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魔尊她从女尊国穿越来

作者:寒末
人气(392)评论(0)字数(94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本是女尊国的储君,冷艳无双,残暴嗜血,阴晴不定,十七岁指点江山,谈笑间生杀予夺。

太子要娶她为太子妃?天大的笑话!她本为王,何需屈身为妃?

她是阎殿魔尊,乱世中杀戮无数,为世不容,她两世辉煌,却不知情为何物。

他追随她十年,不管前方是风雪迷漫,还是繁花似锦,他的眼睛都看向她,她不仅是瞩目的明月,更是耀眼的阳光,她的光芒会灼伤他的眼睛,她的身影会扰乱他的心。

(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同类热门
  • 归是蓬莱梦中客归是蓬莱梦中客扶白公子|古言蓬莱国女君为上,后宫,是众公子的天下。 古来都说帝王家薄情,叹红颜命薄,可是当天下都在她一个女子的手中时,再看这后宫的诸位公子,有俊朗飘逸,有才华横溢,有温润如玉,有八面玲珑,着实,是让人难以抉择。 原来帝王并非无情,只是太过于念其旧情,原来深宫并非人吃人的阴暗,只是繁华太过,难得平安。
  • 王妃要休夫王妃要休夫不笑倾城1|古言我虽没有倾国倾城之容貌,可是我有一个倾国倾城的皇后姐姐。 于是我托姐姐的福,由皇帝姐夫一道圣旨,然后下嫁给了无数少女心目中的好老公人选——六王爷。 据说他长得很帅,据说他很能打,据说他还很懂文……
  • 最强商女最强商女书写一段文字|古言一入战场三载,绣针换大刀。 她以面具掩饰恐惧,以沉默咽下痛苦,以鲜血换来安宁,以生死置之度外换来名扬天下。 她悔过,怨过,最后却只能抽出大刀挡住敌人的侵犯,护住她身后的五十万百姓,护住她的亲人。 可当敌国求和,在她以为一切结束之时,却迷茫了。 她是敌人畏惧的哑将军,还是弱质女流商家长女? 神秘的杨瑾瑜几番相助是否有何用意? 双生之子两不知,是别有用心还是巧合,出言求娶是何居心? 谁又是她的良人? 王后之弟?商人之子?靖世子?又或者,她要孤老一生,惨死战场? 片段一。 “你这人心中有魔,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若今个不是我心里不安来瞧瞧你……” 杀了我吧。商幼薇一饮而尽,杯子随手一撇,躺回了床上,面朝里,死死盯着黑暗中的虚无,“我杀了他。” 杨瑾瑜一愣,下意识问道:“谁?” 商幼薇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 杨瑾瑜叹气,眼中皆是怜惜,他凑近,轻轻地吻了一下商幼薇的发丝上一吻,“今个的罪让你背,明个的罪让你背,那不得累死?那男人手没比你干净到哪去,死了倒是除了祸害。” 商幼薇默默地流着眼泪,没发出一点声音,可那男人偏偏又是知晓了,搂上商幼薇,轻声的哄着,“人这一辈子,眼泪就那些,可变数何其多,你若为那人流干了眼泪,回头如何和我交代?别去拿别人的错惩罚自己。” “你且安睡,万事有我,反正我比你高,天塌下,我顶着。” 片段二 闫子悠慢悠悠的走上长廊,一脸的从容不迫,言语中带着调笑的意味,“若是我死了,谁还与你谈婚论嫁?”他瞧见商幼薇渐有冰山便冰川的架势,连忙道:“我现在好歹也是个举人,在加上先前的传言……”还未说完,就被商幼薇打断,“那传言你也有份?” 闫子悠笑眯眯道:“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又不是只有我一人。” 商幼薇若有所感,“说交易。” 闫子悠立刻收起漫不经心的样子,正色道:“我们来做一个交易,我在考上进士之后向你家提亲,别误会,假成亲而已,之后你所做之事我全不干涉。” 商幼薇眼皮子都不抬,倒是有自信,这么有自信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有本事,还是有人相护。“听起来我占了很大的便宜。” “自然,我也不是全无所图,只是,现在并非说话的时间,你若有兴趣,日后详谈。”说着,闫子悠用眼神示意那边来人了。 商幼薇垂眸不加理会,与闫子悠合作无非就是在与虎谋皮,她自信可以全身而退。想起上街时那可怜的的妇人,商幼薇越发坚定了信念,与其嫁给那样的男人,在其身下残喘,不如自己搏一把。更何况自己身份特殊,早就像是肥肉一般被人盯住。 没有人能维护住自己,也没有第二个唐志泽为自己挡刀挡枪。 片段三 为首之人笑若春风,清新俊逸,一身对襟白衣,手握摇扇,如旭日之光,温人心底。他手中折扇一手,拱手道:“在下杜之存,给商大姑娘见礼了。” 商幼薇回了礼,淡淡道:“杜公子有礼了。” 杜之存摸了摸白玉般的鼻尖,掩饰尴尬,还少有人对他这么冷淡呢。 片段四 周围人窃窃私语,靖世子不予理会,面色平静的伸出骨节清晰的大手,指甲干净圆润有光泽,他道:“你不用理会旁的,我带你进去。”举动越礼可让人生不起反感,纵然面无表情,却能感受到温和善意。 商幼兰微微皱眉,握住了自己姐姐的手,微低头,道:“多谢靖世子好意,只是民女的姐姐拒生,还望世子体谅。” 靖世子挑眉,收回了手,没有多言。
