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我家有个狐狸殿下

作者:轻舞
人气(675)评论(0)字数(147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某天,某王妃接到某王爷的特殊命令,什么?让她给他挑妾室!?这该死的臭男人,真是一天吃素都不行!于是乎咱们的王妃点头哈腰地使出给力本事,某年某月某天,某王爷的征妾启事遍布凤离城大街小巷。斗,她江雪芽一向不怕!他不让自己好过,他也别想一天快活!

最新章节

第2556章 新文(2020-03-25 10:40:02)

同类热门
  • 嫡女狂妃嫡女狂妃喵星人|古言阳春三月,太阳懒懒的挂在空中,和煦的春风吹入山谷,抚平了草地,吹在湖面,泛起点点波纹。位于岚临皇朝西边的碧波湖,一身赤色的女子皱着脸蹲在那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江湖传说之归心江湖传说之归心洛祎人|古言因为参观一座古庙,她莫名穿越到了一个无历史记载的时代。在那个遥远的时代,她没有父母,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弟弟。她本以为生活可以如此平静,待她找到回现代的方法时就带弟弟一起回去。可是,某个夜晚,村中却被一群贼人血洗了,她眼睁睁看着弟弟和一些村民死在自己的面前,好在老天有眼,她被一个神秘男子救走……
  • 一见钟情:总裁的温柔陷阱一见钟情:总裁的温柔陷阱风离鸢|古言陶汐娅大学毕业被家里叫回了国,然后硬给塞到了韩景华的公司去历练了,他看似不动声色,却是对她各种照顾,但是一个是有未婚妻的,一个是有男朋友的,两人之间的缘分似乎还没有到。韩景华:你说你想找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二十四孝男友,我本来不是,但是愿意为了你改变,虽然在下得厨房那一条好像做的不太好。陶汐娅:那都是小时候电视剧看多了,虽然我其实都不记得自己有说过那样的话。韩景华:不记得也没有关系,或者说忘记了更好,我们就从你回国那天重新开始认识。
  • 画满田园画满田园养只猫挠你|古言玄妙儿从当代画家,穿越到了家徒四壁的古代农家, 不过没关系,自己只要一笔在手,不怕赚不来银子。 执笔: 画一幅万里江山, 画一幅锦绣田园。 画一幅金玉满堂, 画一幅锦瑟和鸣。
  • 凤凰于飞之天命皇后凤凰于飞之天命皇后小紫儿|古言她,聪明伶俐,名满北朝,相师断言,凤凰于飞,天命皇后。 遭人算计,家破人亡,然一朝重生,锋芒炸现! 他,北朝王爷,本清心寡欲,无欲无求,却在遇见她以后,锋芒毕露,为她披荆斩棘,踏血而来。 白浅离:“这时间一切事皆在手中,唯有爱,不得表露。被爱者,不得知晓。” 北野宸:“权利,欲望,感情对我而言,都是你。” 苏紫雨:“我只想与你看一看北朝的初雪,此后,我也就放过你了。” 夜风:“我从来不敢看你一眼,我怕我多看一眼,还是想要拥有。”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懒散闲妃:皇上看这里!懒散闲妃:皇上看这里!千子时|古言她叫白洛泱,本是白家最小的女儿,在家时受尽宠爱,进宫后艳压六宫,可生性懒散,随遇而安,只想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一辈子,从青丝,到白头。 他叫萧庆恒,东恒国少年皇帝,在前朝,他杀伐果断,是百姓嘴里的明君,官员将领口中的年少有为,直到爱上了她,他变回了那个毛头小子,一心只想把世间最好的塞给她。 她爱上他,没有错,少女情怀总是诗,她把自己一生的爱恋与全部,都给了他。 他爱上她,亦没有错,只是他不该忘了他是一国之君,在享受至高权利的同时,也要明白他注定不能随心所欲的爱一个人。 一段恋情,孰对孰错,孰黑孰白,旁人又怎能说的清楚呢?不过看客罢了。
  • 盛世倾宠:纨绔世子妃盛世倾宠:纨绔世子妃枫七爷|古言当一代名门嫡女受世人唾弃,人人得而诛之,究竟是她本性如此还是有人精心算计? 世人传言她嗜血毒辣,无论老幼病残皆杀伐之。 世人传言她独爱美男,不论年龄看上皆不放过。 世人传言她丑陋恶寒,从不真颜示人。 世人传言他力大无脑,力顶千斤却智商为零。
  • 帝主天下之唯烟相伴帝主天下之唯烟相伴魅笔泞|古言三国并立,国泰民安。安不得太久,终究掀起了战乱,只因人心贪婪,野心不安。 从小她就与别人不一样,因为她没有父母亲。由恩师把她养大,人称师为圣闲门主,符门主。她颇受恩师照顾,资质高,潜力深,自三岁被立为圣闲门少主,即使她开朗活泼,但她却没有朋友,长年与剑相伴。 受恩师命令前往征权国寻找安百川的书页,历经艰苦,征战沙场,成为征权唯一的女将,统帅三万将士。 她又认识了许多人,她爱的人,她恨的人,她懂得了人情,她笑过了,温暖了,伤透了… 他是征权唯一的异姓王,他的母亲主毒宫宫主与权皇是结拜兄妹,自小就被封为邢王,母亲走后交代他护征权,却还另有隐瞒不为得知… 当遇见了她,他的一生都为之沉沦,为她弃天下,为她放下所有,哪怕生命… 在这乱世中的秘密还会少吗?他有安天下之志,唯爱一人之私。 人是自私的,但也是有情的。 不论是征权尉迟还是游竺。 这场慢斗,因此而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