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月圆之夜

那日过后,白长晔招学生助理的消息迅速在班级群传开,仅仅两个名额,报名状况激烈,陆漫漫简单走了下流程,心知自己是内定对象也便不再关注这件事,不多时结果公布出来,有她,还有另外一名腼腆内敛的男同学,叫叶舟,据说稳居专业排名第一,是个天才型学霸。

她不禁想,按择优录取来选人的话,她不过是半路出家,本专业能力比她优秀的同学比比皆是,录取她的话似乎还是存在蛮大争议的吧,自是有人羡慕有人嫉妒,尽管这事他完全可以凭个人喜好拍板决定。

但她相信,他不会把她推到风口浪尖,即使她并不在乎。

某一堂课上。

白长晔合上教案,目光在陆漫漫脸上掠过。

“今天的课到此结束,我时间有限,有问题可微信提出,老规矩,晚上8点后拒不回复。”

他才说完,一个高大的男生“腾”地站起来,指着陆漫漫的方向耿直大方地说出许多人的心声。

“我不是对陆漫漫同学有意见,但我想知道白教授的选人标准是怎样的?大家都在争取跟着您学习工作的机会,为什么……”

白长晔冷淡地打断他的话,“因为她足够优秀,我需要的是思维敏捷能快速跟上我的思路,学习能力高效,综合能力较强的助理,我认为这位同学足以胜任这份工作。”

男生不再作声,似乎接受了这个理由,看了眼陆漫漫挠了挠头,见她看过来便颔首致意,算是打过招呼,目光磊落,倒没有刻意针对的意思。

很快,陆漫漫的资料再次被人挖出来发帖,几乎被抖个底朝天,瞬间成为校园论坛里的热门帖。

在柳叶刀上刊载过学术报告,发过SCI,受邀BBC专访,上过CCTV,跟权威大牛合影,同时获得过数个国际名校offer,跨专业考研取得专业全国排名前二十……

可谓美貌与智慧并存,优秀的履历让人咋舌,引得许多路人在帖子里盖楼膜拜。

不过只有她自己清楚,为何跨专业还能取得如此优秀成绩,不是因为她天赋异禀,主要是得益于前世她对他有进行过深入透测的了解,对于专业方面艰涩难懂的术语也花了好一段时间来了解,只为可以人为制造更多话题切入点,也是为了多方面了解他,以及更好地获取他的信任和配合。

而当时的白长晔偶尔被激起兴致时,也在自己出色的专业领域上给予了她许多教导,她在收获到满满干货的同时也对他有了更深刻的剖析……

事实上她也很好地完成了白长晔交待的一些似是而非的工作,从一开始,他就是为了把她留在身边而找理由,她也便顺水推舟,对着他的脸,她总是难以拒绝,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他总能轻而易举地打乱她的计划,总能在她心里纵下燎原之火。

这些天下来,白长晔时常在看着她的时候不由自主地走神,目光幽深得仿佛穿透了一个世纪,似透过她回忆陈年旧事。

有时候,她甚至在他身上感受到孑然一身、孤寂深沉的长者气息,是迟暮的沧桑,白长晔变了,累积了沉重的年华,经此一梦,他到底是积累了更多力量亦或是徒增悲伤?

她的心突突地难受着,一度想问她“死”后发生了什么,他是怎么度过的,可话到嘴边总是生生咽了下去。

还未到时候。

既然他猜出她的身份,却没有强势逼问她,而是配合她演这出闹剧,不给压力,不问缘由的宠溺,那她又何必急于打破表面的风平浪静,她现在需要平复心态以计划和应对未来的任务。

既然上天愿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那她必定要好好把握住,只有通关“三千世界”的任务,合成所有认证符号,以消业障,平衡阴阳,方得救赎。

为拥有日后和白长晔可持续发展的幸福生活,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披荆斩棘,过关斩将。

她的白月光啊,不但是她扎根在心的执念,是她蓬勃生长的野心,更是她一年四季、一日三餐、一屋两人的平安喜乐啊……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便是她潜窥入梦之际。

有时候他睡得很香很沉,一夜无梦,但更多时候都是陷入自己独有的梦境里。

他的世界,时而光怪陆离,时而孤寂无边,凉薄得与人类社会格格不入。但值得庆幸的是,在“三千世界”的第一个入梦任务结束后的这些天里,鲜少出现他的童年噩梦了。

她用心地去观察他由潜意识塑造的梦境世界,尽量不改动一星半点,即使通过“造梦空间”进入他梦里的她,可以随意打造新的梦中世界给予新的设定,可那意义何在?她只想探寻他的内心世界。

无论是冰川还是火焰,无论是黑暗还是光明。

她像个守护神一样,一直默默地藏在隐蔽的角落里守护着他,只有确认他无虞,她才会让自己魂识归位好好安歇。

……

烛光摇曳,定制的恐龙蛋糕上插着的蜡烛正在燃烧着融化着,小小的光芒点亮了漆黑一片的屋子。

暖暖的烛光里洋溢着大人小孩的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爸爸妈妈的宝贝小阿晔生日快乐!”

