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重生之嫡妻不好欺

作者:狂想曲
人气(0)评论(0)字数(99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不好了不好了,大夫人落水了。”偌大的花园里,景色十分怡人,那呱噪的声音听着十分的突兀,一个老婆子手做喇叭状,大叫着。

“什么,大夫人落水了?”很快,来了不少的女眷,将湖中的那个人拉了上来。可惜,那湖中的女子落水时间不短了,又无人给她做及时的救护,似乎断了气儿。

“哎呀,大夫人啊,你怎么就想不通呢?”老婆子把手放在女子鼻下,发现没气了就大哭了起来。

“不可能的,我家夫……

最新章节

第529章 幸福结局(25)(2020-04-07 19:40:08)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倾杯天下重生之倾杯天下言若|古言大陆中央,生有四国,分别为隐雾国、忘炎国、琉风国、启习国。四大强国以绝对的优势主宰天下,虽然看似和平年代,但战争的苗头却是隐隐若现。江湖中形成一股新的势力影响政治,其中最为突出的是以白诗缨为首的雨缨宫。白诗缨,天煞之星,生得绝美冷艳,因女扮男装而被成为被世人所知的“魔君”,她一生无情,逍遥天地,唯一能留住她的心的只有自己的好姐妹夏晓雨。夏晓雨,琉风国的帝姬,与白诗缨青梅竹马,彼此依靠与珍惜。两个姐妹性格迥异,却对彼此爱护欣赏,在这一片乱世之中,情关重重,挫折不断,她们两人又将会遇上什么样的事情?
  • 将军,请下榻将军,请下榻花三朵|古言有一天,有位将军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她最爱吃的烧鸡来娶她,将军说:你要忍辱负重,先嫁给我,才能报赵国的国仇家恨。 将军又说:跟着我,天天有烧鸡吃。于是,她又成了最璀璨夺目那个,熠熠生辉!。
  • 沧海沧海镜中影|古言云沧海的出生,就是为了延续身为巫族命定天女的姐姐的性命,每年月晕之日,以体内三成血喂进姐姐口内,压制天女体内的作祟邪魔。而沧海因此,需长年住在阴冷的巫山之颠,以食香兰草延续生命,待生命力恢复旺盛时,又是献血时……周而往复,十五年过去。云家次女的血治百病之说风传天下,使之成为各族尽相争夺目标。世人对云沧海的掠夺,皆因可治百病的血液……
  • 郎心叵测郎心叵测红桃四|古言叶朝朝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很擅长装傻。直到她有朝一日认识了齐睿,才突然明白,其实她是真的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木槿醉木槿醉枫灵海|古言木槿花,朝开幕落,颜如舜华。一朝红颜,一碗清酒,为谁而醉。 * 女子身子一怔,轻缓地弯下腰,面无表情地拾起那一纸休书,从容地走到男子的身侧,抿嘴道,“盟主确定要休了槿夕?” 男子冷哼,微眯眸子直视女子,“难不成要我堂堂商盟娶一个残花败柳?” 女子讪讪一笑,小手镇定自若地撕开那封休书,轻笑着分析道,“盟主,槿夕虽是妇道人家,却也深知上官家与商盟之间的利益,假若今日盟主真要休了槿夕,槿夕没有半句怨言。只是盟主要知道,大哥既然可以明知槿夕这残破之身还把槿夕嫁入商盟,若盟主把这一事儿传了出去,上官家丢的也不过槿夕的这一张脸,可是盟主就不一样了。” …………………… “你说得这么言辞恳切不过是不想被休而已。”男子冷眸悠转,一丝复杂转瞬即逝。 女子淡淡地弯起嘴角,一抹清风拂过,撩起耳边细碎的青丝,水润的唇瓣轻动,“女儿家怕的不过是寻不到一个好良人,盟主是一个好良人,但不是槿夕的好归属。” “那为何不让本盟主休了你?”男子不解地挺起剑眉。 女子霁颜,“若盟主听取槿夕之言,槿夕愿意安安分分地呆在符羲山庄,粗茶淡饭,不会干涉盟主的生活,更不会要求盟主尽丈夫之责。” * 片段二 “你来这里干什么?”手持长剑的男子冷眸直射着临危不惧地立在殿中央的凤衣女子。 女子拉了拉端正地站在身前的小男孩,优雅从容地轻启红唇,发髻上的金步摇铃铛直响,“我要当皇后,我的儿子必须是太子!” “你配吗?”男子居高临下地鄙夷道。 “我配不配就要看这破匣子里面的东西足不足以权倾一朝帝皇的地位?”女子身边的丫鬟把那漆黑的小匣子递到众人的跟前,灼烧了几双贪婪的眸子。