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不堪回首

“事后我才知,那女子名叫阿琪,因父亲服被遣往东方血色沙漠,不幸被陨星所伤,父女二人找到秋实,这才得以痊愈。”

仇天忘突然两眼放光,脸色欣喜起来,随后又变得平静。

“阿琪感念秋实救了自己的父亲,因而提出帮忙他打理医馆的杂事,那时的北东州人,虽说远离盛天国,但营生依然艰难,秋实本不想耽误阿琪日常做工,可我们二人的医馆确小有所成,登门求医之人偶尔更是踏破门槛,因而他让阿琪先暂住几日,以消其志”

“后来这叫阿琪的女子凭借着一身质朴与勤劳,打动了秦秋实这个外人是不是?!”阿青突然开口道。

“阿青姑娘说的没错!看来还是东州人更懂东州人!”仇天忘赞赏道。

“开始那段时日,两人在医馆便十分默契,后来秋实发现阿琪居然身负灵脉之资,这让他想到,若自己有一天离开东州,可将这医术传于阿琪,让她继续造福这一方乡土。”

“随着秋实悉心教导阿琪各种疗愈功法,两人接触更多,双手相接也时有发生,又过了段时日,秋天发觉自己已经离不开这女子了!”

仇天忘说道这里,双眼望着李贺与阿青,脸上微微一笑。

李贺与阿青竟显得有些窘迫起来,两人想起刚刚手按着手,联想到仇天忘所说,接着两人相视一眼,阿青望着李贺微微一笑,接着目光转到仇天忘身上,眼神中又多了些肃杀之气,李贺则把目光转到旁边无人之处,等激荡的内心有些平复后,这才将目光放到仇天忘身上。

“一天晚上,四下寂静无声,阿琪突然叩响秋实的房门,待他出来一看,原来是东面天上有陨星纷纷坠落,在这天象之下,阿琪说,两人若能化作那陨星,哪怕生死一瞬,也终将照亮这暗夜的天”

“秋实大受感动,当即决定娶阿琪为妻,天亮即请她父亲和村子的长老来证婚!”

“这么快就成婚?连聘礼都不用下么?这东州民风也太质朴了点”李贺内心不禁感叹道。

“这段时日应该是秋实这辈子最幸福的经历了”仇天忘感叹道。

“什么‘应该是’,谁成婚不是最幸福的时刻?对了,怎么全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我就说你故弄玄虚吧!”云胜华说。

仇天忘突然默不作声,他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猛的将空杯子“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戴着手套的右手紧紧地捏着这空木杯不放,莫鹤年和莫少钦听到这里,两人相视一眼后看着仇天忘,莫少钦又想上前,仇天忘左手摆了一下,随即右手也松开了那个空杯。

仇天忘深吸一口气说:“好景不长,那一年,听闻盛天国在荒原上兵败,世子龙英卓被杀,神兵也一度被云国所夺,这段过往,我想在座的人没有比这位云胜华更清楚了!”。

云胜华顿了顿,将脑海中有些破碎的记忆再重新组织出来。

“不错,起先世子龙英卓率众势如破竹,云垂国那些蝼蚁般的家伙根本不足为惧,奈何之后战线过长,补给受限,世子当即下令就地安营扎寨,结果半夜被云垂国偷袭,损失惨重,待第二日部分援兵到达后,世子为了雪耻,下令对晗光城发起总攻”

“唉!!谁知这次进攻,不仅连累我等赤焰成员,更是将他自己陷入绝境,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龙英卓身死后,云垂国那边也几欲崩塌,多年后两国都不能再展雄风,而我虽奋力将功补过,但毕竟世子战死,‘圣皇’他老人家是决计不会容我的。”

云胜华说到这里,不由的感叹起来。

“哼!你这种只识屠刀之人,简直是罪有应得!可怜我那知己秦秋实,却面对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无妄之灾!!!”