待父母唱完生日歌,头戴皇冠的软糯小男孩期待地问,“爸爸妈妈阿晔可以吃蛋糕了吗?我想要恐龙。”

“阿晔乖,咱们先许愿吹蜡烛哦。”

男孩乖巧地双掌合十,虔诚低声道,“阿晔要爸爸妈妈天天陪阿晔玩,还要一起去游乐园……”

说罢吹熄了蜡烛,“吧嗒”一声,屋子里的灯恰逢其时地开了,在璀璨的灯光下,小男孩被父母欢呼着簇拥在怀里,小肉脸红扑扑地笑着,感受着父母的温暖和爱。

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时光停留在这一刻。

可是下一秒,眼前的场景开始扭曲,一切都不受控制地变了。

男孩站在轻掩的门前,手附上去的瞬间,心里崩起一根弦,有一种未知的恐惧在翻滚,在他心里叫嚣,直觉告诉他不要打开门,可他的手却不听使唤。

在即将看到惨烈一幕的前一秒,他的视野忽而一暗,柔软温热的触感莫名让他的心安定下来,一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耳边,是谁人在轻声呢喃。

“乖,没事的,睡吧。”

温柔的声音包裹着他,耐心而有力量,让他不自觉听从,意识逐渐模糊,在他彻底沉睡过去前隐约有道声音从他耳边拂过,随风飘散。

我一直都在……

次日,朝阳初升。

陆漫漫准备好要出门回校上课时,门刚打开还未来得及看清门外的情况,便被强势地揽进一个清冽的怀抱里,猝不及防地。

她整个人都懵了,还没反应过来作出挣扎,便被那道低哑深沉的声音攫住所有心神。

“那就永远不要离开。”

陆漫漫嘴巴嗫嚅了下,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却发现大脑当机了,任由自己在他怀里沉浸片刻不想抽离。

我一直都在……

那就永远不要离开……

原以为他已经陷入沉睡,看来他还是听到了,这就是回应吧。

半晌,她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紧密相连的身体接触,对于挣脱禁锢这事有力无心,默默组织了下语言。

“白教授就算要潜.规则我也不该挑这个时候啊,我上课就要迟到了。”

令人如沐春风的声音里藏着无声的挑逗。

白长晔太阳穴突突了一下,神色有一瞬古怪。

他松开她,转而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四目相接,柔嫩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摩挲了几下。

似乎有点……爱不释手?

陆漫漫愣了一下,仿佛看到了上海滩龙头杜三爷的影子,好不容易稳住的心神又开始荡漾起来。

清朗冷凝的眉眼,俊秀挺立的鼻梁,性感诱人的唇瓣……不断在她眸中放大,逐渐占据她所有的视野,温热的充满雄性荷尔蒙的气息与她的气息交织在一起。

这个距离这个角度,不得不惹人遐想,口干舌燥之际,她不禁咽了口唾沫。

他想,干什么?

白长晔的目光紧紧锁住她,眼底升起一抹炽热,禁欲的皮囊下,是疯狂在蔓延。

他的指腹附上她的红唇,轻轻碾揉,流连忘返。

这极具暗示性意味的行为瞬间击中她的心,唇上如有电流划过,激起全身的战栗。

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分泌不断飙升,这个男人轻易让她意乱情迷……

男人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沉吟道,“再胡说可是要被惩罚的,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漫漫。”

说罢,指腹忽而加重力道,狠狠地蹂躏了一下她的娇嫩红唇,似是一个警告。

反倒让她有些不得劲,其实她很想再次感受那个后果,要不是他转身得快,她可能真就按捺不住扑上去生啃了他了。

明明他都没做什么更亲密的事,但她对他明显更来电了,是这具母胎solo的身体更渴望他,也更敏感吗?

