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自是白衣卿相

作者:LM冰彬
人气(0)评论(0)字数(1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南唐被宋所灭之后,南唐旧臣柳宜携全家入宋,入仕为官,在费县为县令时,第三子柳三变出生,三年之后,雍熙北伐,杨家将几乎全军覆没,随着年龄的增长,柳三变遇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女人青梅竹马的白荷,但一心想考取功名,入仕为官的他,离开了家乡,游历四方,在钱塘遇见了大理国公主段素灵和钱塘名妓楚楚,虽当时与段素灵并未情愫,再段素灵离开后,接着收到白荷的死讯,倍感失落,但因有楚楚,很快与楚楚陷入爱情。

另一方面,一支以匡扶南唐的神组织,不断的在秘密行动,柳三变为楚楚赎身不成却反让两人分手,三变来到汴梁,遇到天仙楼的李师师,二人出游,在檀渊三变救下了檀州百姓,深受檀州百姓爱戴,由此他更加坚信自己要出仕为官的信念。

最新章节

第106章 春日宴(2020-11-17 15:16:38)

同类热门
  • 南风知卿语南风知卿语南宫辰姒|古言这是一个奇幻的故事,一个势均力敌的较量;一种至死不渝的深情。
  • 重生之闲散王妃重生之闲散王妃林深时见鹿|古言前世识人不清,嫁给了父亲的得意弟子,原本以为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却没想到嫁的是一朵盛开的大白莲,还附带一朵黑白莲,被恩将仇报,落得个家破人亡,最后被丈夫亲手刺死的下场!重活一次,一定要擦亮眼睛,抱上前世没能抱的美人王爷大腿,该报的仇要报,该割的白莲花要割,重要的是享受生活,你从军来我经商,你政斗来我赚钱,帮助太子哥哥拼荆斩棘登上皇位,带着娘家一起,一边种田一边走上人生巅峰!
  • 一等废妾一等废妾潇湘樱野|古言卷四:乱世英雄。 江山仿如画,奈何三分天下,国将战谁能一统江山,战不断兄弟血泪无憾,三国乱乱世辈出好汉,纪烽火辜负多少红颜,风云变色群雄争霸交锋谁名扬!兵临城下蓦然回首,却见血色沙场中,那人衣衫翻飞,白衣蹁跹,淡笑,明媚灿烂如旭日,耀眼夺目胜星辰,从容不迫,怏怏气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无情有情,无爱亦爱。郁郁黄花,笑映苍苔。顿首静兮,忧思满怀。月光如水,洗我尘埃。悠悠时空,任我徘徊。 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一念心清静。莲花处处开。一花一净土。一土一如来 —————————————————— 强推好友文文: 《狂妃,染指天下》 《重生之千金绝色》 《霸宠多金妻》 《血妻》 《望门丫鬟》 ——————————花落谁家—————————————————— 大爱【楚子轩】由【亲亲孙雨涵】抱走 大爱【魏子谦】由【亲亲魅夜寒星5】抱走 大爱【风清阙】由【亲亲北雁米露】抱走
  • 重生极权皇后重生极权皇后叶阳岚|古言“凤凰于飞,天命皇后?”她临危产子,命在旦夕,却有人红唇妖娆自她耳畔糯糯低语,“这八字命理,本是我的,你——不过就是殿下为我所竖的一块挡箭牌罢了!” 那夜大雪漫天,她孤身跪于重华宫外,膝下血色蔓延,满地残红, 曾经的盛世花嫁,夫荣妻贵的万丈荣光,都在听到他一句“去母留子”时,寸寸成灰。 家族衰败,骨肉分离,自此,名噪一时的北狄太子妃,已成如烟往事。 再次醒来,她就只是个无所依托的蛮族少女,巫医预言她活不过十九, 十四岁的宋楚兮站在白雪骄阳之下缓缓而笑—— 这五年光阴是天之馈赠,杀一人,倾一国,都足矣! 