仇天忘此时眼中怒火像是要点燃整个房间一般。

“你!……”云胜华一时无语反驳。

“仇先生!不!杨先生,你且继续说下秦秋实的遭遇”

李贺担心仇天忘与云胜华因口舌之争而打起来,那样后果就不可预料了,因此赶紧催促仇天忘讲故事。

“你还是叫我仇天忘吧!”

仇天忘提醒道。

“盛天国当年主帅即亡,随后兵败如山倒,博卫城那边奉行坚守不出,琉光城那边执行‘圣耀’,这个计策,你们二人都知道吧!?”仇天忘接着反问阿青和云胜华。

“这又如何?就拿云国这小子来说,他若不是去拜凌天派的那帮老家伙为师,他家中那点产业能开的安稳?那雷国也差不了多少,十二城邦说是自我举荐,那要是不举荐或者举荐的少了,那城的税赋必定高其他城邦三成,换了是你,也会如此行事!”云胜华辩驳道。

李贺心想:“父母亲与哥哥当初明明是反对我去凌天派的,而后我通过了国事会武,虽说确实减轻了家里的负担,可这终究是我自愿的,哪怕是我不走上炼气士一途,难道大王还能下令让凌天派的人抓我上山么?而且听起来雷鸣国也与我云国类似,比起盛天国直接搜刮各地婴孩进行灵脉筛选炼气士,进而培养为新一代的炼气士,此等行径已与豺狼无异!当真罪大恶极!!”。

李贺突然想到阿青,她一个东州人,却自小背井离乡,不知亲身父母于何处,孤苦无依的在盛天国生活,这是何等的不幸!她说自己被徐鹏天养大,视如己出,这又是何等幸运!

李贺的眼神突然柔和起来,他看向阿青,阿青则低下了头,因为她心里清楚,盛天国的这些行径,的确让外人难以认同。

“记得那是初春的一天,我外出回来,发现所开的医馆被盛天国兵士查抄,我预感到不妙,因此立即飞鹰传讯给总坛,而后直奔秋实那里,等我马不停蹄的赶到村子……”

仇天忘顿了顿说:“眼前一幕实在令我震惊,村子里的成人已变成满地的尸体!我找遍了整个村子,也没有看到秋实的踪影。”

李贺与阿青此时正盯着仇天忘,莫鹤年在后面微微摇头,莫少钦低沉着头,云胜华只停了停手中的茶水,便又喝上了。

“我找了很久,一直往东走到血色沙漠附近,才找到一个幸存的人,那人见我乃炼气士,发了疯的往沙漠中逃走,我费劲力气才将其抓住,而后带回村子附近。”

“从那人疯疯癫癫的话语中得知,原来是盛天国的兵士杀了全村人”

仇天忘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平静,云胜华这才将手中的茶水放下,李贺与阿青也不再作声。

“原来秋实这几日出门远行,可就在这几日中,盛天国的兵士开始搜刮婴孩,当时村长家的儿媳生产不过十日,面对这等骨肉分离的死局,村长竟然与那些兵士的头子商议,村中医馆的阿琪灵脉已开,其子一月有余,将来必成炼气士,其丈夫为外人,可以细作之名将其解往琉光城,可谓一毕两功。”

“村长随后将家中悉数所藏一并奉上,那些兵士直奔医馆而去,阿琪挣扎中使出灵力反抗,这便犯了盛天国的法令,兵士们不由分说的要将她押解到营地,若是到了那里,这女子岂不成了那些饿狼嘴里的肉!?”

“这些畜生一般的家伙!!”李贺脱口而出。

“嗯哼!”云胜华不知的紧张还是怎样,突然咳嗽一声,其他人此时并不理会他。

“秋实回来的时候,发觉村子里的人都不愿理他,察觉到异样的他立即返回医馆,等待他的则是盛天国兵士的埋伏,可这些人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仇天忘此时又缓了缓,仿佛这些话语有千万斤重,简直叫他开不了口。

“秋实终于见到了早已冰冷的阿琪和襁褓之中的幼子,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天塌地陷,随后便是无尽的杀戮。”

“可这报复换来的是什么?是更大的报复!盛天国的援兵很快赶来,将村民尽数屠戮,理由是他们曾协助外人,秋实向数量更多的援兵复仇,从早上杀到傍晚,终于力竭”

“他、他怎么能就这么……”李贺此时深受刺激,下意识地觉得秦秋实不该就此结束。

“我四处奔走,终于打听到他已被重兵押解到东州西海岸了!”

