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27章 夜幕下的十字路口,再见你的横顔

绿灯亮了,由利将脚挪到油门上,缓缓踩了下去。

“你让我……开枪?”

由利的嘴角再次缓缓翘起:“嗯,不要有任何犹豫,记住了吗?”

城田永美感觉喉咙发紧。她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整整五分钟过去了,她终于竭尽全力挤出一句“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因我而死。就这么简单。”

“可是……你为什么会觉得未来会发生这种事?”

“我说过,我只是突发奇想。”由利微微一笑。

不,你绝对不是突发奇想。城田永美扭过头看着车窗外不断向后掠去的街景,心里传来一阵刺痛。这么说,你真的变了。难道说,你会变成组织的敌人,也会变成,我的敌人……吗?但是就算变成敌人,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由利轻轻扶着方向盘,用余光观察着城田永美的反应。从一开始,理智就告诉她,接近城田永美是一步险招,因为城田永美对她——或者说是过去的她——太了解了,她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会被城田永美看在眼里,但是她还是决定这么做。也许是因为愧疚?她始终希望能给城田永美一个从组织中脱身的机会,毕竟她会陷入组织,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今,城田永美已经产生了疑惑,既然因为该死的好奇心还有一次次嘴欠不小心把自己的底牌掀了一半,那不如将错就错,直接把牌摊到台面上来,让城田永美感受自己对她的信任,这样一来等于向她表达了诚意,反而比遮遮掩掩更安全。至少现在看来,城田永美应该不会把她的疑惑报告给琴酒,自己暂时可以放心大胆地调查那种药。

一想起那种药,由利就忍不住皱眉。从远藤雅彦的事来看,那个杉崎真吾还在不断寻找新的试验品,如果不快点行动,就像柯南所说,一定会有新的受害者出现。

…………

蠢货!

我就知道,这家伙迟早会坏事。

以为混在人群里就可以恣意妄为?怎么这么天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喊大叫,真当大家都是傻子?

我一直对他不放心,从川岛家那件事后我就很不放心。这家伙把自己的真名透露给小白鼠就是一个败笔。现在我敢肯定,杉崎真吾这个名字已经进入了警方的视线,他们顺藤摸瓜就能找到上·杉心理咨询室,我几年来构建的实验室就这样暴露了。

也许到了该断舍离的时候了……

不,不不,也许还有转圜的余地……

我还有一步棋没走呢。

…………

宫野真造很烦。

回公司上班的第一天,铃木史郎一如既往地和蔼可亲,同事们也都凑上来嘘寒问暖,让他心里倍感亲切。然而,午休时间,一则“高中生绑炸弹”的新闻报道又让他的心情变糟。记者和摄影师的努力,让他得以在视频画面的角落里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清水由利。

又是这家伙!真造无奈地别过头去对付自己的午饭。清水由利这个人给他带来太多疑惑,他想搞清楚,却又有所顾忌,尤其是想起之前那个奇怪的梦,他的心就隐隐作痛。纠结再三,他还是决定听从梦里亚纪的劝告,不去深究那个女人的事。可是……

“宫野老弟。”小职员田岛端着咖啡杯坐到真造旁边的空位上,“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真造看出他的表情并没有语气那么轻松,于是简单寒暄几句便问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其实……”田岛压低了声音说,“听说你认识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能不能帮我联系他?”

“毛利先生?”真造一愣,“你要委托他?”

“准确来说是我叔叔。”田岛说。“两天前,我叔叔跟我说,想让我介绍一位侦探帮他调查一件事……”

田岛的叔叔田岛中平在海边拥有一艘游艇。三个多月前的一天,田岛中平和女儿去海边打扫游艇,意外地在岸边发现一个浑身湿透、遍体鳞伤的女人。父女俩将女人扶到游艇上,询问她的姓名、住址,但是女人一脸茫然,无论怎么问都不回答,从她身上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物品。就在父女俩准备报警求助时,女人突然抱着脑袋哀嚎起来,做过医生的田岛中平突然意识到女人可能是头部受伤造成了记忆丧失,而且从女人浑身是伤来看,她很可能是遭到仇家追杀,田岛中平认为在她没有恢复记忆前贸然报警可能反而会给她带来危险。于是他和女儿商量后决定暂时先把女人带回家照顾,等她恢复记忆再找警察帮忙。

“可是三个多月过去,那个女人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叔叔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于是决定找侦探帮忙。”田岛说,“宫野老弟,请你可一定帮帮忙啊!”

