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王爷本妃只爱财

作者:沐晓汐
人气(0)评论(0)字数(50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片段一

怀揣着一万两银票,偷偷摸摸来到东墙边的苏小陌,

左右瞅了瞅,在确定了没有人的情况下,

唰的一下蹲下身子,拿着铁锹开始左挖一下右挖一下,

嘴里还碎碎念道:“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

种一万,翻十番,其实这事也简单。”

继续卖力的挖着

“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种一万,翻十倍,其实这事挺惭愧。”心情无比愉悦的卖力挖着…

“这位小娘子,大半夜的这是挖谁家的墙角呢?”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

挖的正起劲的苏小陌,一听吓得扔了铁锹噌的转过身来,警惕的捂着自己的胸口:“谁?给老娘出来!”

话音一落,唰的一下,五米外出现了一个人影,因为那人背着光,根本看不清长相,从轮廓看来应该是个男人,那声音也确实是个男人。

“啧啧啧,这小娘子长的还真是水灵,看的人家心里痒痒的,小娘子大半夜的不睡觉,可是耐不住寂寞了?要不要爷来陪你排遣寂寞呀?”玉润珠圆的男声响起带着十足的挑逗的意味。

苏小陌顿时紧张了,尼玛,老娘怀揣巨款,这丫的不是来抢钱的吧?“你是人是鬼?到底什么目的?”

那男人嘴角一抽:是人是鬼?自己有那么像鬼吗?要说是鬼,那也是风流鬼。男人不说话,徐步朝苏小陌走来四米、三米、两米…

苏小陌顿时吓了一跳,更加用力的捂着胸口,在外人看来就像要誓死保卫自己清白的贞洁烈女一般,在那男人离她还有一米远的时候苏小陌颤抖的声音响起:“你,你…站住!别再过来了!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某男果然定住了,苏小陌瞬间睁大了双眼:眼前慢慢出现一袭淡紫色身影,光亮华丽的贡品紫色柔缎,穿在身上亦是舒适飘逸,形态优美极了。那人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弯弯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挂着一丝魅惑的笑。尼玛,又是一个美人啊!

“小娘子,可看清了我是人是鬼?”带着一丝丝魅惑的声音响起,

“……”苏小陌不吭声,只是防备的看着他。

见苏小陌不回答自己的问题,这男人也不恼。本来他跟皇兄探讨完如何整倒丞相一事,便要回府。经过侯府东墙,突然听到有人在碎碎念,听着还蛮有趣的,便想过来瞧瞧,谁知就看到这小丫头一副做贼的模样,顿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见她如此防备的样子,更是挑起了他的兴趣:“小娘子如此护着自己的胸口做什么?我可以理解为是在故作矜持的邀请我吗?”

苏小陌顿时火了,这丫的是脑残啊?还是眼瞎啊?哪只眼睛看见老娘在邀请你?你丫的一定是知道老娘有钱,是来抢钱来的!想着便开口道:“你说吧,是不是来打劫的?”苏小陌防备的开口。妈的,这丫的一定会武功,自己肯定打不过他,但是一定要誓死保卫这一万两,俗话说:头可断,血可流,私房钱不能丢!

“……”某男一脸黑线,自己看起来有那么穷?需要打劫为生?“打劫?唔,算是吧。”既然她说自己是来打劫那就是吧,反正劫个色也不错。

“我就知道!要钱没有,要命不给!”苏小陌狠狠的说道。

某男嘴角一抽,哈,有意思:“我可没说是要来劫财的。”戏虐的声音响起,还不怀好意的瞄了瞄苏小陌的胸口,想着看看这小丫头惊慌错的表情似乎也不错。

苏小陌一听,顿时松的一口:“呼,原来是劫色的啊,不早点说,吓死老娘了。”

片段二

.

某王爷伏在桌案奋笔疾书

“砰”某女一脚踹开房门“南宫寒,老娘要休夫!”

