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红缨

另外又吩咐了一些事宜之后,那宫主就起身离开,半刻钟之后来到一道石门前。

宫主打开石门走了进去,看着眼前的人缓缓道:“白桦寨,人来了。”

借着火光看去,墙边靠着一位颇为英俊的男子,男子的双手被铁链紧紧的铐住,铁链的另一端镶在墙壁上,倒是没有见到一丝血迹,若不是那男子的脸色透着不正常的青白,还以为他没有任何一丝受伤之态。

正是失踪了一段时间的白桦寨护法毕方,名为左清寒。

左清寒抬头看着他,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完全不在意此刻自己的阶下囚。“谁来了?”毕竟白桦寨这个地方,看热闹的人挺多,偶尔恶趣味一来,上来踩一脚的也有,只要不死就行。

“也不知道我这口气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放心,目前你死不了,本宫也不会让你死的。”宫主扫了他一眼。“本宫在找一个人,在没有确定那个人是不是本宫要找的人之前,你性命无忧。”

“哦?”左清寒微调高一边眉,调整了一眼自己的姿势。“那我还是谢谢你口中的那个人。”

“护法凤凰,火惹欢。”

左清寒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回答自己之前的问题。但是也没有想到会是火惹欢前来。

心顿时凉了一半。

火惹欢虽然没有像其他护法一样,为了爱看热闹折腾人,但是单单武力值就不是眼前的男人对手,上来完全就是送菜,更何况这个男人那诡异又阴冷的功法。

等等?阴冷?

左清寒忽然想到,火惹欢之所以会是凤凰就跟她练的霸道又刚硬的功法有光,全天下就他所知,也只有她一人能用内力逼出火焰,像是修了妖法一般。

而阳却可以克制阴。

左清寒凉了一半的心,稍微回温了一点。

“她会是本宫要找的人。”男人笃定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左清寒抬头,感觉到面具下那灼热的目光看着自己。“毕竟,你不是说了吗?她就是画上的人,所以她只能是本宫要找的人。”

左清寒听了这话,想起前一段时间这人拿着一副小女孩的画像给他看,问他这画里面的小女孩像白桦寨里面的谁。

那个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

像火惹欢。

唯一天差地别的就是小女孩身上阴冷死气,偶尔空洞木偶的气质,和火惹欢那恣意张扬的明艳。

所以.......

左清寒瞳孔不易察觉地微紧缩了一瞬,没有吭声。

而那宫主似乎也没打算他会开口,又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排查了所有人,却完全找不到左清寒失踪的线索和突破口,这让火惹欢有些焦躁。倒不是因为事情的复杂,而是本能的排斥这个地方,在这个地方待得越久,她心里就月有一种不安感。

似乎,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

始终在她身边的司徒曼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但是却没有点破。

第三天夜里,火惹欢正准备歇下,忽然窗外一道黑影一闪而逝,她迅速追了出去。追出去没多久就发现自己把人给追丢了。

暗自气恼的火惹欢正准备回去,却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环顾四周之后,才发现一些不妥。

太安静了。

火惹欢微眯着双眼,忽然右手掌心翻转,打开火翎羽转头朝身后挥去。一道红色身影迅速往后撤去,衣角还是被带出了点点星火。

“哟,远来是客,怎么不待一会儿就要走了呢?”火惹欢收回火翎羽,笑眯眯地看着一身红衣的女子,莫名的从她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何不进屋坐坐,喝杯茶聊聊呢。”

红缨看着眼前往日只能在画上看到的人,不得不承认,现实中的人,比画上更加的艳丽,像是一团火,吸引那些阴暗的人。红缨想起挂在那人房间的画,心中的嫉妒让她看向她的目光更加的阴毒。

红缨虚晃一招,趁着火惹欢后退躲避的空档急速往远处掠去。

火惹欢紧跟而上。

夜幕下,两道红色的身影一前一后快速地往小镇外掠去,消失在远方的天际。

半刻中之后,处理完事情的司徒曼一回到院子就了察觉到了不妥之处,在角落里找到了晕过去的守卫,迅速召集了其他人。而火惹欢的房间,却一直安静如初。

司徒曼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还是被钻了空子。

“看样子是被药迷魂的,并无大碍。凤凰护法好像不在,应该是追着贼人去了,司徒公子你......”这里的主事检查了一下守卫的身体之后抬头看向司徒曼,在看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阴翳之后,话音戛然而止,像是被一直无形的手掐住脖子一样。

索性司徒曼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温文,点头示意后转身离开。

等到他消失在院子之后,主事才放松下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了一片,瞬间心里对这位来历神秘的司徒曼的警戒心提高到最高的档次,同时又心生自豪,敬佩之意。

能与大当家交好,拥有号令他们全力的男人,怎么也不可能是真的温文无害的。

然而,以为是去追人的火惹欢,却在第二天都没有回来,司徒曼坐在她的房间内足足等了两天,脸色越发的冷沉,让据点的寨众都不敢过分靠近。

在第三天的早上,司徒曼终于出房门了。

然后发出了一连串的指令,这个时候,寨众才惊觉此人的心机。

不说简简单单的指令,让据点所有的人都调动起来,而且居然还说按照每个人的特点行事的,就得需要十分了解着上上下下几百号人的情况。另外,然后每一道指令看似摸不着边际,但是主事算是参与整个对接的人,发现将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一起后,所有微不足道的事情,居然慢慢地编织了一道网,似要将敌人慢慢的收拢在网中。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做的?

需要能掌握着西域边境的所有情况?!