于是,帝国之巅,狭路相逢, 宋氏家主,惊才绝艳,皇朝太子,八面威风, 看似两不相干,她却横刃于前,挥刀断他唾手可得的万丈疆土, 皇权路上,血誓逆天,踏翻这锦绣山河,康庄帝途。 我命由我,这天下由我,曾经是你说我是天定的后命,那我就证明给你看,天下之大,我必成凰! ★不想做皇帝的王爷不是好楠竹,候选人四只已到位,锅们快撸袖子开撕啦!★ ①霸气侧漏款: 那日烈日高悬,她驻马两军阵前,凤袍加身,笑容桀骜,再无当年的婉约,“后位是我的,这天下又怎能落入你手?我说过,这朝堂、后宫,只要有我一日,你就再也不会赢!” 他大军败北,孑然一身坐于王帐之内,一笑怅惘,“我的江山天下,不是败在这血色朝堂之上,而是败在你——宋楚兮的脚下!” ②冷艳高贵款: 那夜宫廷国宴,他鸩酒置于唇边,出口的话点点苍凉,“我若身死,你当如何?” “好好活着!”她红唇微启,眼神睥睨,笑遍这天下繁华,字字婉转,声声凛冽,“然后——送他们去死!” “好!”他含笑饮尽杯中酒,“毒药穿肠,也总好过我中了你的毒,你既是无情无心,我便注定了无药可救,你要这权倾天下,我助你一臂之力又何妨?” ③妖孽如火款: “他是你的仇人,就是我的敌人,若不能拉他下马,我便在他的对面为你重塑一国,与他分庭抗礼。”那日街头纵马,他笑的肆意狂妄,一双桃花眼沉溺了冰天雪地里的整个世界,“一切——都只要我家楚儿高兴就好。” 尖刀入肉再入骨,她苍白微笑的唇角一如往昔明艳,“哪怕你宠我入骨的种种都不过一重假象,这一滴心头血——我也甘愿送你,只做谢你曾经护我纵我的恩!今日以后——诀别。不见。” ④邪魅狂狷款: “我南塘宋氏,反了!”那夜深宫锦绣,歌舞繁华,她于万众瞩目之下悍然操戈,回眸一笑,冷语铮铮,“自今而后,我宋氏一脉不再臣服于北狄皇室,各自为安,永不回头!” 灯火阑珊处,有人一笑诡魅,目光灼灼:这天下,居然还有人同他一路货色?实在——难得! 他日短兵相接,她说:“其实——我可以保你不死的!” 他断然摇头,星眸闪烁,笑书陌上风流,“我若为皇,后宫三千不在话下,却绝不能委身做他们其中一个。你想坐拥天下?可以!可是对男人——你还是安分一点儿的好!” ★ 他说:不爱我,你就去死! 他说:想要你爱我,真就这么难吗? 他说:是不是,我们之间,永远都回不去了? 他说:你爱或不爱,这不重要,因为——你和这天下,都是我的! ★ 不要被这惨烈的文案吓到,老规矩,女强爽文结局1v1,宫斗,宅斗+权谋,五毒俱全,宝贝儿们蹲坑愉快!这一次表问我楠竹是哪只,打死你我也不说╭(╯^╰)╮ PS:然后,也表问女主要三观,这么高大上的东东,她可能没有→_→
  • 大明盛宠大明盛宠既之白|古言在大明时期,明昭年,朝臣内部忧患,大明与外敌的权谋政斗,于年先帝驾崩,留下一位15岁的公主,一位年仅八岁的小皇帝,首辅兼任太傅抚养小皇帝,顺带着教导明华公主,太傅对外冷峻,对姐弟却不失柔情照顾,面对这样成熟的男人,15岁的公主情不自禁心生恋慕,一颦一笑都为了他…却造化弄人,太傅深知自己爱上了明华公主,也因为身份关系更不可能在一起,和妹妹做场戏,明华公主最终嫁给驸马。历过朝廷风云变幻,太傅很少流露出个人情绪。当明华公主看到太傅那愁容的模样。心中不由一抽,因驸马叛变,使她的儿子也难遭毒手,公主听闻噩耗,呆着一夜,换上少女时期的发簪服饰,服毒自尽,太傅闻讯一夜白头,自此日渐消瘦,同年在深冬溘然长逝。
  • 江湖危险要快闪江湖危险要快闪万倾幽雪|古言陈家有一女,名叫陈九玖,除了能吃能睡外,她还有一个能惊天地泣鬼神的“长处”,那就是只要有帅哥她虽远在千里,也必将一秒到达“战场”,然后当看见人后她第一反应抱紧人家大腿,第二反应晕,之后就别想将她从那条腿上拉下来。 奈何天不遂人愿,她是个胖妞,还是那种胖不到极致,又瘦下来的胖。以她这个样子去生扑帅哥,要不是被一脚踢开,要不就是被人拖着走,根本不能得偿所愿。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在一次被自己单方面的初恋学长耍了,陈九玖因为暴怒而踢飞一“煤块”后,居然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而且还到了女尊王朝。 陈九玖心道,“既然不能嫁帅哥,那就娶几个美男吧!”
