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51章 破灭

马军母亲说完话,便沉醉在了胜利的意淫幻想之中,仿佛她就是皇帝老佛爷,说多少就是多少。她丝毫没有感觉到老太太和欣兰态度的变化,心里巴不得公安老王马上到来,好把这个金额落实到纸上。

老太太和欣兰心里抵触着,忍耐着,情绪却并没有反映在脸上。她俩也在盼着老王早点来,以免自己再受眼前这个女人的抢白。

就这样,两家人一样盼着,一样心里煎熬着,但她们不知道的是老王也早已来到了医院,他之所以没有进病房,而是为了掌握更确切的情况,以免这事经他调解后再出现反复。所以,他在医生查完病房后就跟着来到了医生值班室,在这里,他又详细地了解了一下马军的情况,确认后续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之后才放下心往病房走来。

老王进了病房,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老王也不说话,看看大家,然后从手中的包里掏出一个夹子本和一支钢笔来,这才招呼着大家说道:“来吧,都坐下吧!今天咱就把你们两家的事情调解一下,争取达成协议,做个了结!假如说调解不成,没达成协议,下一步你们这事就不归我们公安管了,你们可以通过做伤情鉴定,然后起诉到法院,至于怎么判、赔多少、定什么罪?那都是你们以后的事了!。”老王不慌不忙,句句斟酌地说完,清清嗓子转头对马军母亲道:“我看这事就从你这里先说吧,你先提提你的要求,也好让她们考虑一下。”

马军母亲心里正在激动着,一听让她先说,忙道:“我刚才已经给他们说过了,让她们拿五千元来,可她们今天来就没带钱,显然就没想着来谈!”说完,两手分开一摊,带着嘲笑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态。

老王没想到眼前这女人还会说出这么大的数字来,他记得原来提醒过她,不要脱离实际一万啦五千啦什么的,看来她是没有听进去,他心里气愤,不由得就想再说她两句,可想了想,心里道,说多少是她的自由,先等等这边怎么说再说。于是,又把目光转向欣兰和老太太一方道:“你们有什么意见?也说说吧!”

老太太和欣兰心里堵着气,看着马军母亲那一幅嘴脸,恨不得上去挄她两个嘴巴,可现在这场合,自己这体格,又怎么能征服得了她哪!她们忍着时,听老王让她们说,于是老太太道:“她要的太多了,我原想着给他治好伤,再给他一二百补偿,看来是不中了。不过说句实在话,家里的钱都给医院了,再拿也拿不出来了,俺这里只求她发发善心,少点!”

“咋发善心?咋给你少?你们总共就准备出一二百元,这不是开玩笑打发要饭的吗!?”老太太的话像点火锁,话音刚落,引得女人上来就是一通连珠炮,声音大的丝毫没顾及身边的老王,也没想着这是在医院里,不说别人的感受,就连身边马军的父亲也禁不住拉拉自己女人的衣服提醒道:“小点声!这是在医院。”

可让马军父亲想不到的是,马军母亲并没有给他一点面子,扭过头,僵着鼻子对他斥道:“我管这是在哪里!还不让我说话了――你!”声音虽然低了,但依然能看得出她没把他看在眼里。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本来昨天回家商量时,他就对哥哥说的这个赔偿数不太满意,恐怕太多了对方拿不起,关系闹僵了往下没法再说,可架不住女人和哥哥一唱一和的奚落他,他就没再深究。可眼下情形真到了像他想像的那样,明摆着不可能达到要求,而自己老婆还这样,他气的想说可又觉得不是时候,可不说又不行,无奈中忍着对老婆带训斥的话打着敷衍道:“好――好!你说――你说!”

看老公没有顶撞,马军母亲心里得到了满足,她不顾在一旁的老王怎样看她,转头又逼着问孙老太和欣兰道:“你们说咋办吧?”

孙老太和欣兰争着道:“你说能咋办呀!你要的这么多,谁家里能掏的起!”

“我要的这算多呀!你都不想想,我孩子伤的可是头部,万一留下后遗症,一辈子都完了!”女人继续不依不饶的说。

“咋就万一了哪!?孩子的伤马上就好了,留不留下后遗症,大家都能看得出!”欣兰话赶话的争辩着说完,又继续说道:“再说了,这只是伤好后的补偿,搁谁家也不会要这么多!他一个小工人,眼下的工资算起来,这个数不吃不喝不得干个一二十年,恁说是不是!?”

欣兰说的话,提醒了马军的父亲,他心里想想也是,这个数不说小工人,就是一个老工人也得干十年,他们还真不一定拿的出。他心里这样想着,不自觉就有点动摇了,于是就又插嘴说道:“那即使这样,也不可能就像你们说的二三百吧,毕竟伤的是头部,就是好了外伤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来有没有后遗症吧!?你们只出那点钱怎么能行?”