陆漫漫伸出舌尖舔了舔还残留着他指间温度的嘴唇。

有点遗憾呐……

古人诚不欺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如果可以选择死亡的方式,她真希望爱神丘比特将她乱箭射死。

.

果不其然,陆漫漫上课迟到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堂课不是白长晔的课,否则她连坐过道的机会都没有。

看在她诚恳礼貌并且是本专业的珍稀资源的份上,老教授并没有为难她,甚至和蔼地让她找位置坐。

只是这节课,她一直上得有些心神不定,总是不由自主地回味起白长晔的音容笑貌,字字句句。

他大概是曼陀罗花转世吧。

不然为什么会对她有着致命吸引力,让她中毒至深无法自拔?

课间,她收到“白月光”的消息,看到他真的给她准备了一堆工作,让她空闲时间去办公室或者研究院找他的时候,她不由恍惚,原来他那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解释的话竟然是发自肺腑的,除了部分私人原因以外,他是真的想找个好帮手分担工作的。

好一个一箭双雕、一石二鸟啊!

陆漫漫去找叶舟问,得知叶舟的工作安排跟她还是有些区别的,最大的区别的就是他们几乎不可能在凑到一起共同工作,他更多的是外派的工作,她则像是白长晔的跟屁虫、贴身助理。

这晚,陆漫漫跟着白长晔去了国家医学科学研究院。

当她在外边整理资料,看着透明玻璃另一边的他,在解剖台上解剖尸体做研究试验的时候,认真专注的样子总是充满魅力的,尽管他全身都被包裹的得严严实实,只余口罩上的眼睛,却也丝毫掩饰不住他的男性魅力。

似是接收到她的目光,他停下手中开膛破肚的工作,转过身,隔着玻璃与她目光缠绵,口罩后的嘴巴似乎动了动。

不多时,白长晔停下手中的工作收拾好东西,换了工作服走到她身边。

“白教授……”

“你的存在容易让我分神,难以集中注意力。”

“……”

“夜深了,我送你回去。”

陆漫漫走出这个曾让白长晔投入过大量时间精力的地方,想来这还是她两世以来第一次目睹他的研究工作。

黑夜,白炽灯,解剖台,手术刀,血腥的大体老师,以及一排排泡着人体器官的瓶瓶罐罐。

看着这样的环境下,他忙碌的身影,竟让她感受到别样的、扭曲的浪漫……

他把她送到家门口。

陆漫漫微笑道别,“白教授,开车注意安全,晚安。”

白长晔垂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梦好。”

她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男人的视线透过楼道的窗户落在天边那轮圆月上。

不咸不淡的话语随着清风落在她耳边。

“今晚的月亮真圆。”

……

陆漫漫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白长晔的话启发了她,“三千世界”的第一个任务开启之日是否有特别的条件?

那天,是初一。

“小倦,你现在熟悉业务了吗?”

倚在窗口悠闲晒月光的小书册闻言,晃晃悠悠地飞到她眼前,贴心地在一个适合阅读不伤眼的距离停住。

小倦:嗯嗯,熟悉了哦。

“那你说,我的任务需要在什么特殊的时间点开启?”

小倦空白了一瞬,似乎在思索:新月以及满月之夜。

陆漫漫愣住,“初一十五?”

小倦:是的呢。

下一秒,小倦后知后觉道:哎?今晚就是满月哦。

陆漫漫再次愣住,打开手机一看,今天确实是农历十五。

她无精打采地瞥了眼前的小书册一眼,就差把郁闷写在脸上了,不知从哪里开始吐槽好,小倦不靠谱的形象再次得到巩固。

“如果我不睡觉不进入‘三千世界’会怎样呢?”

小倦:通关所得的认证符号的力量可以让你维持一段时间的健康生活,时间拖得越久,并且没有及时得到新的认证符号维续生命的话,你的身体就会日渐衰弱直至衰竭而亡,重生宣告失败,重新坠入轮回。

“!”

所以任务越早完成越好,一旦失败还要面临下一个难度升级的任务,如此一来更容易恶性循环。

“可是,我现在睡不着怎么办?”

