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7章 寻觅魔鬼地狱60

林熹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剃刀的闪电风暴是真的会劈人的。

关键是为什么劈的一直是她。

夭寿了,林熹拿出跑八百米的劲头来,横冲直撞地躲避着闪电。

为什么不去劈林梦染呢,难道是因为她是女的还很弱?

肯定不是因为性别,难道这闪电只会劈最弱的?

只是头顶风暴聚集的速度太快了,林熹又是拖着一把剑狂奔,最后还是被狠狠地劈了上去。

一阵过电的感觉酥麻了她灵魂,这感受实在是销魂,闪电如蛇般在她的身上分叉游走,即是她身上有林梦染的光,却还是直接被穿透了。

这导电的能力实在是不敢小觑,而她口袋里还在休息的煤球却被电的一激灵。

这感觉,这感觉难道是,跳跳糖?

林熹看见煤球从口袋里爬了出来,扭动着小身子,爬到了她的头顶。

然后就迎雷而上,劈下来一道,吃一道,劈下来一道,吃一道。

居然还能这样。

这边的异动吸引了剃刀和林梦染的注意,剃刀有些疑惑地看着林熹头顶上的那团黑色。

只见煤球吞到差不多,头顶的闪电风暴开始酝酿下一波闪电的时候,它嘴里发出咕嘟咕嘟漱口的声音,然后猛的向剃刀一口吐过去。

好大一团冒着黑气的浓缩闪电就这么砸到了剃刀身上。

雷电迅速地融进了剃刀体内,但是也连带着黑气,他有点看不清了,用手驱散着黑气,“这是什么?”

林梦染没有恋战,拉着林熹就向往生之境跑去,还好剃刀现在看不清楚,而且黑气缠身的感觉也不好受。

林熹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剃刀,扒拉出煤球小声说了一句,“你把他身上的黑气吸回来吧,到底还是我们强闯这里不对在先。”

煤球翻了个白眼,但是到底还是把黑气回收了。

“这里的人都很敬业呢。”林熹感叹道。

林梦染莫名地看了她一眼,“我没想到你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待的,如果这么看,那也确实,不管是维萨吉,剃刀,还是死刑,都很敬业。”

往生之境的传送漩涡简直多的发指,不管是天上还是地下,全都是传送门,黑蓝色的空间里,一个个漩涡像是星空点缀的星星一般。

“这里真漂亮。”林熹跟着林梦染走着。

没走多久,眼前出现一潭蔚蓝水泽,一条巨大的龙正泡在里面,他的身躯几乎透明,黑色的巨大骨架外包裹着灵体一般的蓝色皮肤,泛着星辰般的光泽,他的身边窝满了小石像鬼,有些在玩耍嬉戏,有些化成了石像靠在了他身边休息。

“死刑,有空吗?”林梦染问道。

死刑睁开疲惫的巨大龙瞳,他就算是闭着眼睛也是在感知往生之境里所有传送门的情况,最近灵魂流量特别多,他已经好几天没休息了。

听到他的话死刑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对着身边乱飞的小石像鬼低吼了一声,它们连忙拍动着飞向个个传送门。

林梦染握着林熹的手,一阵光亮以后,她发觉自己也能发出那种低吼了。

她连忙向死刑提问题,“维萨吉说这里的石像鬼可能会有我想知道的线索,我可以去了解吗?”

死刑还没回答,突然看见她衣袋里上窜下跳的煤球,看起来好像很眼熟的样子,他记得好像再哪里见过,“可以,你可以去找它们了解情况,但是我想看看你衣袋里的东西。”

林熹同意了,她哄了煤球一会儿就把他放到了死刑的面前,她和林梦染飞去找石像鬼询问情况了。

煤球懒洋洋不屑地看了一眼死刑。

死刑这才想起来是哪里见过了,是记录了冥界魔兽的卷轴,那上面也有他的祖先,似乎也有这小黑团的祖先。

只是它的祖先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只知道种族似乎是永夜,甚至整个族里只有那一只兽。

