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0章 卓千峻报案

人员配齐之后,卓枫皓手中的大理寺正式接手相关案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一个来找卓侯爷办案的人居然是他的大哥,卓千峻。

正二品禁军统领,关于他的案子,却是在大理寺的管辖单位之内。

只是卓千峻这个案子,需要暗中查访,他来到大理寺,也只跟卓枫皓一人说明情况。

“大哥,你为什么现在才跟我说这事?是不是我不兼这个大理寺卿,你就不打算告诉我?”卓千峻才来了个头,卓枫皓就黑着脸埋怨。

卓千峻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解释道:“我直到三年前才查出点眉目,这几年我们聚少离多,没合适的机会提起罢了。”

“我回京也有些日子了!”之前可能确实没机会,可回京以后他还在大哥那儿住过些日子,这理由就站不住脚了。

“你自己一堆事儿要打理,我不想给你添乱而已。这不,你这里一收拾妥当,我就过来了。”卓千峻只好实话实说,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的事情没必要麻烦弟弟。

只是,事情要澄清就必须由官府出面,二弟迟早要知道,与其隐瞒到最后伤了兄弟情分,还不如一开始就借助二弟的力量去查清楚。

千峻这个名字是皇上所赐,在这之前,他叫卓磊,是卓枫皓的母亲取的名字,姓氏随了她,名字源于他的小名,小石头。他是卓枫皓的母亲买下的一个幼童,好有人陪伴卓枫皓一起长大。

卓千峻这桩案子,事关他的亲身父母,因他当年年幼,除了乳名不记得其他。五年前的一场意外,他见到了一个与自己有九成像的人,才慢慢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他是原盘宿太守的幼子,家中富裕,父母,兄弟姐妹齐全,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大家庭。

二十七年前,盘宿南边的十几个州县都闹了水灾,灾民不断涌进盘宿,开仓放粮也救济不了所有的灾民。

灾民一多,盘县的治安也乱了起来,每天至少十几起的盗窃案,还时不时有哄抢的事件发生。

不得已,盘宿关闭城门,禁止更多的灾民进入。单单是安置城内的灾民已经让盘宿的官员熬白了头发。

除了城内荒废的院落,城内建了好几个大棚安置灾民,条件简陋,好歹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作乱的灾民严厉惩处,愿意做工赚钱的灾民,可由官府出面,寻一个合适的去处。

汛期过后,盘宿立即组织灾民返回原籍重建家园,老弱妇孺可暂居盘宿,等家人安定下来再走。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灾民都有盘宿城内的灾民那么幸运。很多灾民没能得到救治,落草为寇,在盘宿周边的州县发生了暴乱。

本与盘宿无关,偏偏那土匪打了盘宿的主意,进城抢劫,途中错杀了刚刚到达盘宿城外的钦差大臣。

私关城门,钦差大臣被杀,救灾银两不知所踪,盘宿城内的大小官员都被追责,盘宿太守等人被流放。

事情到这里,倒算得上合情合理,可是,正要执行几位官员流放之际,几人先后被杀。紧接着,他们的府邸更先后被盗,家人也不断被迫害。不止妻儿老小,连家中得力的管事也被盯上。

卓枫皓的母亲实在太害怕,决定分开逃离盘宿。母亲带着老大,其他子女由乳母带着从不同的路逃往他外祖父家。为了日后好相认,母亲在他们的左臂上都纹了他们的姓氏——“石”字。

卓千峻也是凭借着这个“石”字与他三哥相认。卓千峻本姓石,出事是父母刚刚给他取了学名,康。

经过卓千峻的查访,当初的那位钦差大臣在出京以后陆续受到过几次刺杀,他未必是盘宿附近的流民杀的。

据查,他当时只通知了盘宿一位“好友”去接他,盘宿的官员是在事后才知道钦差大臣已经到了城外。

那么,盘宿的官员根本没有与钦差大臣接触的机会,为什么会被追杀?甚至祸及妻儿。

而那三十万两救灾银至今没有查到下落。

再说回逃亡的官员家眷,石家,卓千峻(石康)流落在外,他三哥承蒙过路的商队收留,顺路送他们回到了外祖父家。

目前查到留存下来的人,不是当年年幼不记事的,就是在家中无足轻重,一问三不知的。

是什么人有那么大的能耐在短期内了解盘宿所有官员的家庭情况,并一个不漏地进行击杀?

