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章 治伤

众人回了城内,老将军与几位军医已经等候多时了,赵非处理了酒楼之事也回到城中。

江理、苏暖梨、何仁、王升依次坐下,几位军医上前,一一查看。

何仁、王升二人卸了盔甲,解了外衣,清晰可见,身上刀伤,剑伤,枪伤,数十处,何仁,本是一介文弱书生,文质彬彬,在军中十年,也是几番磨砺,成了如今的威武将军。

吴军医给苏暖梨的手指上了药,十指连心,苏暖梨咬着牙,才没让自己喊出来。

“王妃,你怎么想起来徒手挖洞的?”

“王妃姐姐这不是担心小王爷吗?这几日我和阿泽一直城外巡视,一旦听见城里有什么动静,我们就立刻杀进城里救出小王爷与王妃姐姐。

也是与阿泽小兄弟在城外巡视时,听见了小王爷的箫声,我听着小王爷的箫声,只觉得好听,心说还是小王爷有兴致,在敌营为质,还不忘寻欢作乐?倒是阿泽小兄弟,听完了小王爷的箫声,神色突变,立刻催促我回营,我回来城中,他又让我装死,我问他为何,他只说听他的便是,我实在不解这是何意?”

江理笑了,

“阿泽这个呆子还不是很呆!小时,我与阿泽出城去玩,听着有人用竹箫吹曲,我们觉得好听,便也学着用竹子做箫,一路上吹着小曲回了府里,却也因此耽误了练武与功课,被阿娘责骂了一番,我为了不被阿娘责打,便倒在地上装死躲过了一劫。

我在敌营城中吹的曲子便是那日我教阿泽吹的,可是,阿泽这个笨蛋,却怎么学也学不会!”

江理说着云淡风轻,

“若……阿泽没懂小王爷的意思,小王爷后面准备怎样?”

苏暖梨包扎好了双手,看着江理说了话,

“那……可能只能本王装死了,让他们送本王尸身回来……”

“小王爷怎么装死,是有所准备吗?”

“这要什么准备的?本王吐一口血,往地上一摔,便是半死不活了……”

江理说着,苏暖梨平平淡淡的听着。

这时,却是李军医,韩军医摇了摇头,老将军上前,

“军医怎么了?”

李军医起身,

“老将军……”

“有什么话直说!”

“小王爷身上怎么会有三种毒同时在体内?”

“三种?”

苏暖梨一惊,一种是七日之毒,另两种是敌营医生,加在给江理喝的汤药中,梦魇之毒与蚀骨之毒。

“怎么会这样?有解吗?”

老将军有些担心,江理却是不以为意,

“老将军放心,都是些不致死的毒药,敌营将军为了折磨我而已……”

苏暖梨起身,

“军医,敌军城中的草原奇花何在?”

“王妃姐姐放心,花在,让人好好养着,多亏了王妃姐姐带路,不然我们也找不到敌军粮草重地,与奇花之地,这花,真如传说中那般神奇,奇谲瑰丽,午时,开花时,军医已经取花,制了解药,我喝下了,毒也完全解了。”

“流儿,让人等到子夜开花时,取花,制药给小王爷喝下!”

“小王爷怎么了?怎么也中毒了?”

“没……”

苏暖梨打断了江理说话。

“还说没什么?小王爷在敌营这些日子,身中剧毒,白天咳血,晚上梦魇缠身?怎么会没事?”

“小王爷!你怎么不说?吴军医,韩军医,你们二人快依王妃姐姐说的去安排!”

二位军医出了屋里,老将军上前,

“小王爷……”

“老将军,流儿,不必担心,花已经取了回来,我吃下解药便没事了!”

“小王爷怎么中的毒?那日小王爷从马上摔下,军医不是给小王爷检查过了,小王爷没有中毒吗?定是那敌营将军……我要去找敌营将军给小王爷报仇!”

“流儿……不可鲁莽,敌营将军经过此番定要休整一番,我们也好整顿整顿,在此之前不可再发生战事!”