煤球要是知道死刑的想法,真的会气死,他哪有什么种族之分,他就是永夜,永夜就是他。

“小家伙,怎么不去工作,跟着一个女人做什么?”冥界的魔兽全都各司其职,死刑还以为煤球是玩忽职守了。

煤球听到小家伙这个称呼磨了磨后槽牙,到底谁才是小家伙,他瞅了一眼死刑的体型,还没自己的万分之一呢,看着骨龄也很小,但他懒得争辩什么,只说了句,“我的工作就是跟着那个女人吃软饭,我牙口不好。”

这可把死刑无语住了,他没想到冥界竟然还有这么特立独行不爱干活的魔兽,明明他们冥界都是劳模,甚至比那些老是懒洋洋玩忽职守的神兽做的好多了。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在他面前的就是冥界最懒的魔兽。

煤球一想到工作,就想到当年冥主看了他一眼就走了的样子。

他说什么来着,好像说是打了也没用,武器一进去就遭殃,就让这懒货趴在这里算了。

林熹和林梦染很快就回来了。

“走吧小黑,回家了。”林熹的情绪不太好,从那些小石像鬼的嘴里她才知道,因为心脏的缘故那些小石像鬼追击了她的父母,最后她的父母重伤之下进了传送门,最后应该是传送门故障,直接从楼上摔下来摔死了。

