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情深缘浅,总裁追妻路漫漫

作者:夏阳木槿
人气(0)评论(0)字数(111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新文链接http://m.pgsk.com/a/1247690/

纪唯宁一直认为,她这辈子爱的男人只会是江承郗,并且就这样跟他一直走到老。

从十二岁到二十七岁,江承郗如父如兄如恋人般的存在在她的生命里。他给予她的记忆太过美好,美好到足以让她忽视他所有的不堪。直至后来,他将她抛弃在异国他乡的婚礼现场,她狼狈归国……

------

一场医疗事故,作为主刀手的纪唯宁,无可避免的与患者亲属徐暮川产生交集。

穗城无人不知徐暮川,他心狠手辣,只手遮天。为了成为世腾集团的掌权人,他逼死生父,驱逐二叔,将三叔送进监狱。

得罪徐暮川,必定凶多吉少,院方勒令纪唯宁无限期停职。摒息待着事故责任追究,却等来徐暮川将纪唯宁请进家门,成为患者的家庭康复师。

尽握金钱与名利的徐暮川,背负着另一个女人的情,沉重如壳。这个女人的存在,注定他不能随心所欲拥有自己的爱情。

可是后来,他却频频将纪唯宁带进公众视野,细心呵护。她失意潦倒,他寸步不离。她心有所属,他满腔柔情。她惶恐逃避,他霸道逼进,直至她避无可避。

艰难的爱情走到无望时,是该放手成全还是拼死守护?

纪唯宁从不敢太靠近徐暮川。这个清冷的男子,他犹如罂粟,带着致命的诱惑,会慢慢的将你腐蚀,让你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亦甘之如饴。

