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鬼王傻妃:草包横天下

作者:嫣云嬉
人气(0)评论(0)字数(9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她,21世纪冷傲绝情的金牌佣兵,意外重生为废物小姐。再度醒来,锐锋乍现,弹指间断进所有阴谋诡计,从此傻胖的草包七小姐洗尽一身沿华,凤凰九天,傲视天下!

最新章节

第885章 【宝宝】全文终(2020-04-07 02:21:05)

同类热门
  • 绝代风华之无情宠妃绝代风华之无情宠妃凕梦|古言几世辗转,只为寻他! 几世轮回,只为等她! 她是他的缘,他是她的劫! 寻寻觅觅中,你们终于找到了彼此! 她助他识破阴谋,肃清朝堂! 他为她征战天下,许她一世太平! 他宠她入骨,事事以她为先。 她爱他入髓,处处为他着想! 这是一个两人相伴共同除渣的故事。 且看他们二人联手——共同谱写这一盛世繁华!
  • 琅邪王妃琅邪王妃姝子|古言——她出生时正值傍晚,天空彩霞烧燃,只因老辈人的一句“迟暮残霞血,倾覆天下人”,她被村里人视若不详的妖孽,尝遍人间疾苦。 她是江南泸水村的少女孟央,飘萍于乱世之中,为报恩身入琅邪王府,成为冒牌王妃。步步为营,谨言慎行,只因她的命掌控在枕边人手中。想活命?除非赌获他的心......想要赌获他的心?除非——先交出自己的心。 王府宫斗、朝堂纷争.....江山谁主沉浮?一抹红颜笑,天下战火烧,她蕙质兰心,只想明哲保身;冰雪聪明,只愿得一人心;眉目如画,只盼白首不离;却不料宿命难违,她终究应了那句预言,红颜妖娆,美人江山,倾覆天下。 ——晋武帝病逝,诸王夺权,血染中原,天下大乱。 他是权倾朝野的琅邪王司马睿,野心凌云的帝王星,他邪魅浪荡,皇位唾手可得,却为了一个女子自毁天下.......他为她痴迷,一夜白头,只因那年河畔清风,嫣然一笑。 他是掌控重兵的安东大将军王敦,桀骜不驯,冷血狠辣。他前程似锦,战功赫赫,却为了一个女子兵临城下.......他为她发狂,血染江山,只因那年月下昙花,美若芳华。 他是精通天文地理的江湖圣医琳青,清高孤傲,苍白赢弱,他年少有为,不问世事,却为了一个女子江湖沉浮......他为她拼命,殊死一搏,只因那年莫名心动,猝不及防。 他是吊儿郎当的街头混混田四,打架抢劫,任意妄为,他生活平静,岁月安然,却为了一个女子出生入死.......他为她坚持,无畏生死,只因那年相依为命,情根深种。 —— 《琅邪王妃》所要讲的,只是西晋末年的一段历史,一个隐忍缄默的聪慧女子,一个飞蛾扑火、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 如果你喜欢,请收藏,如果你收藏了,请耐心看下去,姝子保证对你们负责,认认真真更文,不让你们失望。
  • 穿越之凰临天下穿越之凰临天下夏君|古言神秘的皇家女子,死后灵魂穿越,夺舍到五年后的一个女乞丐身上。化名白馨的她,立誓要卷土重来,让曾经对不起自己的人付出代价、血债血偿!世人只知皇家的荣华富贵,又有多少人能够体会,那九重宫阙、那重重围墙之中,才是人世间最大的无欢城……“她不是这样的人,我知道的,她只是不能违背自己的心,她只是不爱我。”“不行,我不能让白馨那个女人,毁了我们皇室兄弟间的情谊。”白馨:“你们都没有这个资格指责我,都没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独爱残疾夫君独爱残疾夫君还是那个我|古言王燕:现代著名外科医生,26岁,因意外穿到历史上不存在的时空 长得美丽贤惠,实则外柔内刚 一旦认定的事,绝不更改 袁志轩:大安王朝的挂名将军,27岁,五年前为救当今皇帝受重伤下身瘫痪 他曾经脾气暴臊,但现在温和得没有脾气——因为脾气已经发光了 他曾经自信狂枉,但现在自卑自怜——因为曾经是王朝最年轻的护国大将军,现在却是一个残疾 他无欲无求——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值得要的 片段一: 床上,躺着一个英俊无比的男人,旁边站着一个小巧美丽的女人,正在努力的扒他的——裤子 “姑娘,你在干什么?男女受授不清,万万不可…啊,快住手。” 