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三无公主寻忆录

作者:蓝璇
人气(0)评论(0)字数(28万)评分(0)收藏(0)完结

六年前,他与她相遇,他却不知道她是谁。六年后,她对他有救命之恩,她已不记得他,却要求以身相许。而面对买大送小的交易,他甘之如饴!

最新章节

第302章(2020-06-22 16:40:48)

同类热门
  • 炮灰王妃重生记炮灰王妃重生记恬静舒心|古言前世她任性愚蠢,被人利用,死无葬身之地。 重生归来,便注定了她不凡的一生 她要守护至亲,功成名就,谋一世幸福平安, 毁灭她的,血债血偿; 有过恩情的,涌泉相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谁能保证,生活在谷底的人,就不会有青云直上的那一天? 紫苏巧笑嫣然:“大伯,紫苏说得可对?” 郡王:紫苏,我爱你,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紫苏:晚了,郡王在紫苏的眼里,连根草都不是! 萧皓:端王,21岁,未婚,没有小妾,没有通房丫头,是西凉国家喻户晓的大人物,唯一的亲王,皇上最宠爱的侄儿。 有钱有势,长相俊美,倾国倾城。 皇上早就给他挑选好了王妃、侧妃、庶妃的人选,然而凯旋归来的他,却对皇上说:“儿臣谁都不要,儿臣喜欢榆林郡主,非她不娶!” “娶她可以,不过侧妃庶妃也是少不了的!”皇上慢悠悠的道,声音轻柔,但是却透着不可抗拒的严厉。
  • 邪魅皇后征服圣君邪魅皇后征服圣君沉默的废|古言现代高材生,带着妖孽般的智慧,穿越到架空的古代世界,跟三千后宫佳丽,斗智斗勇斗床戏,征服圣君的精彩步伐。(穿越方式纯属臆想,请勿模仿,所有产生的后果请自行承担。)
  • 六宫无妃之爱妃逆袭六宫无妃之爱妃逆袭朝舞雪|古言一朝穿越,稀里糊涂被人以敌国公主的身份送到他面前。 彼时,她是无权无势的亡国奴,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万民臣服。 她胸怀智计,锦心绣口,在波诡云谲的朝堂后宫,亦能游刃有余。 他心冷如铁,两袖杀气,置身于乱世的刀光血影,只为杀尽天下负他之人! 他逼她为奴,她忍辱负重。 他命她为婢,她韬光养晦。 他许她妃位,她不屑一顾! 她说:“我若嫁你,必居后位,我若为后,六宫无妃!” * 【场景节选一】 他居高临下睨着她,冷傲道:“江晚鱼,朕看你还算贤德淑惠,恭谨持重,就大发慈悲收了你,让你做朕的女人。” 她掀了掀眼皮,慵懒道:“没兴趣。” 他心头一紧,在她身边坐下,柔声道:“我对你日思夜想,夜不能寐,以致衣带渐宽。你摸摸,这才几天,我就瘦了一圈。” 她面无表情收回手:“换个说法,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见状,他牙一咬,心一横,脱口道:“姓江的,老子看上你了,只要你答应老子,老子不介意做那个……” 话未说话,某个一直冷眉冷眼的女人倏地抬起头,双目放光道:“君无戏言,这可是你说的,拿纸笔来!” 【场景节选二】 “他身上每一块肉,每一根毛都是我的,想死你就说,我不介意送佛送到西。”她柳眉倒竖,穷凶极恶地对一名衣着暴露的女子喝斥。 女子朝御座上首之人凄惶哀求:“求圣上饶命,小女绝非有意,小女对圣上爱慕之心,天地可鉴!” 某男专心政务,恍若未闻,连眉梢都不曾抖动一下。 她冷笑一声,对左右内侍吩咐:“带下去,处以流刑。” 见女子被拖走,御座上的人这才抬头,春风满面,“厉害,这么容易就帮朕打发了一个。” 她冷哼一声,大步跨前,朝他伸出一只白嫩修长,晶莹如脂的手。 “什么意思?” “劳务费,一千两!”【欢迎大家各抒己见,若有不爽请温柔告知,期待亲们的鼎力支持~】
