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0章 番外(7)

帐篷里,御弈卿坐在地毯上,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本书,安安静静看着。

纪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这模样,有些好笑的抱着他亲了一口,开口解释着:

“梧桐神树认的不是我一个,我的血脉它也认。若是阿卿与我再要个孩子,让它和梧桐神树一起镇压天之界,我就能脱身和你去凡界了。”

这样她不用分魂,也不至于让风崽和云宝历劫却只有父亲陪着。

御弈卿翻书的动作停住,抿着唇思考了好一会儿,开口道:“那这个孩子怎么办?”

总不能为了陪风崽和云宝,就把老三生下来不管吧?

此刻御弈卿还没反应过来,他刚刚还坚决不同意要个孩子,现在却已经开始思考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后怎么办。

“阿卿放心,我们四大始神的后嗣,都是结胎后就交给伴生神树代为蕴养的,神胎没有个万年光景无法成形。诸神之巅的万年时间,足以让风崽和云宝在凡界修出神躯。”

纪凰眼底暗光浮动,抽走他手里的书扔到一旁,翻身把人压在身下,凑近他耳畔轻声哄着:

“阿卿,我们什么时候能下凡界陪风崽云宝,取决于你……”

纪凰的话说到这里打住,手已经在御弈卿腰腹往下的部位游走。

御弈卿当然知道她后面的话是什么,腮帮子几不可见的鼓了鼓。

取决于他什么时候和她造出个老三呗。

“这事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御弈卿撇了撇嘴,红着耳尖小声嘟囔,却足以让纪凰听清。

纪凰轻笑一声,眼神愈发危险。

“为妻定当……竭尽全力!”

……

三万年后。

三十三重天,灵鹿之森。

半人高的女童三下两下爬山了森林里最高的果树,伸手去摘树上的果子。她那一头白发扎了个小揪揪,随着她的动作晃来晃去。

小小的人儿笑得调皮,额间一点朱砂衬得她像个年画上的福娃,可爱的紧。一双猩红的眼眸像极了被刷洗过的红宝石,明亮,通透。

“哎哟喂!殿下啊,您不能再逃课了啊!”

一群湖青色须发的老者拿着空白一片的试卷围在树边,看着爬树摘果的女童,急得在树下团团转。

“殿下啊!您瞧瞧,您自个儿瞧瞧,这让老臣们怎么和尊上交代啊!”年纪最大的老人家举着零分的空白试卷,试卷上只有龙飞凤舞两个大字——邪纵。

树上的小人儿朝下看了一眼,撇撇嘴,一屁股坐在树枝上,把刚摘的果子啃得咔嚓响。

“阿娘阿爹不在家,诸神之巅我最大!说了今天不想上课,就不上!”

说着,树上啃果子的小人儿打了个响指,老者手里的的零分试卷被烧了个干干净净。

老者急忙松手,生怕这火又烧了他的胡须。

“邪纵殿下啊!您这……”树下一群老者急得那是团团转。

“阿娘阿爹不在家,诸神之巅你最大?”清冷的女音响起,树下的老者像是见了救世主一样,朝走来的一男一女望去。

树上啃果子的小人儿表情僵硬,欲哭无泪的看向朝她逼近的两人。

“老臣参见邪风殿下,邪云殿下。”老者们齐齐跪拜。

女子抬起手虚扶一把,老者们膝下仿佛有只手,拖着他们站起来。“谢邪风殿下!”

邪风朝他们微微颔首,然后走到树下,幽蓝色的眸子轻飘飘的扫向树上的小人儿。

“邪纵,下来。”邪风语气轻缓,笑得柔和。

树上的邪纵顿时一个激灵,啃了一半的果子都掉下去了,双手双脚死死抱住树枝,朝树下凶着:“我不!”

邪风嘴角的弧度变深,手上凝结出幽蓝色的光点,朝着树上的邪纵汇集而去。

“咔——!”