“好!我不去便是了!那小王爷告诉我你是怎么中的毒?”

江理不说话,宋流便去找苏暖梨,

“王妃姐姐一定知道!姐姐跟我说说吧!”

苏暖梨看了一眼江理,

“小王爷在北疆之时并没有中七日之毒,从马上摔下来,也只是为了让敌营将军看着觉得他是个病秧子。

后来去了敌营,敌营将军对小王爷也是不放心,还是在小王爷的汤药里下了毒,还加了点其他的毒……”

苏暖梨说着停了下来,

“若找不来这花,小王爷怎么样?”

江理拍打着白玉箫,

“王妃放心,本王做事自然是有把握的!”

“小王爷,先放下您的箫,我要给小王爷检查身子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伤……”

江理听着就要推开军医起身,

“不用了,不用了,本王打小也不爱看医生,身上的伤就不用看了,军医给本王解了毒就好了!”

“小王爷,给军医看看吧!”

老将军慈祥却带有愁容的说着,江理无法,只好让军医解了衣裳。

江理的身子,白皙匀称,精瘦却也结实,确确实实是一副好身子,只是……身上却是满身伤痕,脖颈处结了痂的剑伤,肩膀穿了琵琶骨的重伤,左胸前被穿透的枪伤,右胸五年前的箭伤,还有被拖拽时的擦伤,除了这些新伤,还有一些旧伤……

苏暖梨最先看到江理右胸处的箭伤,

“小王爷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伤?”

江理看了看胸前,笑了笑,

“好多年了,记不清了!”

“小王爷不记得,我可记得!王妃姐姐我来说。

五年前,敌营与我军起了战事,也是那场战事……”

宋流说着停了一会,

“流儿……”

“没事……后来爷爷与何将军、王将军拼死守城,苦等数日,却迟迟没有等来朝廷的人马与粮草,爷爷与二位将军本想以身殉城,却是敌军先撤退了。

原来,敌军后方,被朝廷一支不足百人的军队截杀,损失了不少人马,那支不足百人的军队,便是小王爷带来的,小王爷也是在这场战役中,中了敌营将军一箭,两军交战,战况激烈,行色匆匆,所以敌营将军并未认出小王爷,小王爷运送辎重粮草来了北疆,才解了北疆之危。”

苏暖梨有些不可思议,

“我却不知小王爷还会领兵打仗?”

“谈不上领兵打仗,阿娘在世时,我也跟着阿娘学了些兵法,不过都是些鸡毛蒜皮,比起阿娘可差远了,当时的朝廷也实在是无可用之人,只因我是阿娘之子,朝中众位大人都推荐本王,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前往,那支军队,也是阿娘从前的部下,后来弃武从文的一些人,若不是他们看在阿娘的往日情分,愿领兵作战,与我同往北疆,就本王这样的废物王爷,恐怕也是有来无回。”

江理说着也握紧了手里的白玉箫。

“小王爷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小王爷与小公主一样,都是流儿敬重的人!”

“嗯!本王知道!流儿爱屋及乌!因为喜欢本王,所以也敬重本王阿娘!”

宋流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是是是,小王爷说的是!”

二位军医给江理仔仔细细的治伤,先要取出琵琶骨里的铁链,再取出胸前断枪,

“小王爷,”

“怎么军医?”

“小王爷要先忍耐一下,要取小王爷的铁链与断枪,小王爷要先用麻沸散,只是,小王爷体内还有三种毒药,可能会有些不适,小王爷要多忍耐些……”

江理笑嘻嘻,

“无妨,无妨,军医请便!”

说着,江理就要躺下,

“阿泽呢?怎么半天都不见他人影!”

“小王爷,阿泽去给小王爷熬药了!一会儿药好了就过来!”

“不错!”

