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7章

“玩儿?昨日太傅布置的功课做完了吗?”凤兰夏央手执书卷,连眼皮子都没抬下,不咸不淡的便绝了凤兰卿言还想要捉猫遛狗的心思。

“还没有。”他摇了摇头,听了凤兰夏央的问话,整个人瞬间就蔫儿啦。此时嘴里吃着的嘎嘣脆的枣子登时也就不香了。

“阿言,今儿上午夕照你也见了,牡丹花会你也逛了,下午你就留在我府里老老实实的做功课吧。”

“是,皇姐,阿言知道了。”

车轱辘在街道上留下两条长长的线,半个时辰后,马车便到了贤安王府。

晴云万里,日头逐渐西斜。午憩过后,凤兰卿言留在府内继续做着昨日夫子所留下的功课,而凤兰夏央则是去了京城诗会。

虽说牡丹会的这第三场凤兰夏央去不去都随意,但今年李愧要参加春试,因此这京城诗会今个下午怎么着也是要去走一趟的。

还未入馆时,便听见馆内学子的朗朗切磋声,等进来后,发现今天来交流的人还真不少。

一眼望去,那意气风发,定马横刀的朗朗模样,个个儿都似要将那天地间的万千山河拥揽入怀。

李愧参加的是文试。等她找到她时,她正被一群莘莘学子给包围着,不知道在给他们描绘着哪个国家的山川河流。

李愧侃侃而谈,她意气风发,在一众学子中颇是游刃有余。她想,来日在地理勘测的这一领域,李愧将会是那颗冉冉升起的最亮的星。

“玩儿?昨日太傅布置的功课做完了吗?”凤兰夏央手执书卷,连眼皮子都没抬下,不咸不淡的便绝了凤兰卿言还想要捉猫遛狗的心思。

“还没有。”他摇了摇头,听了凤兰夏央的问话,整个人瞬间就蔫儿啦。此时嘴里吃着的嘎嘣脆的枣子登时也就不香了。

“阿言,今儿上午夕照你也见了,牡丹花会你也逛了,下午你就留在我府里老老实实的做功课吧。”

“是,皇姐,阿言知道了。”