“没问题。”真造拿出手机打给毛利,约定第二天由田岛中平带着那个女人去事务所见他。

时间很快来到下班时间,真造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突然接到城田永美的电话,要约他共进晚餐。真造顿感头大,急忙敷衍几句挂断电话,逃也似地跑出公司大楼却发现城田永美的车已经停在他面前。

“免费的晚餐你都不感兴趣?”城田永美从车窗探出头。

“我说过,为了避免失眠,我认为我还是跟你车上那位清水小姐保持距离比较好。”真造皱着眉头走到车边,透过车窗看到由利面无表情地坐在驾驶座上,她的右手搭在方向盘上,指尖轻轻敲着。

城田永美白了由利一眼,挤出一脸充满诚意的微笑说:“你放心,她只负责开车和做饭,不会打扰你的。”

“为什么突然想起来约我吃饭?”真造问。

“有些东西想给你看,跟你那位宫野警官有关的东西。”

真造马上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这就对了嘛!”

…………

由利把最后一道干煸豆角端上桌,摘掉围裙,拎着城田永美的车钥匙走出了房门。这让真造十分意外。

“真造先生你也不要对由利太反感。”城田永美说,“她其实很善解人意的。她可是主动提出要出去免得打扰我们的。”

“我对她也算不上是反感。”真造说,“我说不清……还是谈正事吧。”

城田永美起身搬出笔记本电脑,把亚纪的硬盘连接上去,把屏幕转向真造。

“这是……”真造扫了几眼,顿时大吃一惊,“这是亚纪记录的案件资料!怎么会在你手上?”

城田永美把硬盘的来历讲了一遍,冲真造眨眨眼:“感兴趣吗?想不想接手过去?”

“我?”真造一脸“你疯了吧”的表情,“我对案件什么的又不感兴趣。”

“但是你很聪明啊!说不定你可以解决一些呢!”

真造感觉有些不对。“清水小姐应该比我聪明吧?而且她对疑难案件好像挺有兴趣,你怎么不让她来做这个工作?”

“由利她……”城田永美微微皱起眉头,“她感兴趣的程度让我有点担心,所以我想还是不要交给她比较好。”

“那你就找我?”真造感觉有些哭笑不得,“你还不如去找毛利先生。”

“那真造先生你帮我转交给毛利先生吧!”城田永美的声音轻快了一些,“就这么说定咯!”

“emmm……”真造顿时满头黑线。

城田永美拔下硬盘装进绒布袋子里,收起电脑,停顿几秒说:“问你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拿宫野警官和由利来比较的话,你觉得他们两个对案件的好奇心,还有那种推理能力,谁更强一点?”

“他们两个……比较?”真造皱起眉头,“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只是觉得由利最近有些不太对劲。她以前根本不会对案件感兴趣的,可是……”后面的话,城田永美没有说,毕竟涉及到组织的事不能随便透露,但是她觉得真造应该能懂个大概。

所以说是性格突然发生了变化吗……真造突然想起之前见到的那些突然间性情大变的人,据安室透透露那些人是因为服用某种药物而出现这种症状,难道清水由利也……或者说……猛地,他又想起之前闪过的那个令他害怕的念头。

…………

什么叫得来全不费功夫?

开着城田永美的车,我全程哼着小曲儿,直奔远藤雅彦所在的医院。本来我还在思考该怎么找理由甩掉城田永美去见他,没想到她自己将机会送上门。看她那个样子应该不会希望我听到她跟那小子的谈话,那我正好趁此机会去办些不希望她参与的事。

远藤雅彦已经清醒,风见裕也和一个手下正在他的病房保护他的安全。柯南把他的情况通知安室透后,boss第一时间派风见裕也把远藤雅彦接手,虽然这引起了以目暮警官为首的刑警们的不满,但是黑田管理官下了命令,他们也只能背地里发发牢骚。其实对他们,我多少有点愧疚,但是可能牵扯到组织的事还是不要让他们过多接触比较好,不然也只会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危险而已。

