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冷王邪宠:萝莉小皇后

作者:曲祸水
人气(0)评论(0)字数(25万)评分(0)收藏(0)完结

骑着毛驴,敛点钞票,屁颠准备闯江湖,但半途竟杀出个男银,还卷走她唯一的小花裤!咋办?赖上他求圈养呗……当萌翻小萝莉错入宫,调戏了美少年太子,亲了妖孽王爷,偷走了皇帝的宝贝爱妾!咋弄?调戏了要负责,亲了要偿还,偷了还要赔上自己?爱咋咋地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最新章节

第33章 大结局(2020-04-10 18:17:45)

同类热门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李东阳传李东阳传谪仙女|古言李东阳,字宾之,祖籍湖南茶陵,八岁时以神童入顺天府学。五行并下,聪慧过人。他有个好基友叫程敏政,字克勤,祖籍徽州府休宁,也是个神童。他们俩一起读书、一起上班,一起经历了很多神奇的事情。
  • 魅王绝宠小嫡妃魅王绝宠小嫡妃涵幽惊芳华|古言男女主简谱—— 叶非尘是个绝对的伪萝莉,本土皮外来心。 身为相府嫡女,母亲早丧,她年幼离府养病,归来时府里多了温柔多娇的继母还有美丽动人的两位‘表姐’。 继母阴柔伪善,表姐狡诈阴险, 她嘴角一勾——任你整什么幺蛾子,只要不动我的东西就成,不然…格杀勿论! 众人言她是这样的:身为病秧子,貌无天仙色,腹内草莽一堆,脑中憨呆满满,连她继母侄女的大拇指都比不上。 可他知她是这样的:博闻强识,腹内诗词歌赋、锦绣文章无数篇; 平日里可以对你浅浅笑,但不要动她的东西,小心她对你毫不留情狠狠杀。 另外,笑也可爱,怒也可爱,嗔也可爱,恼也可爱…怎么样都可爱~ 景飒聆是绝对的大爷,身份高贵,俊美无疆,但是…传言神经有点问题。 他曾沦为笑柄,而后摇身一变,变得喜怒无常,阴狠难料。 心情阳光时遇到乞丐都可以一掷千金,心情阴雨时随便逮着个人也能够剥皮抽筋… 众人言:惹谁也不能惹这祖宗。 某女言:其实后面那些血腥八成是某人特意宣扬的,为的是让人不敢提他曾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的事。男女主互动—— 场景一: 某女言:最近祖母说我该嫁人了,这都城各家公子哥你比我了解,给我说说有没有合适的? 某男抚发拍衣,施施然转一圈:小丫头看我如何? 某女眉目一挑:老牛吃嫩草! 某男大掌拍桌:你竟然嫌我老? 某女郑重其事的点头。 某男直直的看过去,故作镇定道:老一点点而已,好处多多。 护卫A:成熟稳重,保证不会被乱花眯眼,绝对一生一世只要姑娘一人; 护卫B:武功高强,可以保护姑娘; 护卫C:身份高贵,没人敢欺负姑娘; 护卫D:知冷知热,会好好疼姑娘。 护卫…没护卫了。 某男附加道:至于老那么一点点,我勤于锻炼,保证会活个长命百岁,必不先你而去留你一人。 某女满意的笑:这都算是你自己说的?以后可得记得,若反悔… 某男赶忙接过:都算我说的,若反悔…这世天打雷劈,再世沦为肥猪! 场景二: 某女垂眉,低低的道:你如今想必也当得上英雄二字。那么,英雄是更爱江山还是更爱美人呢? 某男粲然一笑:你若不在,我必倾覆这万里河山,让万千黎民与我共坠深渊,万劫不复;你若在,我定护好这锦绣山河,尽此生时光和你携手遍游天下,笑看红尘。 … 本文1v1,但优质美男多多(因为优质所以舍不得虐) p:男女主相差12岁,若接受无能者请点叉叉,这一点上不接受批评。 此外,此文架空的很彻底,不要和我探讨历史。 再此外,作者历经沧桑,写这文已成了玻璃心,请口下留情。 最后:打滚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命犯桃花——极品女世子命犯桃花——极品女世子水煮草莓|古言怎样的男子才称得上极品公子? 不仅是相貌的完美无缺,还要有过人的财富,诱人的身材,勾人的眼神,消魂的嗓音。 论起大秦国的极品公子,无疑要属平南王独子秦无色,“他”天性风流,生的是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眸如秋水.家世背景更是让人艳羡,纵观天下,敢与之匹敌者真真是凤毛麟角! 只是人怕出名猪怕壮,上门挑衅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个两个倒也应对轻松,三个四个…即便显赫如“他”,无双如“他”,也有棋逢对手之时,只是倨傲如“他”,又怎么可能轻易认输? 片段一: 水汽氤氲,带着让人放松的温热,秦无色媚眸微眯,眼波流转间带着些许微醺的醉意,下一刻她吱啦一声豪迈的扯开了身上的衣裳,纵身跃入池底! 池边男子还惊愕在刚才一幕,秦无色如出水之妖般破水而出,笑意盈盈在水中向他的方向步步逼近。 他紧抿薄唇面色不见波澜,凤眸却微眯起,视线从“他”的面容开始渐渐下滑,她扬唇轻笑,步间带出细微的水声,道:“南风兄,站着做什么,来嘛~” 他神色怔住,轻挑了挑眉,依旧没有动作,秦无色步至池壁边,慵懒趴在池边,抬眸看他,眸光中带一丝讥诮,弯着唇角道:“大家都是男人,南风兄害什么臊?” 