  • 逍遥儿子拜金娘逍遥儿子拜金娘馨馨蓝|古言她蓝馨儿是世界顶尖杀手,因为有消息说野人山有宝物,她一时兴起就去了,结果穿了。 天啊,不得不说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别人穿过了都没事,她一穿过来直接死了,原因?因为她是身穿,直接从天上掉下来摔死了。 摔死了更好,她可不想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过一辈子,可是黑白无常为什么没来勾她的魂,怎么办? 咦,怎么有两个尸体,这个是我的,一身运动衣;呀,这个怎么和我长得一样,算了不管了我还是先回我的身体里,怎么进不去?试试这个,呀,进来了。 原来是个不受宠的王妃,而且肚子里居然还带了个球。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南宫逸,凰玄国的六王爷,一张没有挑剔的俊脸,却笼罩着一层寒气,充分体现了冷酷一词,而且文韬武略,心思谋略都是上上之人。 他原本是要与有婚约的丞相府三小姐蓝馨儿成婚的,就算世人都传那个三小姐胆小如鼠、胸无点墨他也认了,不就是个正妃之位吗,反正他也没有喜欢的人,给了她又如何。 只是半路杀出来一个肖晴晴,为了这个重要的奸细,他与皇兄设下一计,但是牺牲蓝馨儿却是无奈的也是必须。 可是这个时候她居然怀上了孩子?可是看见她泪眼朦胧的样子,一向心狠手辣的他居然不想牺牲她了,那就用孩子保大人吧,打掉孩子,休了她,总比让她和孩子一起死要好。 可是这个女人居然偷了钱、伤了人、带着孩子跑了……罢了罢了,她爱怎样就怎样吧。 。。。。。。。。。。。。。。。 多年以后再次相遇 情景一 “你告诉他的。”南宫逸咬牙切齿的问道。 “没有,我告诉的是他爹是混蛋,没说你是混蛋。”蓝馨儿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不就是他爹吗?”南宫逸说道。 “那你是混蛋吗?”蓝馨儿问道。 “当然不是。”南宫逸恨不得吃了蓝馨儿。 “所以你不是混蛋,也就是说你不是他爹。”蓝馨儿解释道。 “我明明就是他爹。”南宫逸说道。 “那你明明就是混蛋。”蓝羽寒冲着南宫逸无辜的说道。 情景二 蓝羽寒阴沉的脸立刻变得阳光起来:“大哥哥是在笑我?” 神经大条的某人并没有觉察到这句话有什么问题:“一时没忍住。” “没忍住?那下一次大哥哥一定要忍住哦,万一要是出恭的话,这没忍住可是丢死脸了。”蓝羽寒一脸天真的说道。 那人一听脸一下子就红了,看着蓝羽寒一脸天真的样子实在是没有办法和一个孩子计较。 “大哥哥你脸红了?不会、不会真出现过这种情况吧。”说着蓝羽寒就怪异的看着那人,一脸嫌弃的样子。 情景三 这时蓝潇卿缓过神来斥责道:“馨儿,你简直是太放肆了,还不快把解药交给欧阳公子。” 燃夜低着头心中感叹:真是不长眼啊,这么多年的丞相到底是怎么当的。 被提到的欧阳墨也惊了一身冷汗,心中暗骂蓝潇卿分不清状况,也不想想能让燃夜这样对待的人会给他面子? 果然状况出现了…… 蓝馨儿一张楚楚可怜的小脸泪眼朦胧的看着蓝羽寒:“儿子,他嚷我。”敢嚷我,哼。 虽然知道蓝馨儿是装的,但是知道是一回事,但是看到就是另一回事了,他的馨儿除了他谁敢欺负,他自己都不舍得嚷一下,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老家伙,耍威风也要看看地方,敢在我的地盘撒野的人迄今为止可是都去了阎王那里报道了,我看你也很想去转一圈。” 情景四 “啪”一声响起,众人安静了,没有人敢说话了,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 只见北冥雪刚刚抬起来的手被蓝馨儿抓住,蓝馨儿反手狠狠的给了北冥雪一巴掌,北冥雪的右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高肿起来。 北冥雪呆愣了片刻,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蓝馨儿:“你居然敢打我。” 蓝馨儿从怀里掏出手帕在手上擦了擦,然后一脸嫌弃的将手帕扔了,狂傲的说道:“打了又怎样?