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妖孽病王娶哑妃

作者:铭荨
人气(0)评论(0)字数(50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

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

再次醒来,前世顶级特工强悍灵魂入住,自卑,懦弱,孤僻的她,已然变成了强势,果决,随心随性恣意而活的她。

曾经欺她,辱她之人,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曾经无亲无故的她,这一世拥有了前世可望而不可及的父母兄长的百般维护与疼爱,谁若胆敢动他们分毫,那她誓必要毁他整个天堂。

这一生,原本她就只是想要好好守护着父母兄长就好,谁知还会有那样一个他......

同类热门
  • 权倾天下:至尊女官,不好惹权倾天下:至尊女官,不好惹倾兰公子|古言陆令萱,北齐妇孺皆知的毒妇奸臣,都知她毒害忠臣良将。却不知她也温柔贤良过。那年红装大嫁,她以为就可以安享一生。一场兵变她入宫为婢 北齐成立,她又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长广王高湛 那日春雨微薄,将她带回了长广王府,掌管王府的一切 高湛大婚,带着一身酒气去了陆令萱房里,醉眼迷离,“陆令萱,我高湛满心满眼都是你,你为何不肯嫁我。” 那年秋日,百花凋零,武成帝高湛弥留之际,只留陆令萱一人,“今年春季的柳絮飘飞,我是过不了今年了。” “你知道…” “我知道,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萱娘,只要你想要的,我都给你,哪怕是我的命。萱娘,我如今只想问你一句话,你的心里究竟有没有过我。”
  • 秋茨令秋茨令佩川|古言香烟馥郁,箫鼓喧天,绮罗盈市。 熙熙攘攘的人群为他开道。 “我大唐盛世你可喜欢?”李白停步转身和身后女子撞了个满怀。 女子眼底的震惊转瞬即逝“嗯” “那我大唐这太平盛世你可喜欢?” “嗯” “那我大唐这李白…?” 女子低眸“将…将就”
  • 潋滟风月相思筏潋滟风月相思筏温酒共茶|古言运筹帷幄的宸王爷本以为一纸婚约是自己算计了那个女人,不料却入了自己的局,终了只想抱得美人归。 风谲云诡的京都从不太平,妘瑶只想觅得一地,睡吃等死,不想竟也有戎装上阵不顾小命的一天…… 情节:他睥睨天下,纵横山河格局,欲为江山王,成四海主,却甘愿入了自己的局;毒发命危之际,想的却是如何换她余生无忧。 他生来便又一双很美的眸,上扬流光间盛尽四月芳菲色,揭开嬉笑风流的面皮,其下便是血淋淋的深仇恨,他曾道:亦无忧,无忧自是也无心,直到以命换命的那刻方知——亦无忧避不开俗世三千,躲不了婆娑遗憾,他该是让人心疼的才对。 月色锦袍,如竹清韵,他清润也冷情,淡漠也嗜血,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徒手大开杀戒时,竟只是为了一个女子,何其不幸,此女已是他人妻。 岁月重来,她只想握住指尖荣华浑噩度日,生平所好睡吃等死,不想事与愿违……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越女朱颜越女朱颜那梦无|古言千古垂名有何欢,世人谁知帝王难。 一个情字书万卷,只写恩爱是江山。 ——————————————————— 女主是个江湖侠女魂穿而来变成的郡主,男主是个冷情傲娇(其实不太冷)的王爷。 女主专注胡天胡地搞事情,男主一心协理朝政安天下,原是志不同道不合一对假夫妻,且还互相嫌弃。 直到某一天...... 她没心没肺的闹,他满脸宠溺的笑。 (婚后恋爱为主,权谋破案为辅,没有宅斗)
  • 清焰凤吟清焰凤吟ave羡鱼|古言护城河水结了冰,凛冬已经过去了,可是春意却没了影儿。昨夜刚下过了雨,早春的雨落在皇城脚下,总是最冷的。护城河边上是无数干枯的芦苇,平时是灰蒙蒙的褐色的,昨夜下过雨以后竟起了一层白霜。皇城里的皇帝已经病了很久了,很老了,就像这芦苇一样干瘪,没有生气。凉凉的风吹到护城守卫年轻的面庞上,冷的他实实打了个喷嚏。 “快拉吊桥啊!宣王造反了!宣王已经带兵包围皇城了!”老皇帝身边的大太监甩着拂尘,向……
  • 皇帝大叔是帅哥皇帝大叔是帅哥小苏凉凉|古言失恋又失业的苏畅度过了最难过的一天,一场车祸让她穿越回古代。她被男人伤透了心,就算是拥有后宫三千佳丽的皇帝在她这里,也是花心大萝卜一个,被皇帝看重的女人哪个能逃过?她就是要自己作死,不蒸馒头争口气,她的到来让皇帝的后宫不在安宁,看她怎样单挑后宫,玩转女人之间的战争!谁知她口中的大叔竟然是皇帝,没想到还是个十足的帅哥。看她如何陪他兵临城下,掳获皇帝的心。
  • 弃妇只为醉君心弃妇只为醉君心欢欢倾天下|古言顺,不妄喜;逆,不惶馁;安,不奢逸;危,不惊惧。叶清芷花了三年的时间,君家人终是没能接受她。一块红色胎记,让她成为所有人眼里的笑话。婆婆的刁难,丈夫的冷淡,让她伤透心。怀了孩子,满怀欣喜打算说时,他却和别的女子在一旁亲热。一纸休书,被逐出君家大门。胎记下,隐藏的是惊天秘密。六年时间,破茧成蝶。遇见了生命中的阳光—温少言。六年光阴,辛苦抚养儿子,君墨离却在这时想带走母子二人。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淡之喧嚣,坐拥宁静;舍之奢靡,但享温馨。爱恨纠葛,死生与阔后,却道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 何妨一顾少年时何妨一顾少年时佚名小呆|古言宛童在自己年幼无知时,只因想和哥哥一样的待遇,想要也能去书院读书,对闺女,孙女有着摇摇欲坠的原则的家长们屈服于她的牛脾气,于是走上了女扮男装的不归路,在学院发生了一系列让宛童开心的,不开心的事,也打抱不平了几次,然后...被打了,额,就在她决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时。咦,我拿你当小跟班,你咋就是成长型呢...
  • 莫为钰莫为钰李书湘|古言这一世,他是炼狱城主,当今最大最可怕的杀手组织首领,实力强大。(长得帅,还痴情!) 她出身商贾之家,又是当今京城最豪华青楼的老板娘,却为了逃婚而离家出走,在山上爬树的她,不留神从树下落下,正好被他接住。(长得美,又有钱) 一眼,恍如隔世。 谁又不是爱惨了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