“可那也不能那么多呀!”欣兰接道。

“那更不能像您说的那么少!”女人急接道。

问题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老王感觉让他们自己说,再说也到不了头,于是便让欣兰和老太太先出去,然后对马军父母道:“今天让你们两家自己协商,永远也不会有结果的,原因在她们也在你们,如果你们真心想调解,你们两家就应该都多为对方考虑下,就像人们说的,要想公道,打个颠倒。据我所知,像你们这情况,也就是一千元左右的事,现在你们家提的要求这么高,别说没有就是有也不会给你们,如果你们耗到最后打官司,受损失的首先还是你们。你们不相信,我给你们分析一下:你们孩子的伤马上要治好了,如果到时你孩子还在医院耗着,住院费她们一定不会再给你们缴的。如果想打官司,就必须做司法鉴定,假如到时鉴定结果出来,没有后遗症,恐怕你到时再想要补偿就是异想天开!所以现在让你提要求,不是让你满天要价,动不动几千几千的!现在,我把她们支出去了,你们两口商量下,一定把握住机会,别错过了!我再去做做她们的工作!”老王说完,走出病房,留下这一家三口商量去了。

欣兰和老太太在病房外,也在担心着这事,唯恐今天协商不好。孙伟在里面这么长时间了,到底怎样过的,谁也不知道,孙老太看似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别提多担心了,而欣兰不敢提,也是怕引起老太太心里难受。她们两人心里都盼着早点有个结果,可眼下这局面,又怎么能协商得成哪?两人心里都很着急,私下商量着只要不超过老王原先说过的一千元底线都可接受。正商量时看老王出来,便把想法告诉了他。

老王心里有了底,在病房外待了一会儿,便回身又进了病房,来问马军父母商量的结果。两人没有一个统一意见,支支吾吾说不出个具体,最后反而问孙老太和欣兰商量的结果。老王担心他们再胡乱要,便索性实话相告。

二人听了,低头思索片刻,马军父亲有意答应,可马军母亲急忙拦住了话头,说道:“这个恐怕不行吧,最少得一千五百元!”老王知道她是要挟,可他也知道孙老太的底线,中间差额孙老太一定不会满足她,于是便把孙老太和欣兰叫了进来,然后告诉了她实情。

孙老太和欣兰一听,知道她已准备接受,这样做无非是故意要挟想多得点,于是两人争着也做出样子道:“我们已经穷家荡产了,再多一分也不会给的!”

听老太太和欣兰这样说,马军父亲沉默着没吭,可一旁的女人却毫不留情,继续着她的表演:“不给!?那就等着我去做司法鉴定,等结果出来再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到时不怕你们不听。”说完,嚣张地看着老太太和欣兰两人。

老太太和欣兰看着她那不可一世的神情,知道求她也无用,说不准还会让她得寸进尺。欣兰想说又觉得自己没法开口,只好看老太太的意思,而老太太也好像明白似地回怼道:“随你便!”说完,拉着欣兰推开马军父亲想拦阻的双手出了病房,气得老王在屋里不由得批评起女人来。

求得父母帮助的李丽带着父母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了城里,他们先到了孙伟的家里,敲门发现家中无人后,这才又往医院里来。没想到的是,屋里正因事情谈崩,老太太拉着欣兰往外走,正好碰到他们的到来。

李丽一见两人,忙跑着去前紧走几步道:“奶奶,欣兰姨,情况谈的啥样,说住没有?”

欣兰和老太太出得门来,心里正别气,见是李丽来到跟前,抬头道:“他爹娘想讹咱哪!给她一千还不行,张口就是几千块!想得美,不管了,让他们去告吧!伤给他们治好了,看他们能告个什么结果!咱回家去!”

李丽一听要回家,忙拦住道:“别慌!奶奶。我和我爸妈带着钱来了!咱别急着走,看再说说中不中!真不行的话,咱再想办法。”说着话的功夫,李丽的爸妈也到了跟前,老太太和欣兰这才注意到后边跟着的两个人,不用猜,两人都明白了,忙上前亲热地打招呼道:“您们怎么来啦?”。

李丽父母一见,也忙上前。听问,李丽父亲道:“这不昨天李丽回去说的这边家里遇到难事了,要不谁会知道!?考虑半天,别的忙也帮不上,就凑了点钱先拿过来解解燃眉之急!又怕李丽女孩子带着钱不安全,俺俩就给送过来了!”说着话,就从口袋里往外掏钱。

老太太一见,心里激动的不知该怎么办好,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谢谢!谢谢!”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

欣兰看见忙道:“您俩可是帮了大忙了,要不然这眼下的急真的不知该怎么解了!”

