似秋霜,小小庶女之恩也记在心上。听闻荣嬉爱美,越王望着镜中如明珠似美玉的脸,左思右想,实在找不出比自己还要美的事物。只好宽衣解带,强行报了救命之恩。
  • 九阳剑神九阳剑神陈稳稳|玄幻作为北极天域第一剑神,陈常惺已无欲无求,岂料爱人妩姬却为了飞升至高神界,联手野男人背叛并偷袭了他。天无绝人之路,陈常惺的魂魄重生在了偏僻小国的一个落魄家主身上。“这一世,我不仅要重新登顶北极天域,还要杀上神界!我要当着你的面将那至高无上的神王宝座砸得粉碎,再问一问你,这匍匐在我脚下摇尾乞怜、衣衫褴褛的众神,是否还如你心中所想的那么高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