明面上说是那些落草为寇的灾民,在卓千峻和卓枫皓兄弟眼中,不过是朝廷未能侦破案件找的遮羞布而已。

卓千峻当然想去查一查那些草寇,只是当年朝廷出兵围剿,死的死,逃的逃,无从下手。

卓枫皓听完大哥的讲述,有看了看手中为数不多的资料,闭眼细想了想,决定先放开那些细枝末节,从显眼的开始查起。

那位官员是什么身份?在什么情况下被认命为钦差大臣?为什么被追杀?他在盘宿的那位友人是谁?

朝廷拨付赈灾银两不可能交由一人保管,另外一个人是谁?事发之时他在何处?现在又在何处?

汛期过后一些时日,朝廷派的钦差大臣才到盘宿,其中必然有人压下了南方水灾的奏折,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

越想,问题越多,不管有没有查证过,两兄弟将问题一一罗列。

不知不觉已是深夜,卓千峻拍拍卓枫皓的肩膀说:“时隔二十七年,连个知情人都难找,查起来太难!能查就查,若是不能,也不用勉强。”

这话,卓枫皓听着就不太开心了,大哥怎么能对他这么没有信心呢!挺直了身子说:“此事确实难查,但不是毫无线索,大哥,你给我一年时间,我必定给你一个答复。”

卓枫皓原本想说半年,一来不好明目张胆地用自己的江湖力量,二来,确实没有太大的把握。

卓千峻与三哥相认已有四年半,也就是说,他的调查也进行了四年半。如今卓枫皓说一年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自己都说查不查得出真相都可以了,只要他尽力查就好。卓千峻拥抱了一下卓枫皓,先行离开。