不要忘了是你先动的手,既然敢做就要敢当,想打我自然要有承担的准备,我蓝馨儿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打你,还算轻的了。” “你、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等着。”说着就拉着李香然离开了。 蓝馨儿走到肖晴晴面前,邪邪一笑:“既然你想玩,那么我陪你。”说完转身离开了。 蓝羽寒走到肖晴晴面前,露出和蓝馨儿一样的笑容:“游戏开始。”说完跟着蓝馨儿离开了。。。。。。。。。。。。。。 蓝羽寒被‘jan的梦想’领养了。
  • 废材修真:一世刁妃废材修真:一世刁妃司徒静璇|古言她是AK杀手组首领黑鹰,惨遭姐妹背叛,穿越成南宫府废材三小姐。她的重生将扰乱这个世界的法则,乱异世,动乾坤,证天道,成就一世刁妃少轻狂。
  • 绝色倾城之凉爱绝色倾城之凉爱雁南渡木落|古言她一生曾遇见过许多男子。良人却隔山隔水隔云端。隔了红尘年岁遥遥不见。那些绝世出尘男子,曾领她赏过盛世美景,许诺过岁月从容。可是良景荒,岁月长,白首一愿终虚妄。她爱过的人,一人坐拥了天下失了她,一人换得了荣华弃了她。爱过她的人,一人拳拳心意她从不入眼,一人她自始至终虚与欺骗。要蓦然回首才有灯火阑珊。他倾尽一生守候,却半生不得她回眸。于是她有了流不尽的泪,道不尽的悔,感慨不尽的物是人非……
  • 不分上下不分上下夏绿盈|古言她从一出生就注定是个抬不起头的人,别人可以骄傲的喊爸爸,她却只能卑微的企求那个男人出钱给妈妈治病! 八岁那年,她眼睁睁的看着病重的母亲跪在豪宅外面渐渐失去生命,而里面的人无动于衷! 十岁那年,她把自己的亲生父亲告上法庭,一跃成为富家女! 十五岁那年她终于找到了活着的意义,可是却被人抹杀了她最后的爱! 生命终于只余下仇恨! 她微笑着把她身边所谓的每一个亲人赶尽杀绝! 这样冷血无情的她,二十岁终于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 她习惯了做强者,可是突来的一场意外竟然让她回到一个未知的朝代! 一个不受宠的公主,一场摆明的充满报复的联姻,弱小的公主被推上风尖的顶头、、、、、、、 且看一个没有后台的女子如何在古代的强权制度的生存,如何重新开创属于她的天下! ____ _____ 他从一出生见到的就是死人,他是在死人堆里长大的的,他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浴血将军”! 这个世上,没有谁是天生冷酷,如果他一睁眼看到的就是杀与被杀,那么就注定了他冷血的性格! 他的心之所以还暖着,是因为他还活着!——司图凛 他以为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得到整个天下,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得到她!——赤月 如果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东方静 你给我听好了,有我在,你就别想统一四国,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东方蕾 ———— ———— 推荐妹妹的恶搞美男多多文,喜欢文的亲儿可以去看哦《一代奸妃》
  • 红楼之倾世缘红楼之倾世缘西兰|古言林海病重,唤女归扬,为保女儿将来,过继一子林墨涵。 皇上薨逝,却是被太子毒害,太后拥立亲子十六子刘玄继位,一时间风雨欲来,太后开刀清算前账。 林海尚未出头七,皇上圣旨便到,孰料林墨涵手中竟有先皇遗诏,保住林家,携黛玉归姑苏葬父。 林家与皇室又有着怎么的因缘,太后为何在林如海尸骨未寒之时就要动手?贾家及其他豪门贵族为顺应太后之意步步相逼,墨涵和黛玉又要怎样一次次破解阴谋,冲出重围?又有哪些人会一路保这兄妹俩平安? 圣旨下,重返京城,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相依相守多少年,兄妹之情渐渐变为男女之爱,这段为世人所不容的不伦之恋将会如何收场。