但是比较难办的是,风见裕也他们到目前为止都没从远藤雅彦那里问出一丁点儿的线索。据说,远藤雅彦一问三不知,不知道他是有顾虑还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冲风见裕也使了个眼色,他便带着手下离开了病房。我坐在椅子上,尽量露出自己最温和的笑容看着远藤雅彦。

“我记得是你阻止了我引爆炸弹对吧?”远藤雅彦也冲我微笑,“你还说要帮我。谢谢。”

“举手之劳而已。”我不想跟他说太多废话,直接切入正题,“那位给你做过疏导的叫杉崎真吾的心理医生,在给你疏导的时候都说过什么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我希望你回忆一下。这关系到这次事件的真相。”

“你跟那些警察问的一样。”远藤雅彦的语气瞬间变得有些生硬,“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为警察工作吗?”

“重要吗?”我笑了,“你只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就足够了。”

远藤雅彦靠在枕头上,望着天花板出神。我安静地坐在一边,面带微笑看着他。

大概过了七八分钟,他将视线移到我身上,轻声说:“毕竟你之前真的帮了我,我可以告诉你,但是请你不要告诉我的家人。”

“没问题。”我没有追究他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那不重要。谁还没点顾虑呢?

“其实杉崎老师并没有说什么很奇怪的话,他跟我说的都很平常。”远藤雅彦说,“但是,有一件事有点奇怪。每次他跟我谈话之后,我都会感觉昏昏欲睡,而且经过他一个多星期的谈话,我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却好像更糟了。我自己都能感觉到,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给你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吗?”我问,“比如药。”

“他没给我开药。”远藤雅彦似乎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问,“说到吃的东西,他送过我一盒巧克力。不过他特别叮嘱我,一天不能吃太多,所以我每天只吃一两颗。”

“巧克力还有剩下的吗?”

“应该还剩一两颗。”远藤雅彦说,“你觉得巧克力有问题?”

“不能确定。”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以防万一我要请警察把剩余的巧克力拿去化验,你不会介意吧?”

“尽管拿去吧。”远藤雅彦又开始望着天花板,“希望你们能找出真相。我对我所做的事很愧疚。”

我笑了笑,转身走出病房,把巧克力的事告诉了风见裕也。他让手下留下来保护远藤雅彦,自己跑到角落里去跟安室透汇报。

如果我没猜错,杉崎真吾就是通过巧克力给远藤雅彦下了药,再配合催眠。如果这次可以从巧克力里查出问题,我们说不定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调查杉崎真吾还有他的上·杉心理咨询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很不踏实。

甩甩头把乱七八糟的思绪赶出去,我走进停车场,坐进城田永美的车准备回去。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他们应该谈得差不多了。

就在我驶出停车场的一瞬间,我的余光突然捕捉到一道黑色的身影。我迅速松开油门踩下刹车,将头从车窗探了出去,可是那道身影已经消失在夜色中。

我在停车场管理员的责备声中缩回头,重新启动车子驶上马路。刚才那道身影,我并没有看得很真切,心脏却像触电一样狂跳起来。我不知道这种强烈的不安意味着什么,我只有安慰自己,都是错觉。

如果我能预见未来的话,我一定不会就这样开着车离去,我一定第一时间把那个人找出来。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

由利回到城田永美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城田永美跟真造正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见她回来,两个人同时站起来。

“由利,送真造先生回去吧。”城田永美说。

由利看看眉头紧锁的真造,点点头,转身又走了出去。

坐上车,由利等真造系好安全带,一言不发地踩下油门。

“谢谢。”真造打破了沉寂,“这么晚还要麻烦你。”

“不必。”由利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感情。

真造看着由利布满冰霜的侧脸,突然想起城田永美的问题,突然自己也很好奇。“如果拿你和亚纪比较的话,谁会略胜一筹呢?”他换了种问法。

话一出口,他就感觉温度好像突然降低。

眼看由利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真造刚想要不要趁她还没发作道个歉,就看到由利的眼睛骤然瞪得老大。

前方十字路口刚好变成红灯,由利狠狠地对准刹车踩了下去,车轮瞬间停止转动,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真造吓了一跳,若不是有安全带勒着,他险些一头撞在前挡风玻璃上。

“你要干嘛?”待车停稳,真造惊魂未定地喊着,“你不想活了?很危险啊!”

