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章 美人窝

“陛下,燕王求见。”刘忠恭敬地递上一盏茶,俯身低声地说着。

皇帝放下了手上的奏章,疲惫地揉了揉眉间。然后接过了刘忠手上微凉的茶水,浅尝了一口,就放下了。皇帝稍迟了片刻,又拿起一旁的奏折,淡漠地瞥了一眼刘忠,便慢慢地看了。

刘忠会意地躬身退到了殿侧,默默关了殿门。“殿下,陛下辛劳,如今还在批奏折。”

“本王知道了,麻烦给使了。”寂无言对着殿门行了个礼,又对着刘忠大方一笑就离开了。

刘忠望着这纤长明显消瘦的身影,在金碧辉煌的长廊中,显得格外孤独耀眼,他心里有话,但始终没有开口,就恭敬回去侍奉。

“去贵妃宫里。”皇帝将一处用了朱赤色的笔圈划后,不知情绪的说了句。

刘忠立马会意,安排后面的小太监,备下轿撵,上去恭敬地搀持这皇帝起身。

一路无话,到了洛贵妃宫里,大小丫鬟恭敬地行礼。皇帝见了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大步向贵妃宫里迈进。

“参见陛下。”这洛贵妃垂着眉,竟也看得几分倾城倾国的容貌,令人瞩目。虽说其已四十多岁,却保养得竟像一个不过花信年华的女子一般。她身边的人早就将收到的消息递给了她。她连忙梳妆倒饰,却也被皇帝的,打的措不及防。洛贵妃俏白的鹅蛋脸上还犯着急里忙慌的酡红。

皇帝眼见了,原本就严肃的脸松了下来,将洛贵妃扶了起来,道:“爱妃,是朕突扰了。”

“陛下。”洛贵妃娇羞地笑道。洛贵妃看着皇帝轻抚着她的手,把她的手搭在他的胳膊上。洛贵妃在皇帝身边待久了,极为清楚身边人的想法,立马轻车熟路地挽住了皇帝的胳膊,作着娇羞新妇人状。

皇帝见了极为满意,拉着洛贵妃缓缓走向软榻,而周围的侍从奴婢都极为识趣地退下了。

洛贵妃将半个身子都软在了皇帝身上,极为娇媚道:“陛下此来,定是有事与婉儿讲罢。”

皇帝揽着洛贵妃的腰身,拉着她的手,调笑道:“婉儿这话说的,朕不能是想着婉儿了吗?”

“陛下。”洛贵妃害羞地低头,垂眉。

“婉儿,看朕与你的言儿,下月初八也该加冠了,是到议亲的时候了。”皇帝说话语气更合软了些。

洛贵妃眸光冰凉一瞬,心道,这老不死的果然有目的。言儿的婚事,自然不能任意打压。洛贵妃立马收了锋芒,面不改色地依偎在皇帝怀中软和道:“咱们的言儿,是该议亲了。是该给陛下填个曾孙了,臣妾也想享享儿孙福。”

“今日,朕,听闻言儿甚是在意一位女子啊。”

一语重击,洛贵妃惊坐起,少焉,立马发觉失态,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道:“竟有此事,臣妾却未尝听闻。”,后有羞怯地揪着手帕,低着眉,装作受惊的小鹿,偷偷瞅一眼皇帝,有些悻悻,“看来是臣妾这个母亲德不配位了。”

皇帝拉住洛贵妃的柔夷道:“婉儿不必自责,若是婉儿都不知道,那便是朕身边的人的问题了。”然后,又将洛贵妃揽在怀里了。

“陛下不怪罪,婉儿万幸。”洛贵妃伏在皇帝胸前,诺诺道,“那陛下,这言儿的婚事……”

皇帝展颜大笑,轻拍着洛贵妃的手,“由婉儿定。过些日子春花正好,设个春宴,召些名门贵女。朕的言儿自然要配最好的。”

“那婉儿就替言儿谢过陛下了。”说着就要起身行礼。

皇帝见状揽住其腰,道:“在朕面前,婉儿不必拘束在这些繁文缛节里。”

“那陛下今晚……”

