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0章 各有所得最满足(大结局)

安肃在村子里面等了一天之后,总算是看见他们回来了。

在他们的身份揭开了之后,从昨天开始,就有人总是往周家看,倒是看见了一个面容俊彦的男人,虽然也有不少的姑娘家想要上前套个近乎,但是听说了那是逍遥王之后,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惹祸上身。

安肃看这情况也算是在自己的预料之中,这样一来,李宛宁他们肯定是没办法安安静静的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她会跟自己走吗?

就在安肃这样想着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李宛宁和周渠回来了。

他立即上前。

“安叔叔。”周宝和周萌率先开口。

安肃朝他们笑了一下,看向了李宛宁和周渠。

李宛宁笑了一下,说道,“抱歉,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吃饭了吗?我做给你吃!”

“不用了,我昨天买了一点糕点,总不会饿着自己。”

在他们说话的时间里面,周围的人都是在悄悄打量着他们。

之前的时候,他们只觉得李宛宁和他们好像没有什么不同,现在看着她和周渠站在一起,才发现他们的气质好像真的和寻常人不同。

真的是公主和将军啊……

李宛宁不喜欢这样被人围观的感觉,说道,“有什么话,我们进去里面说吧!”

安肃点点头,却没有看见周恒和白芷若。

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周渠说道,“他们两人留在小镇上几天,毕竟昨天你不是将周恒 任命为县太爷了么?”

周渠的言语里面还可以听出来的是明显的不满。

安肃笑了一下,说道,“原来是这样,阿宁,你有什么安排吗?”

李宛宁朝他笑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你昨天说的有道理。”

听见李宛宁的这句话,安肃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说道,“阿宁,你的意思是,你想要跟我一起走了?”

李宛宁愣了一下,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周渠已经拦在了他们中间,说道,“谁说要跟你走?”

安肃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李宛宁笑着说道,“我是想要去看看长乐公主,过几天的时候,我想要去看看她。”

“既然这样的话,不是要跟我……”

“我们一起走。”周渠将他的话打断。

安肃的眼睛顿时沉了下来,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

“不是,我和阿宁一起,你想要走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了。”

安肃没想到他说的我们竟然是将自己剔除在外,眼睛里面是阴沉的一片。

“那我们完全可以一起走。”

李宛宁看了一眼周渠,笑着说道,“还是不了吧,我觉得这样太多人了也不方便,你可以先走,然后我们在国都城里面相聚!”

这是明显的逐客令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安肃才说道,“那你们是要住在国都城?”

“还没有决定,到时候看,而且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就不劳烦你来操心了。”周渠的眼睛里面,是明显的敌意。

安肃也没办法了,看向李宛宁,“阿宁,你也是这样想着的?”

为什么要将这样的难题抛给自己……

李宛宁脸上是一片勉强的笑容,说道,“是……”

安肃倒也笑了一下,说道,“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今天就走。”

李宛宁看着他那那样子,本来是想要追的,但是走了两步之后,脚步却又停了下来。

追了之后,似乎也说不上什么来。

“那行,保重。”

她只能说这么一句。

安肃朝她笑了一下,看向周渠,“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国都城里面再见吧!”

李宛宁笑着点头。

在送走了安肃之后,周渠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点。

李宛宁看了看他,说道,“你不要总是这样,怎么说,他哥哥之前也救了我的命。”

“正是因为他哥哥救了你的命。”周渠低声 说道。

李宛宁看着他那样子,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你该不会是担心我会跟他走吧?”

周渠认真的看着她,“你会吗?”

“那我现在走了吗?”

李宛宁说着,摇了摇头,正想要往里面走的时候,周渠突然从背后上来,将她抱住。

“我害怕你会跟他走,因为之前的时候,你欠了他哥哥一条命。”

李宛宁愣了一下,接着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说道,“那是我欠他哥哥的,不是欠他的,况且就算是欠他的命,我也不会用其她的东西去还。”

李宛宁的话,让周渠的心慢慢的落了下来,手也松开了。

李宛宁笑着看向那边的周宝和周萌,“准备收拾东西,我们去国都城看皇宫!”