然而由利却好像没听到,拉上手刹解开安全带将脸贴到了挡风玻璃上。

“怎么了?”他狐疑地顺着由利的眼神看向路口对面。路口对面,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高个子老男人并肩走着。

当视线触及那个年轻女人的左半边脸时,真造感觉自己仿佛被闪电劈了个正着,动弹不得。那张脸,就像是印在他脑海里的一个画面突然真实地显现在他眼前,让他猝不及防。他的双手紧紧抠住挡风玻璃,仿佛要将那块玻璃抠碎。

“是她……”由利颤抖的声音将真造惊醒。他侧脸一看,由利脸上的惊诧已经变成了惊恐。

“谁?是谁?”真造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说清楚!”

“我之前出去的时候看到过她的身影一闪而过。”由利抹了一把额头,满手都是汗,“当时我还以为是错觉,可是……可是……”

真造感觉她的身体在发抖,他感觉自己也在发抖。这世上,难道真的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

…………

翌日,上午,阳光明媚。

九点,毛利侦探事务所的门铃准时响起。小兰拉开门,一愣,随即将一脸倦容的真造带了进来。

“我以为是委托人。”毛利说。

“我把这个拿给你。”真造拿出移动硬盘,说明了来历。

“你这是怎么了?失眠?”毛利一边把硬盘收起来一边问。

“我昨天晚上看到一个女人。”真造揉着太阳穴,“她的侧脸看起来特别像亚纪。”

毛利和小兰闻言都是一愣。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人,清水小姐的表情很不对劲。”真造用力呼出一口气,像是要把所有疑问都驱散。

“清水老师?你们俩……”

“小兰你别误会。”真造赶紧打断她不切实际的猜测,“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就在这时,门铃再次响起。小兰打开门,将委托人田岛中平和一个戴着鸭舌帽、墨镜和口罩的女人带到沙发上。

“哎?你不是……”真造看见田岛中平随即一愣,“昨天晚上我在一个路口看见过你。我记得当时你身边还有一个女人……”他的视线挪到那个女人身上。

“毛利先生,这位是……”田岛中平皱起眉头。

“这位就是帮你联系我的宫野真造先生。”毛利说,“关于你的委托,大致的情况真造先生已经跟我说过。不知道田岛先生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这件事毛利先生一定保密。”田岛中平放下心来,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其实我已经知道这位小姐的身份,但是我认为不能公开。”他指了指身边把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

“哎?”毛利一头雾水,“这是为什么?”

“毛利先生你看看就知道了。”田岛中平转头对女人说,“让毛利先生看看吧。”

女人轻轻点点头,伸手摘下帽子,露出一头梳得整整齐齐的咖啡色短发。小兰和真造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女人摘下墨镜,又取下口罩,这次毛利也加入了惊呼的队伍。

女人的灰色瞳孔漂亮又深邃,白皙的瓜子脸上隐隐透出一股英气。但是这整张脸的美感都被右脸上一道从眉梢一直延伸到下巴的巨大伤痕破坏。

“你……你是……”小兰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了。她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在一瞬间灌满了浆糊。

我昨晚见到的……果然……真造瞬间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那张脸越来越清晰。

毛利的脑子勉强还算清醒,他努力咽了口口水,压抑住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的心,磕磕绊绊地说:“你该不会是……宫野亚纪……吧?”

“宫野亚纪……”女人的眼神中透出一丝迷茫,“我……不知道。”

但是在场几人已经没心情思考她所说的内容,女人开口的一瞬间他们就惊呆了。女人的声音嘶哑、低沉,完全听不出宫野亚纪原本的音色。那声音就像是刚从地狱里出来一样。

“我和女儿发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田岛中平说,“我已经找以前在医院的同事悄悄给她做过检查,确认是因为头部受伤引起失忆。而嗓音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声带受到了损伤。”

真造顿时感觉心凉了半截。

“宫野警官……失忆……”小兰的眼睛里已经噙满泪水,“怎么会这样……”

女人迷茫地看看小兰,又低下头。

“我是从新闻里看到她的照片,才知道她是警察,在码头遭到歹徒枪击后掉进海里。”田岛中平说,“我本来想报警,但是我怕她的仇家知道她还活着会继续伤害她,所以我决定把这件事隐瞒下来。”

“那你今天找我是为了什么?”毛利问。

“我想请毛利先生找出伤害她的歹徒。”田岛中平说,“如果想要伤害她的人被抓住,她以后就不用再担心会遭到攻击。”

“嗯。”毛利点点头,“我会尽力,不过警方查了几个月都没有线索,我不知道能不能……”

“毛利先生。”真造朝毛利鞠了一躬,“请一定要帮帮忙!”

