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庶女36计

作者:紫系
人气(0)评论(0)字数(34万)评分(0)收藏(0)完结

这是一篇妻谋夫随的夫唱妇随篇。

她是从异世炮灰而来的军事天才,他是闻名天下的战神;

初次交锋,她‘懦弱可欺’,他心生疑云。

再次交锋,她锋芒初露,他却忽失心神。

一次战役的合作,却慌了两人的心。

一次失踪,换来三年的别离。

她容光焕发,妖媚甚浓;他却面具加身,发丝如雪。

硝烟四起,滚滚狼烟,战争一触即发。

她为军师,他为将。

敌军来袭:

岑祀(栩国君主)——焰儿,朝堂之上岂是女子来的地方

岑焰——儿臣认为并不冲突

夜倾歌——谁说女子不如男

在她的巧言善辩,被封‘栩国女军师’。

三年后遇:

岑焰——倾儿,你回来就好

夜倾歌——恩,打算什么时候恢复我的位置

岑焰——你…

夜倾歌——多说无意

战场浮云:

岑焰——战场上变幻莫测,你一个女子去了不好

夜倾歌——我为夫唱妇随,哪不行了,再不行,我便女扮男装

岑焰——相夫教子,在家教子就行

夜倾歌——…

结局一对一,不管夫唱妇随,还是妇唱夫随,总之两两相随。

本书标签

紫系 庶女36计

最新章节

第180章 007:给妈咪找过好男人(2020-04-14 04:00:58)

