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重生之特工嫡女

作者:火小暄
人气(0)评论(0)字数(262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机智腹黑女重生悲催将军府嫡女,顿时光芒万丈,搅乱一泄春水!

原身嫡母不亲,庶姐虚伪,姨娘狠毒!被陷害毁坏名声成京城三丑,并撞见庶姐与未婚夫阴谋阴谋惨遭杀害!

呸!欠我的通通还来!!!

你们有张梁计,我有过墙梯,斗的你们哭爹喊娘,叫苦不迭!

不过这个所谓的亲爹,看着宠她,为何又一副若即若离满腹心思?

★精彩片断

庶姐一次又一次狠毒算计,最后落的凄惨落败……

“妹妹,求求你放过二姐吧,我们以前是最好的姐妹啊!”

欧阳月轻托起其下巴,笑的如沐春风,话却好似寒冬霜雪:“姐姐,在你设计毁我名声,害我性命时,你有将我当成你妹妹?”

刚才还一脸凄楚之人,面上一白阴冷回视:“你……你根本没有失忆,你一直在设计我!你该死!”

欧阳月冷笑:“欧阳柔,我一直只是在反击,人在做天在看,这是你的报应!”

当上一代的秘幸揭开,当一切阴谋展露,他们携手抗敌。

所谓上阵父子兵,打仗夫妻档,夫妻联手,所向披靡!

种田,宅斗,宫斗,各种斗。宠文、爽文,一对一,男主绝对干净,一心一意爱女主。

最新章节

第1161章 若有来生,终!(2020-04-14 05:23:28)