“是啊爸爸!”小兰已经泪流满面,“不能让伤害宫野警官的人逍遥法外啊!”

毛利看看女儿,看看真造,又看看对面依旧一脸茫然的女人,用力地点了点头。

…………

接到小兰的电话时,柯南正在博士家跟由利一起分析情况。

“柯南,我跟你说,有个很重要的事!”小兰的声音里夹杂着汽车的引擎声。

“什么消息?”柯南被她没头没脑的一句搞蒙了。

“宫野警官回来了!”

“什么?”柯南忍不住喊了出来,“宫野警官?宫野亚纪警官?”

由利的眼睛几乎一瞬间瞪得像铜铃。

“你……你确定……”柯南感觉舌头有些发僵,好不容易才说清楚,“你确定那是她?你确定不是什么人假扮的?”

“我当然确定!”小兰的声音带着一丝嗔怪,“你跟博士还有小哀说一声,我和爸爸一会儿带她去博士家一趟。不说了我先挂了,我还要通知胜一先生……”

“啊?等……等等……”柯南放下电话,看着屏幕上的“通话已结束”,露出了忧郁的神色。

“来得真快……”由利仰起头看着天花板,露出一抹苦笑,“有点不妙。”

“我去叫博士和灰原还有明美小姐。”柯南满面阴云地走向地下室。

由利将胳膊肘拄在茶几上,把脸埋进手心,许久才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

好戏要开始了。

让我看看你这张牌能打出什么样的效果吧。

宫野亚纪。

…………

当一众人等聚集在博士家客厅的时候,任何表情管理都宣告失效。

明美和灰原呆立在原地,博士张大了嘴,柯南吓得眼镜差点掉下来。只有由利坐在沙发上,死死地盯着那个长着跟宫野亚纪相同的脸的女人,瞪圆的眼睛里像是能射出两支箭。

“你真的是……亚纪?”过了半晌,明美总算是说出话来。

“我……”女人摇摇头,“我不知道。”

她那嘶哑的嗓音像是一把钢锯,恣意地刺激着明美和灰原的耳膜。即使是博士见多识广,也被吓了一跳。

“她好像因为头部受伤而失忆了。”毛利把田岛中平告诉他们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怎么会……”明美用力捂住嘴,极力遏制着想汹涌而出的眼泪。

真造看着她的反应,又是一阵奇怪。在他眼里,这位酒井和泉小姐应该跟亚纪没那么熟……吧?

“看来我不适合在这里待下去。”由利扫视众人,站起来向着那个女人走了过去,在她面前站定,盯着她的眼睛。

“你是……”女人的眼皮抖了一下。

由利眯了眯眼,露出友善的一笑:“清水由利,你的对手。”

“对手……”

“真是没想到,你明明受了重伤还不会游泳,居然能从那么冰冷的海水里爬回来。”由利的笑容逐渐变得阴冷,“你可要小心咯,好运不是每次都会站在你这边的。千万别乱来,再招惹到危险的人物,可没人能保证你还能逃过一劫。”

女人的眼睛一瞬间睁大,又迅速恢复原状,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由利捕捉到那一瞬间的异样,满意地点点头,快步走出大门。

“要不是看在宫野警官回来了,真想骂她一顿。”灰原嘟囔起来,“她除了会惹麻烦还会干什么?”

“别这么说,灰原。”柯南凑到她耳边小声说,“还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真正的宫野警官……”

“你在怀疑什么?”灰原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只是担心……”

“你在担心什么?”灰原眉毛一挑,“我说,难道你不希望宫野警官活着?”

“不是……”柯南知道现在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只好作罢。

…………

转眼间半天过去,明美拉着亚纪在博士家里转了一圈,还特意炖了一锅土豆炖牛肉,希望熟悉的环境和熟悉的味道能唤醒她的记忆。但是很明显,一切都是徒劳。

“也许应该带她回家看看。”毛利说,“见到胜一先生和季美小姐说不定会好一点。”

“要不等明天吧!”柯南说,“今晚就让宫野警官暂时住在博士家怎么样?”