经欣兰这么说话,老太太转过神来,这才接着道:“一会儿,您俩别急着走,中午就在这里吃饭,我得好好感谢感谢您俩!”

李丽父母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证实李丽说的真假,这会看到老太太和欣兰,知道李丽所说是真,他们原本就不打算在这停留,听老太太这样说,李丽父亲忙接道:“婶子,大姐,我来的目的一是担心李丽带着钱,路上不安全,二是她回去说到老太太和大姐的好,我就想过来看看,今天一来看到您们,我就觉得把李丽交给您们我放心啦!至于吃饭,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家里还好多事,我得马上赶回去!就不再麻烦您们了!”说完,把钱递给李丽,转身就要走。

老太太和欣兰看见忙拦着,可李丽父母主意一定,两人拦也徒劳,只好放二人走了。

看父母走后,李丽回过神,从手中的钱中分出二百元装进口袋,这才拿着剩下的一千元准备进屋,恰在这时,屋里的老王和马军的父母也往外走。李丽一看,认得是昨天送信的老王,忙迎上去拦住众人,抬头对公安老王道:“大伯,老太太家的处境您老知道,她家也不富裕,孩子媳妇都在外打工,现在出了这事,家里赔不起,俺们大家都替她着急,怕她万一急出个好歹来,这不大家凑了一千元来帮他园这个事,您帮忙问问,如果中,这一千元给她们搁着算补偿;如果不中,这钱俺重拿回去!这忙我们也帮不上,她们想告怎样都行!”老王一听,心里禁不住夸赞道:好一个伶牙利齿的小姑娘!他心里想着,接过李丽手中的钱,转过身来对跟在身边的马军父母道:“您们两口想想,是接着这钱事情到此为止哪还是不接这个钱,继续往下打官司呀?”老王的话带着调侃,明摆着对刚才马军母亲在屋里的态度不满。

可马军的母亲可不这样想,昨晚上商量事时大伯哥说的他都记着哪,况且已经少了不少啦,难不成到最后一万块变成了一千块,这绝不是她心里所想,这让她心里实有不甘!想到这心里还是不愿接受,这下惹急了在一旁的马军父亲,本来他就觉得老太太一走,往下的补偿说不定就泡汤了,这时一见,想也没想,伸手就把钱抢着接过来道:“这次我当家,就这个数签协议吧!”马军父亲手攥着钱,唯恐女人抢走了似的。

