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3章 无影踪

日上三竿,负责更衣洒扫的侍女被吕密屏退了四五波,只有晴儿眉目含笑的立在门口,手里的托盘上放着今日要进宫拜见公婆穿的吉服。

杨慕翻了个身,腰酸背疼,像是被人暴打了一顿,想想自己昨晚都干了啥?忽的一下坐起。床榻上早没了人影,正想起身找找,发现晴儿正看着自己笑。这才发现没衣服穿。

杨慕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道:“晴儿别笑了,衣服快给我!”

晴儿忙招呼伺候沐浴的丫鬟婆子进来,沐浴后,晴儿过来伺候杨慕穿衣,杨慕左看右看问:“吕密呢?”

“郎主在屋外练功。”

“练…练什么?”

练功这个可以看看,杨慕悄悄推开门,就见吕密跟洛腾在院子中央呼呼对打,好几个站着的侍卫都鼻青脸肿,洛腾被打得呲牙咧嘴的,可就是没发出任何声音,让看的人怀疑自己耳朵聋了。

见门口人影动,对打的两人齐齐看过来,只听洛腾一声惨叫,“啊!杨慕!啊不!城主夫人您终于醒了!再不醒,我们都要被打残了,疼了还不准叫!”

洛腾身后,横七竖八躺着的十多个侍卫们,这时才开始嘶溜吸气。

“是啊!哎哟夫人!赶紧把城主领回去吧,使不完的力气太可怕了。”

杨慕心道,“是啊,我也觉得这使不完的力气太可怕了,到现在还腰酸背痛呢!”

吕密见是杨慕,嘴角不自觉的就上扬,不再理这帮七嘴八舌的侍卫,快步走过来,道:“小心着凉!外面太冷了!”众侍卫嘘声一片,嘻嘻哈哈起哄!杨慕笑拢了拢衣服道:“哥哥,我不冷。”旁边伺候的丫鬟婆子都纷纷露出姨母笑。

杨慕凑过去小声问:“哥哥,昨晚从屋顶漏下来的那几个呢?”

吕密知道她担心姚兴,也悄悄道:“放心,都连夜送出城了。不出意外这会儿已经快过河了。”

进屋,吕密开始里三层外三层的穿套娃,哦不,穿衣服,边穿边说:“今天要进宫去拜见王上王妃,吃过早饭我们出发!”

“早饭?就免了。可进宫?”杨慕开始忐忑,大婚可以盖着盖头,可是见公婆就不能遮遮掩掩了,吕光见过杨慕,这要是被认出来,会不会再死一次?会!绝对会!杨慕渐渐不安,道:“可是,大王见过我!”

“我知道,上次只是匆匆一面,父王未必还记得你的容貌。”吕密已经在心里盘算,无论如何这一次也要护好杨慕。

杨慕冷笑,心道你爹的脸,我可是记得很清楚。沉吟片刻,叮!有办法了!我有亲妈难认神奇化妆术呀!得嘞!化完妆,保证我娘也认不出我!她得意地笑道:“哥哥!给我些时间,我有办法!”拉上屏风开始忙活。

这古怪精灵的丫头!杨慕自从婚后就开始叫哥哥,这一声声哥哥很是受用!虽然猜不透杨慕要做什么,索性也不着急了,唤道:“茶来!”也不管日上三竿,只安心坐等。

片刻,杨慕施施然从屏风后面走出,吕密吧哒吧哒眨眨眼,这谁?杨慕也吧哒吧哒眨眨眼,知道他不敢认,就唤了声:“哥哥!!是我。”

“噗!”吕密喷茶了!“哎呦!我天,你这个眼睛怎么突然变大了?眉毛!鼻梁!这!好像哪里不一样,仔细看又没什么不一样,但跟平时的你很不一样!慕儿会法术吗?”这绕口令说的,边上的晴儿都要绕晕了。

杨慕转一圈,问:“那……这样怎么样?会不会被认出来?”

“放心,我都没认出来!”