“哈?”毛利挤出半月眼,“小子,别多嘴奥,当心挨揍!”

“毕竟之前宫野警官在博士家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柯南赶紧解释,“说不定住一晚她会想起什么。”

毛利仔细想想貌似有道理,刚要举起的拳头也放下了。

“那,我去收拾一下房间。”明美快步跑上楼梯,灰原喊着“我来帮忙”紧跟过去。

晚上八点,嘱咐过明美照顾好亚纪,毛利和小兰准备回家。柯南强烈要求留在博士家过夜,却被小兰以第二天要上课为由强行拎走。看自己留下也没什么必要,真造也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夏夜的微风带着一丝清爽的气息,将日里的燥热逐渐驱散,但是却无法拂去真造心中的烦躁。他的心脏还是时不时地传来一阵刺痛,提醒他虽然她回来了,但是她的情况并没那么乐观。

身后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真造下意识地回头,视线正好跟由利的视线撞在一起。

“怎么是你?”真造皱眉,“你还没回去?”

由利的表情显得有些落寞。她一言不发地上前拉起真造的胳膊,拐进了路边的KFC。

“你要干嘛?”真造对由利的怪异举动感到奇怪。

“我是想跟你说几句话。”由利露出微笑,“恭喜,你的宫野警官,回来了。”

“可是我还是开心不起来。”真造揉了揉太阳穴,“她……她的情况……”

“你有什么可不开心的?”由利说,“别想什么失忆、受伤,那都是次要的。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你说的对。”真造叹了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别扭,就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我又说不清……”

这算是男人的直觉吗?由利看着他一脸的纠结,一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

“谢谢。”亚纪收起有些混乱的思绪,接过明美递过来的茉莉花茶,将杯子捧在手里。

“你还好吗?”明美在她身边坐下,扶着她的肩问,“你已经回来了,打起精神啊!”

“我也想,可我就是开心不起来。”亚纪低着头,盯着漂在杯中的茉莉花,“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别担心。”明美心里一阵酸楚,“你一定能想起来的!”

亚纪转过头来看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

那道贯穿整个右半边脸的巨大伤痕又让明美的心狠狠地一抽,视线瞬间模糊。

“一定很痛吧……”明美哽咽着说,“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

“我……”亚纪的表情黯淡下来,“我不太记得了,已经过去很久了。我甚至都想不起来是怎么受伤的。”

“亚纪……”明美捂着嘴快步走出房间,掩上门,跑进洗手间,趴在洗手台上失声痛哭。

独自留在房间的亚纪又盯着杯子里的茉莉花发起呆来。

对不起,因为我让你伤心了。

对不起,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一些让你更伤心的事。

夏夜的微风带来了清爽,也带来了乌云。

一场雨即将打破表面的平静,给这燥热的世界带来一阵骚动。

……………

我是谁?

砰——

不……

砰——

不是……

砰——

血,目光所及,除了无尽的黑暗,就是血,鲜红的血。

不,不是这样的,那个人,不是……

砰——

那是海水吗?

砰——

扑通——

好咸,好苦,好痛,好冷……

好累,好想睡……

“不行!你给我坚持住!”

什么人在说话?

“不能睡!”

我记得他好像是……

“醒过来啊!”

对了……

“宫野亚纪!”

女人的眼睛唰地睁开。

对啊,宫野亚纪,我是宫野亚纪。

女人的嘴角微微翘起,看看时间已经是黎明时分。她悄悄起身,没有吵醒任何人,轻手轻脚地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茉莉花茶。

“我还没有忘记自己是谁。”她轻声自语,“我得让那个女人知道,想搞我,没那么容易。”

(2021-7-11)