为保性命,一朝而反,烽烟起,新主立,天下定,兄妹情。 且看黛玉如何走出贾家的亲情,如何走出丧父丧母的哀痛,如何勇敢地承担起自己的爱与被爱,演绎一段兄妹之间的倾世孽缘。 墨涵:妹妹,哥哥不管你心中是怎生想的,哥哥都要叫你知道,哥哥喜欢你,只想娶你为妻,爱护你守护你一辈子。 黛玉:哥哥,只要有你在身边,玉儿什么都不怕,管他是太后还是皇上,管他是贾家还是王府,玉儿永远只相信哥哥一人。 推荐兰兰的完结文:黛清醉红楼 推荐新文:嫡女策 喜欢西兰的读者可以加入QQ群:2059761 西兰—花菜。有什么意见大家可以随便提,或者有好的想法也可以告诉我。谢谢亲们的支持。
  • 霸道娘子温柔相公霸道娘子温柔相公还是那个我|古言原名《狂女霸爱》,应编大要求改名。 她狂——是因为她有狂的资本 她霸——只对在乎的人霸道 情景一: “衣儿,你在干嘛?”某男看着眼前正在某大树面前‘努力’的女子,嘴角直抽。 “没看到吗,我在爬树。”某女头也不回的说道。 “可是,你不是会轻功吗,直接飞上去就行了。” “笨,直接飞上去怎么能感受到爬树的乐趣呢。” “…” 情景二: “你是不是喜欢我?”某女突然奇想的问着身边的某男,只听‘嘭’的一声,“咦?”某女四处看着,人呢? “衣儿,我,”某男满脸通红的从地上爬起,一脸尴尬。 “恩?” “是的,我喜欢你。”看着眼前美丽的容颜,某男鼓足勇气,说出埋藏在自己心里的话。 “吖,我决定了。”某女振臂高呼,完全不顾某男受惊的眼神,向世界宣布,“我们交往吧。” 情景三: “哥哥,我有嫂嫂吗?”某女问着自己最亲的大哥问着。 “呃,还没有。”某大男额头冒出一滴冷汗,他怎么有不详的感觉。 “吖,哥哥,你也太逊了吧,都几十岁的人了,竟然还没找到女人。”某女递给某大男一鄙视的眼神。 “…”某大哥接着来自四面八方各异的眼神,欲哭无泪,他什么时候又惹着这小祖宗了。 她,时而聪明,时而迷糊,时而可爱,时而霸道,她对世间的任何事任何人都不放在心上,但是,一旦她将某个人放在心上的时候,她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那个人。 本文穿越+架空+轻松+温馨+偏正剧,喜欢的亲们记得收藏喔,这样春才会更加的有动力。 春的广告区: 连载中: 替情敌养儿子*现代: 已完成: 冷面夫君追逃妻*穿越: 弃妃也抢手*架空: 穿越之冷心仙儿*半价:
  • 卿本纨绔,狡诈世子妃卿本纨绔,狡诈世子妃秦歌婉婉|古言谁说古代男子钱多,体软,易压倒?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一朝穿越,纨绔散漫的小混混成了有权有势却痴傻软弱的沁王府三小姐凤惊澜。 撸起袖子,正打算过上几天安逸日子。 这只突然冒出来,逼她踹了未婚夫非要嫁他腹黑狐狸又是谁? 今天三从四德,明天女戒,后天,把她选的美男护卫队换成粗鲁汉子又是为哪般? 这边斗他个天昏地暗,那边姐妹庶母,渣男未婚夫一个个都不让她省心。 拨开重重迷雾,才发现所谓痴傻不过是锁魂的封印罢了。 当鱼目变成珍珠,是继续纨绔到底,还是一展风华? 身边的美男如云,到底是真心相付,还是另有所图? 看一代纨绔,如何风轻云淡,素手倾天下。 *** 片段一: “景哥哥,那个凤惊澜在太不像话了,一个傻子,竟敢给我脸色看。”上京第一美女怒而告状。 “哦,那看来我也要给你脸色看,不然我怕未来的世子妃不高兴。”云景严肃说道。 片段二: “云狐狸,劳资今天就要睡了你,到底给不给睡,一句话!”凤惊澜膀子一甩,目露凶光。 云景起身抚了抚衣袖,暖声道:“跟我进来。” 翌日一早,凤惊澜脸色惨白,双脚打颤,扶墙而出。 众人拱手道喜,凤惊澜一脸扭曲,“睡他是个体力活,我觉得我还需要找武师学习两年再说!” *** 完结旧文:《妃常凶悍,王爷太难缠》http://m.pgsk.com/a/827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