李贺长舒一口气。

“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这些盛天国的兵士巴不得第二天就能将秋实送到中州,未免出现纰漏,更是派了重兵把守。”

“我心急如焚之下,决定晚上硬闯,幸亏傍晚见到了龙长老,我便想到,盛天国少不了要派天道教的人在执行圣耀使命的过程中,为这等暴行粉饰一下。”

云胜华听到这里,也不在反驳仇天忘。

“我冒险与龙长老一叙,表面上说想见弟兄最后一面,其实是想见机行事,他无奈的答应了,当天晚上,龙长老将乔装的我带了关押秋实的营地附近,我才终于见到了被酷刑折磨的不成人形的秋实!”

“皮肉之苦尚可忍耐,丧妻歿子之痛岂可平复?秋实见我来寻,却突然放下心中执念,嘱咐我转告秋竹,他已了无牵挂,让她切莫悲痛!”

“若你所言不虚,那秦秋实就这样结束了么?”李贺不甘心地问。

“我当时一心想让他活下去,便说这一切的祸首其实是圣皇的野心所致,并且告诉他,他是被村长所出卖才有了这等遭遇,而成年的村民们虽然被屠戮殆尽,但你还有更大的仇要报复,不然这种悲剧总有一天会重演!!”

“看你如今的样子,恐怕这秦秋实后来终究没能避开这一节。”

云胜华也不管仇天忘的心情。

“都怪我,秋实幡然醒悟后,我随即将他解救下来,谁知触发机关,引来营地的盛天国兵士的围攻,最终秋实为了让我逃离,引爆自己全身的灵脉!!”

李贺听到此处,不住的摇头。

“我回到天道会,思虑了很多天,终于领悟不管是中州还是东州,其实都被这神兵掌控了命运,之后我改名仇天忘,离开天道会,发誓要得到所有的神兵,让所有人摆脱这种不幸!!”

“妄言妄语,疯癫至极!”云胜华说。

“仇先生,你如今已经得到了一把神兵,就算你最终将三把神兵集齐,又能改变什么呢?”阿青突然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好了,你们二位请回吧!我还要跟李少侠谈一谈!”

仇天忘虽说是请,可话音一落,莫鹤年和莫少钦立即来到阿青和云胜华身边,李贺只能眼看着阿青被带出去,阿青此刻也很担心,出门的时候,头不停的回望李贺。

房门重新关上。

“我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

“对不起,我只想离开此地,而后回家,虽然我也很同情你兄弟当年的遭遇,但我现在只想离开,关于另一把神兵,等你将我们三人送出,我自然会告诉你下落的!”

虽然仇天忘的故事非常震撼人心,但李贺此时依旧坚持继续之前决定。

“我来猜一猜,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请自便!”

“你起先故意用言语激怒我,是想让我急着得到神兵的下落,你好借此交易,最后让你们三人都能登船离开,是也不是?”

李贺不语。

“不管你身世有何秘密,在操纵神兵这事上,你是无可辩驳的。”

“这点你说对了,我确实不知自己身世有何蹊跷”

“无妨!你做好这些安排,是因为你提前探查到了我的船!”

“你是如何知道的?”

“在主舱室你也看到了,那些细碎的灵石组成的阵法,你万不该使用灵力的”

“那又如何,难道你不想得到神兵在完成你的复仇了吗?”

“你怎知我要复仇?”

“你所说的那些过往,明显与天道会的信念相悖!这恐怕就是你最终与天道会决裂的缘由吧!”