小巧美丽的女人充耳不闻,依然努力的做自己的事,她是医生,在她的眼里,所有的男女老少不分美丑,都是由水,蛋白质,细胞,骨骼等组成的 片段二: “姑娘,你这个样子,若是让别人看见,会说闲话的。”英俊无比的男人一脸纠结的看着正认真检查自己双腿的女人,俊脸通红,他从来没有与女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 “你是不是害羞?”半响,检查结束的女人看着满脸通红的男人问着 “…” “要是你怕娶不到老婆,没关系,我嫁你。” 片段三: “我要嫁给你。” “我怕你后悔,我是个残疾。” “我就喜欢残疾。” “…” 片段四: “我这个样子,没法跟你洞房。” “没关系,我有办法。” “…” 新文推荐: 妹妹篇: 《闪来的军婚》 冷淼淼坐在咖啡厅里,突然听到身后有声音: “…请问,您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我会一直在部队当军人。” “这样啊…那我们可能不太合适。” 从小对解放军叔叔有崇拜情节的淼淼立刻不平,转过身去:“…为什么不合适,你知道我想嫁军人还嫁不到呢…” “小姐贵姓?” “免贵姓冷。” “结婚了吗?” “没。” “那我们结婚吧。” “…成…” 姐姐篇: 《被阴的婚姻》: 沈皓家的房门被敲开,一个女人提着行李手拿红本,对他一笑,“你好,我叫冷香香,从法律上来说,是你的妻子。” 冷香香的愿望是做个流浪的人,可惜她这一伟大的愿望未得到父母的支持,对于女儿过于超前的思想,冷父冷母怕哪天女儿突然就给他们带一非黄毛女婿回家,决定先下手为强,自己物色女婿。 NO.1 “女儿啊,恭喜你结婚啊!” “谢谢妈…等等,结婚,我为什么不知道?” “…” NO.2 “女儿啊,这是你的结婚证和你老公家的地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现在就去你老公家啊,祝你好运!” “妈~”冷香香满脸黑线的看着紧闭的大门,“我刚下飞机,你至少让我进门喝口水吧。” “给你一百块,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从门缝里伸出一百块RMB,然后立马关上。 “…” NO.3 冷香香打开所谓的结婚证,一瞧,大怒,“李美丽,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结婚日期是三年前?” “…” NO.4 冷香香对着新上任的老公道:“虽然我父亲是开武馆的,但是不用怕,我一般不主张家庭暴力。” “那就好。”沈皓松了口气。 “不过,特珠时候也不反对。” “…请问,什么时候是特殊时候…”
  • 高门嫡女之再嫁高门嫡女之再嫁清风逐月|古言当朝状元爷成了武国公爱女的冲喜新郎,是童话般幸福的开始,还是一场祸根的深埋? 长安被绑着巨石沉入水底的一刹那,往事如片断般在脑中闪过,原是她的夫君,亲手将沈家送上了断头台。 重生,她回到成亲的第三年,俩人还未圆房,命运还未翻开那血腥的一页,一切都还可以改变! 且看她如何与公婆周旋,惩治心思歹毒的小妾,踢开色胆包天的小叔,再与这包藏祸心的丈夫顺利和离,走出一片锦秀芳华! **************************** 《药窕嫡女》: 《嫡女玲珑》: 《血嫁》: 《嫡女福星》: 《重生之恶凤驭夫》: 《夫君在侧——女皇请翻牌》:
  • 砸回远古去种田砸回远古去种田霜溏|古言人生一大快事莫过于苦尽甘来; 但否极泰来时死翘是个什么鬼? 前一秒,她还在悠哉补觉, 后一秒,飞机撞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这只是个以现世消失为代价的穿越梗! 可穿到这鸟不拉屎的远古时代是几个意思? =-=-=-=-=-=-=-=-=-=-=-= 尹沙承认,自个的确是撞了掉屎坑的霉运, 然而让她直接砸在某个野人身上真的好吗? 尤其这野人凶神恶煞差点将她扼杀在起点! …… 不就穿个越,有必要开启多灾多难模式吗? 逃命——被抓——解救——继续被抓—— 你特么在玩土著逗傻冒? 老天也真是瞎了眼, 当初怎么就没把你给砸死呢?! =-=-=-=-=-=-=-=-=-=-=-= 作为野外生存力为0的智障,你有什么想法不? 