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余生,请多多指教

作者:桃花朵朵香
人气(51)评论(0)字数(229万)评分(0)收藏(0)连载

他是权势倾天的高冷贵。

她是婚前被抛弃的苦逼女。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她走到他面前。

“娶我可好?”

他微怔,随即薄唇轻启,“好。”

她傻住。

“走吧。”

“去那?”

“民政局。”

原本她以为自己也就是嫁了个总裁,却在前男友的婚礼上,发现他不止是总裁,还是……

新文《染指帝国首席:老公,别闹》已开

最新章节

第66章 阳台大战(2020-05-10 21:29:08)

同类热门
  • 强政老公很有爱强政老公很有爱拜拜小妞|现言在徐正轩的字典里,关于安然这个名字的解释,如下: 安然是老婆,是疼到连自己都觉得恶心为止, 安然是夫人,是奉承到连尊严都可以抛弃, 安然是宝贝,是握在怀里连中暑都要捂住, 某一天,安然如果累了,有他连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从国外赶回专程按摩, 在安然的字典里,关于徐正轩的解释,如下: 徐正轩是暴君,是霸道到连脱袜子都要蛮横抢着干, 徐正轩是跟屁虫,是连上个洗手间都要徘徊在外认真守候, 徐正轩是小气鬼,是除了他以外连司机都必须是女人, 徐正轩是爱哭鬼,是连她扎破手指都要泪流满面自责不已。
  • 女皇炼情路女皇炼情路雪残音|现言女尊男尊并列世界,南月寒是另一个世界的灵族公主,魂魄进入刘国女皇身体,她不爱江山,不为荣华,不贪美色。只愿一统五国,完成炼情,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命运却和她开了一个玩笑,让她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所做的是对是错。 水波,司空浩,安非羽,女皇的贵君,南月寒对其极尽宠爱。最后换来的却是几人挥剑相向,他们幡然悔悟,可还有机会留在他身边。 安逸是一个温柔多情的男人,对南月寒一心一意,生死不弃,不知他的命运将何去何从。 蓝御:“寒,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我这一生最开心的事情不过和你同生共死罢了。” 姐姐和师傅是南月寒心底珍藏的洁白,可她们到底隐瞒了什么? 花残:“寒,你说过,我的名字听着让人心里难受,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你说要从此以后都叫我阿欢的,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司空云,男尊国的皇帝,看到一袭白衣雨中弹琴的南月寒,从此就念念不忘。
  • 破茧重生的女人破茧重生的女人水湄伊人|现言苏非非原本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儿子刚上初中,老公也事业有成,直至在朋友的好心提醒之下,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婚姻早已危机暗伏,直至有一天她把老公与他的情人堵在了酒店门口,十几年的婚姻终于土崩瓦裂,不复存生。同时在亲戚的介绍之下,认识了一个丧偶的性情比较墩厚的男人,几次了解之下,彼此印象都不错,男人开朗的性格也令她觉得很安定,但是,儿子的反对,还有前男友的骚扰,前夫的检讨,令她很苦恼,她该如何选择,会不会再次有一个安稳的婚姻,只有经过婚姻伤害的女人,更懂得去珍惜。她终于作了选择。
  • 七零甜妻撩夫记七零甜妻撩夫记冬至的柚子|现言没想到竟然重生回到了花一样的年纪,不逆袭对不起自己! VIP群:571-518-006,普通群:218-633-136
  • 神棍老婆:腹黑秦少是妖孽神棍老婆:腹黑秦少是妖孽缠梦|现言孟灵儿,知天地,通阴晓。白天,她是宠物店的医生,晚上,则化身为鬼办事的通阴人。她因背负血咒必须与秦家少爷秦泽联姻。她以为是一段孽缘,殊不知,对方早已情根深种。
  • 重生八零:顾少,撩上瘾重生八零:顾少,撩上瘾叶岚珊|现言前世背负破鞋的骂名,是人是鬼都可以踩在她的头上作威作福。 意外重生回到命运转折点,曾经那些欺她、辱她、谤她、贱她、笑她的渣渣们,且看强势回归的张然如何踩渣渣,虐极品,跟上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混的风生水起! But,姓顾的那谁谁,天天黏着她是几个意思,居然还一脸淡定的偷看她换衣服? 某男:“媳妇,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张然:“滚粗克......”
  • 霸情悍将霸情悍将颜墨白|现言一个是淡泊如菊的宅女,一个是沉默冷冽的商场悍将, 当一部由她主笔的网络小说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时,他主动找上了她 寡淡如冰的宅女与淡漠寡言的悍将之间,究竟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爷爷辈的斗嘴打赌,让这对陌生的男女成为未婚夫妻,自此纠缠不清 片段一: 看多了丑陋的人性,她不相信这世上还存在着纯粹无私的爱情,或者人。 直到碰到她家悍将老公,发现他无欲无求,这让她坚信的理论出现破裂迹象。 不死心的她,认为现代社会不可能存在如此清心寡欲之人,便问了他一个问题: “老公,我很好奇,你这辈子,做过的最自私自利的事情是什么?” 闻言,他抬起淡漠的眸子,灼热的视线紧紧锁住她,顿了几秒钟之后才坚定地说道:“你,是我一个人的……” 片段二: 深夜,昏暗潮湿的监狱里。。。 “楚先生,有人探访,请!”狱长亲自过来,态度毕恭毕敬。 “……”他正想着家中娇妻是否吃饱睡好,没有看到狱长的局促不安。 监狱的大堂处。。。 “他们打你了?”她蹿上前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头还站着十几个军人 “……”他摇摇头,原本寡漠的脸上咧开了一道浅浅的弧度,他家老婆来了。 “嘭——”狱长被猛地一脚踹飞,只因她看到自家老公的手背上擦伤了几许。 “靠!老娘的男人,也是你们能动的?”犀利的眼光冷冷扫过一众狱卒,某女爆发了。 看着暴走的娇妻,他脸上的笑意逐渐放大,忽然觉得,这次坐牢,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片段三: 商场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并肩走着。 小男孩抱着一只小小的、肥肥的流氓兔,伸出小手拉住了男人的衣摆。 “爹地,我要那只大兔子……”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儿时不时瞄向男人。 男人低头看了那小小的身子,再看看手里一米多高的流氓兔,脸上波澜不惊。 伸手拍了拍小男孩的脑袋,男人将流氓兔往身后藏了藏,淡淡地说着: “别闹,这个是给妈咪的,你玩小只的就好了。” “……”小男孩无语了。难怪妈咪那么匪气十足,原来都是爹地给宠出来的……
  • 黑白蝶之倾尽天下黑白蝶之倾尽天下杨婧妍|现言明明知道走这条黑暗道路越来越远 会更难以回头可是仍却义无反顾 “爱过你,我只希望你放下一切。”她心爱之人在她的怀中离去 她愤怒,并憎恨着世界美好的一面。 誓永不救赎!
  • 我就是豪门千金我就是豪门千金那个逗比|现言本是豪门千金,却流落在外。一场阴谋的开始,以她的性命为终。重生后,她带着满腔的怒火再次回来。这一次,她要彻底的翻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腹婚腹婚李彧卿|现言为了能够赚到钱逃离悲惨的家庭,我不惜出卖我的初心,也出卖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