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将军家的小媳妇

作者:西欢语
人气(646)评论(0)字数(38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推荐新文《嫡色生香:侯爷,淡定点》

周宜晚是大周朝最尊贵的长公主,可没有想到一睁眼到了一个山窝窝,成了颜家最不受宠的女儿。

她低头看着自己干瘪的身体,犹豫再三,毅然决定抱住那只最粗最壮的大腿。

世人都传大将军楚凌冷酷暴戾,杀人如麻,小儿闻之啼哭。

颜怡晚摇了摇头:“谣言不可信!”

后来……

“我心悦你!”

颜怡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着面前高大威猛的粗汉,再看自己这一身细皮嫩肉。

“大哥,我还小!”

最新章节

第365章 大结局(2020-08-07 11:56:22)

同类热门
  • 关雎美人关雎美人绥媛|古言#皇太极与海兰珠的爱情故事# 他,挥剑睥睨,征伐天下。 她,跨越时空,灼灼其华。 有乍见之欢,有久处不厌。鱼沉雁杳,兜兜转转,许你相守,直到青丝成雪,山芜水竭。 剩月零风里,浮华落尽,此生缘悭。梧桐半死清霜后,白头鸳鸯失伴飞。对花对酒断肠归,梦里蘼芜相逢来。 “克慰朕心,允期偕老。生前眷爱,虽殁不忘。愿尔早生福地。”
  • 王爷你的面具掉了王爷你的面具掉了安步奕奕|古言新书《穿书后我成了摄政王的心肝》已发~ 一道圣旨,家族算计,甜萌的她遇上高冷的他,成了他的小王妃,人人都道,西轩国英王丑颜骇人,冷血残暴,笑她误入虎口,性命堪危,她却笑世人一叶障目,愚昧无知,丑颜实则倾城,冷血实则柔情,她只想将他藏起来,不让人偷窥。 “大冰块,摘下面具给本王妃瞧瞧!”她撑着下巴口水直流。 “想看?”某人勾唇邪魅道,“那就先付点定金……” 这是甜萌女与腹黑男一路打敌杀怪顺带谈情说爱的绝宠搞笑热血的故事。 有完结文《请王妃赏口饭吃》《夙大招凤》,《当我家王爷不傻了》,坑品良好,作者软萌欢迎来撩~
  • 绝代风华七小姐绝代风华七小姐逗紫|古言一位侍卫满脸焦急地从远处跑来,“王爷,王妃把皇贵妃打了。”某爷淡定的抬头“由她去。”侍卫抹汗,王爷,您的节操呢。 又一日“王爷,王妃把宫里的御花园砸了。”“由她去。”侍卫再摸汗。“王爷,王爷,王妃”某爷淡定的说“又怎么了。”侍卫哭丧着脸“王爷,王妃跟着邻国太子游玩去了。”某爷怒了“那还不快走。”侍卫呆了:王爷,你不是不要我说嘛。
  • 阮郎归阮郎归炜炜豆奶|古言六州第一歌姬卞谣之女,卞赛。 幼年曾经与母亲四处流浪漂泊无定,在母亲死去后,被母亲的朋友,身份特别的梁王妃收为弟子。 从此生活在齐国梁王府中,得到师公梁王视如己出的疼爱。 然而一朝不幸,梁王薨逝,师父带着她远走西天佛国。 少女记着师公死前的嘱咐,孤身一人,去了北昭,谁知在路上,却遇到了她幼年时,就爱慕的男子,小阮。 少女与小阮约定时间,说好要一起去闯荡江湖。 ———————————————— 宿宿的梦想就是寻到一个好夫君,我所要做的,仅仅是引导这个女孩找到属于她的小阮。