  • 君宠君宠纳兰陌|古言{四海阁}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重要公告:光棍节之后很快恢复更新,新文君怜也重新发文,希望你们还在……] 【这是一段倾城之恋。】 大婚当日,夫君病重,竟要她与小叔子拜堂; 她冷笑倩然:原来她的爷不只是痴儿,还是病鬼! 拒不下轿,她只为等来他的笑颜; “娘子,你明知……”, 她是知道,可那又如何,她嫁的那个人仅仅是你。 ******** 一朝风云,离奇大火,对她而言,人间只是修罗场; 她成了京都最受瞩目的寡妇, 青梅竹马,大将军王,媚颜杀手, 提亲的门槛踏破,她却安静的沉默; 直到,银面的的男子,肩披月色而来, 她轻咛:“爷,是你吗?” ******** 她是宁家最卑微的庶女, 却拥有着惊世的经商鬼才, 她曾经是京都最大的笑料, 也曾凭借着寡妇的身份,得隆圣宠, 一朝她权倾朝野, 一朝被贬入冷宫, 她是赫连王朝一品皇贵妃,宁悠。 【你若喜欢,我便拱手山河,讨你欢。】
  • 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神医农女的一亩三分地知秋|古言现代中西医双料博士意外重生在异时空的小农女身上。吃不饱穿不暖?住着没顶的观景房?没事!咱有双手和头脑,外带附送的空间。缺啥买啥,盖个新屋不愁住。嗯,这个面瘫男是个壮劳力,就勉为其难的收入家门。可为毛这男人会惹上那么多麻烦?“尼码,你不是孤苦无依的伤兵吗?”某女怒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快穿之做好事不留名快穿之做好事不留名糯米水晶糕|古言现代宅女陈静姝因为亵渎大神,被罚穿越,而且穿的还是古典名著!就是画风怎么有些不对劲?别人穿越不都是吃香的喝辣的吗?哦,你说最近大家穿越都爱种田?种田也比XXX强!总结:这姑娘在该宅斗的文里种田,在该宫斗的文里碾压,在该历险的文里基建,在不恰当的时刻遇到了他。
  • 溺宠至尊狂妃溺宠至尊狂妃墨十泗|古言她,温柔,令黑白两道都闻之色变的冷面杀手,代号“千面”,狠烈决绝,被组织放弃之后,一场意外,灵魂在柔弱不堪且被万千人唾弃的镇国公嫡女身上重生! 他,冷澈,外人口中一无是处的病弱王爷,却无人知,真实的他,是怎样的光华万丈,拥有怎样足以睥睨天下的霸气。 就在所有人都在看她与他这一段婚姻笑话的时候,却不知,她,不再是她! 既然给她再生,那么这一世,她的命不再由谁掌控! 她那溢放的光华,究竟令多少人恐慌,又令多少人为之倾倒。 然而这一世,她想要的是自在的生活,偏偏,天不遂人愿。 * 当她夺回本属于她的地位,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匍匐在她面前的人,不屑道:“想要我的镇国公府是吗?可以,这个女人任我处置,再把我娘从阎王那唤回来,我这镇国公府拱手送给你。” “妹妹,既然你这么喜欢抢姐姐的东西和男人,那姐姐就把这镇国公府里的男人都送给你如何?不知妹妹到时忙得过来吗?” 看着悔恨不已的前未婚夫,她只是妩媚一笑,“在我眼里,你连废物都不如。” 面对趋之若鹜的男人,她冷傲:“谁若赢得了我,我便休夫再嫁。” 她可以狂傲地说,“这万里河山,我助谁,谁便可得到。” * 当强势的她遇到强大的他,结果,究竟是谁征服谁?她说,她的温柔,只对于他。 他说,他的冷澈,只有她能融化。男强女强,强强联合,宠文无虐,放心入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