邪纵抱住的那根树枝断裂,连人带树枝被关在光球里,朝着树下的邪风飞去。

“邪风你敢!我可是你大姐!”光球里的小人儿颤巍巍的抱紧树枝,狂妄叫嚣。

旁边的老者们齐齐扶额,对于他们三殿下这话表示很无奈。

确实,神族的年龄是按照成神之后的时间来算的。

三殿下自诞生起便是神魂神躯,而大殿下和二殿下是神魂凡躯,自幼在凡界历劫,成神比三殿下稍晚几天。

这两万年来啊,三殿下可没为自己的大姐宝座消停过,每次都得被大殿下二殿下收拾一顿才能老实几天。

不过老实几天之后就又蹦跶起来了,活像只打不死的小强。

树下,邪云听到邪纵这话顿时来了兴趣,猩红的凤眸弯起,眼角一颗血色泪痣妖冶至极。

“那浮屠舅舅和宁舅舅前些日子从凡界带回来的烧饼,三姐那份就让给我这个做二弟的吧。姐友弟恭,应该的。”

光球里的邪纵听到这话炸了毛,不敢置信的盯着邪云。“你连小孩子的零食都抢?!”

邪云眨巴眨巴眼,表情无辜。“我只是个弟弟啊。”

说着,他把目光投向身边的邪风。

只见邪风抬起手虚空一握,把光球中挣扎的小屁孩抓过来,不由分说的扛在肩上。

“三姐让着二弟,应该的。”邪风语气极其友好的说着,无视掉肩膀上小孩的哭闹,朝那群教导邪纵的老者们开口道:

“辛苦诸位了,本殿过几日再将三殿下送来。”

先带回去教训几天再送过来,不然不老实。

一众老者连连点头,恭送三人离开。

路上,邪纵趴在邪风肩头又打又闹,小嘴叭叭叭没停下过。

“邪风,我告诉你啊,我才是老大,是你们大姐!”

“啊啊啊!邪风!你再打我屁股,我可要去阿娘那儿告状了啊!”

“啊啊啊!邪云你干什么!你不许揪我耳朵!阿爹会心疼的!”

“你们……哼!就算阿爹阿娘不心疼我,风鸣姨姨也会心疼的!”

“你们要干嘛!你们要干嘛?!不许给我施禁言咒!不许!不然我就离家出走!我去九重天找雨凝姨姨养我!我去地府找倾颜叔——唔!”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

凡界,蓝星。

S国,无生海域纪念馆。

一架生锈的战机摆在纪念馆中央,旁边用于介绍的电子屏幕上,还附有当时新闻报道的链接——

[独自剿灭毒枭的佣兵之皇纪凰驾驶的战机坠毁在无生海域,望全体国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与感谢。]

纪念馆里人来人往,身穿白色休闲套装,头戴棒球帽的少年站在这电子屏幕前,翻看着关于这架战机和那佣兵之皇的记载,口罩遮掩了他嘴角的笑意。

没过一会儿,一名和他穿着情侣装的女孩走了过来,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开口说着:“酒店订好了,阿卿走吧。”

不错,此刻被邪纵心心念念召唤着的阿爹,正被她家阿娘带着,在凡界玩得完全忘了家里还有仨孩子。

“这么快?你点了什么菜?”御弈卿把介绍板退回到首页,然后牵上纪凰的手,凑到她旁边看着她的手机屏。

纪凰把手机给他,信心满满的说着:“放心,都是你喜欢的。明天中午的机票,你看看会不会太早,嫌早我们就改签。”

御弈卿接过她的手机,在酒店点菜的页面里加了几道她喜欢的菜,然后转换到航班查询里看了看时间。

“十二点半够晚了,只要你今晚老实,我早上五点半之前就能收拾好。”御弈卿在她订单里看了看,发现她把下一站的酒店也已经预定好了,甚至菜都点了。

纪凰牵着他的手甩了甩,动作亲昵地凑近他耳边。“我今晚,肯定不会老实啊。”

她订的奢华情侣套房,难不成是为了盖上被子纯聊天的?