“喔?休书拿来”某王爷清冷的声音

“…老娘不会写字!”某女咬牙道

“哦,那就会写字了再说吧”某王爷淡淡的说道

呃…

片段三

两年后

某女赶着一群鸭子,无比悲戚的唱道

“啊多么痛的领悟~我曾有金银无数~只是我回首来时路的每一步~满眼都全是猪~啊多么痛的领悟~我曾经万众瞩目~如今却赶着一群鸭子~沿着河边~任意追逐~不再金银满屋~”

“娘亲,爹爹回来了,又丢了三文钱。”一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娃娃奶声奶气的说道。

“什么?!这个遭雷劈的!准备搓衣板和大水盆!”某女瞬间抓狂

呃……爹爹又要跪搓衣板了……

最新章节

第241章 几小无猜(2)(2020-05-16 08:50:36)

同类热门
  • 穿越大清之冰凝雪韵【完结】穿越大清之冰凝雪韵【完结】竹韵弹风曲|古言穿越300年的时空来到大清,来到大清遇上很多人 遇上后谁为谁倾心?倾心却因得不到而殇情 冰的唇,火的心 每一次的凝眸都将火一样的热情掩藏在冰的深处 恨得太深,只因爱得太沉 空守一句承诺,让谁等尽一生 坚强、执着、只因为爱你不想放弃 守候—— 那一世的情不是在梦里盛开 她说:不要争天下好吗? 他说:只有得到天下才可以拥有你 他说:我可以放弃天下,但不可以放弃你 * 她,从秀女到宫女,周.旋在众阿哥之间。温润如玉的八阿哥、面冷心热的四阿哥、率真直爽的十三、痴心不改的十四……还有风流倜傥的年羹尧,男人的成王败寇之间,能否容得下一个女人的烙印? 他愿意为她放弃争夺天下吗?还是一意孤行的认为只有夺得天下才可以拥有她? * 再相遇—— “哪个王八蛋撞了我?到底是做梦还是真的?!” “我们似曾相识?” “也许——可能——” “我们是冤家?” “也许——可能——” “我欠你很多?” “也许——可能——” “你欺负我?” “……” 又一场阴谋?逃还是不逃?上辈子逃,这辈子还逃?是不是要奋起追到下辈子? * 竹子的新坑:http://m.pgsk.com/a/425572/《暖君心:多情小母后》
  • 蛇王娇妃蛇王娇妃朝九不晚五|古言艾草从未想过自己会穿越到古代,更没想到的是她竟做了一条蛇的小妾,而且还是一条没有人情味儿的铁板面瘫蛇!算了,既来之,则安之。面瘫蛇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 空间弃妇很抢手空间弃妇很抢手雾灯花|古言《拐个相公,弃女当自强》 《狂妃天下,爷的法医嫡妃》http://m.pgsk.com/a/1018227/ 她是被弃糟糠之妻,还被公公婆婆嫌弃生不出儿子,只生个赔钱货。 穿越后,意外得到空间,她开始种花,种菜,种水果,赌石,生活开始风生水起,银子一大把一大把地进。 原先嫂嫂对自己尖酸刻薄,看见她有银子之后,联手与大哥一起夺她财产 她换成一个个铜钱往他们脸上扔 赶她出门的夫君也回头挽留,这种渣男送给她都不要 * 这年头孩子她娘最抢手,尤其是下堂的村妇。 “我这样的你也要?” “要。”他不假思索就坚定回答。 “你家人会介意。”她犹豫了一下,决定不祸害他。 “你是嫁给我,不是嫁给他们。”对他来说都不是事。 “要是万一你虐待我女儿怎么办?” 女儿在旁边不耐烦地说,“娘你不要拿我当借口,要嫁就赶紧,不然连弟弟都出来了。”
  • 权谋论:再嫁为后权谋论:再嫁为后欢芷|古言她只愿,今生不相欠,来生不相见,无论是谁!她说:你们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她不过是一颗不能有风花雪月的棋子,棋子,没有自由身,被人掌控的棋子,那高贵的身份只是假象,她,只是棋子!他明知道,却还是对她动了心。他也知道,却也是动了情。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不再是棋子。她笑了,笑的沧桑苦涩,已经太迟了,一日是棋子,到死都是棋子。他说:你是我的夫人,就只能是我的夫人,只有这一个身份。她说:你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怪只怪,那件锦衣盖错了人,你也爱错了人!
