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唯你可辜负唯你可辜负秃头少女苏一|现言许桑被陷害入狱,他却说:“你替阿情入狱,出来我便娶你。” 他怎么能? 于是,许桑让他得其所愿,但是,这才刚刚是个开始。
  • 此去经年不应有恨此去经年不应有恨无痕冬风|现言王金凤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心里怨恨周其昌,然而她却不忍心伤害当初抛弃她的他,他们之间的情感会将如何结束?周司剑与赵美琪这一对苦命鸳鸯,他们之间的爱情父母是强烈反对,正当柳暗花明时,他们之间的爱情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婉婷与艾鹏辉的爱情也是周家的人万万不能接受,然而他们对这份爱情至死不渝,他们之间的这份爱情又将何去何从?杜青青和杨骁飞的爱情也是一波三折,又将如何发展?本小说还写了两处寻亲的事:二十年前王金凤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遗弃后,可二十年后她带着一份愧疚回来寻找自己的孩子;马慧敏曾两次到周家认孩子,可是一波三折,她们是否会找回自己的孩子呢?一切答案尽在《此去经年,不应有恨》。
  • 宿世孽情:仙女寻心宿世孽情:仙女寻心冰清悠然|现言她本是天界王母身边高高在上的仙子,法力无边,心高气傲,冰雪聪明,一时贪玩,一时好奇,闯入人间怎奈从此生出一段孽情,一场灾难。 他是冰块,是朽木,是顽石……失去仙法,心高气傲的她,怎样上演一出女追男的戏码,话说朽木怎样才能变成檀木呢?
  • 甜蜜婚宠,总裁大叔太撩人甜蜜婚宠,总裁大叔太撩人夜小仙|现言本想惩治花心的未婚夫,却错砸了未婚夫叔叔的车霍景熠给了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来肉偿那笔砸车的巨款。成为了霍夫人的第一天,她就开始了悲催的还债生活。日日夜夜,让乔念后悔至极,终于有一天,这样的日子受不了了,“大叔,我要离婚。”“离婚?债还没有还完,那就生几个猴子吧,母债子偿。”失足成千古恨,如果重来一次,那块板砖她一定砸在霍元东的裤裆上,听听他的惨叫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腹黑总裁强娶妻腹黑总裁强娶妻凤池吟|现言直到浴室的磨砂玻璃投出那道窈窕朦胧的身影,唐颂才收回视线,他可不敢保证再晚几分钟,会发生什么事。 早上耽误了太长时间,唐颂似乎有些着急,把沈略塞进车里就走,银色的跑车飚出公寓的地下停车场,速度飞快。 沈略到现在还莫名其妙,瞥了眼开车的他,说道:“你要有急事,就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去学校。” 他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谁说我要送你去学校?” 沈略深吸一口,告诉自己,……
  • 两世情伤两世情伤沈初寒|现言她爱了他一世,去换来了一张离婚合约,看到他和别的女人相爱一辈子。可是,她都与他在一起了,还不放过她,亲手将她推进深渊。她重生一世,不再爱他,可是再次坠入爱河,到头来却发现只是一场阴谋…
  • 世纪最暖婚世纪最暖婚夏柒乐|现言他,萧寂初,13年前,家族蒙难,不得不放弃一切,远赴国外 13年后,拥着跨军政商三方势力的背景,强势回归,仅用一年时间便夺回家族一切…… 但他回归,只为找回13年前嚷嚷着嫁给他的小青梅…… 她,叶芮琦,Z国两大家族八大豪门中的叶氏家族大小姐,从未露过面…… 丑不能见人?资质太差草包一个?仗势欺人还包养小白脸? 错!这只是世界女人对她太过嫉妒而产生的幻想罢了! 当她一袭白衣礼裙如仙女误入红尘与他携手而来时,全场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是她?! 什么草包,什么丑八怪,什么不自爱,统统都是狗屁! 等等!这俩人是怎么肥事?那个闻风丧胆的萧爷温柔得能滴出水的眼神是幻觉吧?! 男女主双洁双强,稳定更新欢迎入坑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吸血鬼之恋系列霸情布鲁赫吸血鬼之恋系列霸情布鲁赫清音|现言吸血鬼的起源,最早是在基督教《圣经》上出现的。其人物为该隐。 相传,因为人类始祖亚当与夏娃受撒旦诱惑而吃下智慧之果被上帝诅咒并驱逐出伊甸园后。 亚当和夏娃生下该隐与亚伯两个孩子。 该隐是负责耕种,亚伯负责放牧。 有一次,向上帝献祭时,该隐只能拿出了一些蔬菜和稻谷作为祭品,而亚伯却拿出了羊羔一类的肉类作为祭品。 上帝惟独垂青亚伯的祭品,导致该隐的嫉妒……
  • 帝少的天价前妻帝少的天价前妻沐二|现言三年前的下堂妇,三年后强势归来。然而,她的前夫凌先生,依然盲目、自大!她工作时不小心救了他,他说:“女人,你又故技重施靠近我!”她喝醉不小心撞了他,他说:“多年不见,醋劲还这么大!”她胃疼没有食欲,他说:“几天没见我,就茶不思饭不想了?”她微微一笑:“抱歉,不是谁都喜欢破镜重圆的戏码,我对您不感兴趣!”后来,凌禹玺发现,陆嘉宥对他不是别有用心,也不是欲擒故纵!她原来,是真的不想和他重归于好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