此时,皇宫里面。

距离长乐公主登基已经过去四年的时间,在这四年的时间里面,长宁国是国泰民安四海升平,虽然是个女皇帝,但是却实现了之前从来没有的繁荣之景。

而在这四年的时间里面,小太子也是一天天的长大,却也调皮的让人觉得头疼。

“小太子,你下来吧!”

“小太子,你赶紧下来,你要是摔着了怎么办?”

下面的人急的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但是坐在树枝上的人还是优哉游哉的。

被下面的人吵烦了之后,他还会大喊一声,“不要吵了,我要摘梅花。”

“想要梅花的话,让人摘给你就好了。”一道声音传来,宗承誉愣了一下,这才顺从的从树上爬了下来。

宗如年的眼睛看了一眼旁边的人,那人立即会意,上前将树枝上的一朵花摘了下来。

“太子殿下,你想要的可是这个?”

宗承誉点点头,拿着花走到宗如年的面前,“这个……给母皇!”

宗如年的脸上是满满的笑容,蹲下神来。

宗承誉踮着脚尖,慢慢的将手上的梅花别在她的耳边。

宗如年笑了一下,说道,“真乖,过两天就有人来看你了哦。”

“是谁呢?”

“是你姐姐的两个孩子,有一个是很漂亮的小姑娘哦!”

“小姑娘?这宫里面也又很多漂亮的小姑娘啊!”

“那可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宫里面的和你没关系,但是现在要来看你的,是你姐姐的孩子啊!”

“哦,那他们什么时候来呢?”

宗如年正想要回答,却听见外面传来声音,“公主,琉璃公主到了!”

宗如年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走吧,我们看看去!”

在出发的时候李宛宁就已经和宗如年说过,原本宗如年是想要派人过去接他们的,但是被李宛宁拒绝了。

不过周渠赶车,一路通畅的,走的倒也是快。

周宝之前在乌孙国的皇宫里面呆过,所以对于这样富丽堂皇的地方其实也不算是陌生,周萌倒是睁大了眼睛,时不时发出一两句感叹。

宗如年就牵着小太子站在上面。

两个孩子按照之前李宛宁教的,规规矩矩的跪了下来,说道,“参见皇上,参见太子!”

宗如年的脸上是盈盈的笑容,说道,“免了,起来吧!”

李宛宁这才带着孩子起来。

宗如年上前说道,“总算是将你们给盼来了,之前你和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呢 !”

几年的时间过去,宗如年的脸上已经少了几分的凌厉,多了几分为人母的温和,只是在那举手投足之间,却是一片帝王才有的大气。

李宛宁看在眼睛里面,也只是笑,“我怎么敢和皇上开玩笑啊。”

宗如年嗔怪的说了一句,“你可真的是会拿我开玩笑,走吧!”

宗承誉的眼睛看了看面前的周萌,说道,“我叫你们娘亲姐姐,你们应该要叫我什么?”

“太子殿下。”周渠在后面提醒。

两人立即齐声说道,“太子殿下!”

“你们长的可真像,不过我更喜欢你一点!”宗承誉的话说着,已经去拉周萌的手。

周萌瞪大了眼睛,随即将他的手甩开,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宗承誉看向宗如年,“母皇,她不让我牵手!”

宗如年笑着说道,“没事的周萌。”

周萌看向李宛宁,看着她点头了之后,才好像勉为其难的伸出手,“那好吧。”

宗承誉哼了一声,说道,“宫里面那么多人想要我牵他们的手都没有呢!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周萌惊奇的说道,“真的吗?”

“那当然了,我有很多的人可以差遣呢!我带你们去看!”

孩子总是可以很轻易的玩在了一起,周渠就跟着他们,李宛宁看着,也不由笑了起来。

她看向宗如年,“我还以为你会给孩子魔鬼式的教练。”

宗如年可以听懂她的话,说道,“我就这么一个孩子,要是毁了的话,那我不是得不偿失?”

“确实,不过我看他这样子,还是挺好的,对了……”

李宛宁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宗如年,“上官惊华呢?”