自身的因素,人为的因素,环境的因素都有,她知道自己父母死的不光彩,只是一想到是为了自己才横死,但是她又不可能去怪那些石像鬼。

它们也失去了小白,反而是她对不起小白,毕竟她还活着,小白却永远消失了。

但是小石像鬼们人特别好,安慰她告诉她小白以前也最喜欢她这种脾气好又开朗的人,心脏活在她的体内肯定也很开心,她可以带着小白的那份好好地活下去。

林梦染用剑划开了一道传送门,临走前,林熹跟死刑还有小石像鬼它们好好地道别,拼命地挥了挥手,眼泪差点就下来了,其实她的心脏也能感受的到这里的熟悉。

离别的时候还是有些伤心。

同类热门
  • 血妖姬血妖姬妖卿卿|幻情她是谁,吸血鬼?妖精?还是未知的神秘种族? 上古时候的残忍灭杀让她的种族完全破碎,她要恢复实力,她要恢复记忆,灵魂;但残破的记忆碎片让她只能在各个世界中寻觅自己的一部分一部分。 只有当危险来临,当致命来临,血妖姬之力才会暂时苏醒拯救; 一步步走过修炼成长,看血妖姬如何找回完美。
  • 有贼抢内丹有贼抢内丹茶七|幻情狐妖婵九趁着师父柳七被人抓走,下山作祟,遇到了同样下山历劫的昆仑派剑仙寒山,寒山毫不犹豫夺走了她的内丹(冷漠脸)。现在有没有人指条明路啊?妖没有内丹该怎么活啊啊啊啊?
  • 白痴魔女江湖游白痴魔女江湖游亿然晨晨|幻情一个出生在魔神教的可爱女孩却不会魔法,被众人耻笑为白痴。不过白痴就白痴吧!我不惹你们就是了。可是有一天自己和妈妈却无缘无故招致杀身之祸,我这个白痴被逼流浪江湖,老天爷,你是损我吗?要我怎么活?哎!生活还得继续,大仇还需要报,白痴魔女要闯江湖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唐家有女初修仙唐家有女初修仙千千嫣梦|幻情她是异种人,母亲是实验体,因为身怀九阴天离体的灵根被吸血鬼拿来做实验,从而怀上了她。 母亲怀上她后,为了逃避追捕,逃到一个小县城嫁给了一个赌鬼做继室。 为了逃避追杀,她隐藏异人血性做一个普通的人类。 继父好赌成性,不务正业, 母亲善良软弱,并把继父的一儿一女托大,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她同母异父的弟弟。 本以为她会这样碌碌无为的过一生。 直到…… 好赌成性的继父死了。 母亲和弟弟也死了。 被找来的吸血鬼杀死。 临死前她爆发了体内的潜能与敌人同归于尽,醒来时,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岁时…… 意外得到了母亲家族的传承,空间在手,这一世,她不打算平平庸庸的度过。 母亲的九阴天离体算什么,她的先天圣体更加妖孽。 妈妈那么美,不应该操劳憔悴,拐来跟她一起修仙,长生不老,永驻容貌。 没钱了不怕不怕,成为县城首富不在话下,一不小心,成了首富的首富。 敌人寻来了,不用战战兢兢的躲藏,挥挥手,把敌人的老窝端了。 妈妈宠爱,兄弟姐妹崇拜,唯一缺少了个修仙伴侣。 咦,这个帅哥怎么老挡路啊? 本文【一V一】+【小女成长】+【空间】+【修仙】+【身心干净哦】+【一爽到底】
  • 妃常难求:王爷追妻十八式妃常难求:王爷追妻十八式花格子|幻情追妻版: 王爷追妻第一式:买买买!送送送! 传说中的稀有灵兽?送!精美绝伦的稀有首饰?买! 乔柠栩面无表情:“果然每个单身狗的画风都千篇一律。” 王爷追妻第二式:土味情话boy上线! 王爷:“你可知我命中缺什么?” 乔柠栩:“你这么土low土low你麻麻造吗?” 王爷:…… 精分少女乔柠栩表示:讨厌一切无趣的事物,包括人! 被定义为无趣的某人:追妻使我面目全非(▼皿▼#)
  • 寂之途,魂之眠寂之途,魂之眠左侧身影|幻情寂紫,是紫魂传人,七魂关键所在。与纪天言上古年间情感纠葛难成眷属,今生却也是波折难平,几番曲折。最后纪天言因蜀山锁妖塔中前世的恶念失去本性,坠入魔道。寂紫最终唤醒了他,并灭了赤炎王,重新封印了赤炎山……
  • 天材魔妃:你好,反派大人天材魔妃:你好,反派大人露露家的猫|幻情她是二十二世纪的超级特工,却意外重生到了一个废材少女身上。 母亲遭家族流放,被人看不起?没关系,她会重新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青梅竹马被闺蜜撬墙角还装白莲花?虐到你怀疑人生! 人人竞相争夺的首领级魔兽?不好意思,刚刚才被追着认了老大! 斗者只有二阶?无法觉醒魔法元素? 不存在的,魔武双修碾压一切天材! 还附赠一个无节操,无下限,只用实力宠老婆的反派大人。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坚决一对一,甜宠不虐,欢迎入坑】
  • 邪帝郡主不好惹邪帝郡主不好惹无望少女|幻情一个无权无势的废材郡主死了,一个自带系统武力值报表,酷爱研究符咒的腹黑小姐穿越而来。 什么自带光芒的幽派光明少主,什么白莲花,姐一脚踹你十几米,来一个揍一个,来一双揍一双! 什么神王什么邪魔歪道纷纷给姐让路,是谁说唯有正道才是修炼之法?通通打脸回回去! 姐今天就告诉你们什么叫一符定天下。 可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长相绝美的男人,一开口就是要和她生娃. “要生你自己生,缠着我做什么?” “可是我只想和你生”《1V1超燃爽文》
  • 末世重生之华丽归来末世重生之华丽归来吾独领风骚|幻情一直被亲人打压的女主,死王后竟重生于八年前。强势归来,虐小三儿,打渣男。本想就这样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重活一世,可是在末世来临后,原本理想的生活,被一个神秘的男子打破。他从来不告诉我他的身份。他说他并不讨厌我,而且还喜欢我。 我问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的身份呢?他是这样说的:“我喜欢你,我不想让你知道我的身份。因为我怕你知道我的身份后会离开我。怕你和别人一样把我当做怪物。” “傻子,喜欢你不分种族的啊。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你呢!”
  • 冰娘子冰娘子钙奶小饼干|幻情她,曾是古武世家的传人,一朝穿越,回到异界大陆重新踏入人生巅峰。 她,是异界大陆的废物,回到现代继承了的一切。 当她们相遇后,既是对手,也是朋友。 她与他,前世的爱恨情仇直至今日偿还。 神器?不要,她要凶器。 神兽?不要,她要凶兽。 不成神便成魔,魔女又如何?只要她想要没什么得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