他俊眉再挑高了些许,凤眸中闪过一丝异样,不期然,他胸口一凉,秦无色那双美的过分的手已搭了上来摸索了一阵,微醺的眸像是回复了一丝清明,久久凝视他。 “原来…南风兄其实不必如此介怀,你的缺陷,我一定不会向外宣扬。”未等他开口,秦无色已眯着眼儿,纤纤食指搭在唇边,几分男儿风流几分女子媚气,另一只手还不忘轻抚他平坦的胸膛。 他由始至终淡定从容的俊脸有几分崩塌,唇角细微的抽搐了几下… 片段二: 秦无色眉心紧蹙,扭头看那还在清理裙裾污秽的绝色人儿,不耐道:“你能不能快点,不就一小块泥么,费什么劲儿擦,再不走天就黑了!” 美人儿抬起长睫,眨巴了几下,带着些委屈与执拗,不满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那么脏,我可是大秦国第一美人儿,将来是要当世子妃的,不注意一下形象怎么行!” 秦无色微微一怔,左右审视了一番眼前的美人儿,绝色不假,就是太矫情,她可消受不起,撇了一下嘴角,道:“你还是别多想了,就你这比一比一比一还健康的身材,世子爷看不上你的。” “一比一比一?”美人儿眉心微蹙,有些不解。 “就是你的身材比例,它是.”秦无色以手指比划了一番,再以眼色问他是否了解。 美人儿双眸瞠大,怒道:“谁说我是一比一比一,你.你.你别眨眼!” 只见刚才还柔柔弱弱的美人儿那动作如风般,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身上的衣袍褪的七七八八,秦无色一脸从容,只以眼尾余光带着几分不屑的不经意瞄去,只是视线再往下一些,她便瞠目结舌… 文风沿承以往路线,期待亲们支持,致谢!
  • 宠夫女王爷宠夫女王爷紫飞珏阳|古言★ 她,萧文琪,二十一世纪的黑帮大姐大,却因车祸而穿越时空来到女尊的凤鹰王朝,她冷静睿智,身材高挑美丽,霸气干练,从未拥有过爱情的她,当遇到人人视为行为不端的男子对自己表现出强烈的爱意时,是淡然,还是逃避?是误会,还是爱?她能否在这不一样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 ★ 他,杨宇曼,生性野蛮,粗鲁,好妒,言行举止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文雅娴熟,他武功高强,力大如牛,是个人见人骇的悍夫。 他,不顾世俗的眼光在外抛头露面,招来世人嘲笑,至今二十还未嫁于她人,但却对她一见钟情。 当一个个美男环绕在心爱人身旁时,他嫉妒得愤怒的挥舞长鞭使向那些妄想勾引她的狐狸精… 是嫉妒,还是不自信?不一样的女子,不一样的男子,女尊的世界,女子与男子又有怎样的爱情?不一样的世界,同样的浪漫爱情故事。 ★片段一: 萧文琪与杨宇曼能顺利完成大婚吗?要是能,又将会发生什么出人意料的事呢? “曼儿,我听说男子一出生手臂上就会点一颗鲜红的朱砂痔是不是?”看着眼前一袭红衣的娇艳人儿,萧文琪欣喜的黑眸里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一脸期望的说道:“让我看看好不好?”说着还动起手准备扯下杨宇曼宽敞的喜袍看个究竟。 闻言,本还泛起圈圈红晕的羞涩的俏丽脸颊顿时煞白,勾魂的桃花美眸闪着慌张和恐惧的神色,死死拽住试图被扯下的领口,皓齿紧咬住那娇滴诱人的红红唇瓣,害怕得手足无措,意乱慌张。 …… ★片段二: 在女皇的又一次伤害之后,萧文琪又会以何种心态面对她呢?是替女皇带兵出征西边的疆月国?还是选择隐居山林做她的少尊主? “琪儿,你难道真的不能原谅皇姐吗?”女皇近乎哀求的语气望着眼前一对幸福的人儿。 “你还来这里做什么?我不是已经说过我不是什么狗屁王爷,你口中的所说的琪儿已经死了。”萧文琪一脸愤怒,深邃如鹰般的黑眸一片冷然,毫无在意她是女皇的身份与那哀求的眸光。 她曾经敬重的女皇竟然为了她的统一大业差点害死她的曼儿,她想到曼那儿身处危险的时刻,要不是她,不是她及时赶到,她的曼儿……想着她紧了紧了揽在怀中的人儿腰际的手,顿时眼里闪过一丝害怕的神色。 这让她如何能原谅她?如何原谅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的人? 再说了她本不是这王朝的什么王爷,也不是她的子民,她也没有那个义务再去替她做任何事情。 …… “娘,你怎么来了?”杨宇曼一脸欣喜地跑了过去拉住杨君的手臂欢笑道。 “我——我——”杨君一脸窘迫地看了看坐在木椅上面无表情地品着茶的萧文琪,又转头为难地看了看身后的女皇,到了嘴边的话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进来坐吧!”萧文琪抬眸淡淡地望了望这一前一后的两人,便又低下头继续品茶。 心里暗自叹道:这女皇的毅力,耐心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她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来了。 ...... ★ 片段三: 稳公正颤颤巍巍地抖着身体害怕地跪在地上。 “琪,他不是妖孽,他是我们的孩子......”床长的白衣人儿由于刚生产完,身体很是虚弱无力,望向眼前则是面无表情地抱着孩子的萧文琪,梨花带泪的黑眸尽是哀求:“琪,他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两人的孩子,他不是妖孽......不要扔掉他好不好?” 床上的白衣人儿正一脸痛苦悲伤地哀求着...... 萧文琪低头看着这胖嘟嘟的小家伙不哭不闹,正睁大了他那圆溜溜的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己,眉头不觉一皱,深邃的黑眸复杂地打量着怀中的婴儿,这孩子的眼神不似一般婴儿该有眼神,并且这小家伙竟是蓝色的瞳孔,不觉很是惊讶! 熟悉的哭声蓦然把她拉回了神来。 ★★★女主强大,腹黑,但也不缺泛温柔,男主不娇柔,不做作,而是一个十足霸道、凶悍加醋桶的悍夫一个。 不喜者请绕道,谢谢! **************************************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留言+票票 谢谢!!! *************************************** ★强力推荐好友的文文: 《断掌王爷柔水妃》碟花 《娶贤》又安师傅的文文 《他来自大唐》又安师傅的新文 《绝色随心戏天下》残梦蝶殇 《胭脂小王爷》李胭脂 《碧宫阙天香舞》芸幽兰 《月上中天》睡觉点灯 《二女戏江湖》冉霜 《风起云涌之似水灵王》雨悠然 《相公们别跑》 伊菲菲 《宸策天下》浅眠的伤 《穿越之黑道霸主林黛玉》 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 ★★★【http://m.pgsk.com/1823546】这是珏阳在女儿国的空间网址,欢迎大家随时来做客。 珏阳另一篇完结的女尊文: 【妻主曲】 ★珏阳新开的现代文: 【复仇计划】
  • 一枝海棠开一枝海棠开女鸩|古言谁说女子只做得娇花,那女子分明是穿肠毒药!
  • 妖后别爬,朕在修墙妖后别爬,朕在修墙冷羽馨|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众人嗜之的目标,连老天都看她不顺眼,给她来几道雷,劈她回原形,看着那白绒绒的爪子,是什么动物来的? 而他却恰好出现在她面前,救她于水火,她痛哭感言后,随他一起走。 他的细心,他的贴心,曾经令她感动,而他的爱,却让她如履薄冰。 穿越一个月,莫名其妙就怀孕了,孩子他爹是谁?她懵了。 被‘请’到宫里,可是这一个月的身孕无疑是给皇帝带绿帽。 于是背着硕大的包袱爬宫墙,结果撞崩了墙角,压坏了墙,天上乌云一大片的飘过她的头顶,真是流年不利,转身赶紧回到后宫去装无辜。 风声一过,她蹭手蹭脚的接着路过那道宫墙,搭起梯子,继续向上爬。 墙的那一边传来了砌石声,和一个令她泪奔的声音,“别爬,朕在修墙。” 【错别字就像是田园菜地里生出的虫子,怎么也避免不了,望友友们不要介意】
  • 妖孽病王娶哑妃妖孽病王娶哑妃铭荨|古言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 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 再次醒来,前世顶级特工强悍灵魂入住,自卑,懦弱,孤僻的她,已然变成了强势,果决,随心随性恣意而活的她。 曾经欺她,辱她之人,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曾经无亲无故的她,这一世拥有了前世可望而不可及的父母兄长的百般维护与疼爱,谁若胆敢动他们分毫,那她誓必要毁他整个天堂。 这一生,原本她就只是想要好好守护着父母兄长就好,谁知还会有那样一个他......
  • 倾城懒妃凤霸天下倾城懒妃凤霸天下冷月妞|古言她冰冷,她懒散。他冷漠,他无情。 一场意外,一场穿越。圣旨到,她成了他的王妃。 收敛锋芒的她,冷漠无情的她,慵懒随性的她… 哪个都是她。两人相遇,磁场相同,同极相斥。 水火不容的两人,渐渐被吸引,两颗冰冷的心,渐渐被融化…
  • 江湖夺宝组江湖夺宝组般一|古言为了养家糊口,她和师姐们携手干起了夺宝的勾当。 夺宝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要知道有能力拥有这些江湖秘宝的人,都是一些武功高强的大侠。 要想从这些人手里抢东西,简直难如登天。 只好使些下三滥的手段,让他们尝尝她们特质的迷魂散…… 月高风黑夜,杀人越货时。 错了,她们不杀人,她们只越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