御弈卿瞥她一眼,果断改签下午三点的那趟航班。

纪凰看着他的操作笑弯了眼,拉着他朝纪念馆外走去。

……

[大结局]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权谋论:再嫁为后权谋论:再嫁为后欢芷|古言她只愿,今生不相欠,来生不相见,无论是谁!她说:你们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她不过是一颗不能有风花雪月的棋子,棋子,没有自由身,被人掌控的棋子,那高贵的身份只是假象,她,只是棋子!他明知道,却还是对她动了心。他也知道,却也是动了情。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不再是棋子。她笑了,笑的沧桑苦涩,已经太迟了,一日是棋子,到死都是棋子。他说:你是我的夫人,就只能是我的夫人,只有这一个身份。她说:你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怪只怪,那件锦衣盖错了人,你也爱错了人!
  • 傻王狂妃:废材小姐逆袭傻王狂妃:废材小姐逆袭晨瑶歌|古言战场上,她是一代名将,战无不胜,面对敌人所向披靡。在家中,她是闻名天下的废柴,琴棋书画样样不通。一纸诏书,让她遇见了他,当废材遇见傻子,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噗,废柴配傻子,可真是绝配。”殊不知,这对众人眼中的废柴傻子,早已在大陆上掀起腥风血雨。
  • 权谋论:再嫁为后权谋论:再嫁为后欢芷|古言她只愿,今生不相欠,来生不相见,无论是谁!她说:你们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她不过是一颗不能有风花雪月的棋子,棋子,没有自由身,被人掌控的棋子,那高贵的身份只是假象,她,只是棋子!他明知道,却还是对她动了心。他也知道,却也是动了情。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不再是棋子。她笑了,笑的沧桑苦涩,已经太迟了,一日是棋子,到死都是棋子。他说:你是我的夫人,就只能是我的夫人,只有这一个身份。她说:你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怪只怪,那件锦衣盖错了人,你也爱错了人!
  • 卿本佳人之妖孽找上门卿本佳人之妖孽找上门点烟|古言前世,她乃绝世忠狗一枚。 他让她向东,她绝逼不敢往西,他让她舔骨头,她绝逼不敢把骨头吞下去。 前世,她乃绝世痴情种一枚。 他夜夜笙歌,佳人在怀,寻花问柳,美妾成群。她浴血杀敌,一腔孤勇,伤痕累累也换不来他一句慰问。 前世,她乃冷情杀手一枚。 他让她杀的人,她绝对不会留人性命,包括她最亲近的妹妹她都能眉头不皱一鞭挥下去。他是她的神,她是他的神经病。 可是为什么呢? 蛰伏十三年余载,她助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过因为他当初对她说的那句话:“独孤,本王这一生,只会留你一人。” 可是最后,毁掉她的,正是当日说只留他一人的她。
  • 我家冥王妃开挂了我家冥王妃开挂了莉莉薇|古言【完结】大婚当天,身为新娘的她身边美男成群,贺礼“别致”,集体献吻。 冥王大人阴郁难当,抓过刚穿戴整齐的女人一阵狂啃。 “小东西,你是故意给本王添堵吗?” 她不服气的啃回来,“我这是在给你添财……” * 她身怀言灵异能,却被人捏碎心脏再世为人。虽身世坎坷,却运气暴棚,空间、灵鼎、美男、神兽一一与她结下不解之缘。 身怀众宝,可她没有大志向,惟愿平安过一生,可遇上那个妖孽的男人后,她的人生不知不觉的走偏,原以为平凡的自己其实并不平凡…… 他乃堂堂冥王,为了一个女人而流连人间,宁愿受伤也要守她、护她、疼她、爱她。 他的一生只有一个目标,想方设法、千方百计让那小丫头爱上他,顺便掐灭她身边的朵朵桃花。
