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亿万总裁小小妻

作者:冰火未央
人气(0)评论(0)字数(62万)评分(0)收藏(0)完结

酒醉一夜缠绵,他丢给她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却把头蒙在被子里,死都没敢看那个男人一眼!

好吧,被人吃干抹净她认了,可是为什么她用身体换来的支票不翼而飞了?

麻烦一波接着一波,莫名其妙冒出来个未婚夫,声音还份外耳熟?

尼玛,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订娃娃亲?

额……可是可是……

她怎么越来越觉得她的这个未婚夫就是那晚和她鬼混的男人?

她的世界玄幻了……片段1:

一边倒上烈酒,一边瞟着她,尹晟睿玩味的问着:“住在这样豪华的庄园,身价亿万,你觉得我缺钱吗?”

“不缺钱你管我要钱?”脑残不成?

“你看了我的身体。”

“好吧,你开个价儿吧。”

“你认为你该给多少钱?”

姑娘怎么知道该给多少钱,又没去牛郎店试过?

哭丧着脸,萧以寒欲哭无泪,从斜挎在身上的包包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掏出一张十块的,又不舍的放了回去,又掏出一张五块的,也不舍的放了回去。

抿着唇思量半晌,才豁出去似的从里面掏出一块钱,递过去:“喏,给你。”

尹晟睿凝眉,恼怒的大喝一声:“够了。”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这样侮辱他。

片段2::

“过来!再让我说第三遍,后果自负。”该死的女人,他该在刚才就直接把她扑到。

鬼使神差的移动脚步,她走到泳池边缘,怯怯的问:“什么事?”

“脱!”

尹晟睿紧眯黑眸,语气霸道。

“脱?脱什么?”

萧以寒一脸茫然,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似小鹿,透着无辜,让人忍不住就想捉弄,又有些于心不忍。

想着,尹晟睿不由恼怒的暗咒一声:“该死!脱衣服。”

倒吸一口凉气,萧以寒下意识的两手捂住胸口,声调微扬:“你开什么玩笑?你难道是想看回来不成?那样的话,我很吃亏的。”

最新章节

第331章 大结局(21)(2020-04-14 04:54:15)