“你小子倒是聪明,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好了,今天不谈这事,我再问一次,我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

“我还是那句话,没有兴趣!!”

仇天忘的语气有些逼人,但李贺却毫不畏惧。

“盛天国的神兵在北边么?是在那天的光柱下吗?”

李贺听到这话,立刻出了一身冷汗!身体也微微晃了晃。

“你以为你藏起来,我就找不到了?神兵从来都是相互感应的,这就是为什么荒原上的大战在多数时候,都不会无限制的冲突下去。”

“居然是这样!?我早该想到的,那一日我迷糊中拿起了神兵,然后看到由无数的灵脉组成的迷宫,那中间还有……”

李贺突然联想到自己恍惚中看到的景象,可他还未说完,就听到仇天忘打断他的话。

“够了!!我不管你看到何事,这一切你最好烂在肚子里!想要活着,就永远不要跟第三个人提起!!”

仇天忘盯着李贺并严厉警告,李贺看出来仇天忘的样子十分严肃,却一时之间不清楚缘由,可对方如此语气,自己便无法再问下去了。

“你我今日并非敌人,放心,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送你们三人离开这里的!”

仇天忘说完,转身快步离开。

李贺望着他的背影,内心一阵翻江倒海,“他讲述自己过往遭遇的时候,语气和情绪都十分真诚,何况他还不计前嫌的答应让我们三人离开。”

“倒是我不答应,反而有些对不起他了,算了,希望他说话算话吧。”

李贺转头看着这空荡的房间,桌上还放着仇天忘用过的木质杯子,突然他的眼睛像是放光一样,原来那杯子的底端尽然被生生按出几个指印,可见仇天忘在谈及秦秋实家人蒙难之时,其内心一定悲愤异常。

李贺只好悻悻地去后舱找阿青和云胜华,结果隔着很远就听到后面舱室里面传来喧哗。

“再敢图谋不轨,看我不活剥了你!”

“前辈,跟他们这些东西还有什么好说的?”

李贺听出是云胜华和阿青的声音,以为他们闯了什么货,就立即赶过去。

此时一人脸摔倒在地,两边脸上被扇的通红,嘴角渗出鲜血。

云胜华正用手指着地上的人,阿青在一旁怒目盯着周围的人。

“阿青!云前辈!到底发生了何事?”

“何事?哼!你小子得了仇天忘的赏识,何必操心我与丫头的事?”云胜华讽刺道。

“李贺!我要将他们这些人,统统扔到外面去!”阿青此时依旧愤怒。

李贺见阿青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想起三人刚登船不久,那些游民的惊叹,再看地上那人的脸,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阿青,我去跟仇先生商量一下,让你到前舱去住下。”

“不用你费心!老夫在此,这些家伙还不敢造次!”

“徐青姑娘,义父说了,让你住到我对面的房间。”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李贺转头一看,说话的正是莫少钦。

“别以为他这样做!就会让我死心,我不需要!!”

“这可由不得你!”

“你!!”

阿青望了云胜华一眼,云胜华微微点头。

“阿青,你不要犟了,仇先生同意送我们三人离开此地,你上去了,我们也有个照应!”李贺打圆场道。

“哼!你小子变得很快嘛?”