  • 爷本残暴之宠妻入骨爷本残暴之宠妻入骨欣玫|古言他,虎背熊腰、桀骜不驯的柳月庄庄主。 她,娇小可人、蕙质兰心的丞相府大小姐。 他,整个祥瑞王朝商界一手遮天,以心狠手辣而闻名。 她,一双巧手,医遍一切疑难杂症的妙手神医。 他,面目狰狞吓的无数的女子退避三舍。 她,倾国倾城美貌,满心期待的嫁给心爱男子的痴心人。 大婚当日,一袭红嫁衣的她在喜房里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夫君,可是没有想到却是发现了一个惊天的阴谋,不想让夫君的阴谋得逞,更是在还有理智的最后一刻,对第一次见面的他妖娆一笑,“让他在我的眼前消失,我就是你的!” 且看一个残暴无情血铮铮的汉子为一个女人变成怎样的铁骨柔情的故事。 求婚时,他跪在她的面前,含情脉脉的说,“萱儿,我们孩子都有了,求你嫁给我!” 嫉妒时,他手中的剑指着在场的所有人,“反了天了!孩子的亲爹就在眼前,你都看不见!?还敢到处祸害人间!看爷今天不收了你!”转身对着情敌,气焰更是嚣张,“这女人连孩子都给我生了,你们还敢抢!找死!” 疯狂时,他点了她的穴道,霸道的穿上红嫁衣,扛起来就往外面跑去,“杨采萱,你不要忘了,是你先招惹我的,今天必须给我一个名分,必须和我拜堂成亲!”
  • 嫡女攻略嫡女攻略云曼|古言一朝穿越,她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前世继母害死她,今世又在后院里被欺侮;手撕渣男,斗遍白莲花?NONONO,看她如何玩转穿越新鲜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金枝御叶金枝御叶笑佳人|古言萧霆风流,是个纨绔,景宜貌美,高冷禁欲。身体互换后,萧霆一边替景宜讨好父皇,一边养颜练腰,婚后好造福自己,未料熬到生子前夕,他也没能变回去!萧霆心慌:会不会很疼?景宜哄他:据说咬咬牙就生了……
  • 王妃是仙,王爷请走开王妃是仙,王爷请走开鸿飞音远|古言屠琬琰嫁给传说中冷漠无情的安王,内心只有一个想法:哔了狗了!传说中安王高冷无比,但每天在她面前跑前跑后驱寒温暖的是谁?传说中安王喜好男色,结果她每天被宠着。不,屠琬琰坚信,传言绝对是真实的,安王不就是看她是屠家小姐?她走不就可以了?可……离异事件发生了。“王爷,本妃丧失三天记忆,晕倒了没做什么吧。”“王妃很正常。”“……”你全家才不正常。
  • 御宠嫡妃御宠嫡妃雨落落|古言她是当朝公主,端庄贤淑,聪慧不凡,不负皇家尊严。她有最高贵的血统,最尊的身份,世人公认最优秀的夫君。然而一日宫倾,父母惨死,幕后凶手却是她的枕边良人。高台面敌,怡然不惧,她含笑点火,以死维护她陈氏之尊,亦为幼弟留一条复仇的暗道。怨气冲天,尘缘未了,她莫名成为了苏家的小姐,可惜虽为嫡,却生母早死,后母歹毒,一个嫡小姐比之庶女都不如。前世不共戴天的仇人,个个身居高位,享尽不属于他们的荣华富贵。她沉静睿智,步步为营,誓要将仇人毙于刀下。原本属于她的东西,她要一点不落拿回来。一念成魔,手染鲜血仍不悔,乾坤大定之时,可有人渡她成佛?
  • 跆拳道太子妃跆拳道太子妃深秋之灵|古言她相信,她绝对是得罪了头顶那位上帝老大啥事了!好好的现代社会,一个汽车爆炸就将她丢到了这个视女人为衣物的古代时空。 得,既来之则安之,姑娘她就当是来次免费的时空之旅吧。 绝色不是错,可这丫环身倾城貌就是她的劫,这不,人家正牌小姐要选夫君,硬是将她锁在了院子里,可惜的是,她是穿越了的言诺诺,不是原来任人欺的小怜儿。 她爬,她爬,她爬爬爬,刚爬出院墙就摔在一群黑衣刺客间,而刺客的目标就是那个与夜一模一样的太子,是相似?是本尊?不理,救了再说,佛说,宁可救错不可放过。 “妈的!敢动我家夜,当言诺诺死的啊!” 她这霸道一吼,宛若魔咒般地让四个男人从此魂牵梦潆。 四个男人,占尽了这个时空的优质男基因,太子王爷堡主盟主一网打尽。 当那致命的一剑穿透心胸,她如落花般飘落,依恋、执着、爱恨,全都如泡沫一般散去…… 她为谁来?谁又注定了为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