现如今提起这个人的时候,宗如年的脸上已经是一片的波澜不惊,她抿了一口茶,说道,“年前的时候,死了。”

李宛宁愣了一下。

她知道宗如年将他做成了人彘放置在皇宫里面,但是从来没有去看过一眼,因为那样的场景, 她无法忍受。

而李宛宁也知道,是因为之前的时候,他做了那样多让宗如年失望的事情,所以才会让自己走上了今天这一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李宛宁听见宗如年的话,还是有点唏嘘。

宗如年将茶盏放了下来,说道,“这样也挺好的,我恨他,他也恨我,只不过最后,是我赢了。”

宗如年的话说着,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那样子,让李宛宁的眼睛眯了起来。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在这里这一段时间?”

李宛宁点头,“是,然后……找个地方吧,这一次逍遥王可以说是给了我一个大惊喜了。”

宗如年笑了一下,说道,“我听说了,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不是这样,你可能也想不到来看看我。”

李宛宁无奈的笑,宗如年的眼睛看向远方,“阿宁,不如把周萌留下来吧。”

李宛宁愣了一下。

“让她给太子做个伴,将来……也是一个依靠。”

李宛宁可以听明白宗如年的意思,她是想要将周萌立为皇后。

她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说道,“这样……怕是不行,这不是近亲么?”

“也是。”宗如年倒是爽快,“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

李宛宁看向远处,“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不要担心太多了。”

“也是,不过说起来阿宁,我可真羡慕你。”宗如年认真的说道,“现在,还可以和他在一起。”

李宛宁笑,“你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不是吗?”

宗如年笑,“是。”