“朕今晚就在贵妃处用膳了。”

重重红墙掩隐秘,丈丈夜色挂灯火。辗转厮磨碾榻上,逶迤饮觞委人情。一尊清谭不见底,半倒浊泥龙鱼戏。

“姑娘,这不是你能够来的地方。”小厮一手拦着去路,笑眯眯地说道,又急忙忙地招呼呦呵着其他主顾,“您来了,快些请。”

古云谣看了看眼前的胳膊,然后又盯着君殇一会子,表示无可奈何地挑了挑眉。

还未即君殇发话,小厮又不忍多瞧了几眼古云谣道:“莫非姑娘是家道中落,自愿来这里边的?”小厮上下打量着古云谣,“瞧着姑娘这号相貌,必定能卖得新旧欢笑颜。”

古云谣闻言,笑了笑也不做声,就只是盯着眼前的小厮。小厮没多久就觉得骨头在打颤,也不敢在做些说些什么了。往来的客商都异样地看着这个像提线木偶的人,却也纷纷避身而过。

这小厮却是非常之人,立马反应过来了,神色顿时肃穆:“姑娘,你若是是来砸场子的,就不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旁边的突然走近了几个拿着棍棒的健硕小厮。

“自然不是。”古云谣福了福身,低首仔细打量了他们手里的棒子。

这不是普通的棍棒,上面镶着指甲盖大小的银钉,透着幽冷的芒锋。不过这些冷芒都在圆孔洞之下。可见这是一个伸缩装置。

古云谣起身垂眼道:“奴家是陪着我家公子来的。”

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转变,却也赚足了小厮的自尊心。

君殇慢慢走向前,一支折扇拍了拍古云谣的胳膊,古云谣便故作姿态,退下了。

小厮抬眼,看见君殇,不得不喟叹,此人的丰神俊朗,竟也觉得美人便也是该自成一窝的。

然后,小厮谄笑道:“若是公子,便是可以进的,不过身后的小娘子便是不可了。”

“怎么?我身边的婢女,你也瞧不起,是也瞧不起本公子吗?”君殇一脸怒相。

小厮立马道:“自然不是,只是阁内规定,小的也不敢违背,望公子莫要为难小的。”

君殇拍了拍手,身后的随从立马上来,拿出几盒檀木盒,打开满满地都是一堆润亮的珍珠。

看的小厮以及来往的人震惊不已。

小厮迷恋了一会儿,立马低头,道:“公子,即使这样也不行。”

君殇爽朗大笑,却让大部分人耳聋眼花,道:“谁说,这是要给你了。”说着,摸了一大把珍珠往小厮身上砸,“瞧不上本公子吧,是吧?是吧?”边说边砸,许多人见了这一幕,有的哄堂大笑,有的低头捡钱,有的指指点点,有的唯恐不及……还有的,偷偷掉了包。

好比,默默看着的古云谣隐在了黑暗之中。

玕琅阁前,一片混乱。就连那些汉子也不敢有所动弹,棍棒无从下手。

“是谁,敢在我玕琅阁放肆!”一个肃穆的女声,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

有内力的面不改色,没内力的哭爹喊娘。棍棒立马架在他们身前。君殇装作头疼欲裂地样子,大声喊道:“哪个狗崽子,快快快快,给本公子停下。”