江理用了麻沸散,躺在床上,脸上还是挂着笑意。

军医取出消了毒的短刀在江理胸前比划……

苏暖梨与宋流靠在一起,手也紧紧的握着,军医一刀一刀,不仅割在江理身上,更是割在众人心上。

屋外传出点声响,看去时角落里烟雾缭绕,张孙泽坐在台阶上正在熬药,扇子不停地扇着风,可是,这烟总是不识趣的往张孙泽眼里吹,吹的张孙泽眼泪汪汪,张孙泽一边扇风一边回想起小时候,江理用竹笛教他吹小曲的那天……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桃花蛊桃花蛊如风槿月|古言前十七年,她是翩翩少年郎。前二十年,他是江家三公子。她与他桃树下结缘,相识亦相知。风吹桃花,页翻过。少年转罗裙,公子变皇子。花轿、红烛。挚友结鸳盟,不知碎了多少草心,芳心。“不过是桃花蛊,帮你引了就是引了,不需要你负责。”她口是心非。
  • 长相思之余念长相思之余念墨染南笙|古言清冽酒坛散,一梦惊世长安仙。 浅吟清唱对错何妨,唯记一点荧光青微凉。 ——《寒衫浮梦》 繁华与败落,绽放与飘零,憧憬与幻灭,瞬间与永恒……长安是最苍凉的快意,也是最温婉的忧伤! 一袭红衣,叱咤江湖。一身青衣,悬壶济世。——这便是纳兰浔。 有匪君子,如琢如磨。风云诡谲,步步为谋。——这便是洛长安。 小说《长相思》分为两部: 第一部《长相思之余念》第二部《长相思之安年》 本书为第一部《长相思:余念》 预告: 纳兰浔缓缓抬头,凌厉的目光与他重合,轻轻勾唇道:“公子何人?” 洛长安灵活地从树上跳下来,耸耸肩,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什么人也不是,在下姓洛名遇字长安,号‘想得开居士’,本是个闲人。” …… 纳兰浔,后台强大,有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父亲。一身正气、闯荡江湖的她与清秀小生洛长安结下了梁子,从此二人浪迹天涯,相守于江湖之中…… 而这一切不过是他的计划罢了,未曾想,她却是自己计划中的一部分,两人会何去何从…… 直到叶平川的出现,二人的世界不只是江湖那么简单了…… 本篇小说先甜后虐,第一部《长相思:余念》主要是甜宠文。
  • 盛婚之逃跑王妃盛婚之逃跑王妃欣玫|古言她是商家大小姐,新婚当日没有等来迎娶的花轿,等来的却是后姐嫁给了自己夫君的消息,气愤的自杀而死。 再次睁开眼,当她,变成她,本想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 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吸血王爷,为了她逐渐的将自己隐藏的实力显现,只为保护她,建立一个幸福的家。可是却因为一个误会从此开始了吸血王爷漫长的寻妻之路。 ***** “滚开。” 荣儿带着站在黑衣人的前面丝毫不怕这传闻中的吸血王爷,和王爷对视着。 “把我娘放下。” “看清楚了,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盘,就算是你是我的儿子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哼,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了。”王爷的人马和荣儿的人马就在皇宫门前就这么对上了。“荣儿你。” “娘,没事的,爹不在身边的时候就由我来保护你。” “你说谁是你爹?”王爷在听到荣儿到现在还叫别人爹的时候简直就是被气的火冒三丈。 “王妃,你看着。”王公公一看这架势只有王妃有这个能力了。 “王公公,我是司徒夫人,请不要叫错了。” ***** “娘....” “娘....” 两个高兴的孩子一起跑过去,眼看着就要扑过去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这么华丽丽的僵住了。 王爷在看到那两个孩子的意图的时候,立刻飞过来抱着柳茗倩飞出了好远。 “娘....” “娘....” “闭嘴,你们这些东西,离我的倩远一点。” 柳茗倩看到两个孩子脸上的泪水的时候,再次用自己的绝招对着王爷就是一脚,然后用力的一通王爷的肚子,在看到王爷痛的抱着肚子蹲下的时候没有一点担心,走到孩子的身边,一手拉着一个孩子向远处走去。 “瑞儿,蝶儿我们去那边玩。” “哦,终于可以和娘在一起玩了,只是娘最好了。”