卓枫皓沉思片刻以后,叫来褚勇,交代他去办几件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医谋天下医谋天下小狐灵溪|古言作为二十一世纪一名独立自强的女法医,君婉晴表示,为毛穿越这种鸡血的剧情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冷酷无情的监天司首座?你确定他不是个面瘫?风流倜傥的第一才子?别开玩笑了,姐姐的唐诗三百首分分钟秒杀你!权倾一方的霸道王爷?好吧,长得帅,还有派!关键是有钱有势有地位,完美男人啊,但是本姑娘就是对你不感兴趣,你能咋的?作为一名优秀的法医,剖的了死人,也救得了活人,当然,她不仅会验尸,也是会杀人滴!--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权谋论:再嫁为后权谋论:再嫁为后欢芷|古言她只愿,今生不相欠,来生不相见,无论是谁!她说:你们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她不过是一颗不能有风花雪月的棋子,棋子,没有自由身,被人掌控的棋子,那高贵的身份只是假象,她,只是棋子!他明知道,却还是对她动了心。他也知道,却也是动了情。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不再是棋子。她笑了,笑的沧桑苦涩,已经太迟了,一日是棋子,到死都是棋子。他说:你是我的夫人,就只能是我的夫人,只有这一个身份。她说:你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怪只怪,那件锦衣盖错了人,你也爱错了人!
  • 将军嫁到:夫君请盛宠将军嫁到:夫君请盛宠笔下墨|古言凤雅柔战败于天圣王朝战神沈言手中,归来,便被卸下兵权,送以和亲,如若她不愿意,谁能奈她何?然而,看到城楼上站立的心上人,陡然心寒,转身披上嫁衣,她未曾想到所嫁之人竟是……阴谋,算计,接踵而至,他握住她的手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棋局,我陪你走下去,这天下,我陪你俯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全本)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全本)妃小猫|古言她是北苍国人人避而远之的‘煞星’公主,太监不怕她,宫女能打她,连猫儿狗儿都能欺负她!不过是长的丑了些,脸上麻子多了些,可谁知道,丑容下遮掩的惊天秘密? 本以为暗恋成真,谁想某一天,一封决绝书,一道圣谕。情郎取了白天鹅,她这丑小鸭奉旨和亲,远嫁东陵国…… 出嫁当日,她洗尽铅华,回眸倾城,艳惊天下! · 花嫁摇摇,落定景王府。 谁知门口不见大红灯笼,等待她的竟是两条丈长的送葬白布?喜堂变灵堂,夫君成了一块冷冰冰的‘牌位’! 新嫁娘变寡妇,景王府内惊吓、疑云、神秘接踵而来! · 成亲三月,她本是竟然怀了孩子…… 老太妃勃然大怒,一场家法生生折杀掉她腹中的生命。 愤然离去,却惊闻景亲王并未死,那住在香雪园中的面具男人便是她的‘鬼丈夫’?! 他暴虐,嗜血,阴冷,邪恶,越是靠近,越像毒药侵蚀着她,邪魅得教她难以抗拒。 · 一嫁,他是景亲王,是坐在轮椅上的神秘面具男人。她是貌比无盐的‘煞星’公主。 二嫁,他是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她是花容月貌的‘歌家’小姐。
  • 战神妖妃帝尊宠上天战神妖妃帝尊宠上天华一目|古言【有点逗比】她本是云天帝国的战神云天沁,却因亲生姐姐陷害,穿越到沁云帝国,变成人人唾弃的云家大小姐云天心,这一世她一定要活的更潇洒,别说潇洒了,一穿越被人强奸了,强奸不说,她还是一个不受宠的大小姐,不受宠就算了,她竟然还怀孕了,她这是得罪了谁呀,是大神,还是苍天大地呀?T^T?
  • 阮郎归阮郎归炜炜豆奶|古言六州第一歌姬卞谣之女,卞赛。 幼年曾经与母亲四处流浪漂泊无定,在母亲死去后,被母亲的朋友,身份特别的梁王妃收为弟子。 从此生活在齐国梁王府中,得到师公梁王视如己出的疼爱。 然而一朝不幸,梁王薨逝,师父带着她远走西天佛国。 少女记着师公死前的嘱咐,孤身一人,去了北昭,谁知在路上,却遇到了她幼年时,就爱慕的男子,小阮。 少女与小阮约定时间,说好要一起去闯荡江湖。 ———————————————— 宿宿的梦想就是寻到一个好夫君,我所要做的,仅仅是引导这个女孩找到属于她的小阮。
  • 竹酒竹酒竹西佳|古言一盏竹酒,半生相思。 霜雪红衣,幽影弦动。 竹林深处,油纸伞撑起情缘。 江湖,红尘,有你,就好。
  • 宁做王妃不为后宁做王妃不为后祎祎|古言【蓬莱岛原创社团出品】(文文慢热,耐心看文哦)石妍情在现世中遭受了巨大的耻辱,岂料,居然穿越到了东西南北四国之首的东国。身为丞相的父亲为了保全三个美貌的姐姐狠心将自己嫁给一个半死不活的丑王爷。石妍情以慕容雪菲的身份来到了王府,却发现康王相貌俊美异常,只是,却包含了一颗争权夺位之心,想要当上东国之主,而与太子产生了斗争。而当自己爱上他后,康王楚砜诀却将她伤透,她只得逃离王府,前往北国狼族之地,想寻得一地清净。在北国,救下了一八岁孩子,却身怀功夫,聪慧过人。遇见了北国的皇子,将军。而为了救楚砜玦,她甘受心头滴血之苦,却不想楚砜玦回了他的江山弃她而去。
  • 弃妇有毒:腹黑爵爷禽深款款弃妇有毒:腹黑爵爷禽深款款冰糖心|古言重活一世,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吃了我的,统统吐出来! 什么?仇人爱上她,非要再求娶? 冷酷爵爷缠上她,耍酷、耍贱、装软弱、玩深情? 别!别!别! 仇还没有报完,又要陷入情网? 抬头,元芳,你怎么看? 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儿!
  • 毒医庶妃毒医庶妃琴海|古言她,是来自现代王牌战地医生,医术强悍,心狠冷酷。一朝穿越,化作王府被休弃妇,饱受欺凌。命不该绝,她冷然一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若欠我,必定加倍讨回!他,是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的上烨王爷,铁血无情,腹黑狡诈。宫门似海,阴谋仇怨,一张无形的黑网将两人无情笼罩。“觊觎吾妻者,虽远必诛!”“想碰烨王,小心我灭你满门!本妃说到做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