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南太太的隐婚日常

作者:心如飞絮
人气(958)评论(0)字数(205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推荐飞絮超宠新书《小娇包被偏执大佬诱婚了》求宠爱~ 他傲世天下,偏偏宠她一人入骨。却在她深陷其中的时候,弃她而去。

一年后,他挽着其他女人出现,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她心灰意冷,携女大婚,和其他男人共赴礼堂。

他却携一众保镖,直闯礼堂,双目喷火,“你若敢答应,这里所有的人都跟着你陪葬。”

他说:“我南风啸要的,别人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冷漠如他,却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南总宠妻三原则:爱她,爱她,狠狠爱她!

同类热门
  • 若非花雾若非花雾莫晓苏|青春这是一个夜的王国,各路名家女子流连忘返之际,却不曾会想在自己身上会发的奇异事件,让她们深刻地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苏子说—— 其实每个女孩子内心深处都有做公主的梦想,不论年纪多大,眼光多毒多辣,不断告地诉自己要多坚强,其实她们的内心深处总是有那么一个亮光留给自己,那就是被人理解被人怜爱的希望,所以不论多么老成的女性,对于公主和王子的故事都会爱不释手,这是她们的希望,也是她们的臆想…… 现实中的童话故事又会是怎样的演说呢? 或许凄美异常,亦或许讽刺深远—— 双生子的苏家兄弟身世,至始至终都是一个谜,看似解开了一个谜团的同时,却是另一个谜团的开始—— 就是这个一个谜一样的男子来到了“流离是所”这个地方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像是命运之轮逆转,命运的钟声再一次敲响…… 在丽江这个孕育爱的地方,又将会展开一场怎样惊心动魄的爱恋呢……
  • 校草来袭,神经丫头有点甜校草来袭,神经丫头有点甜宁雨沉|青春本以为校园生活会温和多彩,谁知道一不小心惹上大魔王,每逢下课便有一群人指着她喊:“勾引顾少,死!”某人欲哭无泪:麻烦顾家的后援团团长出来我们谈谈……你们不能因为喜欢顾言洛就冤枉我啊,明明是他缠着我好吗!!让我好好的当个小哑巴有那么难吗!“叶未眠,就因为你我的心丢了,你得对我负责!”“不负!滚!”
  • 当茉遇见莉当茉遇见莉李菁|青春在《当茉遇见莉》这本书中,她的文字如同她的绘画、摄影一样,有着能穿透物的表象,直指本心的洞察力。读她写的故事,主人公如同在身边,旁观故事里的一切,你会不由自主欢喜或悲伤。——林特特作家当茉遇见莉,当我遇见你。作者用细腻的笔触讲述了18个关于成长,关于爱和遗憾的故事。他们是隐居在终南山的一对璧人,在西藏旅行中偶遇的雪莲花般的女子,热爱自然美学的古镇艺术家,在北海道森林里独居的母亲,一生只穿旗袍的阿婆,一个人躲在丽江画画的苏净净,还有青春的白桦林下拉着手风琴的女孩……这些故事令人唏嘘,却使人心生温暖,它让我们在这些故事里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感到青春不会孤单。
  • 每一个沉溺于爱情的人,最后都输给了谎言每一个沉溺于爱情的人,最后都输给了谎言星空飘雨|青春朝颜幼年时突然失去双亲,受此沉重打击患上了失语症。是邻家哥哥宇航用音乐和爱敲开了她尘封的心。成年后,这段青梅竹马的恋情却因一次车祸意外而终结。然而,宇航离世前留下的一段无声视频,在朝颜的爱情悲曲里开出一朵神秘之花。在追寻真相的过程中,朝颜结识了会读唇语的男生君寻。君寻告诉朝颜,那段遗言只是宇航对她吐露的爱情承诺。对此深信不疑的朝颜却发现了另一个真相……彼时初恋的真心竟被阴谋吞没,此间无意中酿下的罪恶却化为赎罪式的缄默守护……
  • 黑曜馆事件黑曜馆事件时晨|青春一座不祥的黑暗之屋,一篇名为《密室里的白雪公主》的暗黑童话,跨越二十年的谋杀案,埋藏着怎样的秘密?在涂满红色油漆的密室展开的杀戮,宛如一场隆重的黑色弥撒。所有人深陷迷雾,只有他看破真相!当时间湮灭一切证据,唯逻辑乃推理之王道!天才数学家陈爝初登场,将逻辑推演发挥到极致!
  • 重生之小麦加油重生之小麦加油解颐017|青春生命有太多的遗憾, 我只想拥有闪光的一面. 不要那么多,只要一些些.
  • 尘夏未了尘夏未了夕阳旧時|青春她的人生观里,“既然他们都说我是扫把星,那我就活成扫把星的模样,谁招惹我就该谁倒霉。”而他却觉得,“从我16岁认识沈夏开始,我便觉得,我的世界只剩下,盼沈夏,望沈夏,等沈夏,而不管时间过了多久,我的妻也只有沈夏。”这也许就是爱情吧,冷漠无情的她,却有一个此生不弃的他。
  • 重生之学霸重生之学霸太阳咪咪笑|青春重生了,孟时立志要当一个学霸。弥补遗憾,打造完美生活!岂料一不小心,名扬四海……
  • 别扭的你别扭的你焉知不可说|青春“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在茫茫人海中,与一个人是那么难那么难。好在,最后我还是找到了你。”
  • 大学时代(上)大学时代(上)蔡天新|青春离开时刻表上的到站时间只有十分钟了,我看见窗外仍是一堆乱石,心中好生凄凉。——题记。1978年10月5日下午,天气晴好。我独自一人搭乘七路公共汽车,离开西子湖畔的六公园,前往杭州城站。之前我已从武林门附近一家叫长征的旅店退房,背着一个单肩包,在湖边游荡了许久。就在两天前,我从台州黄岩翻山越岭,乘坐十多个小时的长途汽车,第一次来到省城,兄嫂从湖州赶到半道红的车站接我,并陪我玩了一整天的西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