阿青对着李贺说完,就被莫少钦拉走,李贺对云胜华点点头,立即跟了上去。

同类热门
  • 海棠盛夏海棠盛夏RNT|奇幻这是一本《龙族》的同人小说。龙与少年的故事远未结束,那就在梦中感受一下温暖为何物吧。即使要付出十倍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 血焰大公血焰大公六月棉袄|奇幻一个背负血海深仇的小人物,在多年后重出江湖,妄图颠覆诺大的骑士帝国。 他成功打入高层,运用所有心机疯狂给那些“有潜力有野心”的小家伙开后门,培养出一个个黑暗与疯狂交织的黄金骑士,魔导师,在至尊皇帝眼皮子底下顶风作案。 而主角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勇敢者”之名,他收到了丰厚馈赠,巅峰血统任意开启,超级魔兽做宠物,异族高手为奴隶,无上神器应有尽有,由此开始无限成长之旅,这是一段非常奇异的冒险。 大陆最强的卡拉比帝国如今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 魂能之完成使魂能之完成使南城一蟹子|奇幻穿越了。别人穿越都有个老头、小姑娘、外挂什么的。我脑子里就一头猪,长翅膀的绿皮猪。三世修行,修仙、修魔法、修魂能。特异和负向,造就完成使之路。
  • 异灵战线异灵战线梦见甲壳烧|奇幻为此身陷危险否要舍弃人类的身份获得强大的力量呢?只怕我一旦接受了这种量后,我也不再是“我”了吧? PS:因为作者本人工作调动,文章更新可能会不稳定。
  • 寂静王冠寂静王冠风月|奇幻吾等生于以太,成于以太,逝于以太。 敬畏以太! ——圣典。 这是乐师们的黄金时代,音乐改变了世界,以太铸就荣光,圣灵们升上天空,与群星共聚。 这是长夜将至的世界,天灾和邪神播撒毁灭和死亡,盛世飘摇。 这是一个少年踏上乐师之路的故事,无关卑微或者伟大,只为了走到梦的尽头。 自此之后,自有公义与荣耀的冠冕为他存留。 ————分割线———— 通俗版简介:爸爸犯事儿跑路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死神转世之天才魔法师死神转世之天才魔法师阳光鱼|奇幻光明与黑暗的结合,死神的转世,镰刀与魔杖的荣归,冥界的灭亡!骑着骨龙的死神军团,将会怎么帮助人类联盟击退冥界大军呢?众黑暗魔法师的联合禁咒,将会是什么效果呢?
  • 贤者与少女贤者与少女Roy1048|奇幻我们终究会因为想要找到某些东西而踏上旅途。彼此的所求不尽相同,有的人只是为了找到心中的景色,另一些人却是为了寻找一段人生。 这是一个背负贤者之名的男人与无名少女一同旅行,并且邂逅许多事物的故事。它不会像你以往看过的故事那么急躁,因为我更希望你能细细品味,细细思考,像是对待一段人生一样去认真对待它。 我会试着展现给你我眼中一个完整而真实的异世界应有的样子,假使这毫无干劲的宣传引起你的兴趣了,不妨一阅如何。 …… 简单粗暴版本:这个故事讲了一个被叫做贤者背着大剑的大叔跟一个萝莉一起旅行并且试图把她培养成一个三观正确的好孩子,快来看。
  • 羔羊之歌羔羊之歌黑要|奇幻在羊群聚集的国度里 竖立起来的火刑柱 罪孽深重的黑羊群匍匐在地,虔诚无比 愚昧盲目的白羊群站立不安,惶惶不可终日 名为命运的河流急湍甚箭 所有人将被卷入,沿着起起伏伏的曲线身不由己 我们何去何从 黑暗的密林抑或孤寂的荒原 朽腐的大地绽放鲜艳的恶之花 羔羊独自游荡在没有明日的黄昏 ——神啊,请怜悯我们 水群735818063,欢迎加入
  • 奇妙世界的学院物语奇妙世界的学院物语喳喳云雀|奇幻这颗星球广袤且绚丽。 这个国家强大且和平。 这条街道富足且出名。 这所学院强大且友善。 这家小店平凡且贫穷。 这个主角胆小且害羞。
  • 我的刀剑易生我的刀剑易生青铜树下|奇幻在这有与世隔绝的龙族; 里之乡的长耳精灵; 鬼斧神工勤劳朴素的矮人; 族群繁杂的亚人种; 最弱小人口最多的人族。 我,高怀英,既然来到了这个奇幻世界。 我只想安稳的和我的妹子们过完这一辈子,并在超大陆开启了他的没羞没臊的奇幻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