同类热门
  • 老公,不可以老公,不可以简绿河|现言他们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却因红尘孽难被迫分开,从此千山万水,繁花成劫。 少女篡改记忆,倾心他人。 少年却痴情不改,步步为营精心布局。 只为等来佳人含笑回归。 红尘孽,岁月碾。 光影背后的葳蕤记忆,情窦是否依旧? 流年不改,韶华胥梦是否能够破土而出? 这些。 我们说了都不算。 “顾花回,你就这么贱……
  • 霸情总裁临时妻(全本)霸情总裁临时妻(全本)蕾丝线|现言——————————————————————————————————————— ——————————————————————————————————————— 简介: 梦享:有些迷糊又有些小正义感的小女人,为帮好友出气,不幸在临近毕业被学校开除,流落街头。 罗爵:皇爵集团亚洲地区总裁、皇爵国际财团第一顺位首席、私下经营数家知名PUB。混血人种、长相刚毅不羁、却不失优雅。傲气、霸气、邪气…… 革西扬:西鹰娱乐公司太子,长相乖巧,一双清澈明亮,透着些许孩子气的眼睛,大酒窝忽闪忽现,却是典型的人不可貌相。 靳瑞泽:皇爵集团亚洲地区副总裁、皇爵国际财团董事之一,眼角细长上翘,略微有些妖媚,爱好——塑造任何东西OR任何人! 捡来的老婆,赖上的相公!乌龙的开场! 莫名其妙的一夜后,他们开始真正的认识彼此! 有一篇文,想给你快乐,也想让你感动! ※※※※※ 亲们,先行收藏!! 亲们,先行收藏!! 亲们,先行收藏!! ——————————————————————————————————————— ———————————————————————————————————————
  • 重生之农女学霸重生之农女学霸于隐|现言重回家乡小村庄,在学校当学霸,放假回家种种田,不忘挣些钱,总之,不枉青春重走一回。
  • 蜜炼首席蜜炼首席无尾夏|现言顾言笑逼婚上位做了陆太太,被问及成功秘诀,答:“因为陆总早就对我居心卜良,非我不娶。”瞧瞧这口气,俨然被陆总宠上天了……和谐婚姻是什么?陆总总结道:“自己百分百归老婆,家产百分之九十九归老婆。”陆太太不满:“剩下百分之一呢?”“老婆,总要给孩子买包纸尿裤……”
  • 宠婚之御夫有术宠婚之御夫有术楚小纱|现言腹黑市长诱爱成婚,宠妻如命。呆冷娇妻御夫有术,军门权少婚内成妻奴! * 第一次见面,他把她当成野模,外围女。 第二次见面,她却差一点撞死他。 第三次见面,他说,染染,你勾引,你要负责! 江染染本来豪门独生女,却一夜之间变成了孤女,父亲现任小三带着前任小三的女儿找上门,逼死了染染的亲妈,还把她扔到国外不闻不问十几年。好不容回来还是逼着她嫁人的。只不过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值那么多钱。 她以为她真的要嫁个陌生人,谁知道她父亲现任小三的堂弟,堂堂一个市长,她名义上的舅舅却非她不娶! 季景琛的人生目标就是,把江染染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叼回家,然后小火慢炖,最后生吞活剥了。 【一句话简介】总之这就是一个有些腹黑有些闷骚的老男人和一个有些天然萌傻的姑娘之间不得不说的红果果的QJ故事! 季景琛从来没有想过,他决定宠爱一辈子的小女人竟然会是曾经把季家搅得天翻地覆的那个没有血缘的外甥女。 莫以宁从来没有想过,他默默守候了十年,却抵不上一个目光。他不过是晚了一步,却晚了一辈子。 宋浩辰从来没有想过,能给他温暖却不能给他钱途的江染染,会是他一生都不能忘记的伤。 江雨薇更没有想到,她处心积虑这么多年,抢走了江染染的一切,可到头来才发现,所有的人的都是爱着江染染的。为了不把抢来的一切还给江染染,她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换筹码! *有宠有虐,当然更多的是宠,神马男小三女小三都是炮灰,1对1到底!*
  • 萌夫赖上大龄妻萌夫赖上大龄妻羽鸿|现言顾安安15岁起,就一直带着一个“拖油瓶”,可别误会,顾安安一直都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那种年纪轻轻就被男孩子哄骗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 杨梓珍自打7岁第一次见到顾安安起就知道,顾安安对她好,曾经她坚信,这个世界上,肯定再没人像顾安安那样对她好了,直到,严谨的出现。 严谨早就想好了,等到顾安安大学毕业了,不管家里人怎么反对,都要把她娶回家,哪知,这个狠心的女人,居然把她的“拖油瓶”甩给了他之后,就独自飞走了!严谨发誓,他一定要让顾安安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光阴飞逝,顾安安没想到,当她再次踏回故土的时候,竟然是参加严谨和杨梓珍的婚礼!