  • 王的彪悍宠妻王的彪悍宠妻云天飞雾|古言一觉醒来,最美军花变成已婚少妇。传言她的王爷夫君自幼顽疾缠身,智弱体虚。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到底是那个混蛋说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腹黑界的鼻祖,明明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给她装傻卖萌扮无辜,忍无可忍,老娘要休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辣妻损夫掀江湖辣妻损夫掀江湖陈也|古言他,庶出大少爷,没名没分。她,魔女大小姐,错为丫鬟。 无用少爷撞见被甩丫鬟,阴差阳错的陷阱,为颜面,为身份,披上嫁衣,成亲! 新婚当日,立下十条婚后条约。无赖夫君不同意?那就让你知道名誉扫地是怎么个意思。 “我真的是脑子被门挤了,才会同意和你假成亲!”林诗妍怒吼唐轩梵。 “终于聪明了一回,发现自己脑袋被门挤了。”唐轩梵不急不慢的瞥了一眼林诗妍。 “唐轩梵,你大爷!” “我大爷不也是你大爷么,何况我没大爷。” 只听一声狂吼。庶出腹黑少爷和俏皮魔女大小姐的战争,麻辣开幕……
  • 枕边小医妃:王爷,玩够没枕边小医妃:王爷,玩够没疯子一枚|古言他惊才绝艳,却淡漠名利,古代版好男人的楷模!唯独对她这一个穿越女,小气腹黑又卑鄙无耻……分明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嘛!而且,他被皇帝赐婚关她什么屁事啊?挑这个时候扯她玩拜堂兼洞房,是想两人一起砍头吗??
  • 妙女神医:我的病态王爷妙女神医:我的病态王爷吴漫漫|古言他,是当朝备受皇上宠爱的皇子,也是当朝唯一的一位王爷。 她,是当朝人人尊敬的女神医,也是上官家的大小姐。 可他却是一位身患疾病的病态王爷,而她却是个双腿残废还毁容的女神医。 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意外使得两人的命运交织在了一起。 他对她说:嫁给我。 她也对他说:今生只愿得以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又对她说:好,只要你想要,我便给你。 一生得此一人,夫妇何求。 --- 漫漫书友群153371269欢迎各位支持漫漫的大大加入,敲门砖男女主名字哟~
  •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温暖的月光|古言{女主版介绍} 颜如玉,权门颜家的天之骄女。 却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一生受尽苦楚。 双眼被刺,双臂被斩,容颜被毁,最终沦落成为众人观赏的怪物。 一切因她看错了人,也爱错了人。 苟且偷生三载,只为护她唯一至爱。 可亲生子被当成玩乐的工具,痛苦的惨叫在她耳边响起时。 她亲自杀死自己忍辱三年所保护的爱子。 斗兽场上,泣血咒怨。 如有来世,倾尽所有,不死不休! 传言 楚家庶出次女眼盲无用,是个累赘。 可又有谁知,她洞若观火,乾坤在握? 弹指之间风华显,顷刻之时江山覆。 一代骄女的死去,是另一个传奇的开始。 本文权谋文,一生一世一双人,无虐,可放心入坑! {男主版简介} 他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也是富可敌国的神秘家主。 传说他天生鬼瞳,可夺人魂魄。 传说他天生瘫痪,却权术阴诡过人。 传说他冰冷无情,视世间万物为无物。 传说…… 放屁!楚如玉只想说,他就是一个卑鄙无耻,下流无赖的好色之徒。 第一次见面,欺负她看不见偷了她的肚兜。 第二次见面,还是欺负她看不见偷亲了她。 第三次见面,不想被欺负的她主动摸了他…… 从此之后,她的复仇之路多了一尊大神,时不时要安抚,时不时要顺毛,时不时还要陪睡…… {剧场版介绍} 某天,某摄政王的蛇精病犯了,指着一颗高大的柳树道:“小珍儿,本王想吃枣,给本王摘一颗最红的过来。” 某女淡淡看了眼前随风而飘的柳絮,十分淡定道:“爷,没红的枣。” 某摄政王挑眉:“那摘一颗青的来!” 某女继续淡定:“爷,没青的枣!” 某摄政王不放弃:“不管青的红的,本王要吃枣!” 某女立马转身…… “干什么去?” “买枣!” “本王要这树上的!” 某女深呼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脸最终破碎:”爷,小的没办法在柳树上摘枣,要不爷您试范一下?” 某摄政王做大爷状向后一倒:“这点用处都没有,小珍儿,看来你只有做本王王妃这么一点用处了。” 某女皮笑肉不笑:“让爷费心了,为了不让爷浪费王妃位置,小的一定会努力让自己更加有用处。” 某摄政王恨恨磨牙,第十次的傲娇求婚计划再一次以失败告终!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