同类热门
  • 独宠豪门妻独宠豪门妻紫萱凝|现言豪门总裁,家族族长,冷血杀手,谁会是她的梦中情人?一生一世一双人共患难的男主?“女人,你是我的,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认定你是我的老婆,你注定会跟我在一起!”他是家族的族长,他霸道的爱情宣言,让她震惊,无所适从!“涵儿,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以后我会真心对你,绝不会负你的!”他是豪门总裁,也是她仇人的儿子,他的一片真情,换来的是她绝情的离开!“唯涵,从你救起我的那一刻起,我的的心就已经被你填满,不管未来如何,只要能留在你的而身边,哪怕是为你卖命,我都无怨无悔!”他是冷血杀手,他的深情守护,让她倍感压力,只能一再的逃避!
  • 暖婚之婚天岸地暖婚之婚天岸地小齐宝宝|现言这是一个腹黑男与自强女的经典故事,温馨宠文。 这大概是本年度最精彩的订婚宴了,身为订婚宴女主角的她亲眼看见未婚夫和姐姐在C上打得火热,原本该戴上她手中的戒指带到了姐姐手中。明明很无辜的她在沦为众人嘲笑的话柄的同时,还要承受来自家人的指责,本来也觉得无所谓,反正早习惯了逆来顺受。 可是,这个众人口中神一般的男人干嘛这么愤愤不平的样子,说到底,被抛弃的人是她诶。看他的样子,怎么比她还像受害者。 片段一: 她是唐家最不受宠的女儿。 “唐绵绵,不是大姐说你,你看看你自己,除了待在厨房炒炒菜,根本就什么都不会,和白痴没两样。” “唐绵绵,大姐说得没错,你真的很蠢。走出去千万别说是我二姐,我怕丢人。” “真是,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笨女儿。”
  • 杜先生求婚记杜先生求婚记撑肚|现言杜先生第一次求婚的时候,满心期待她能在看到戒指的时候出现小女生的表情,结果没有。杜先生第二次求婚的时候,用了最传统的方式,温馨的烛光晚餐,单膝跪地,正打算说话的时候,他未来老婆沉沉开口:“又是蜡烛又是下跪,你当我死了么?”等到第三次求婚的时候,杜先生咽着口水蹲在他未来老婆的床前,等到她一睁开眼睛便不假思索地说:“替我做早餐吧,帮我洗内裤吧,一起进坟墓吧,我是说……嫁给我吧。”
  • 秀骨秀骨贺兰茵|现言前生,苏小棉是个把前男友的婚礼当成葬礼的毒妇。重生之后,成为莫盈的她,面临三个棘手问题:没记忆;没银子;没靠山。一番周旋、万般努力只为了在新的一世里安逸稳定地生活下去,然而等她恢复了记忆、赚够了银子、找到了靠山,并且放下了阴魂不散的过去,却发现已逃不过两个人——一个,是看着铁腕无情实则外冷内热的穆三少;一个,是貌似秀雅温柔实则心深如海的白公子。
  • 恶魔总裁要逼婚恶魔总裁要逼婚我是爱笑的风|现言她本是财阀千金,却在一夜之间失去所有,沦为家政! 她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赚钱撑起破碎的家庭,却误惹霸道的总裁,沦为他的囚宠! …… 她以为他是在在帮她,所以对他感恩戴德,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精心的布控。 当真相摆在面前,她选择了逃婚。 当他放下心中的积怨想要真心面对感情,却发现,那个被他困在心里的人,却已经消失了踪影。
  • 独家占有之亿万夫人独家占有之亿万夫人轩辕小瑜|现言一纸证书,曾最亲密的爱人转眼便成妹夫。 一场婚礼,她讽刺的为出嫁的妹妹做伴娘。 一出意外,最珍贵的孩子从身体里痛苦离去。 煤气爆炸,大火蔓延,她被丢弃在这预谋的死局中…尸骨无存。 也许是天见犹怜,她竟重生在亲人背叛那一天。 民政局前,不带迟疑的将离婚证书丢在前夫脸上, 转头看着妹妹:祝你们早有恶报,半生不幸。 最后潇洒离场:总有一天,我会嫁给一个比你许家、江家更高大上的人物,此生此世,你们给我的,笔笔清算。 片段:(特骨铮铮篇) 一处屋舍,遮风挡雨,占地三平米,目测公摊三百平米,拥有露天游泳池,外带全开放式水景厨房,入门便是床,夏暑冬寒,承天接地。 没错,这是她用两百块租下的房子。 许菁菁豪情万丈放下狠话,最后只带着五百块牛逼哄哄净身出户。 顺带着在路上捡了一个无家可归“流浪汉”。 “你没老婆吧?要不我们破罐破摔得了!” 片段:(三十六计篇) “大叔,你要了我吧。”死缠烂打攻势。 “大叔,漫漫长夜,不孤独吗?好巧哦,我也挺寂寞的。”升级版纠缠攻势。 “大叔,你是不是有处情节?其实我是不介意做修复的。”撕破脸皮继续升级攻势。 某大叔忍无可忍,拍桌而起:“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难道没看出我在引诱你吗?”某女天真无邪的笑道。 “……” “大叔,放眼整个C国,就你最有钱。” “所以呢?” “所以我要嫁给你。”