同类热门
  • 女帝权术女帝权术沈淮安|古言一次意外的爆炸,她以为自己会死在这场爆炸之中,没想到醒来后却已经重生穿越了。这是一个架空的时代,所有的天马行空,只为和你相遇,千年之后,不悔曾经深爱你。【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钱夫,我要劫色钱夫,我要劫色飘过的鱼|古言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某女醉意熏熏的闯进一私宅,神志不清的大摇大摆的躺在床上一睡不醒… 一年后,她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生了个儿子? 对着他粉嫩粉嫩的小脸,她决定不管用尽什么办法她都得为他将这个贼爹给找出来,莫名其妙上了她,搞大了肚子竟然就这么销声匿迹了… 她是黑风寨当家大小姐,武艺超群,长相貌美,爱慕之人滔滔不绝; 他是黑风寨当家小王爷,捣蛋调皮,萌宠可爱,想尽办法为亲娘劫男人; 咱这山寨不差男人… 经过几年的探寻,她锁定了五个男人可能会是他的爹: 第一号人物:风流倜傥当今宰相的三公子,看似文弱却腹黑无比,想尽办法破坏她寻夫之路; 第二号人物:俊美不凡当今第一花美男,远看美若天仙,近看酷似潘安,就那么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第三号人物:风流不羁当今第一才子,出口成章,深谋远虑,却不幸被她一日兴起吃干抹净,自此一蹶不振; 第四号人物:武艺高强当今大将军之独子,擂台摆阵比武招亲,被她一记蒙汗药趁机偷吃; 第五号人物:威武霸气当今黑道老大头目,轻咳两声整个江都都为之颤抖,却被她强逼着做了奶爸; 片段放送: “亲娘,这个叔叔长得还算标志,说话还算得体,气质还算过得去,要不你就可怜可怜他跟了咱们三天,就答应他的请求劫了他吧。”小家伙兴致勃勃的算着怀里沉甸甸的金子,得意忘形的龇着牙! 小仙瞥了一眼跪地请求的男子,冷笑,“你真的很想让我劫财,可你这金子都被我儿子劫了,对我而言你还有什么可劫的呢?” 男子二话不说直接大字敞开平躺在地,闭紧双眼:“我还有肉体,来吧,劫色吧。” …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钱夫,我要劫色》
  • 弃女逆天:重生之庶女商途弃女逆天:重生之庶女商途乘挽州|古言何为锦绣? 就是踩着别人的血,一步一步,织就自己的商业帝国! 重生之前,嫡姐主母欺她善良,让她声誉尽毁无家可归,成为沈府的弃女…… 重生之后,一步一触目,一行一惊心! 就连老天也逼她,最无助之时偏偏承受失去至亲之痛! 好,既然都不想让她活下去,那就一起……死! 哪怕你贵为王妃、太子妃,害她堕入魔道者,同样让你万劫不复! 精彩且看一文不值的贫庶女如何步步生莲,凭借纤纤素手打下商女天下!
  • 御用太子妃御用太子妃诺不离|古言他不会让她成为第二个武则天,所以,他封她为太子妃,太子地位悬空的太子妃,他,是当朝皇帝,她,是被禁足的王爷之女。乱世的喧嚣,兵荒马乱的尘埃,都会落尽,最后的盛世,却是相残的帝位之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许你一世梨花香许你一世梨花香青儿格格|古言为了逃避他的深情,一次偶然落水,却穿越至前生。前生我是梨花一片,落在今生你的指尖,只为见你凄美的笑脸,我在佛前求了千年。柳语嫣,柳家大小姐。风华绝代,生性活泼,温柔可人。因一场误会嫁给官宦世子左枭雄。洞房之夜,他挑起盖头,却决然而去。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夜廷妆,惑君一生夜廷妆,惑君一生疯狂的蚊子|古言‘他’英姿飒爽,豪迈征战上沙场。 ‘他’风流倜傥,醉卧酒池下青楼。 唯有在夜里才会画上那妖娆的夜廷妆。 战功赫赫归来。 真金白银,皇上不赏。 美人美酒,皇上不赐。 皇上却偏偏赏赐‘他’一池泉水…… 听闻皇上佳丽三千却雨露不沾,可偏偏看上了将军,所以都怀疑皇上的性取向有问题。 千辛万苦,不远万里,终究寻到她。 他一袭青衣,挑起她的发丝:“你若从我一生,江山后位,酒池肉林,我统统赠送。” “一生有多久?”她含笑而问。 “朝朝而生,暮暮而死。”他邪魅如妖。 她抚眉轻笑:“那我宁愿每日乘暮而死。” 他淬毒威胁:“那我便血洗我大江山。” 刹那风华,红颜萧瑟。 天涯思君,花落人亡两不知。 他说:我为你征战天下。 她说:我为你貌美如花。
