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壮士,你家房顶有流氓

作者:杏遥未晚
人气(0)评论(0)字数(15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冷瑟瑟喜欢蹲在房顶看远处。手下总是问她:“老大老大,你在看什么?”冷瑟瑟总会回一句:“看美男。”“哪家美男?”“知县老爷。”方小安都会会默默地从房顶下面走过去。他只是个大厨,他不知道冷瑟瑟明媚的忧伤来自哪里,他只知道,冷瑟瑟开始看知县老爷了,他该做糖醋排骨了。

最新章节

第50章(2020-04-10 07:39:27)

同类热门
  • 重生颜娇重生颜娇碧水犹清|古言颜氏娇女,嫡长,含玉而生,故名含玉; 生来贵女,却体弱多病,羸弱一生,花样年华病故。 重生的颜含玉养生学医,改变命运! 此生,她有三愿:一愿身体康健,二愿母亲福安,三愿携同一人,白头到老! ^^ 新文《折贵》
  • 快穿:一起搞事情快穿:一起搞事情捡垃圾的付砸|古言论有一个动不动就喜欢搞事情关小黑屋放小电影还美名其曰为宿主修身养性的系统怎么办?一句话!来呀!互相伤害呀!。。。。 这是一部没事搞搞事情做做任务再顺便调戏系统的日常快穿文~
  • 妙女神医:我的病态王爷妙女神医:我的病态王爷吴漫漫|古言他,是当朝备受皇上宠爱的皇子,也是当朝唯一的一位王爷。 她,是当朝人人尊敬的女神医,也是上官家的大小姐。 可他却是一位身患疾病的病态王爷,而她却是个双腿残废还毁容的女神医。 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意外使得两人的命运交织在了一起。 他对她说:嫁给我。 她也对他说:今生只愿得以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又对她说:好,只要你想要,我便给你。 一生得此一人,夫妇何求。 --- 漫漫书友群153371269欢迎各位支持漫漫的大大加入,敲门砖男女主名字哟~
  • 妃同寻常之将军请入瓮妃同寻常之将军请入瓮跑调小公主|古言宁七月乃是南昔国丞相之女,在她十五岁那年,被皇上冠上了“水性杨花”的名头,发配到了边疆 阎亦千是南昔国骁勇善战、大名鼎鼎的将军,被百姓尊称为战王。 传说他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丰伟的事迹、战功却是数不胜数。 谁知他背后的心酸 宁七月被分配给了阎亦千。 当年前丞相苏亦被陷害叛国,全家被诛,皇上把他发配到了边疆,怎料成为了阎亦千的师傅。 世人称赞皇帝善良,怎知背后的荒诞。 师傅遗诏仍写到对不起老友,没把七月一家子照顾好,这是他的心结。 于是,阎亦千将宁七月收作贴身侍卫,传授她武功、知识、兵法…… 是谁先迷了谁的眼,乱了谁的心? * “我后悔了。” 暗哑的嗓音入耳。 宁七月很懵,后悔?QAQ后悔什么? 不待她想清楚,下一秒,一个天旋地转,她趴在了阎亦千的身上。 “唔!”一抹温热覆上了她的唇。 七月脑中一片空白,却又似轰然炸开。 阎亦千竟然亲……亲她了? 就几秒简单的碰触,阎亦千放开了她,薄唇凑到了她的耳边,开口:“宁七月,本不想这么早暴露我的心,没曾想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 贵女明珠贵女明珠西洲曲|古言在外人看来,她出生高贵,备受父母兄长宠爱; 虽然实际上也是如此。 可是,贵女的成长之路,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站在高位,注定走上的是一条各种阴谋诡计埋伏其中的路; 且看贵女明珠如何在这条路上笑看云卷云舒!
  • 郡主凶猛郡主凶猛伊人花开|古言寒门医女程敏高嫁侯门六年后,被害死于非命。 重生为荣敏郡主顾欣湄,她誓要再嫁前夫,呵护亲生儿女,化身索命阎罗! 何睦轻揽爱妻肩膀:你这双手可是治病救人的,万碰不得这些腌臜血腥,快放着我来!
  • 鬼帝绝宠:皇叔你行不行鬼帝绝宠:皇叔你行不行最萌绝唱|古言前世她活的憋屈,做了一辈子的小白鼠,重活一世,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弃之不肖! 她是前世至尊,素手墨笔轻轻一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天下万物皆在手中画。 纳尼?负心汉爱上她,要再求娶?当她什么?昨日弃我,他日在回,我亦不肖! 花痴废物?经脉尽断武功全无?却不知她一只画笔便虐你成渣…… 王府下人表示王妃很闹腾,“王爷王妃进宫偷墨宝,打伤了贵妃娘娘…” “王爷王妃看重了,学仁堂的墨宝当场抢了起来,打伤了太子……” “爱妃若想抢随她去,旁边递刀可别打伤了手……”“……” 夫妻搭档,她杀人他挖坑,她抢物他递刀,她打太子他后面撑腰……双重性格男主萌萌哒
  • 茶茗香浅沁人心茶茗香浅沁人心猫剑客|古言“二哥哥,咱们为什么总是跟着那个漂亮姐姐啊?”三岁的茶茗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问着。 她双手抓着沈铭的衣摆,将自己藏在他的衣摆后,只露出那肉乎乎的小脸蛋,模样十分可爱。 “你还小,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沈铭躲在墙后,只偷偷探了头出去,看着那不远处被众星捧月的小娘子,笑得十分痴傻。 “那我什么时候能长大吖?” 沈铭正看得入神,并没有听到自己妹妹这句话,也便没回她。 可茶茗不乐意了,偏生是要问出个问什么。 可摇了许久沈铭都没回她,她心想,既然长大了就知道了,那那个漂亮姐姐好像也长大了,想必她应该也知道吧。 她抬手比量了下身高,确定那小娘子比自己高上许多后,便抛下沈铭,径直向那小娘子跑去……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残雪乱残雪乱九v九|古言十年前,丘国赐她“长岁永康,倾福永泰”;十年后她为丘国殓衾,踏血而归。 “可否告知本王公子名讳?”这是九王爷第二次问到她的名字了。 “喻长衾。”她用茶水在桌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衾?”九王爷仿佛触到了她眸子里深不见底的黑暗,冰冷而又熟悉,“好名字。” …… “你想要这天下吗?”喻长衾不知问过多少人,也被多少人问起过。 “这天下要来又有何用呢?” 喻长衾看着满城的积雪,再也看不出丘国本来的样子。 时过境迁,这天下早已物是人非。 “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他们的命罢了。” …… 风云暗涌,残雪纷乱,以汝之血,祭他乡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