可是,她不能不来,而且她也想来,因为,看着自己像珍宝那样疼爱了那么多年的妹妹幸福的出嫁,是顾安安最开心的事! 婚礼上,看着台上那样般配的两人,那一刻,顾安安笑了,她的退出,是值得的。 转身,离开!可为何,眼泪却如断了线的珠子,洒落了一地—— 当顾安安拿着行李等待登机时,原本应该洞房花烛的男人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这个他,阴郁的让她认不出来。 “你怎么——”顾安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人的行动吓到了,唇上的冰凉告诉她现在两人的姿势,下一刻,顾安安拼命的想要推开,他现在是自己的妹夫,怎么可以这样?!! 无奈力量悬殊,还是,顾安安的心底,也很想念这个怀抱—— 只是下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姐姐——” 顾安安抬头,什么时候,杨梓珍站到了她的旁边?而她此刻受伤的表情,不高的音调,虽然只有两个字,却让顾安安一下子慌了神。 &&** 又是三年后,三十一岁的顾安安仍然孜然一身,如今的她,是公司里有名的女魔头,下属背地里都笑话她是“老处女”。 除了,她新招的助理。 顾安安看着面向着自己专注的做着报告的充满朝气的男孩,瞬间做了一个决定,今晚,就是他了! “姐姐,这是?”杨梓珍看着顾安安旁边人,语气中满是不敢相信,而一旁的严谨,更是恨不得上前揍上一顿! 顾安安正想给旁边的人是个脸色,让他好好演,哪知,人家却立即厚脸皮的答道:“你好,你就是梓珍吧,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 暮宸说话的时候,却是看向了严谨,他也想去把严谨揍一顿,谁叫他让顾安安伤心的?
  • 呆萌小甜心:冷少追捕999天呆萌小甜心:冷少追捕999天裹衣花生|现言他,腹黑霸道的高冷总裁。 她,看似精明常常犯迷糊的落魄千金。 不是说他高冷吗?可为何总是纠缠她? “上官爵,奉劝你还是不要太投入的好,免得……”竹幼晴没在说下去。 “免得什么?”上官爵来了兴致。 竹幼晴挑了挑眉峰,眸光闪烁,大声道,“免得无法自拔!” “无法自拔?”上官爵悠悠的重复的了一遍她刚刚说的话。 嘴角邪魅的笑容加深了些,垂首贴近了竹幼晴的耳边,“那……你帮我‘拔’不就好了吗?” 男人特意加重了‘拔’字的发音。 “……”
  • 我的通灵男友我的通灵男友星辰以北|现言只是不小心救了个男人,没想到居然还会招来小鬼?天啊,这让做为明星的她如何是好?命运简直是给他们开了个大玩笑!什么?他居然是个通灵师?这是二十一世纪好不好!她救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除了把鬼招上门,居然还有各种层出不穷的追杀……
  • 半生浮爱半生浮爱春寒|现言代夏被最信任的人害死,重生在好友的体内。原本已经打算平静地过完这一辈子,没想当年害死她的人亦与她一起重生。并且占据了她原来的身体。仇敌加情敌,看代夏如何在风雨飘摇的逆境中步步为营!
  • 宝宝的笨蛋妈咪宝宝的笨蛋妈咪落叶花|现言那晚,蜜月旅行的他和单身的她发生一梦缠绵… “啊,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能爬上我的床?” 第二天早上,她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个男人。 “我也想知道你是谁,你看清楚这是我房间。” 他的新娘怎么变成了一个陌生的美丽女人? “天哪,真不是我的房间,对不起,我上错了床…” 呜呜,天下间还有这样的事情,她失身还要道歉。 两人糊里糊涂有了一次缠绵,那么真正的新娘在哪? “道歉有什么用,你还不赶快起来去向我老婆解释。” 男人的老婆进房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生气的跑了出去。 那日,她苦苦向男人老婆解释自己的错误,但是他们依然离婚了。 一对新婚夫妻就被她拆散,于事无补,她草草结束了自己的旅行。 可悲的是,一个半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才不过一次她居然就? 怎么办?孩子他爸可不知道孩子的存在,她也无法找到他呀? 两年后,他与她再次‘重逢’,其实是他蓄意安排的一场意外再遇。 自两年前的那一晚之后,他时不时的想起那夜的旖旎缠绵,终于找到了她。 他对她展开强烈的追求攻势,可对爱情持怀疑态度的她断然拒绝他… 再次面对这个有过一次缠绵的男人,她心里好乱,他是来和她枪宝宝的吗? “每周六和星期天来给我暖被,我就不和你抢宝宝。” 他,他竟然提出这样一个可恶的条件,可她却没有拒绝的权利,只好妥协… ◇筱筱作品◇ 〈酷总裁的偷孕妻〉 〈宝宝的笨蛋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