果然,杨慕在王宫里大摇大摆的拜见王上王妃时,除了惊艳,吕光也没看出什么。吕超自打新人进殿开始,就紧紧盯着杨慕不放,连杨蓉说什么都没听到过。

殿中鼓乐齐鸣,饮宴开始。

终于可以歇歇脚,吕密带杨慕坐定。世子已立,身份不同。吕绍和公主二人的座位被安排在吕密夫妇上首,坐定后,杨慕一抬眼才发现,对面居然是吕超夫妇。吕超的眼神那叫一个奇异,杨慕明白,一定是自己这个妆画的太过了。相比较之下,杨蓉的眼神还算正常,正常的怨毒。

好在饮宴热闹,吕密作为这场饮宴的主角,自然是频频被敬酒,还要频频敬别人酒。世子吕绍一反常态非要与杨慕喝酒,引得公主一个劲翻白眼,不过,最后都被吕密挡了下来。一来二去,杨慕就开始无聊,跟吕密说要出去走走,吕密知道杨慕不喜热闹,也不阻拦,只叮嘱不要走远,快点回来。

匆匆建成的王宫,形制规格宏大有余精致不足,杨慕什么没见过,在别人看来无比奢华的王宫,于杨慕也就凑活看的程度。

见杨慕要往高处行去,晴儿忙掉头回去取披风,临走回头道:“高处风太硬,姐姐莫要留太久。”

“知道了!”杨慕应了声。

凭栏远眺,莽莽群山巍峨,河西一代惯有的恢宏苍凉,刚劲有力的美!风也真的如晴儿所说,硬呆了!果然高处更清寒,不自觉的抱紧双臂。

肩头一暖,杨慕笑道:“晴儿这披风真是及时,怎么知道我冷了?”

回头时,却见吕超站在身后,惊问道:“怎么是你?!!”

吕超刚要说话,只见杨慕慌忙向后急退,退太快,一个不稳眼看就要倒着翻出楼台,本能的在虚空中乱抓,“救……”

命!啊!两个字在楼台下拉着长音。

“慕儿!!!”吕超赶紧伸手去捞,怎么都动不了,低头看,不知什么时候腰上挂了一个人,双臂紧紧锁住自己,怎么甩都甩不掉。眼睁睁看着杨慕落下去,吕超发疯般的怒吼:“杨蓉!给我滚开!!”一掌拍在杨蓉背上,哇的一声杨蓉吐了口鲜血,晕了过去,终于松手。

吕超再急急往楼台下看,喊着:“慕儿!!…”见地上什么都没有,也无血迹也无人!吕超先是庆幸,转而又心惊,人呢?

吕超三步并作两步赶到楼台高墙下,前后左右仔细找了个遍,没有!杨慕就这么不见了!

晴儿拿着披风再出来时,楼台上空无一人,只有冷风呼啸而过,左右呼唤也不见杨慕应答。晴儿开始六神无主,偏偏低头却见地上一滩血渍,吓得晴儿啊的一声,转身直奔宴会大殿。

太原公吕密携新妇觐见王上王妃,宴会进行到一半,新妇却莫名其妙失踪,更诡异的是,失踪的楼台上,竟有一汪新鲜的血迹。

找了几个时辰,都毫无收获,杨慕就这么诡异的消失了。

整个王宫都炸了窝,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有说新妇被妖怪吃了,有说新妇土遁了,立马就有人反驳,呸!楼子上哪来的土!哎呀!楼上是没有,没准儿掉下去了!呸!闭嘴吧你!还有的更离奇,说新妇本是仙女下凡,下来h凉州一看,太穷太苦!又回天宫去了。

吕密却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杨慕失踪当时,有人见过国师的车驾,也恰好路过出事的楼台。