尹沙:……干脆就让我跟飞机抱团被鸟撞死吧! =-=-=-=-=-=-=-=-=-=-=-= 【加摩情动篇】 月夜。 心不甘情不愿跟着那身形魁梧的野人在林子某一处落脚,尹沙心塞塞。 打从晨时遇见这货开始,她便是各种避坑落井, 兜兜转转遭了一整天罪后,在“地球是圆的”真理下,最终她还是跟他猿粪再见! 而此刻,那货正一边烤着手上的东西,一边若有所思瞄着她,神色不明。 缩在那货身侧,尹沙胆战心惊,生怕他陡发不爽连带着把她也给烤了。 就在她神经抽紧到濒临崩溃时,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伴随着某种怪异触碰从腿上传来, 尹沙哆嗦着低了头去,只一眼便惊得条件反射跳了起来,直蹦向那魁梧野男人…… 至此,悲剧诞生! ——直接扑倒那壮硕男人还不算,她还好死不死地坐在了他的胸腹间…… 尹沙石化。 那野男人则是未动分毫,就着躺倒的姿势定定看她,一双异常好看的冷冽黑眸第一次在她的眼中旖旎成一片柔和水光。 尹沙有些懵,那野男人却回了神,兀自伸了一双健硕手臂来,难得轻柔地拢着她的腰,将她扶起了身。 末了,他指了指自己,对她轻语:“加摩。” =-=-=-=-=-=-=-=-=-=-=-= ◆【本文甜宠1V1,内容纯属杜撰,考据党口下留情】
  • 凰尊贰凰尊贰月洛枭|古言【凰尊第二部】这是一个无比霸气,傲气冲天的女人的传奇故事!她,犹如陨星般坠落,降临在这一个充满魔法斗气的世界。她,醒来之时,却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仅留下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为了找回失去的一切,她必定逆转乾坤,破灭天地,找到那埋葬在深渊中的真相。【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诛之!】【玄幻女强,热血霸气】
  • 皇后慕容瑞雪传皇后慕容瑞雪传芭比娃娃456|古言年轻的皇后慕容瑞雪被狠心的皇帝上官霍冷落,一时想不开竟服毒自杀,但是天可怜见,竟让瑞雪回到了十年前,自己还未出嫁的时候,一切还都未开始,一切还都来得及,这一世,我慕容瑞雪绝不做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我要让欺负我的人个儿个儿都得到应有的报应,谁也别想侥幸逃脱。
  • 田园名门之一品农女田园名门之一品农女垂文|古言一朝穿越,纪蓉成了古代村里有名的势利眼村花,据说因为看上了邻村富户的儿子,所以纪蓉一睁眼就是男神夫郎和她的退亲现场。 亲是不能退的。 日子是要继续过的。 夫郎家里家徒四壁,还收养了一个小累赘,自己家里一窝极品,望着一脸死心的夫郎,自己要啥给啥的老爹,风吹就要倒下的娘亲,举着棍子要撵她男神的爷爷奶奶,还有虎着脸瞪自己的大姐和小弟,再加上一群家长里短碎嘴嚼舌的可怕邻居,纪蓉搓搓脸,看来她再也不能像前世一样混吃等死了。 爱慕虚荣,嫌贫爱富? 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纪蓉表示这都不是问题,从此以后,种种田,做做饭,开个小餐馆供夫郎考功名……日子不要太美好。 什么?夫郎弃笔从戎,突然要去打仗? 行!她荆钗布裙去做军中的伙夫娘。 什么?夫郎建功立业衣锦还乡? 行!她关了小店开家大店,翻书算账掌事持家。 纪蓉笑吟吟凑过来,喃喃念: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景飞鸾不茶不饭:夫人店面又上新,她又装扮的贼好看了——醋好酸,吃不下。 且看小农女和大帅哥的寒门夫妻记事,唯有两情恒久长,朝朝暮暮不相离。
  • 嫡女非名门嫡女非名门聆花雪|古言她只是卑微奴婢,怎料可得侯门嫡子垂青?灵魂交换,她与主子身份逆转,小丫鬟竟成了侯门千金。以为从此可与他门当户对,他竟与成为了奴婢的主子联成了一线。她一心想要放开他,阴差阳错,她还是为他堕入了不见刀枪的战火之中。这一场篡改了容颜身份的爱情,究竟是皮囊的蛊惑,还是波云诡谲的尔虞我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