车轱辘在街道上留下两条长长的线,半个时辰后,马车便到了贤安王府。

晴云万里,日头逐渐西斜。午憩过后,凤兰卿言留在府内继续做着昨日夫子所留下的功课,而凤兰夏央则是去了京城诗会。

虽说牡丹会的这第三场凤兰夏央去不去都随意,但今年李愧要参加春试,因此这京城诗会今个下午怎么着也是要去走一趟的。

还未入馆时,便听见馆内学子的朗朗切磋声,等进来后,发现今天来交流的人还真不少。

一眼望去,那意气风发,定马横刀的朗朗模样,个个儿都似要将那天地间的万千山河拥揽入怀。

李愧参加的是文试。等她找到她时,她正被一群莘莘学子给包围着,不知道在给他们描绘着哪个国家的山川河流。

李愧侃侃而谈,她意气风发,在一众学子中颇是游刃有余。她想,来日在地理勘测的这一领域,李愧将会是那颗冉冉升起的最亮的星。

“夏夏,这里!”南离少音她们早就来了,眼下正占了个极好的位置坐着。

同类热门
  • 绝世俏仵作绝世俏仵作梅花三弄|古言堂堂法医系高材生,穿成哑女就算了,还免费欣赏了一出活春宫,主角竟是自己的童养夫和亲亲长姐。 什么?该被浸猪笼的不是那对渣男渣女么?为什么是她得到这种“优待”? 哼,敢阴我?姑奶奶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阴沟里翻船! 小剧场一: 小别胜新婚,快马加鞭回府,惊见满院子的死尸。 某人的心猛地一沉:夫人! 尸山上忽然冒出一颗脑袋:“夫君回来了?” 某人冷汗如雨,心还未归位,又听见一道娇俏的嗓音: “夫君!这尸阵还缺一个,快过来凑个数!” “……”
  • 花开无叶花开无叶夙颜|古言她,为了再和她相见,在佛前苦苦求了五千年的彼岸花…从小不同的经历,从公主到打工小妹的经历……原以为不会相信任何人,却被他感动……无法无天、无拘无束却在爱情面前变得那样的懦弱……支撑起妈妈昂贵的医疗费却无法原谅父亲的残忍…… 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卿本骄妃逆天下卿本骄妃逆天下慕锦惜|古言凤若倾很倒霉,被废了灵根,还好有美人师傅帮她复活。 没有实力?还好天赋绝佳。 帝都人都嘲讽她? 没关系,姐一手翻云覆雨,把你们全部秒杀。 但还能不能好好过了,这没完没了的大魔王是什么鬼? “帝尊上,你能不能放过我?” 某女楚楚可怜的揪着某男衣袖。 帝北尘一下把她壁咚在墙,“可以啊,你找人打败我,我就放了你。” 去你大爷的,说的跟自己多厉害一样! …… 从此以后,凤若倾被某尊上纠缠,他追,她躲,他撩,她跑,过上了非人的麻烦生活。
  • 诡听天下诡听天下溦舞倾城|古言朱野此生唯一的梦想就是:吃、喝、睡,顺便拐个美男压压寨。她只需要做一枚精致的猪猪女孩就好,这个白日梦持续了二十多年,直到连上天都看不过去她的懒惰:一道闷雷将她送去西天,祝她早日实现梦想。 朱野没想到的是,一睁眼外面已经变了天,精致的猪猪女孩做不成,而是成了·····一头实实在在的野猪!(很多人断定这只野猪定得了猪瘟,不然怎么这般特立独行。) 喂喂喂,她是无数次祈祷活得像猪那样自由自在,但可不是随时被宰的蠢笨野猪啊!还有,这个小痞子道长,你干啥呢,人猪授受不亲,求别撩!(宋肆一脸无辜:贫道只想看看这野猪是雌是雄。) 野猪发作起来很恐怖,一路捉鬼打怪一路拱大白菜,最后栽在焉儿坏酸菜手上。
  • 奸相要逼婚之朕本佳人  奸相要逼婚之朕本佳人 千万不挂科|古言蹦极蹦穿越了,有木有? 穿成翘辫子皇帝的孪生妹妹,当上皇帝有木有? 好吧,除了偶尔被那个妖孽丞相气一气之外,当皇帝也挺过瘾的。 喜剧篇: 片段一: 某女色迷迷的盯着其中一个波涛汹涌的美女,手肘推了推身边的某男。“爱卿,朕觉得这个秀女很符合条件。” 某男面色一寒,“这个秀女已经被本相许配给南宫一了!” 某女撇了撇嘴,转而看向另一个波澜壮阔的美人儿,摸了摸下巴道:“那个也挺不错的!” 某男脸色越发阴寒,“那个许配给南宫二了!” “最边上那个!”某女有些怒了。 “许配给南宫三了!” “哈哈哈哈……”某女望着南宫三那委屈的脸,捧腹大笑。“你家南宫三和那个小太监还真是挺配的!” 片段二: 某男面色阴沉,步步紧逼—— “你……你想做什么……”某女步步后退。 “做什么?!”某男一把将某女狠狠推倒,然后压得严严实实,“皇上有胆子去宠幸月妃,没胆子承受本相的怒气么?!” “那个……爱卿你误会了……朕和……月儿……” “住嘴!”某男眼里的怒意越发的狂暴—— “呜呜……”某女眼睛瞪得老大。 深情篇: “笨男人,你知不知道这只是百里昭的计?!你既然一心只有江山霸业,何苦来救我?!”望着被军队围攻的男人,祁雪整张脸全是泪水。 “笨女人!如果没有你和本相共享,那本相拿江山来有何用?!” 本文女主搞怪腹黑,男主腹黑妖孽。 男主绝不种马!别被前面误会,本书的男主绝对是处nan一枚。 轻松文,欢迎入坑!
  • 斗君心斗君心子妜|古言【更新不定期】 一个批语,让她离京上山。 一旨婚约,让她饱受迫害。 呵呵,都以为她是耗子呢? 不说她上有祖母,父母叔婶护着,就是兄长她也有六个之多,谁怕谁呢? 只是… 那个谁,你不是敌对方吗?现在跑过来跟谁装哥俩好呢? …… 其实这就是一个自己挖坑自己跳的励志故事。
  • 皇商相公好无情皇商相公好无情逍遥人|古言明明是明媒正娶来的妻子,但是新婚的当夜就成了下堂弃妇 而当一次契机来临,她有了逃的机会。却被他抓住。 没有任何人敢挑战他阎少棠的权威,而她却敢望向逃跑,他当然不会如她的意! 片段一:她要打掉这个孩子,她不要让这个孩子变成复仇的牺牲品,看着下体流出的血,她笑了,那样的绝望凄迷。。。。。。 片段二:我根本不是苏琉璃!所以你对我做的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阎少棠,骄傲如我,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 异魂:凉生如卿异魂:凉生如卿果果丫头|古言莫雨凉,现代名牌毕业的大学生,嫁给了自己的学长。负责照顾瘫痪在床的婆婆。为了家庭,放弃了优秀的工作,尽心尽力照顾婆婆与老公。而她那老实憨厚的老公暗地里却养着小三,不但带着小三登堂入室,还错手把她推下了楼,导致她香消玉殒 莫凉生:一个生在普通富裕人家的聪明少爷,五岁那年跟着娘亲在渭城扎根,在十九岁那年,因与朋友登上赏景,不小心滚落山崖…… 待莫雨凉醒来之际,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由女儿身变成了男儿身,而且还到了不知名的朝代… 莫凉生初遇赫连卿,就被他那深邃的五官,浑然天成的王者风范吸引,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赫连卿望着面前颜如玉,肤如凝脂的人,剑眉轻挑,心里一丝惊讶,他从未见过长得这般好看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