瑞儿高兴的拉着娘的手蹦蹦跳跳的往前走。 “娘,你看爹爹好像生气了。”蝶儿回头的时候看到爹爹看过来的眼神不安的问道。 “不用管他,那是他自作自受。”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邪帝宠妃废柴逆袭邪帝宠妃废柴逆袭晚吟吖|古言前世的她,在一次保护血玉中受到爆炸死亡,老天却让她重生一次,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血玉也随着她而来到这个世界。 废物?丑女?她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想成为最强吗?”“嗯。”她要在这片不一样的天地踩出一个属于她的地方!自己身上更多的秘密慢慢浮出水面…… 某人(理智气壮):我这辈子不会嫁人的。 某男挑眉:你试试?
  • 江湖防骗手册江湖防骗手册乐流|古言传说中原边际仞雪域的鹤宫乃是邪魔外道,用手段控制江湖整整百年。 传说那鹤宫宫主更是心狠手辣! 某护法:“副宫主不好了,宫主又出去摆摊说要创业致富。” 某副宫主:“老规矩,乔装排队去买。” 一众属下捂着肚子双腿打颤······ 某护法:“副宫主不好了,宫主她调戏良家妇男了!” 砰!玉石桌应声而碎,某副宫主咬牙道:“难道我不好看吗?!”
  • 杀手狂妃十三岁杀手狂妃十三岁蓝殇飞絮|古言她,现代第一杀手代号“火狐”,一朝穿越附身在叶丞相家不受宠的三小姐身上,受尽嫡姐的凌辱和旁人的冷眼,一睁眼,原本懦弱的眼神已不在,而取代的是一双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眼神。 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身上的杀气震慑住了,不知怎么的他的心好疼,心疼她这么小就有这么强的杀气,这是什么样的环境下才能练就出来的人,而且他发现她的杀气都是面对她的爹叶丞相还有大夫人所散发出来的,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些什么。 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被他身上邪魅的气息所吸引了,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里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子是邪魅的,她前世是杀手,很少有人能激起她心中的波澜,他,到底是谁? 当强者对上强者,且看他们如何颠覆天下!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逆天五小姐逆天五小姐幻梦若尘|古言一朝穿越,从娃娃做起。既然老天给了个机会从新来过,就要过的风生水起,红红火火。 一岁时,经常玩失踪,弄得府里鸡飞狗跳,殊不知当事人串门去了,姐姐家,姑姑家,外公家都留下了凤沐邪的小脚印。 两岁时,跟着大哥哥参加宴会,美名其曰“社交礼仪,从娃娃抓起”。 三岁时,和四哥逛青楼,调戏美女。凤沐邪一时之间名动京城。 五岁时,随父出征,献计谋,击退敌军,大展风采。 六岁时,开始创建自己的生意王国。 九岁时,凤氏集团名满天下,国库四分之一的收入皆来自凤氏集团,皇帝都宠着凤沐邪。 十三岁时,离家出走,狂遍天下,吃尽天下美食,看遍天下美男,逍遥人生。 十六岁,无奈出嫁。 厉王爷,全国皆知,无情冷血,黑道上都对他闻风丧胆,独独对自己的小妻子宠溺无边。 “爷,听王妃的丫鬟说,府里的厨子做的菜不好吃” “扔出去” “爷,四公主说王妃怀孕了,比以前难看了,王妃哭了” 一眨眼,人已经没影了,默默的替四公主哀悼 ”爷,王妃带着小少爷们翻墙出去了,似乎是去文王。。。“ 还没说完,人已经没影了,爷太不淡定了。新人一枚,请多关照
  • 红颜欲祸红颜欲祸苗若木|古言君临天下却纵孽红颜的劫枭,始乱终弃却为其所害的断浪,渴望幸福却命运多舛的幽若,天资聪慧却机关算尽的妗彗雪,半臂江山却临将废权的皇后,复出冷宫却人微言轻的依诺,趋炎附势却红颜薄命的雯儿,演绎了后宫中的各色悲情,争权夺势,勾心斗角,是身处后宫而身不由己,还是红颜本就福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