同类热门
  • 巾帼枭雄:祸世王妃(全本+第二部)巾帼枭雄:祸世王妃(全本+第二部)慕容雨依|古言云烈焰,中国维和部队中的一员,在结婚的前一日被急召回部队执行一项特殊任务,谁知一去不复返,因爆炸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在异世,为了与她未婚夫拥有同一张面容的君曦天,她弃红装,着戎装,纵马驰骋疆场 然而,他却说要把她送到敌国去和亲,顺便打入敌人内部去当无间道,去当诱*惑敌国君王的祸水红颜 好,既然他要利用她的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成全他! ★★★★★★ 风无痕,为她倾尽所有,誓言此生为她一人而生,一人而灭 慕容澈,为她大开杀戒,一袭白衣终染血红泪 顾若白,为她以命换命,却笑言那是他今生最幸福的一刻 柳翼,为她成为影子杀手,让所有伤害或妄想伤害她的人,从此在这世上消失 这一切的一切,只因她是云烈焰! 那个对仇人,够狠;对不相干的人,够绝;对跨过她心里的那堵墙,真正走进去的人,够情、够真、够好的云烈焰! ------------------ 本文女主非善良之辈,她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十倍二十倍的奉还!总之,有仇必报,而且要加倍的报。 喜欢善良、柔弱女主的亲,请绕道而行!
  • 帝凰:誓不为妾帝凰:誓不为妾睢竹|古言传闻他神秘莫测,江湖上从未有人活着见过他的倾世容貌; 传闻他冷艳无双,武功高绝,手上鲜有一合之敌,所杀之人不计其数; 传闻还说,他家后花园中的玫瑰,都是每日用鲜血浇灌,方能红的那般绝美。 而她,是大魏王朝有史以来,唯一一位荣登进士科三科榜首之位的女子,文采武功,冠绝天下。 且看她如何周旋美男身边,浅笑之间,撩拨了他们的心弦。 攻城掠地,她战无不胜;吟诗作对,她出口成章;商谈国事,她屡出妙计。 若说这天下间还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那恐怕就只有男人的心思了,尤其是这群美男们的心思。 她明明谈不上绝色,身材说不上曼妙,为什么这些臭男人,就像赶不走的苍蝇,缠的她不胜其烦。 本文是一个女人步步为营的奋斗史。
  • 帝王之宠帝王之宠简夏初|古言离歌自打醒来之后,就成了沈醉的贴身丫头。这主人对自己也太好了吧?好的不像主仆之间的关系。扑朔迷离的身世,沈醉隐藏在背后的真实身份,这一切都是离歌成仙道路上的秘密。和主人谈恋爱到底能不能成啊?不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吗,搞的这么复杂干嘛!
  • 神女奇缘之魅乱异世神女奇缘之魅乱异世若水清兰|古言女神为情再现世,女神记忆不复,只有现代时空的记忆,本是千金小姐无奈掉包,更加可叹的是命运捉弄却又要从小男装!三哥的疼爱,二哥的无情,帝王对于暗夜精灵的她倾慕不已,在一个雾国她该怎么办?她还是琴主、杀手,可是身为慕容尘的她纨绔无用,面貌庸俗,倾城绝色的她到底应该如何?
  • 玄王冷妃玄王冷妃云篆瑶章|古言本文已完结!!! ★水清浅,丞相府胆小如鼠、懦弱无能、任人欺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庶出三小姐。 而她,同名同姓,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铁血杀手兼金牌猎人”,黑白两道通吃,嗜血无情杀人如麻。 大婚当日,因不满夫君玄王水清浅自尽而亡,当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另外一个强大冷凛的灵魂。 她冷傲、淡漠、绝对不是个好惹的主! 她始终记得一句话:“不要去恨,要去报复!” 从此,一段新的人生开始了… ★千方百计地要他一纸休书,没有想到这个玄王深藏不露根本不是世人所传的那般,相反却是神秘无比! 喜欢烟花之地,那就让她们和府中成群的姬妾就都卷铺盖走人! 喜欢朝臣之女,那就让他们和玄王关系决裂,自己也好潇洒走人! 喜欢身份地位,那就让当初逼迫她下嫁的丞相父亲与她脱离父女关系! 这样还不行,究竟怎么样才能给她一纸休书? 这个神秘的男人,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 云篆瑶章读者群:185422808(感兴趣的可以加哦!) 叩门砖:小说里的任意一人物名字 ★特别重要申明:男主绝对干净,不是种马! 云是完美主义者,坚决不允许男主是花花公子! 本文=女强+男也强+爱情(身体一对一)+各种斗+圆满结局 ------【精彩片段之一】------“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水清浅慢步踱步至她们身前问道。 “奴婢……”两人同时开口,互相白了一眼,“贱人,我先说!” 水清浅一阵好笑,没有想到就连区区婢女都如此嚣张,“行了,你们两个都叫贱人是吧?”