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在地面上蠕动的皇袍男子悲愤地指着那淡然不惊的女子,明黄色的衣裳染满艳红的血迹。 小男子扯了扯女子的衣角,努嘴,“母后?” 女子嫣然一笑,将小男孩推到新皇的身前,掌心上用力推着男孩的肩头,冷凝道,“甄儿,叫父皇,…… (文文女主让人又爱又恨,喜欢的架空文的读者就收藏一下吧!) “此文慢热,以后的更新都会在晚上的11点左右” 《爱不弃》 《王妃何婉约》 玄青色锦袍的男子两眉紧紧地拧成一块,不满地死盯着站无站相,坐无坐相的女子,冷冷地哼了又哼。 女子得意地瞥了他一眼,大快朵颐地吃着满桌子的菜肴,全然不顾男子那张黑漆漆的脸。 “王妃,慢着吃,本王似乎没有饿着你吧?” 女子抬头,小心翼翼地擦嘴,优雅从容地站起来,却大步大步地晃到男子的旁边,随意地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自顾自地端起茶杯,大咧咧地呷了一口。 “蒙轻涵!”男子低吼了一声。 女子横了他一眼,在他耳边碎碎念,“有种你就休了我。” 高椅上,一身龙袍的帝皇抿了嘴角,兴趣盎然地打量着赌气的女子,脑海中浮现了那一个名字——婉约,怕是婉约在何处? * 角落处,披散着三千青丝的女子,苍白如纸的小脸上赫然地显现着一双红肿泛着泪光的眸子,哆嗦着身子蜷缩着。 “木婉约,你只能属于本王的,就算死了,你也逃不开本王!” 暴怒的黑袍男子竖起两道浓眉,手指紧掐着的女子尖削的下巴,嗜血的双眸带着浓烈的伤痛。 女子漠然地扬起一抹冷笑,别过头,落寞地凝视着被砸碎的木槿花玉钗。 ***** 新文:《月牙晓澈》 一弯清泉,涟漪萦回,月落幕影澈,一世一相依。 她是遗落在未央宫的一抹幽魂,浮沉跌撞在汉家的枷锁里,是为温如皎玉的长安富商贵公子的财权,为大漠昆弥的安定,还是为博望苑里的步履如坚的同沦人?
  • 皇后很倾城皇后很倾城榕树下月影|古言一场风驰电掣,雷霆万钧的无间道战役,她为国家光荣牺牲,葬身黑海。 这个她可以忍受,可是为什么让她模糊的看到无数身穿白大褂,蒙脸的医师日在奋战抢救了了几十个小之后,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已成一个襁褓婴儿,正被一个眉目刚毅,丰神俊朗的小男孩抱在怀中,只见他凝视着自己,剑眉一挑,面目天真,眼底却深邃的道:“她是朕的皇后?” 皇后?靠,老天爷,你跟我开什么玩笑!
  • 大苦逼时代大苦逼时代胡小白|古言总裁,帝王,不能吃的刀削面。小人儿,冷峻,天神般的容颜。好男人都要灭天又杀人,一路踩着小产似的血脚印儿,恶魔似地微笑着说:“shei也不能阻挡,我要你只shuo于我!”【嗯,请就这么念】少女有做梦的权利,正如少年有梦到一堆少女的权利。相遇之前,你们shei也别管shei。
  • 奉子相夫奉子相夫凤亦柔|古言才死三天,未抬出门,就有人来打娃,惦记老公?岂有此理,孰可忍,孰不可忍! 占了人家的躯壳,做了人家的娘,好歹替人家出头,维护奶娃权益,夺回奶娃他爹,看正妻死而复生,坚决打击狐媚小三...... 啥?俺没资格?俺可是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抬进你家大门,拜了天地宗祠牌位的!有木有?到底有木有?
  • 梦续红楼之溶黛心梦续红楼之溶黛心灯芯竹|古言孙府 却说迎春辞了贾母与邢、王二夫人,含泪与姐妹们告别,随了孙绍祖的来人出了贾府。 坐在车轿里,迎春回望贾府的匾额慢慢远去,往昔的欢声笑语也渐渐远去了,迎接她的一切,已不再熟悉。她怀想昔日园中无忧无虑的日子,虽是不遂人愿,却也是温暖的回忆。那时她房里的丫头们反在她头上,她也只是手捧《太上感应篇》而不闻不问。终是有恼,也好过如今很多多。她只想着“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 爆笑宠妃攻略爆笑宠妃攻略沈悠|古言【正文完,番外进行中】什么是宠娘子?某妖孽的答案是——顺妻者昌,逆妻者亡!他的小王妃,只有他自己能欺负!所以逃婚三次都被逮回来,江渔渔开始安慰自己,虽然这男人太妖孽太腹黑,可是十项全能又超级疼老婆,其实是个不错的好老公。只是……这妖孽的节操呢?!某一天,江渔渔脸上爆红,“你……不要脸!”某妖孽摘下易容面具,淡定地往旁边一扔,“反正也不是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