  • 刁蛮女捕:公子你别急刁蛮女捕:公子你别急邻家阿狸|古言卷入凶杀案意外身亡又穿越异世已经让叶萌一肚子火,偏偏又遇上一个办案能力差脾气大还爱吃醋的帅捕头做队友,可是破案又缺不了他;随后又遇到让她心动的西域公子何唐,可令她心动的原因竟是……法医系高材生叶萌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运用现代手段破获了一桩桩大案,期间遭遇了一次次追杀,偶遇王子,邂逅小公爷,破案过程中竟发生这么多叶萌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事情背后的真相,那么叶萌该如何选择?【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师叔是九尾狐师叔是九尾狐辛呓呓|古言当伪善小稚女卯上绝色天下的大腹黑,谁是灰狼,谁是羔羊?“动作如此生硬,怎像我得宠的小妾。”本是逃生,却不幸羊入狼口,初吻被掳夺。“戏不做足,怎骗得过众目。”某人腹黑得理所当然……她是顶着神童光环的废材?可笑天下人错把珍珠当鱼目,一朝崛起,自九洲云涌,魂控三界……乱世红尘,却只愿携一手相伴,得一心相照,不离不弃,一生逍遥。 清傲师叔:既是历劫,不历情劫,怎算圆满。 锦漪:师叔,别再戴着面具装B。 腹黑王爷:小妾,快来把名号坐实了。 锦漪:包养我者,必倾家荡产。 冷情魔尊:我是一出折子戏,把最璀璨的故事留在你的生命里。 锦漪:菇凉我只看电视连续剧。 风流太子:你是我计划之外的惊艳。 锦漪:眼光还不错的说! 温润师兄:回眸,我总在灯火阑珊处等你。 锦漪:如果灯熄了肿么办…… 美男多多,桃花多多,乱花渐欲迷人眼,女主该肿么办?
  • 疼你我的妻疼你我的妻智敏|古言有些事、有些人错过了,就错过了,没有办法挽回。 有些事、有些人迟到了,但还是来了。幸福只会迟到,不会不来。 秋晚,一个平凡,简单的女孩一朝穿越到了玉盛王朝,发生了她的爱情故事,有过无法言语的痛,有过让人心疼的傻,但最终会怎样呢
  • 宠妃无度:狂妄大侍妾宠妃无度:狂妄大侍妾轻语了了|古言她是金牌猎人,以猎杀罪犯为生,身手矫健,性格狂妄。 一朝穿越,她成了一个病死王爷的陪葬侍妾,好不容易保住一条小命,却被王妃欺辱,继子坑害,人人当她还是柔弱无能的下等侍妾,想要害她性命。 她斗毒妇,整渣男,呛皇帝,与病弱王爷联手掀起翻天巨浪。要誓众人俯首称臣,再不敢造次。 只是那冷淡无情没有人味的王爷怎么突然变得这般热情? 病娇王爷稍稍靠近,温文一笑:“本王给你送一道餐后甜点如何?” “不要。”孟青珺断然拒绝。 病娇王爷马上变脸,威胁道:“不要也得要。本王将自己做为甜点送给你,岂容你拒绝?” 孟青珺抵死不从,“你干嘛,走开啦,手不要放上来,嘴巴离我远点,再靠近我就要叫了……“
  • 穿越之春暖花开穿越之春暖花开夏日轻雪|古言有穿越、有王爷、有种田、没空间、没异能、没胆子!在强大的婆婆及公主的压力下,还是带着藏獒翘家种地安全些!至于这个小包子??呵呵,管他的,又当爹又当妈,穿越前,这种女强人一直是我的偶像嘛!被捉住?呵呵,人质在手!没有一生一世一双人!亲王殿下,拜拜了您啦!
  • 逆天重生:腹黑千金嫡女逆天重生:腹黑千金嫡女浅秋梧桐|古言一世的倾心爱恋最后只换做狼心狗肺的背叛,一碗打胎汤药竟是置她死地的致命毒药...... 然,命运轮转,她竟魂归丞相之女,重活一世。且看她如何教训恶毒奴才、智斗姨娘庶妹,从一个被弃之荒院人人踩在脚下的废柴大小姐逐渐变为令人敬之怕之的千金嫡女! 为了入宫复仇,她步步为营,巧谋深算。然而,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自己又一次跌进了感情的深渊万丈,更在此过程中发现了惊天秘密! 且看重重疑云之下,她能否寻到自己的一方天地?
  • 帝妃无心帝妃无心妖妖零妖|古言当年盛夏,她被惹哭他来哄,那年她5岁,他9岁。 十年之后,她化身小毛贼,偷了他的钱袋和玉佩,却不巧在青楼共遇。 那年盛世烟华,她在樱花树下舞动,她问“飏哥哥我美吗?”他笑着宠溺回道,“楠儿最美。” “飏哥哥喜欢楠儿吗?” “不喜欢。” “可我最喜欢飏哥哥了呢。” 几经变故,同地点同人不同时间,虽知当年是她天真烂漫,他还是不忍再问,“楠儿还喜欢飏哥哥吗?”她却只是垂眸不再回复他便已知道答案。 数年过后,花开盛夏,同地点一人异时间,只听见樱花树下的自话,“飏哥哥是一直喜欢楠儿的,楠儿你呢?” 奈何桥前,许下那一世容颜;忘川河畔,许下那一生蝶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