声音停下来了,一帮人让开了一条道路,穿着曼妙的女人出来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人生代代凤不归人生代代凤不归濯丰月|古言云凤兮,上古灵石幻化而成,后因遇仙人伏暮柯收其为徒,赐名云凤兮。多年随师父驱除妖魔终晋神位,封神女侍。后因与师父萌生爱意,玉帝知晓大怒,随女娲用计将云凤兮化为妖魔,玉帝杀之。随后如来将云凤兮的三魂七魄聚集起来使她重生为人。伏暮柯及众位神友自愿下界皆为人身。如来给云凤兮安排了十世情缘,下界以后能遇到谁,不能遇到谁,能跟谁在一起,不能跟谁在一起,十世后,还能不能回到天界,全看她自己的造化……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清穿之四爷的嫡福晋清穿之四爷的嫡福晋谭文慧|古言海瑶是女刑警,清穿当上皇四子奕詝的嫡福晋。哎,去跟慈安、慈禧等四爷的女人抢老公了! 四爷行事却如无赖泼皮,跟后宫嫔妃过不去,跟兄弟打架,整治自己的女人、还跟皇阿玛怄气……这么过份,皇位你不想要了吗? “立正、稍息、向右转,排队去向四爷请安!”海瑶这刑警嫡福晋以铁腕手段管理四爷那些娇滴滴又有手段的女人。 不过,傲娇的四爷跟穿越过来的女刑警海瑶虽然经常吵嘴,还是有共同语言的,推理约在热炕上……
  • 骨相骨相苏昭丹|古言传闻,摸骨画皮之术,虽可逆天改命,但得之注定孤独终老。曲幽荧对此十分嫌弃,“老娘明明好的很。”瞧她明明肤白貌美,柳腰细腿,却没有一朵桃花可到手,气的她只能摘下自家的青梅抚慰心灵。“木景烛,给我找朵桃花,我给你一千两黄金。”某人勾唇微笑,“嫁给我,我给你桃花朵朵开。”她是仵作,纤纤玉手,摸骨画皮,复容显真。他是捕快,足智多谋,腹黑狠戾,义薄云天。清扫的是死者的冤屈,剥离的是被掩盖的真相。--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将军不懂爱将军不懂爱诸葛晓晓|古言单纯可爱的她,一次次撞上南墙,头肿脚软,却依然固守着心中的梦想;天赋异禀的她,能力超群,声名赫赫,被众多权贵追逐。她们各自不安好。一场看似生硬却本注定的缘分,让她和她,成为另一个她和她。让她和他,开启一段亘古奇缘。跨越千年,从未懂得的真谛,在遇到你的那一刻,才了解:爱是当它到来的时候,他才知道,之所以会活得这么久,只是为了,终有一天,和她相遇。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大温帝国之崛起大温帝国之崛起温林晨|古言一个帝国的崛起,一代王朝的覆灭。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荣耀,每一个人都在前行与成长。她——林七若,生于乱世,注定了她不平凡的一生。一生征战已白发,红颜枯骨已成沙。望尽天涯肠寸断,思卿不见云雪山。血染江山如画,荣华富贵如花,挥剑断天涯,相思轻放下,梦中我痴痴牵挂。
  • 捡个娘子会修仙捡个娘子会修仙不夏的州|古言人主秦羽偌穿到了一个小山村,被一个猎户所救。为了报恩,秦羽偌成了猎户的小娘子。秦羽偌原本以为可以过上理想中的小田园生活。可是,有鸟可以长到这么大吗,还可以喷火,变异了吧。原本老实羞涩的小相公怎么变了。让来自21世纪的自己都招架不住。这和我想的不一样。能让我在穿一次吗?黑化后的相公微微一笑:“娘子,相公在这,你还想穿去哪。”
  • 穿越大清后宫:孝淑睿皇后穿越大清后宫:孝淑睿皇后淡雅轩凝|古言她穿越而来,是清朝唯一生育皇帝的嫡皇后,也是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后。她是嘉庆皇帝的原配妻子,也是道光皇帝的生母。她贤良淑德深受乾隆皇帝青睐,她洞悉历史却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爱她的人用生命守护她誓死方休,她爱的人因政权和她背道而驰。是残酷的皇权改变了他对她的真情?还是她用付出成全了他的千秋大业?望断秋水,回得了过去,回不得曾经。这一切不过是前世今生的牵绊罢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宠妻入骨:娘子看招宠妻入骨:娘子看招青裳|古言九岁的鱼鳞舞救了个美少年,两人青梅竹马了半年后少年突然离开。离开前却要求鱼鳞舞等着他来,可这一等就是七年!鱼鳞舞从一个小丫头等成了大龄剩女。不仅如此,在恶邻的诬陷下名声尽毁!当七年前的美少年再次出现并且求婚时,等了七年的鱼鳞舞却坚决地说了不!于是,功成名就的战威侯拓跋珪开始了追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