水清浅不由地回首望着皇后和鸾妃煞白的脸色嘲笑道:“两位娘娘的婢女名字还真特别啊!” “好了,两位贱人带着你们各自宫中的人好好打一架,谁输了就是谁偷得东西,明白吗?”水清浅不由地一阵历喝,“好了,开始吧!”一挥手,示意她们开始。 ------【精彩片段之二】------ 水清浅早就看准了锦鲤池旁的一艘小舟,拿起舟桨飞速地划到鸾妃落水处,大喝几声:“大姐,你身后好多蛇啊!我来救你!” “啪!”一声巨响,水清浅狠狠地将划桨拍在了鸾妃的背上。 鸾妃一阵惨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呼“三妹,快救我!” “后面,还有!我打!”水清浅也不管鸾妃的呼叫就不停地朝着鸾妃一阵打,打得鸾妃满地找牙,只死死地抓着小舟的边沿不放。 “小心!”水清浅又是一拍,狠狠地打在了鸾妃的巴掌之上,一个血红的桨印刻在鸾妃雪白的脸上。“还有……我再打……”水清浅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名正言顺的大好时机…… “三妹……救我……快救我……”鸾妃如落汤鸡一般不明所以地望着她,狼狈至极! “我打……再打……打……”水清浅才不管她说什么,劈头盖脸的一阵猛打,打到连她妈是谁都不知道为止! ------【精彩片段之三】------ “老板,什么时候能连本带利地还钱给我啊?”纳兰皓轩嘴角微翘带着一丝笑意,目光却未从水清浅身上移开一下。 水清浅嗔怒,抬眸望着他戏谑地眼神不由地脱口而出道:“我是你的王妃,那个钱应该算是共同财产吧!” “共同财产?”纳兰皓轩不由地一怔,望着她薄怒的玉面却一阵窃笑。 “不是说好一年吗,我会还你的!”水清浅起身欲离开,竟然开口第一句话是开口要她还钱。早知如此,她就该让他们排队等着何必把这间她试吃新品的雅间腾出来给他们。 真是可恶!浪费感情! “别走!”纳兰皓轩急忙上前拉住她嫩白纤细的手,“我开玩笑的。”轻柔地在水清浅的耳畔一阵呢喃,话语如水环绕着水清浅有些恼怒的心。 “这么说王爷是不用我还这笔钱了?”水清浅心中郁闷,反将他一军又如何? “我……”纳兰皓轩一时语塞,瞧着她娇嗔怒目的模样不由地一阵心软,“好,那是咱们的共同财产!”纳兰皓轩双手一环,不由地圈紧了水清浅纤细的蛮腰,下巴蹭在她带着清香的秀发之上细细地摩挲……推荐好友文文: 《掳妃》司徒平安著 《侍寝丑妃》云且幽著 《特工下堂妃》浅蓝落叶著 《情,爱》默默著PS:要抱养的亲赶紧冒泡哈!!! 【女主】水清浅被墨苍瑶抱养! 【男主】纳兰皓轩被zuola126200抱养! 水蓝被水蓝紫雪抱养! =======【云】====== 请点击【放入书架】,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支持! 亲们,赶紧用钻石和花花砸云吧(乞求打滚中~~~)
  • “杀神”王爷,冷情妃“杀神”王爷,冷情妃月浮游|古言欧洲,某片公海之上。 小型的直升飞机以极快的速度飞着,稳健的飞行路线,看得出驾驶者的水平定是不一般。 副驾驶的位置上,一个俊美异常的男子侧身向后,金色的发丝束在脑后,单手握着一支冲锋式手枪。顺着枪口对着的方向看去,一个女子,是的,一个非常美艳的女子,此时正扬着红唇,嘴角溢着笑。 那轻蔑的笑,看似漫不经心,但却迫使那举枪的男子身子微微一震。 女子身子往后仰了仰……
  • 毒姬傲世:别惹五小姐毒姬傲世:别惹五小姐兔子的号角|古言她本是公爵贵女,却因出生卑微,又是天生不能习武的废人,背负着“妖女”的恶名,受父亲冷落,庶母陷害,姐妹欺凌,最终被赶出国公府,在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惨死在雪地里,惨遭抛尸荒野。 她是现代顶尖特工,精明睿智,才华绝世,在执行任务时发现对手的首领就是自己最信任的上司,在对决中和敌人双双横死! 当现代顶级特工穿越到柔弱孤女的身上,怯弱纯良的眼神不再!善良无助被刚毅狠绝代替,天真无邪转化为城府深沉!命运开始逆向,大陆开始掀起波澜。请看一代绝世女枭雄,如何在异时空谱写属于自己的史诗!
  • 美人权术美人权术怀箴公主|古言她,本是永乐帝女,玉叶金枝。因宫闱惊变,母妃惨死,被迫隐匿于尚书府邸。还君明珠,杳然无期。他,原是方孝孺公十族血案遗孤,终生以刺杀朱棣为己任。豪气凌霄汉,长风吹客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当他们的命运有了交集......暗潮涌,风云动,荆棘满怀天未明。
