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陆先生世界第一甜

作者:甜甜西米露
人气(6)评论(0)字数(412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已完结】亲眼目睹男友劈腿闺蜜,她果断让男友变成前男友,并闪婚年轻俊朗的亿万富豪。

人前,他是光彩熠熠的豪门阔少,最有前途的青年才俊。

人后,他是五好老公:

文能上厅堂、武能下厨房。

她不满抗议:“今晚你睡沙发,我睡床。”

“……”

最新章节

第2383章 做出的选择值得(2021-06-24 05:36:54)

同类热门
  • 刚好猎到你刚好猎到你陈小堪|现言一个职业女强雇主和神秘腹黑男,这是一个聘用总裁的职场爱情故事。
  • BOSS,别闹好不好!BOSS,别闹好不好!欧阳云晞|现言一场阴谋,她成了哥哥的替罪羊,被人挟持后,永远囚禁在了恶魔的身边。 传说,他是某跨国公司的继承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堂堂的豪门霸道总裁,在名利场上早已玩得风生水起。 而她,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被他陷害,情急之下,她为了救自己的哥哥,只能卑微的承受着他的羞辱和折磨。 朝夕相处的日子,冷如寒冰的他竟然在她的温暖之下渐渐融化。 某天,他突然搂着她,无奈的在她耳边渴求道:“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好吗?” 她痛苦的闭着眼回答:“你觉得我们真的能修成正果吗?”
  • 男神宠婚日常男神宠婚日常木雨相|现言天才影后重生成为娱乐圈小透明。 一切重新开始,喻青桐卷起袖子,她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有舞台,她就是最亮的那道闪电。 新书《女帝玩转时尚圈》已发,欢迎收藏!
  • 锦绣良缘:亿万老公宠妻无度锦绣良缘:亿万老公宠妻无度陈半夏|现言她嫁给了她痴恋五年的钻石男人,成了整个A市人人羡慕的对象。然而,表面的幸福下掩藏着暗涌的波涛。新婚一个月,她被人绑架,他在电话里冷酷的告诉绑匪,“要钱没有,人你们随便。”新婚三个月时,他的情人当着她的面从楼梯里滚下来,他迁怒与她,怨恨的把她也推下楼。倒在血泊里的她摸着腹部,求他救救她腹中的孩子,可是他抱着他的情人扬长而去。一朝重生,她成了他哥哥的未婚妻。她发誓,这一世她定要活得精彩,把前世的仇都痛快的报了。不过某个男人……你其实可以稍微矜持点。
  • 亲爱的入殓师亲爱的入殓师清说|现言她的能力明明能当一个法医,但她却选择当一名入殓师,她在死人面前是尊敬少言,但她精明腹黑。 他偶然一次任务中见到她,她貌似好像忘记他了,他的青梅,好像有些没良心…… 在她的印象中第一次见那人,是他救她免去皮肉之伤,第二次见那人是在相亲时巧好他坐在她旁边,第三次见他时却是坐在她的对面,成了她相亲的对象,更让人意外的事当天他就拉着她去见他父母,她顿时就感觉脑子是晕乎乎的,谁能告诉这是怎么回事吗? 她拥有异能在给死者化妆时发现不少疑点,帮助警察抓获凶手,却给自己惹来不少的麻烦而不自知,但一切麻烦他都给她一一解决,护她一生平安……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宠妻无度:夫人,请上座宠妻无度:夫人,请上座李木浠|现言顾璃卿本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校园霸王,最高记录是以一打十,人见之都要避让三分。 可自从被拉入“调戏霸王组织协会”的Q群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翻墙时, “霸王,翻墙翘课啊!一起呗!” 顾璃卿,“……” 一边呆着去,谁要跟你们一起! 打游戏时, “霸王,打我们上王者呗!” 顾璃卿,“……” 不带不带,王者也带不动你们青铜! 课间休息时, “霸王,苏校董给你送的爱心便当!” “霸王,苏、” 顾璃卿,“苏亦旬是没长腿?还是瘸了?他自己走不过来吗?” 苏亦旬从人中走来,邪魅一笑,“看来,卿卿很想我!” 顾璃卿翻了个白眼,“滚一边呆着去!” 这是高冷女霸王变成软萌小白兔的故事。 【1v1,宠文、甜文】
  • 槐夏记事槐夏记事荆棘之歌|现言本文无cp 文案:我变绿了,也变强了。 已有完结文《青诡记事》,《孔方世界》。 谢谢大家的支持,让我们做言情界的泥石流吧!
  • 玖玖终归一玖玖终归一喵喵琪琪|现言那日,他不过随手救下一只流浪猫,从此,这只猫就赖上了他,直到某一天…… “你你你……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床上?!”男子惊讶的看着躺在自己旁边的女人。 某喵表示很无辜,“明明是你把人家抱上去的好吗?人家很无辜的喵!”
  • 替身新娘替身新娘吕颜|现言暗夜里,沉寂中可以听见水珠落在地板上的细微声响,滴答滴答,如同死神那轻微的脚步声。 风卷起了厚重的窗帘,带来一阵清晰的空气,也吹来了夹杂在空气里那淡淡的血腥味。 “为什么?”声音断续着,角落里,蜷缩的男人如同被汽车碾压过的破烂娃娃,微弱的气息下让人感觉到他离死神愈加的近了。 “为什么要杀我?”喘息着,从苍白而干涸的嘴角里终于吐露出一句完整的话。 一滴一滴的鲜血由他的双手双脚,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