  • 侯府毒妻侯府毒妻水灵妖十二|古言只不过因为温文尔雅的相公为了利益将自己送到别的男人塌上,她就打死怀孕小妾,自焚之前一封告密信让夫家满门抄斩。 N多条命换她一条命,值! 一觉醒来,她却穿到了京城第一贤妇身上。 三从四德,上孝顺婆母,下善待小妾,在侯府忍辱负重,心甘情愿奉上自己大笔嫁妆? 想得太美了点! 青梅竹马表哥上门恩赐可娶她为妾? 一把笤帚挥出门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找死! 当黑寡妇穿成包子女,侧室小妾靠边站。 ---- 小妾们纷纷抱怨,夫人最近抢了她们饭碗,耍狐媚子勾得侯爷在她院子里天天不肯走。 某侯爷面色镇定内心抓狂,靠!谁知道他每天只跟对方纯下棋聊天,连床边都摸不到。 美人在前,却不知道何时才能吃拆入腹。 某侯爷仰天长啸,憋死爷了!
  • 报告太子殿下,太子妃又跑了报告太子殿下,太子妃又跑了十月喵喵|古言前世,她是安平侯府嫡出大小姐,被渣男辜负,庶妹不但取代了她正妻的位置,还夺走了她一双儿女,让她含恨而终。浴火重生,时间竟是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她重回落败后的苏家,成为了嫡亲弟弟的长女。此时安平侯府已经被庶妹的亲弟霸占,庶妹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品诰命夫人,子女风光无限,而她的一双儿女日子凄凉。她势要夺回这一切,将那个恶毒的女人狠狠踩在脚底下,将她所受痛苦百倍偿还,让一双儿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次意外,她不小心招惹上了庶妹的养子,自此某个妖孽公子缠上了她。她杀人,他递刀,她下毒,他递药,她有危险,他挡刀。“滚,我绝对不会再嫁姓顾的。”“我其实姓傅。”
  • 娇妾来袭:休掉世子夫君娇妾来袭:休掉世子夫君蓝灵然|古言永安伯府据传奇丑无比的嫡长女方绯胭自降身份要死要活地非要嫁给京城第一美男子睿王世子为小妾,最后落得个被人陷害赶回娘家的凄惨下场。 一朝现代霸气特工归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斗继母,玩小妾,顺便捞一个便宜美男夫君。 但是谁来告诉她,她这绝世无双、霸气侧漏的妖孽美男夫君怎么是只断袖? 某女:滚,找你的小受谈情说爱去! 某男(委屈):娘子,为夫心中只有你一人。 (男女主身心干净,卖个萌,求收藏,求支持。另:作者玻璃心,只想安心写文,读者安心看文,不喜吐槽)
  • 鬼帝绝宠:皇叔你行不行鬼帝绝宠:皇叔你行不行最萌绝唱|古言前世她活的憋屈,做了一辈子的小白鼠,重活一世,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弃之不肖! 她是前世至尊,素手墨笔轻轻一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天下万物皆在手中画。 纳尼?负心汉爱上她,要再求娶?当她什么?昨日弃我,他日在回,我亦不肖! 花痴废物?经脉尽断武功全无?却不知她一只画笔便虐你成渣…… 王府下人表示王妃很闹腾,“王爷王妃进宫偷墨宝,打伤了贵妃娘娘…” “王爷王妃看重了,学仁堂的墨宝当场抢了起来,打伤了太子……” “爱妃若想抢随她去,旁边递刀可别打伤了手……”“……” 夫妻搭档,她杀人他挖坑,她抢物他递刀,她打太子他后面撑腰……双重性格男主萌萌哒
  • 爆萌毒妃:殿下请接招爆萌毒妃:殿下请接招顾浅兮|古言弱娇有三好:呆萌体软易扑倒。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异能者,一朝穿越成了痴傻太子妃?没关系!姐痴傻了照样分分钟完爆你们!各种白莲花绿茶婊,你们玩的都是姐剩下的。 太子有病?多半是惯的,拖过来打一顿就好!太子和将军是真爱?非常棒!素手一挥,大喊:“爷,您尽管和将军好好恩爱,我给你们把风!”某爷摇身变腹黑,床咚来个先,“爷喜欢跟太子妃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