同类热门
  • 盘龙之成长系统盘龙之成长系统若醉若离|轻小说很早就开始看小说,看过的书有很多,可以说也是一枚老书虫了。虽然有很多看过的书都已经忘记,但是番茄的盘龙是我最喜欢和最难忘的一本书。 我希望自己的这本书可以坚持下去,以此来圆满自己的一份梦想。 ...... 一位当代大学生重生到玉兰大陆,面对自己曾经梦想过的世界,他该如何?面对最喜欢的林雷,他该如何? 这是他在盘龙世界奋斗的生活,坚持本心,是为上者。 脑洞过大!慎入! 《亡灵法师系统》已完本!
  • 综漫之冰蓝综漫之冰蓝杨奥婷|轻小说冰蓝在六个男友的帮助下穿到了综漫世界,她的实力超群,却性格多变。这样的她,在综漫世界里会发生什么呢?玖兰枢“冰蓝,我喜欢你,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舍去优姬,她只是妹妹而已。”蓝堂英“最喜欢冰蓝了。”手冢国光“不要大意。”(话说,你是在说你自己吗?)不二周助“好像很有趣呢,蓝。”幸村精市“蓝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塞巴斯蒂安“这个主人感觉和以前的不同。”夏尔“不错。”(喂,眼睛别乱瞟,看这就行了。)路西法“很有趣的主人啊。”市丸银“冰蓝她,真的很可爱啊。”朽木白哉:。。。(别,别开冷气,我跳过。偷偷告诉你们,他可是很喜欢冰蓝哦)阿亚纳米“小猫咪很不乖呢,应该考虑要不要把你绑在身边。”泰德克莱恩“很,很漂亮。”(阿拉,脸红了诶!)
  • 某科学的神皇之气某科学的神皇之气guobtg|轻小说(目前请不要再为本书浪费各位读者宝贵的推荐票,这本书复活的时候或许会有,作者也可能最终将本书忘掉。)
  • 假面骑士铠武之黑影枪魂假面骑士铠武之黑影枪魂黑化丶白圣耀|轻小说由于一场车祸逝去双亲,处于极度中二的赖楚,在看了假面骑士铠武后,去楼下超市买东西途中,意外发生了!极速的车影即将碾压人行道的一家人,他爆发出极强的速度与力量将他们推开,自己却没能躲开,意识沉迷之际看到黑影的锁种还有开锁的声音以及LockOn!再次醒来时,世界树财团!泽芽市!街舞团!葛叶纮汰!驱纹戒斗!以及把他打晕(打死雾?)的吴岛贵虎!这里是假面骑士铠武的世界!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穿越了么还是在做梦,那么就下来成为初濑亮二的赖楚又将如何,撒!让我们拭目以待!
  • 名侦探柯南之你是我的光明名侦探柯南之你是我的光明夜静柔|轻小说(原名:名侦探柯南之希望)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我想守护你……无论何时何地……你是我存在的唯一的理由……
  • 高桥屋高桥屋杨天濠|轻小说盎然的初秋,田野上的稻草任一片嫩绿,万年温暖的稻野上有一座不高不矮的屋,牌匾上写着“高桥屋”,故事发生在这里……
  • 名侦探柯南之你是我的光明名侦探柯南之你是我的光明夜静柔|轻小说(原名:名侦探柯南之希望)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我想守护你……无论何时何地……你是我存在的唯一的理由……
  • 宠物小精灵之世界传说宠物小精灵之世界传说没猫的人|轻小说有毒别看???? 不骗你们,你们千万不要看。 。。。。。。。。。。。
  • 盘龙之成长系统盘龙之成长系统若醉若离|轻小说很早就开始看小说,看过的书有很多,可以说也是一枚老书虫了。虽然有很多看过的书都已经忘记,但是番茄的盘龙是我最喜欢和最难忘的一本书。 我希望自己的这本书可以坚持下去,以此来圆满自己的一份梦想。 ...... 一位当代大学生重生到玉兰大陆,面对自己曾经梦想过的世界,他该如何?面对最喜欢的林雷,他该如何? 这是他在盘龙世界奋斗的生活,坚持本心,是为上者。 脑洞过大!慎入! 《亡灵法师系统》已完本!
  • 网球王子之羽落翼轻网球王子之羽落翼轻公子玄|轻小说“浅翼!你给我回来!”歇斯底里的吼出心中想要说的话,“你的那个问题,现在我来回答你!只要你愿意你的折翼天使就由我来承载……”繁忙的机场,并没有因为这一句话而停下来,苍白的人儿露出了一个久违笑脸,想要张开嘴,犹豫之间又只能闭上,沙哑的声音艰难的吐出三个字,“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