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玄王冷妃

作者:云篆瑶章
人气(0)评论(0)字数(4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本文已完结!!!

★水清浅,丞相府胆小如鼠、懦弱无能、任人欺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庶出三小姐。

而她,同名同姓,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铁血杀手兼金牌猎人”,黑白两道通吃,嗜血无情杀人如麻。

大婚当日,因不满夫君玄王水清浅自尽而亡,当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另外一个强大冷凛的灵魂。

她冷傲、淡漠、绝对不是个好惹的主!

她始终记得一句话:“不要去恨,要去报复!”

从此,一段新的人生开始了…

★千方百计地要他一纸休书,没有想到这个玄王深藏不露根本不是世人所传的那般,相反却是神秘无比!

喜欢烟花之地,那就让她们和府中成群的姬妾就都卷铺盖走人!

喜欢朝臣之女,那就让他们和玄王关系决裂,自己也好潇洒走人!

喜欢身份地位,那就让当初逼迫她下嫁的丞相父亲与她脱离父女关系!

这样还不行,究竟怎么样才能给她一纸休书?

这个神秘的男人,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

云篆瑶章读者群:185422808(感兴趣的可以加哦!)

叩门砖:小说里的任意一人物名字

★特别重要申明:男主绝对干净,不是种马!

云是完美主义者,坚决不允许男主是花花公子!

本文=女强+男也强+爱情(身体一对一)+各种斗+圆满结局

------【精彩片段之一】------“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水清浅慢步踱步至她们身前问道。

“奴婢……”两人同时开口,互相白了一眼,“贱人,我先说!”

水清浅一阵好笑,没有想到就连区区婢女都如此嚣张,“行了,你们两个都叫贱人是吧?”水清浅不由地回首望着皇后和鸾妃煞白的脸色嘲笑道:“两位娘娘的婢女名字还真特别啊!”

“好了,两位贱人带着你们各自宫中的人好好打一架,谁输了就是谁偷得东西,明白吗?”水清浅不由地一阵历喝,“好了,开始吧!”一挥手,示意她们开始。

------【精彩片段之二】------

水清浅早就看准了锦鲤池旁的一艘小舟,拿起舟桨飞速地划到鸾妃落水处,大喝几声:“大姐,你身后好多蛇啊!我来救你!”

“啪!”一声巨响,水清浅狠狠地将划桨拍在了鸾妃的背上。

鸾妃一阵惨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呼“三妹,快救我!”

“后面,还有!我打!”水清浅也不管鸾妃的呼叫就不停地朝着鸾妃一阵打,打得鸾妃满地找牙,只死死地抓着小舟的边沿不放。

“小心!”水清浅又是一拍,狠狠地打在了鸾妃的巴掌之上,一个血红的桨印刻在鸾妃雪白的脸上。“还有……我再打……”水清浅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名正言顺的大好时机……

“三妹……救我……快救我……”鸾妃如落汤鸡一般不明所以地望着她,狼狈至极!

“我打……再打……打……”水清浅才不管她说什么,劈头盖脸的一阵猛打,打到连她妈是谁都不知道为止!

------【精彩片段之三】------

“老板,什么时候能连本带利地还钱给我啊?”纳兰皓轩嘴角微翘带着一丝笑意,目光却未从水清浅身上移开一下。

水清浅嗔怒,抬眸望着他戏谑地眼神不由地脱口而出道:“我是你的王妃,那个钱应该算是共同财产吧!”

“共同财产?”纳兰皓轩不由地一怔,望着她薄怒的玉面却一阵窃笑。

“不是说好一年吗,我会还你的!”水清浅起身欲离开,竟然开口第一句话是开口要她还钱。早知如此,她就该让他们排队等着何必把这间她试吃新品的雅间腾出来给他们。

真是可恶!浪费感情!

“别走!”纳兰皓轩急忙上前拉住她嫩白纤细的手,“我开玩笑的。”轻柔地在水清浅的耳畔一阵呢喃,话语如水环绕着水清浅有些恼怒的心。

“这么说王爷是不用我还这笔钱了?”水清浅心中郁闷,反将他一军又如何?

“我……”纳兰皓轩一时语塞,瞧着她娇嗔怒目的模样不由地一阵心软,“好,那是咱们的共同财产!”纳兰皓轩双手一环,不由地圈紧了水清浅纤细的蛮腰,下巴蹭在她带着清香的秀发之上细细地摩挲……推荐好友文文:

《掳妃》司徒平安著

《侍寝丑妃》云且幽著

《特工下堂妃》浅蓝落叶著

《情,爱》默默著PS:要抱养的亲赶紧冒泡哈!!!

【女主】水清浅被墨苍瑶抱养!

【男主】纳兰皓轩被zuola126200抱养!

水蓝被水蓝紫雪抱养!

=======【云】======

请点击【放入书架】,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多多支持!