  • 大牌娇妻大牌娇妻苏尽欢|现言楚大BOSS真的是随手从大街上拉了个路人女带到了医院面见楚老爷子。 对这个连脸都没看清楚的路人女,大BOSS这样介绍,“爷爷,这是我女朋友,跟您说过的,准备下个月结婚……” 路人女眼观六路八面玲珑很是上道,“是啊,爷爷,早就听说您病了,一直都没机会来看您。这次来的匆忙,什么都没带,爷爷别见怪。” 未来的孙媳妇这么懂事楚老爷子高兴都来不及哪会责怪,忙说,“人来了就好,带什么东西,咱家不差这些。千芳也真是的,都准备结婚了也不带给爷爷看,非得让我老人家逼着。多好一孩子,我门楚家媳妇就该这个样子。” 探望结束,楚大BOSS道了个谢,转身就走。 路人女把大BOSS叫住了,“不是免费帮忙的哦。假扮女朋友费,绞尽脑汁圆谎费,两个小时聊天费和各种损失费,林林总总大概两千元。看您身份这么尊贵,价格必须涨十倍才配的上您。一口价,两万吧,只收现金。” 大BOSS来兴趣了,“哟呵,专业的啊。” 大BOSS很爽快,路人女也不多纠缠,拿钱走人,分道扬镳。 ** 楚老爷子出院了,非得要让未来的孙媳妇接。大BOSS好话说尽老爷子才肯出院,却又要让孙媳妇亲自照顾,不然死不瞑目。 大BOSS找遍整个城市,路人女就跟人间蒸发一样连个影都找不到。于是乎,一个轰动全球的寻人广告就此诞生。 一副全凭记忆画出来的素描女生,楚大BOSS神情呼唤,“亲爱的都是我的错,你快回来,我们结婚。” 也就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路人女在全世界人民的见证下成为了楚家第三代继承人的少夫人! ** 这其实是楚大BOSS的苦逼追妻史,也是婚后被娇妻蹂躏史,更是一部惯会扮猪吃老虎的小恶魔伪装成温顺的小绵羊把楚BOSS给生吞活剥吃干抹净还挖坑把他埋了的很有爱的故事哟哟哟哟……。
  • 季寞,爱寂寞:46度拐角季寞,爱寂寞:46度拐角凤晓离|现言我们的爱情不倾城也不倾国,那只是46°拐角的颠沛流离。岁月留下的痕迹,是我心里多了一个你,而你心里多了一个谁了? 喜欢用45度仰望天空因为那是幸福的方向, 我却喜欢在46度拐角,笑看那一段段似水年华。
  • 我来听你的演唱会我来听你的演唱会中2病|现言陈识是个善良的男孩儿。在我失恋的时候他把我捡回家,后来我们在被窝里滚到天亮,他用身体把我团住,我眯着眼睛装睡。我们爱了一阵子,后来在火车上分手,他扔了车票下车,我一个人从广州哭到了北京。再见面,他搂着新的姑娘,我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20岁那年,我最大的愿望是和陈识在一起。20岁那年,陈识最大的愿望是在工体开演唱会。
  • Boss不及格Boss不及格水月涵嫣|现言堂堂公安局局长千金居然在自己家里被绑架,这不是坑爹么? 什么?这个绑匪来头还不小,居然是国际黑帮组织的头目? 她不过一个安分守己的宅女,招谁惹谁了?居然遇上这么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恶魔!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这个恶魔长得倒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可是. 什么?这个恶魔居然还说要娶她? 天使嫁恶魔?尼玛,天理不容啊有木有? 某天,某女正在埋头苦绣十字绣,恶魔看见了,心疼地说道:“乖乖,绣这个多伤眼睛啊,还是让我来绣吧?” 于是,某男那拿贯刀枪的手捻起绣花针,一丝不苟地绣起花来,看得某女目瞪口呆! 她不就是去上个学么?恶魔居然调动整个市的精英部队去保护她—— “这是去上学还是去抢银行啊?这么多人干嘛啊?”某女小嘴一撅,不高兴了。 “乖~这不是人多力量大吗?” 某女嘴角只抽:“你以为是去打仗啊?” 她不过是和班上某个男生走得近点,恶魔就大发淫威,把人家好好的美男打成猪头. “乖乖,以后不许和男人有所交集!” “哦!” 某男俊眉一挑:“怎么这么爽快?乖乖今天真乖啊!” “嘻嘻,我再也不用和你有所交集了!”某女乐得象一只老鼠。 某男满脸黑线:“我说的男人不包括我.” “哦,原来你不是男人啊?哈哈哈!” 某男嘴角一勾:“我是不是男人马上就让你知道!” 然后,一张殷红的薄唇凑了过来. 看霸道恶魔如何一步步着征服腹黑小白兔,请关注bos不及格。 甜蜜宠文,男主强大,女主平凡。 男主超爱女主,喜欢的就跳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