两人的眼睛同时看向远方,之间红墙碧瓦,天高海阔。

那不过是人的一念之差。

如今各有所得,挺好。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报告王爷:王妃要出逃报告王爷:王妃要出逃姻落|古言南巽祎:吕媚儿,只要本王还活着,就不许你离开本王,这一世,永生永世,你都是本王的人! 南琮睿:媚儿,我人是你的,命是你的,心更是你的,我杀了所有想害你的人,护你一世周全。 北亦桓:媚娘,朕知道你喜欢烟花,只要你想要的,放弃所有,朕都给你。 花倾雨:我背叛了我的主人,忍辱负重,甘愿死在凡夫俗子的刀下,只为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你。 吕如烟:我本来是没有名字的,直到她给了我一个名字和一个家,我怎么能再撕碎她的幸福呢? 姬芳蓉:皇上,臣妾知道您的心不在臣妾身上,可臣妾不甘心,看着深爱的人,离我而去。 宁妍心:我以为只要我软弱可怜,他就会保护我一辈子,可是我以为的只是以为
  • 权谋论:再嫁为后权谋论:再嫁为后欢芷|古言她只愿,今生不相欠,来生不相见,无论是谁!她说:你们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她不过是一颗不能有风花雪月的棋子,棋子,没有自由身,被人掌控的棋子,那高贵的身份只是假象,她,只是棋子!他明知道,却还是对她动了心。他也知道,却也是动了情。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不再是棋子。她笑了,笑的沧桑苦涩,已经太迟了,一日是棋子,到死都是棋子。他说:你是我的夫人,就只能是我的夫人,只有这一个身份。她说:你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怪只怪,那件锦衣盖错了人,你也爱错了人!
  • 爆宠萌妻:魔尊,举高高爆宠萌妻:魔尊,举高高蜜淘露|古言“吾乃水族之女帝,四海皆知,唯吾独尊!” ———— 失忆后的锦兮除了记不起以前的事外,有着绝世容貌的她,俏皮蠢萌的性格是一点也没变,喜欢吃,喜欢玩,喜欢俊俏美男!被陆天泽救下后就赖着他不走了~ 从前,陆天泽从不正眼看任何女人,可遇到锦兮后,一切都变了。 锦兮蹦跶到陆天泽面前,嘟着小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我想吃糖葫芦~” 陆天泽低头,嘬了一口她甜粉粉的小嘴,柔笑:“乖,等我一会。” …… 不一会,卖糖葫芦的摊位面前多了一位高贵俊美、气宇轩昂、威风凛凛的男人:“来两串糖葫芦…” (超甜宠文,1v1)
  • 霸王别姬之风华正茂霸王别姬之风华正茂易水尤寒|古言天哪,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啊!穿越成新娘也就算了,还是个哑女?最最关键的是花轿半路被劫,她竟被邪魅男子凌辱了?遭遇退婚不说,居然还被活人装棺!侥幸逃脱,她华丽蜕变,成为一代女奸商,更招惹美男无数,命运开始翻转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良人玉良人玉巫子落|古言没有什么完美的,事如此,人也是如此。 身负血仇,也有资格肆意逍遥; 争权夺势,才落孤家寡人。 ”黑寡妇,向来只信自己。“却原来只不过…… 遇良机,良人定,人玉成。良人之玉,付予良人。 我有一块玉,送给我良人
  • 沧弄玉沧弄玉三无奈奈|古言同历年间,荣逸王朝开始由盛转衰,西北,西南,及东南地区的国家开始崛起。边疆战事频繁,樊帝为拉拢右相,将四公主许配给右相的嫡长子。四公主为逃婚与青梅竹马私奔。樊帝当即派人追回。逃亡途中公主被救,却也身受重伤,而此时,四公主已身怀六甲……
  • 倾国暖宠:邪魅王爷纨绔妃倾国暖宠:邪魅王爷纨绔妃七空白|古言穿越到青楼,她脚不沾地,混的风生水起,念念不忘自己的发财大计。无意中救了个王爷,却不曾想被他缠上。“王爷,别靠这么近,你挡住我发财了。”某王邪魅一笑反而靠的更近,温热的呼吸洒在她耳畔。“我不光挡你发财,你的桃花我也一并挡了。”
  • 魅王绝宠小嫡妃魅王绝宠小嫡妃涵幽惊芳华|古言男女主简谱—— 叶非尘是个绝对的伪萝莉,本土皮外来心。 身为相府嫡女,母亲早丧,她年幼离府养病,归来时府里多了温柔多娇的继母还有美丽动人的两位‘表姐’。 继母阴柔伪善,表姐狡诈阴险, 她嘴角一勾——任你整什么幺蛾子,只要不动我的东西就成,不然…格杀勿论! 众人言她是这样的:身为病秧子,貌无天仙色,腹内草莽一堆,脑中憨呆满满,连她继母侄女的大拇指都比不上。 可他知她是这样的:博闻强识,腹内诗词歌赋、锦绣文章无数篇; 平日里可以对你浅浅笑,但不要动她的东西,小心她对你毫不留情狠狠杀。 另外,笑也可爱,怒也可爱,嗔也可爱,恼也可爱…怎么样都可爱~ 景飒聆是绝对的大爷,身份高贵,俊美无疆,但是…传言神经有点问题。 