  • 路人甲的吃货人生路人甲的吃货人生酸笋鸡皮汤|古言一朝穿清朝,路仁嘉有特殊的乔装技巧,因为她一马平川!立志当天下第一厨,却发现自己的厨艺还不够打下手,还好她有系统金手指!这时四四八八还都是贪吃的小豆丁。每次皇上生个气,菜色立马就改起。后来她终于成了御前最红的厨子,离天下第一厨不远啦!只是——皇上!御膳房在那边,干嘛抱着我进寝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冷傲毒妃:腹黑妖孽走着瞧冷傲毒妃:腹黑妖孽走着瞧妙琰|古言她是相府备受凌虐的痴傻小姐,重病之后再睁眼。痴傻不再,眸子里迸射着冰冷锐利的寒光! 她是现代古武世家的传人。一手暗器,势不可挡!一把毒药,防不胜防! 她的口号是:欺我者,暗器伺候!辱我者,毒药调味!不怕死的,尽管来! 他是众所周知的草包王爷。浅笑嫣然,纯良无害! 可又有谁知道嫣然浅笑下是残忍无情,纯良无害下是城府算计…… 当冰冷果断的她遇上腹黑美艳的他: 他妖娆魅笑,口头禅成了: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应该…… 而她的口头禅多加了两条:混蛋,闭嘴!
  • 丑妃哪里跑丑妃哪里跑夏至繁花|古言她,丞相府里不受宠的私生女,逢适婚年龄,被心狠手辣的父亲推到了百花宴,纵使她百般遮掩不惜丑化自己,仍是被命悬一线随时可能会嗝掉得秦王一根指头挑中,一跃成为秦王妃。 可,为什么每个人都跟她有不共戴天之仇般?他们看她的眼神好像随时准备扑上来将她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大到发白齿落的老人家,小到三四岁的绝色小正太…… 她到底是做过什么丧尽天良天怒人怨天理不容的事情啊?怎会落到这么个人神共愤、四面楚歌的境地? 他,温润如玉,待人宽厚。然眼光远大、城府深沉却隐在苍白文秀、弱不禁风的皮囊下。百花宴上独挑了将自己丑化的惊心动魄的她,情深一片,誓不负卿。 纵使这般,然棋子仍不乖,总想逃出他的掌控,他又怎会如她所愿? &&&&& 《小白版》 这男人是瞎了狗眼还是吃了蠢药?她都将自己弄得如此磕碜了,混在一群白天鹅中扮成不起眼的丑八怪,他大爷的长指不偏不倚的落在她身上——喂,他这是在给自己挑老婆不是菜市场买菜耶,这样草率对得起他自己对得起他家列祖列宗吗? 好吧,既然她嫁也得嫁,不嫁也会被绑着嫁,那她嫁!虽然自己没啥特别突出的优点,但至少容貌基本是出挑的,墨水基本是有点的,打架基本是不输的……这样全方面发展的人才,怎么着也不能跟一个与阎王有约准备随时奔赴黄泉的男人绑在一起吧?对得起自己吗? 既然对不起她,那她爬墙,他应该没有意见啰? &&&&&&& 片断一: 成亲翌日,她顶着绝世丑颜招摇而来,惊叫:“王爷,你因何吐了?是因为臣妾太丑的关系吗?” 他咬牙,微笑摇头。 她眨眼,故作妖媚:“王爷眼里,臣妾美吗?” 他眉角抽搐,依然微笑。 她掩唇娇笑:“人人都道我丑,其实我只是美的不明显而已。” 片断二: 她露出一抹清浅的笑,抬手扶了他的手臂。“王爷这病要紧么?” 他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笑着道:“哪里就这么虚弱了?我这病,大约也就只能如此了,别担心,一时半会儿应该还死不了。” “王爷会好起来的。”她干巴巴的说。 他依然是带着轻笑的嗓音:“那一日来临之前,我会安排好你和小宝的生活,不会让你们有后顾之忧的。” 她轻轻地笑开。曾经有个人对她说,你不但是个怀疑主义者,还是个悲观主义者。 他也正低头看她,于是她唇畔那意味不明的笑容,被他尽收眼底。这个女子对他的警惕戒备,原来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这样很好。棋逢对手,未必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 本文轻松,小虐,男主虽是病美男,但冷酷腹黑。一对一,慢热,但保证精彩,请亲们放心跳坑哟O(∩_∩)O &&&&&&& 推荐好友文文: 《二手王妃的佣兵》安居逸 《冰山总裁的杀手女友》门耳三寿 《后宫仇妃》桑彦 《皇妃选夫》允美雨馨 《首席千金》静待奇迹
  • 大夫人大夫人六月穆水|古言★ 那年,桃花树下,为博她一笑,小小的身影折枝而武,白色身影舞动,手中淡红花瓣飞舞,少年浅笑吟吟:“君儿,等你长大,我娶你为妻。” 桃花树下,另一侧,墨衫少年绝美的脸上冷若冰霜,一双墨眸深不见底。 多年以后,桃花依旧笑春风,人却已经不再是那时的人。 ★ 红罗帐内,剪影浮。男人不带一丝情欲的声音传来:“何事?” 红罗帐外,纤细的身影笔直而立,罗裙摇曳,白皙十指轻拍两声,四位各具特色的女子缓缓而进。 “为了君家,请夫君行房之时选好对象,这四位小姐身家清白,身子更是清白。” ★ 她求的不多,无非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他说:男儿志在四方,定当遨游天下,君家不是我想要的。 他说:我得不到的东西另愿毁掉也不让其他人得到,别人不要的东西我更不会接收。 他说:不管如何我都会永远守护在你身边保护你。 他说:君儿,和我一起沉沦于黑暗吧。 吵闹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可为什么又要来打扰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