同类热门
  • 公主谋财:无双国后公主谋财:无双国后风声云起|古言一朝穿越,身份金贵。她却不安皇庭,做个花瓶公主,偏要自己经商,为土豪们设计宅院。明明伸伸手就有锦衣玉食,她却选了动动手,于是贪财如命,随手救了一个侍从掏银子求照顾的娘炮,讹了他三千两并一个玉佩。他不记恩就罢了,再次相遇时还提联姻要娶她,果然拿人钱财,自己要载,这死娘炮,还不依不饶了,眼见着父皇要答应,她弃店开溜,却又被他撞上,于是,本公主看你不爽,阴你一下又何妨?她答应成婚,却非要有名无实,还要……他在她写的纸条上签字,助我登基,许你后位!一个贪财狡猾,一个腹黑诡诈,她这个古代皮囊,现代思维的公主,却算不过他这华国三殿下,银子没少赚,从他的聘礼里也得了好多,只是就这样嫁了他,会不会有点窝囊……
  • 嫡女狂妃嫡女狂妃喵星人|古言阳春三月,太阳懒懒的挂在空中,和煦的春风吹入山谷,抚平了草地,吹在湖面,泛起点点波纹。位于岚临皇朝西边的碧波湖,一身赤色的女子皱着脸蹲在那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邪魅王爷的冷情宠妻邪魅王爷的冷情宠妻墨宣夜|古言原本即将成为太子妃的她,却阴差阳错成了别人的妻子。她知道自己命运已经被改写,眼前熟悉而陌生的人,看着他手段残忍,嗜血沉默,却依旧笑容狷狂邪魅,她这才明白多年的相处,他亦隐藏着真心。局势动荡的岁月里,她守护着心底的秘密,将何去何从。
  • 绝色妖娆:魔王至尊宠绝色妖娆:魔王至尊宠妘翼|古言“娘子,外面天黑黑,人家一个人睡不着~”“娘子,月黑风高夜,我们生崽崽吧!”“娘子乖,手拿开……”说好的冰山禁欲系面瘫男神呢?结果目露迷离凶光,又吻又抱床上压!她,华夏医毒世家第一人,一朝战死沙场强魂入世。什么?本家主废材灾星丑颜懦弱?某女带上神兽小弟丹药糖豆,快意恩仇,邪魅肆意。数年之后,众仙家疑惑,贵为天帝的殿主为何如此冥顽不化,偏偏独宠一人?“我家玥儿听话懂事伶俐善良,我说一她从不说二!本殿就喜欢我家娘子这么乖!”被关在房门外罚站的某殿主脸不红心不跳,一脸正经地说道。曾经,某高冷禁欲霸气酷拽的殿主:“娶妻吃肉?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见到此生的真命天女之后,某妻奴:“嗯,真香!”
  • 愿你知我相思苦愿你知我相思苦补婳|古言李知最近总做梦,梦里只有一个问题,“陆相庭,你这一生做的最长久的事是什么?” “嗯,我从来没有停止过爱你。”
  • 鸾凤于飞鸾凤于飞以琼琚|古言这是女主版介绍~ 枕月挽袖临风,扣弦独饮醉清风。这是程婉。 风雨门前横剑在侧,剑雨翩飞招式狠辣,这也是她。 富贵门前霓裳羽衣,举止端庄眉目温婉,程家大小姐,同样是她。 奈何一日富贵倾,江湖变,隐秘出,手中握住的利剑该剑指何方? 这是男主版追妻: 端方如玉,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这是遇到程婉前的萧仪。 登雪山极顶采莲,踏西南战场如修罗,行万里九死一生寻妻。这是护妻路上的萧仪。 本已互表心意,而人却偷偷跑了?想从此再不相干?那我便随你天南地北,繁花暮雪,永不离弃!
  • 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盛世倾宠:杠上小爷瑾轩|古言人走霉运还真不是盖的,遇上奇葩包租婆,再遇上奇葩加二的包租婆儿子,什么?你是史平陵?看多了吧你?不对,还真是的,老天还真是待她不薄啊,真是垂怜她幻想的太可怜,直接将人送到了她身边!可是为什么穿越后遇上的第一个人不是史平陵啊,老天你是不是搞错啦!有这么倒霉的吗?带着武功秘籍走天下,就是找不到心上人,人家女主都是过来享福的,而她直接过来是找人,她这是做了什么得罪老天爷的事,让她到这么大的血霉,最后人事找到了,但是为什么他忘记了自己?
  • 倾城天下倾城天下苏水|古言她冰雪聪明,却对爱人从不用诡术阴谋;他手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她为爱执着率性,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世世情深;他不许自己爱上别人,却终不敌那三世情深。她给了整日勾心斗角的皇子凌尘一片净土,让他在那男权的世界里,终于承诺:一个人的天下,独你无双。
  • 独宠嚣张小王爷独宠嚣张小王爷公仪子画|古言顺手救了小王爷,不料被他缠上,威胁利诱恐吓齐上阵,嚣张至极,“本王要娶你为妃!”顺手偷了皇后的东西,被太子瞧见,桃花树下,他温柔浅笑,“我要你做我的太子妃。”顺手推了妖孽七王爷一把,被记恨在心,“败花,你不该惹我。”而她心心念着的人,却用冷漠将她冻伤,回首低喃,“我此一生,已无回头之路。”在重重阴谋与追杀之中,她终于看透自己的真心所向,可最后还是迟了。是生,是死,没有你相伴,又有何重要? 末路回首,不倾城,不倾国,却倾其所有。【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农家妾农家妾既非仙|古言她是田间雀,他是折翅雁,雁徙千里路,雀栖方寸间,雁落雀巢,其志犹存耶?雀随雁去,其翅何撑天?游鱼尚有化龙日,安知燕雀之翼难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