  • 血嫁血嫁远月|古言长公主之女楚合欢,年少轻狂,手握长鞭,傲世扬言:世间男儿能与之匹配者唯秦剑。 父母双亡,家财尽骗,那十里红花,奢华盛宴,是她永远无法磨灭的心殇。 夫君怀中娇媚新妇是她心尖最锋利的刺,是俯首认命,还是绝地反击? 秦剑,西凌三少,俊若芝兰玉树,心比天高。他说,楚合欢你享受惯了,除了青楼妓院,你能去哪儿?我不想去逛窑子的时候,无意间嫖了自己的前妻。 爱恨缠绵,几番辗转,是过客,还是归人? 冷凌风,凉州蛟龙,大地苍狼。 商海沉浮,战场披靡,情场苦战。 她说:『嫁,下刀子都嫁。』 他说:『娶,落砒霜都娶。』 ********** 《血嫁》于2011年11月11日光棍节正式在当当上市,当当网已经有货,敬请支持,另外请买书的亲们,下完订单操作成功之后,记得再去点“写评论”,点亮那五个星星,可别点漏了,星评对我也很重要,十分感谢! 购书地址如下: http://m.pgsk.com/m.pgsk.com?product_id=22533754&ref=search-1-pub 血嫁之楚漫云《笑看云舒》 龙七:同人不同命,别人娶一个能挣钱的,我娶一个跟我干架的。她楚漫云就是一个悍妇。 楚漫云:同命不同价,人嫁,我也嫁,却嫁一个娘娘腔。 龙七:想我再娶你,将你的凉州城做嫁妆,我许考虑一下,毕竟你也那么老了。 楚漫云:想我再嫁你,拿整个商州做聘礼,我也不屑一顾,毕竟男人,娘成你这个样子,也没什么用了。 秦厉:六宫无妃,后位虚待,龙床静候,与你共掌江山,一生一世一双人。 楚漫云:想我要你?可以。用江山为嫁妆,你亲自嫁来凉州,我也许会勉为其难吃回头草,否则你可以去死了,有多远,给我死多远。 某国皇子: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在我眼里,你永远那么温柔,谁瞎了眼说你是悍妇?如果他敢再说,我让他做真正的瞎子。 楚漫云:不是哪个男人都值得我柔情尽付,我只在我深爱的男人面前温柔。【【推荐月的文:】】 《狼笑》(完本) 《御风》:(完本) 《失心欲女》(完本) 《七宠》(完本) [友情推荐]: 忆冷香:《玄武女帝的后宫》 清风逐月:绝色凤华》 风云小妖:《第一妾》 简红装:《刁妾》 宋喜超人气:《黑道女教师》 风云小妖:《王爷个个太狂野》 尹蝶颜:《绝滟修罗》 宝贝鹿鹿:《冷宫凤后》 叶子的味道:《婚外情》 风行烈:《无双》 任逍遥:《悍夫猎妻》 当往事不如烟:《狂妄庶女》 浅水的鱼:《稚妻》
  • 夫君好坏夫君好坏水潋滟|古言另:以下为各色美男简单资料简介 柳家大少: 柳忆南:温文的外表,然内心却腹黑成性。所谓人不可貌相,大致就是说他了。 “你干什么?”是夜,潜入她的房间,吹灯上床。 “呵,我只是想试试,我对你有没有感觉而已。”某男温和回答。 柳家二少: 柳秦枫:绝美外加无可挑剔的外表,一双桃花凤眸,潋滟勾魂。邪魅如他,妖艳如他,乃是绝代祸水。 “你干嘛?” “我是你的夫君,你说我干嘛?”轻轻吐出一口气,低声呢喃,“猎物,你今晚就别想逃了。” 柳家三少: 柳寻双:风流成性花公子,妓院乃是他的安乐窝,柳府乃是他的灾难窝,成天流连妓院,一月也不见他几次。可谓把‘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诠释的淋漓尽致。 “你干什么?” “呵,没尝过嫂嫂的味道,所以今晚…”某男一脸欠扁的回答。 柳家四少: 柳幕白:绝美冰美男一个,柳家唯一一个对她不屑之人。 不就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吗?有必要这样吗? 只见他皱着好看的眉头,冷冷的吐出一个字:“脏。”说完转身离去。 柳家五少: 柳傲波:绝美外表,眸中却邪气横生,此乃典型恶魔。 “你干什么?” “呵,生宝宝啊!”某人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 柳家六少: 柳冰烨:风华绝代,光彩夺目的摄人心魂。 “你干什么?”她发现这句话都快成为她的口头禅了。 “呵,小丫头。如此良辰,如此美景,你说我干什么?” 美色当前,绝美无双,她忍,她吃。 狗血般的穿越,穿越后成为柳家二少奶奶,穿越后,发现身体全裸,下一秒,那邪魅男人一个挺身,冲进了她的体内。 然而,这个男子据说是她的丈夫。丈夫就丈夫,看你长的这么祸国,俺就收了,免得以后祸国殃民。 而第二日,她就发现全府看她的眼神有点怪异,不明所以的她,也就随了他们去了。 第三日,她就被千夫所指成为‘贱人’,她不明白,继续忍。 第N日,她被人指责红杏出墙,她忍无可忍,这么些美男便宜,她也不贪了,决定卷铺盖走人。顺便席走大量的金银钱财。 出府生活逍遥似神仙,古有男子逛花丛,现有女子逛草丛。何谓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她总算了解到了。 哇咔咔!!水有视频啦!!! 华丽丽的登场,感谢月婷亲,帮水做的视频!!! 地址是?pstyle=1 有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嘿嘿!!! 入坑的亲们请注意,本人疯狂开坑中,入坑要慎重啊!!!到时别怪某水没提醒啊!!! 另:本文过程不定,结局看情况而定,而美男多少更是看情况而定!!! P:收藏多多,更新多多;留言多多,进程就快;票票越多,美男就更多!!! 天之骄女系列: 《虐后》连载中 十宫系列: 《妃【诱】天下》连载中 《十宫系列绝世倾城水潋滟》已完结 喜欢的话,看看,不过,这文,某水筹划改的。。。 推荐好友的文: 亲亲师傅柳少白的《烟雨一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