他曾沦为笑柄,而后摇身一变,变得喜怒无常,阴狠难料。 心情阳光时遇到乞丐都可以一掷千金,心情阴雨时随便逮着个人也能够剥皮抽筋… 众人言:惹谁也不能惹这祖宗。 某女言:其实后面那些血腥八成是某人特意宣扬的,为的是让人不敢提他曾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的事。男女主互动—— 场景一: 某女言:最近祖母说我该嫁人了,这都城各家公子哥你比我了解,给我说说有没有合适的? 某男抚发拍衣,施施然转一圈:小丫头看我如何? 某女眉目一挑:老牛吃嫩草! 某男大掌拍桌:你竟然嫌我老? 某女郑重其事的点头。 某男直直的看过去,故作镇定道:老一点点而已,好处多多。 护卫A:成熟稳重,保证不会被乱花眯眼,绝对一生一世只要姑娘一人; 护卫B:武功高强,可以保护姑娘; 护卫C:身份高贵,没人敢欺负姑娘; 护卫D:知冷知热,会好好疼姑娘。 护卫…没护卫了。 某男附加道:至于老那么一点点,我勤于锻炼,保证会活个长命百岁,必不先你而去留你一人。 某女满意的笑:这都算是你自己说的?以后可得记得,若反悔… 某男赶忙接过:都算我说的,若反悔…这世天打雷劈,再世沦为肥猪! 场景二: 某女垂眉,低低的道:你如今想必也当得上英雄二字。那么,英雄是更爱江山还是更爱美人呢? 某男粲然一笑:你若不在,我必倾覆这万里河山,让万千黎民与我共坠深渊,万劫不复;你若在,我定护好这锦绣山河,尽此生时光和你携手遍游天下,笑看红尘。 … 本文1v1,但优质美男多多(因为优质所以舍不得虐) p:男女主相差12岁,若接受无能者请点叉叉,这一点上不接受批评。 此外,此文架空的很彻底,不要和我探讨历史。 再此外,作者历经沧桑,写这文已成了玻璃心,请口下留情。 最后:打滚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命犯桃花——极品女世子命犯桃花——极品女世子水煮草莓|古言怎样的男子才称得上极品公子? 不仅是相貌的完美无缺,还要有过人的财富,诱人的身材,勾人的眼神,消魂的嗓音。 论起大秦国的极品公子,无疑要属平南王独子秦无色,“他”天性风流,生的是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眸如秋水.家世背景更是让人艳羡,纵观天下,敢与之匹敌者真真是凤毛麟角! 只是人怕出名猪怕壮,上门挑衅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个两个倒也应对轻松,三个四个…即便显赫如“他”,无双如“他”,也有棋逢对手之时,只是倨傲如“他”,又怎么可能轻易认输? 片段一: 水汽氤氲,带着让人放松的温热,秦无色媚眸微眯,眼波流转间带着些许微醺的醉意,下一刻她吱啦一声豪迈的扯开了身上的衣裳,纵身跃入池底! 池边男子还惊愕在刚才一幕,秦无色如出水之妖般破水而出,笑意盈盈在水中向他的方向步步逼近。 他紧抿薄唇面色不见波澜,凤眸却微眯起,视线从“他”的面容开始渐渐下滑,她扬唇轻笑,步间带出细微的水声,道:“南风兄,站着做什么,来嘛~” 他神色怔住,轻挑了挑眉,依旧没有动作,秦无色步至池壁边,慵懒趴在池边,抬眸看他,眸光中带一丝讥诮,弯着唇角道:“大家都是男人,南风兄害什么臊?” 他俊眉再挑高了些许,凤眸中闪过一丝异样,不期然,他胸口一凉,秦无色那双美的过分的手已搭了上来摸索了一阵,微醺的眸像是回复了一丝清明,久久凝视他。 “原来…南风兄其实不必如此介怀,你的缺陷,我一定不会向外宣扬。”未等他开口,秦无色已眯着眼儿,纤纤食指搭在唇边,几分男儿风流几分女子媚气,另一只手还不忘轻抚他平坦的胸膛。 他由始至终淡定从容的俊脸有几分崩塌,唇角细微的抽搐了几下… 片段二: 秦无色眉心紧蹙,扭头看那还在清理裙裾污秽的绝色人儿,不耐道:“你能不能快点,不就一小块泥么,费什么劲儿擦,再不走天就黑了!” 美人儿抬起长睫,眨巴了几下,带着些委屈与执拗,不满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那么脏,我可是大秦国第一美人儿,将来是要当世子妃的,不注意一下形象怎么行!” 秦无色微微一怔,左右审视了一番眼前的美人儿,绝色不假,就是太矫情,她可消受不起,撇了一下嘴角,道:“你还是别多想了,就你这比一比一比一还健康的身材,世子爷看不上你的。” “一比一比一?”美人儿眉心微蹙,有些不解。 “就是你的身材比例,它是.”秦无色以手指比划了一番,再以眼色问他是否了解。 美人儿双眸瞠大,怒道:“谁说我是一比一比一,你.你.你别眨眼!” 只见刚才还柔柔弱弱的美人儿那动作如风般,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身上的衣袍褪的七七八八,秦无色一脸从容,只以眼尾余光带着几分不屑的不经意瞄去,只是视线再往下一些,她便瞠目结舌… 文风沿承以往路线,期待亲们支持,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