马军母亲白着眼睛,看着男人决断的动作,害怕万一真的因为自己,补偿的钱飞了。她不敢争辩,只好气鼓鼓的站在一边,任凭着他的安排,直至最后签订了协议,办理了马军的出院手续后,才确信自己的美梦破灭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那个少年有点帅那个少年有点帅嫩宝|现言#小公子是个风流的无赖#这个话题常是人们饭后茶余之际讨论的话题。 然而,一朝穿越,小公子要如何在现代混得风生水起呢?……emm,我怎么知道。 一样的,甜甜甜,不要入坑,排雷中…… 片段一:少年:“我怎么觉得你看上我了?” 喻谨言:(脸色爆红)“胡…胡说!” 片段二:少年:“收留之恩无以回报,以身相许可好?”喻谨言:(一本正经)“好。” 片段三:少年:我想拿个影帝,与太阳肩比肩! 喻谨言:我病了,你得报恩,留在我身边,哪里都不许去。 其实,本文就是附带修仙的娱乐,开心就好!
  • 蛇后妈眯万万岁蛇后妈眯万万岁凤翔宇|现言警局出任务,她落到蛇洞里压在了一条蛇的身上,和蛇进行了搏斗,回来时竟意外怀孕。生下两个孩子,随着年龄渐长,渐渐显出蛇的本性。最终知道,原来这两个孩子是蛇王的孩子……
  • 亿万婚宠:闪婚老公送上门亿万婚宠:闪婚老公送上门杨悠悠|现言她被最信的男人背叛,倾家荡产,转身又掉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温柔陷阱。这个男人当初见面说:“你看我都成这样了,能拿你怎样?”没想到婚后天天将她吃干抹净!--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全能女神驾到重生之全能女神驾到冷家小妞|现言问题1:【歌手中最会作曲的,作曲中最会演戏的,演员中最精通计算机的,黑客中颜值最高的,请问她/他是谁?】 粉丝一言难尽:卿玉! 画外音:我可能粉了一个假明星! 别人家的明星偶像每天洗白白画美美就可以上头条,为啥我家的明明可以靠颜值,偏要靠才华! 某天,四个粉丝群被合四为一。 群一粉丝:快去看,快去看!我家卿卿又出新电影了,演技简直爆棚哇~ 群二粉丝:快去听,快去听!我家卿卿又发新专辑了,偶买噶,声音听得我要怀孕了~ 群三粉丝:快去买,快去买!我家卿卿又上时尚杂志封面了,美的我都快要窒息了~ 群四粉丝潜水,看着上面的安利,默默打开电脑,手指飞舞,看着屏幕上出现的照片,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假黑客! 问题2:【昨天卿玉再次蝉联金嗓奖歌后,请问作为卿玉出道以来的出品方,制作方,投资方以及前签约公司总裁,秦总想要说些什么?】 秦总‘邪魅’一笑: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被我给承包了! 所有粉丝:抓住这只人生赢家,请给拖出去!卿卿是我们大家的! 这其实就是一个巨星重生为一名小透明,在各个领域遍地开花,重新奋斗,直至成为国民全能女神,顺便拐带某位‘天凉王破’总裁的故事。 【阅读指南】 1、本文背景架空,没有任何原型,请勿对号入座。 2、本文坚持1v1不动摇,男女互宠。 3、女主美美美,楠竹帅帅帅,有些苏,有金手指。 4、看文求一乐,作者不混娱乐圈,有关内容纯百度或是虚构,请勿深究,有合理建议可交流。
  • 重生豪门俏妻:许先生,自重重生豪门俏妻:许先生,自重宛漠|现言“你是谁?” “我是来管教你的人!” 一朝重生,她成了他名义上的妹妹。 但,许先生,咱们不是说好案子结束就saybaybay的吗? 唐岁唯看着面前两张红扑扑的本本,目瞪口呆。 “许先生,请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某男妖艳勾唇:“你好,许太太。”
  • 谁说电子竞技没有爱谁说电子竞技没有爱大汤缘|现言今天工地出现教练车呕心if斯特以后再说,哈哈哈哈哈。
  • 恋爱77次:腹黑竹马你好坏恋爱77次:腹黑竹马你好坏白小栀|现言“小鱼哥哥,为什么他们睡觉起来要割手指?”3岁的白栀眨巴着眼睛,奶声奶气的问。 “因为他们在画画。” “小鱼哥哥,啪啪啪是什么?”6岁的白栀转悠着圆溜溜的眼睛到处看。 “嗯,形声词。” “从校服穿到婚纱,好美。”14岁已经长的亭亭玉立的白栀,一脸羡慕憧憬的说。 一旁的傅煜面露不屑,不说话,心里却暗道:“定要陪你从穿开裆裤到婚纱,陪你从婴儿到白发。”
  • 独宠极品剩女独宠极品剩女诸葛晓由|现言他29岁,风华正茂;她35岁,徐娘半老, 私企的富二代,他花心、风流、极致出格。具有所有有钱人身上张扬着的缺点。国企的小职员,她谨慎、小心、在国企机关中每走一步皆如履薄冰,活得简单、通透、却也无色无味。 无论身边有多少纷争,她仿佛置身事外,任它电闪雷鸣,我自云淡风轻。不愿意去争太多,太懒;不愿意去抢太多,嫌烦。清雅自我,却也不乏心计。名不见经传、色不见卓绝、品不见圈点的她,如何征服花心大少?
  • 闪婚强爱:秦少宠妻无度闪婚强爱:秦少宠妻无度溪寒踏雪|现言莫名其妙地发生了一夜情,莫名其妙地被要求负责说去领证结婚,沐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惹上这座城市最不能惹的大人物:秦朝阳。只是男人的情绪变化太快,让她无力吐槽,前一秒还在调戏她,下一秒,居然生气。“我是姓秦,可我不叫禽兽!我叫秦朝阳,是第一声的zhao,而不是第二声的chao。而且,我明天就会成为你法律上的丈夫,别到时候别人问你,你连自己老公叫什么都答不上来。”沐晨:“……”
  • 第一婚宠:总裁暖妻太甜蜜第一婚宠:总裁暖妻太甜蜜兔子妈安妮|现言人人都道安家大小姐命好,出身豪门,要嫁的男人还是盛京第一家族顾家的贵公子。但爸爸生病期间,她却惨遭妹妹的毒手,未婚夫的背叛!她轻轻巧巧地挽着神秘男人的手臂,淡然自若的出现在渣男和妹妹的婚宴上,一脸轻嗤,“这就是我的新男友,乖,以后叫我婶子,可别乱了辈分。”原来,爱她的男人是顾南桀!他是S市最神秘、最强大的男人,冷酷无情、杀伐果断,却独独对她恩宠入骨。这一生,她是他巧取豪夺来捧在掌心的小娇妻,他宠得她上天入地,人人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