亲们,赶紧用钻石和花花砸云吧(乞求打滚中~~~)

最新章节

第212章(2020-04-05 08:28:35)

同类热门
  • 薄良妃薄良妃微风弄月|古言陆成欢表示,为了见沈姝离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想他武功高强,自己人都被她银针扎到了,还没见着。 陆成欢觉得自己是不喜欢沈姝离的,牧安白眼:那你这一步步靠近人家沈小姐是干什么。沈姝离:你不喜欢我,那你还总是出现我面前是几个意思。几个银针瞬间出手,陆成欢身上多了几根银针,想躲也躲不掉。
  • 蓦然回首君还在蓦然回首君还在凌阿呆|古言老爹是将军,老哥也是将军;老情人是王上,相公更是皇上。 她怕啥,她啥都不怕,身手了得,打架更不带怕的。 唯一奉行的真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若再犯斩草除根。
  • 错乱姻缘:恶霸王爷的二手妃错乱姻缘:恶霸王爷的二手妃舞蝶衣|古言【读者群:203528541】“季云儿,既然你想玩,本王就陪你玩,在本王没有玩腻之前,你给本王好好的保管好自己的小命,知道吗?”男人冰冷的说道,一袭红色嫁衣化作破碎的布条在空中飞舞。 “你休了我是吧,请便,不过本小姐要告诉你的是,在你休了本小姐之前,本小姐要先休了你,你就是一禽兽,根本就不配拥有任何一个女人,。。。”季云儿据傲的说道。
  • 曰枫曰枫梦珑狸|古言爱了他三年后,因为一场误会,她失望离去。 他却把她,记到心里。 她以为,她只是父亲和他做个交易。 却不想,他愿意给她一个自由的天地。 可她还是喜欢他,还是为不自主的想着,想着……
  •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温暖的月光|古言{女主版介绍} 颜如玉,权门颜家的天之骄女。 却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一生受尽苦楚。 双眼被刺,双臂被斩,容颜被毁,最终沦落成为众人观赏的怪物。 一切因她看错了人,也爱错了人。 苟且偷生三载,只为护她唯一至爱。 可亲生子被当成玩乐的工具,痛苦的惨叫在她耳边响起时。 她亲自杀死自己忍辱三年所保护的爱子。 斗兽场上,泣血咒怨。 如有来世,倾尽所有,不死不休! 传言 楚家庶出次女眼盲无用,是个累赘。 可又有谁知,她洞若观火,乾坤在握? 弹指之间风华显,顷刻之时江山覆。 一代骄女的死去,是另一个传奇的开始。 本文权谋文,一生一世一双人,无虐,可放心入坑! {男主版简介} 他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也是富可敌国的神秘家主。 传说他天生鬼瞳,可夺人魂魄。 传说他天生瘫痪,却权术阴诡过人。 传说他冰冷无情,视世间万物为无物。 传说…… 放屁!楚如玉只想说,他就是一个卑鄙无耻,下流无赖的好色之徒。 第一次见面,欺负她看不见偷了她的肚兜。 第二次见面,还是欺负她看不见偷亲了她。 第三次见面,不想被欺负的她主动摸了他…… 从此之后,她的复仇之路多了一尊大神,时不时要安抚,时不时要顺毛,时不时还要陪睡…… {剧场版介绍} 某天,某摄政王的蛇精病犯了,指着一颗高大的柳树道:“小珍儿,本王想吃枣,给本王摘一颗最红的过来。” 某女淡淡看了眼前随风而飘的柳絮,十分淡定道:“爷,没红的枣。” 某摄政王挑眉:“那摘一颗青的来!” 某女继续淡定:“爷,没青的枣!” 某摄政王不放弃:“不管青的红的,本王要吃枣!” 某女立马转身…… “干什么去?” “买枣!” “本王要这树上的!” 某女深呼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脸最终破碎:”爷,小的没办法在柳树上摘枣,要不爷您试范一下?” 某摄政王做大爷状向后一倒:“这点用处都没有,小珍儿,看来你只有做本王王妃这么一点用处了。” 某女皮笑肉不笑:“让爷费心了,为了不让爷浪费王妃位置,小的一定会努力让自己更加有用处。” 某摄政王恨恨磨牙,第十次的傲娇求婚计划再一次以失败告终!
  • 娘子乖乖,夫君来了娘子乖乖,夫君来了我家月亮|古言穿越到一个被退婚,恼羞成怒寻短见的府候大千金身上,她寻思着,可不能轻易饶了渣男,她要追到手,然后狠狠甩掉。 “小姐,小侯爷在水榭台。” “走。” “小姐,小侯爷在青笙巷。” “追。” “小姐,小侯爷在堂厅。” “堵。” “小姐,小侯爷去了你闺房。” “拦……你说什么?” 那个男人,在她耳边低声喃呢道:“你赢了,什么时候带我回家?”
  •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纽扣曲奇|古言一朝穿越,沈云浅有了师兄们和小师妹,让她孤寂的心重新打开,可是,这个二师兄看她的眼神怎么那么不对劲儿。 沈云浅:我们认识? 顾舒华:青梅竹马,差点成了夫妻,你说认不认识? 这是前世今生的一场缘分,不管多久,我们总会有重逢的那一天。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