小倦:没关系,小倦可以帮你哦

“谢谢。”

小倦:不客气

下一秒,陆漫漫眼前一黑,额头一痛,整个人便不省人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你不爱我,你有罪你不爱我,你有罪点心面|现言沈千亦以为只要一直虔诚的爱程渊,总有一天他会回过头看到她,他却仗着她的爱任意欺辱。两年后,她铩羽而归,抢他家产,毁其所爱,这就是他不爱她要付出的代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九零:老公,放肆宠重生九零:老公,放肆宠影沉沉|现言新书《重生八零:学霸娇妻,致富忙》开坑。 据说朱砂命硬,才生下来就克死了她同胞的弟弟,让朱家没有男丁继承香火。朱砂说她不背这个锅。她想问,朱家这么想要男丁,是有皇位要继承吗? 朱砂憋着一口气,努力的发家致富,要让自己的亲人过上好日子,要让大家看看,这年头,生男生女都一样,她不比男孩差。 一不小心,努力发家致富的朱砂,凭着自身人格魅力,收获高富帅老公一枚,人生处处开挂,虐得那些人渣遍地找牙。
  • 霓裳梦蓝梦霓裳梦蓝梦采薇花开|现言叶蓁是一名普通的设计师,但是生活逼迫她一路披荆斩棘,要为名利二字奋斗,她也曾爱过,相信过,被打到过,但是到最后依然要权衡继续追逐梦想,还是回归家庭,现代女性无解的的难题——
  • 你该知道的你该知道的为你煲汤|现言徐慕颜,曾不婚主义者,受支配生活,一辈子可以算着看到头。 可是,若是没有遇到你的话,我这一辈子,怕就是这样过了吧。 三生有幸遇到你,余生只做追光者。 居一漠,如果这辈子都用来爱你的话,你会爱我吗? 你抱紧我,我总感觉这不像真的。 …… 可是,最终,还是失去他了。
  • 高调宠爱高调宠爱笑佳人|现言姜棠上过两次微博头条:名模姜棠嫁入顾氏豪门姜棠产女,亲子鉴定不匹配。声名狼藉,沈擎第三次凑过来追她。姜棠: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沈擎:哪都喜欢。他从她出道那年就开始追,追,追,这次大的跑不了,小的也得抢回家!
  • 误惹无情冷总裁(全本)误惹无情冷总裁(全本)寞染|现言出差提前回来,看到两个人--一个是即将与自己举行婚礼的未婚夫,另一个则是同窗七年的好朋友。 痛彻心肺又如何,日子还是一样的要过。用堆积如山的公事,把自己的伤心摒弃在心门之外。却在因为抢着拿全勤奖的时候,错坐了总裁的专用电梯。 难道她把那位传说中的冰山总裁惹毛了吗?MYGOD,她不是故意的!可是这位总裁先生却在拒绝了无数名门淑女之后,挑中了她,荣登--总裁情人的宝座。 既然是我的,就不许你再和别的男人有什么纠葛!冰山总裁冷冷地宣布守则第一条…… =================================================
  • 总裁大人好难缠总裁大人好难缠莫言无奈|现言一场偶遇,她惹上了他,冤家路窄,她惹毛了他,“女人,你死定了!”迷情一夜,不爱女人的他,独独对她的美好上了瘾,筹谋算计,步步为营,欲将她征服却不想自己先迷失了心。
  • 心尖宝贝别跑快回来心尖宝贝别跑快回来小猪咩咩.|现言那年他千方百计伤害她,逼迫她 而那个他缺保护她,守护她,爱上她 “你给不了她幸福,那就放开她啊,我来守护啊” “呵,谁让她爱的是我不是你呢” “对不起,我不爱你了” “对不起,收养的债也算还清了” “对不起,不爱了,不爱了” n年后 “穆总,谢谢当年不惜之恩,林某感谢不近”
  • 萌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萌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酥小糖|现言她被他宠得无法无天,神鬼不怕,朋友说他太惯着了,他只道:“无妨,宠得无法无天,除了我,没人再敢要她。”她日渐爱上了这个强势霸道又不讲理的男人,以为此生幸福,却看见他颤抖着搂着另一个女人轻柔的哄着:“别怕,依依,四哥在,再也不离开你。”她才明白,所有的宠爱,都是偷来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神秘老公不见面神秘老公不见面苏格|现言为了回报家人十八年的养育之恩,她必须要代嫁,而那个男人半身不遂并烧的面目全非。新婚之夜,她被灌下一碗药.....从此,她伺候那个面目不清不能自理的男人!传说,霍家怪事之多,尤其是夜深人静之时!“明明警告过你,晚上不要随便走动,你看见不该看的,就要为此付出代价!”他带着邪佞的笑容缓缓而来将她逼迫于墙角。乌子菁手执一张照片,同一张脸,却出现在三个人身上?究竟谁才是自己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