主事震惊之余,不免有些多想,下意识地考虑接下来的打算。白桦寨为什么在江湖上死劲儿地作天作地都没人敢真的群起而攻之,因为里面的每一个人都不是蠢的,不管做什么事,都会本能地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这时候,主事察觉到司徒曼侧头看了自己一眼,那一眼明明没有什么情绪,却仿佛将他心里的那些小心思都看穿一般。

主事顿时更加毛骨悚然了,还未开口,就见人已经转身离开,独留他不尴不尬地站在那儿。莫名的,主事觉得刚才的自己蠢透了。

果然,和大当家他们交好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好相处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彪悍俏媳山里汉彪悍俏媳山里汉南流风|古言(包月免费)山沟沟里最穷的萧家花了所有积蓄买了个满脸疮疤、又黑又瘦的哑巴媳妇,被耻笑为十里八乡第一丑媳。丑媳妇还受不住穷,逃跑落入恶人手里,给活活打死了。 再次睁眼,当黑瘦的身体拥有杀手的灵魂,治好满脸疮疤,晒黑的皮肤日渐白皙,哑巴居然还会说话了,成了最漂亮的媳妇儿。村里人都说萧家不祥,避之唯恐不及。 相公家穷得叮当响不说,家徒四壁,负担那个重啊,好在山里汉子宠妻无度。媳妇儿带领相公赚钱,买田买地,辛勤播种,养儿育女,靠着汗水智慧发家致富。(本书1V1,男女主身心干净) 另外,力荐我的完结文《娇妻萌宝超大牌》《杀手弃妃毒逆天》。新书《重生娇妻逆袭了》即将完结,亲们去看看哦。
  • 嫡妃驾到,王爷,请让路嫡妃驾到,王爷,请让路鱼栖于时|古言世人都知相府嫡女惊艳绝伦,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举世无双,殊不知她所学的一切都是仰望着他,东临的神,祁王殿下。而当有一天,发现一切都是阴谋,她的真心却换来一纸休书,还有家破人亡,她又该何去何从……三年过后,风云变幻,蜕变归来,她,与他又将是怎样的对决。
  • 丑女重生:嫡女毒医,道长别无礼丑女重生:嫡女毒医,道长别无礼春日晨光|古言她是天下闻名的丑女,却在十八岁时殿前一舞惊艳天下,转头她选择嫁给一个六根不清净的无赖妖道,自那日起,她跟随他将这天下闹腾得翻天覆地。 “夫君,裴大人刚才说我是妖妃。” “你常说我是妖道,妖妃妖道,岂不绝配?待会为夫找人砍了他。” “他说我戾气太重。” “待会为夫让人【温柔】地砍了他。” ……
  • 只想安静的做个侧妃只想安静的做个侧妃本宫丶|古言嗯,你觉得我很丑,所以一直针对我,但是针对我是因为我丑还是因为我是你仇人的女儿呢?如果是前者,对不起我长得丑吓到你了,如果是后者,对不起,我不是亲生的。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宫主追夫记宫主追夫记徐二三|古言她舍弃凡胎肉身只为不与他再纠缠,可他却痴心一片地等了她十五年。 她归来了,可他却又一次一次地拒绝她。 她屠人满门、制造瘟疫、打开魔域封印,扰得天下大乱,唯独从没有伤害过他,还替他挡了一次又一次的劫数……可结局竟然是斩仙阵与屠魔阵。 天道不违,她原本就不该存在于世,这一切只是为了那一个唯一记得她容貌的他。 “哈哈,斩仙屠魔阵,”她凄然大笑,“你们这些人以为吾身是什么?”
  • 神医狂后神医狂后狐狸小姝|古言北月魂穿成祸乱朝纲,打入冷宫的前朝皇后,斗渣妹,耍渣男,欠她的,百倍还回来,欺她者,千倍还之,害她者,直接杀死,一了百了;前朝帝王没死?还要暗算,当然要反算计,只是前朝皇帝的身份是个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夺命梵音夺命梵音晏小月|古言《阎皇小娇妻:君上放肆撩》,现改成《夺命梵音》 初次相见,他双目失明,温柔含笑:“娘子?” 她贪图美色,慷慨就义:“自今日起,相公由我守护!” 再次相遇,他站在岸上,守株待兔:“落水的小家伙,你见过我家娘子吗?” 她义正言辞:“我是大魔王,不是小家伙。” 他正气凛然,:“你命里缺我,非我不行。”
  • 卿本佳人之妖孽找上门卿本佳人之妖孽找上门点烟|古言前世,她乃绝世忠狗一枚。 他让她向东,她绝逼不敢往西,他让她舔骨头,她绝逼不敢把骨头吞下去。 前世,她乃绝世痴情种一枚。 他夜夜笙歌,佳人在怀,寻花问柳,美妾成群。她浴血杀敌,一腔孤勇,伤痕累累也换不来他一句慰问。 前世,她乃冷情杀手一枚。 他让她杀的人,她绝对不会留人性命,包括她最亲近的妹妹她都能眉头不皱一鞭挥下去。他是她的神,她是他的神经病。 可是为什么呢? 蛰伏十三年余载,她助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过因为他当初对她说的那句话:“独孤,本王这一生,只会留你一人。” 可是最后,毁掉她的,正是当日说只留他一人的她。
  • 侍寝胖妃:压垮你的床侍寝胖妃:压垮你的床玉扇倾城|古言“胖妞胖妞?哼!再叫我胖妞,我就……用我无敌的身体压扁你们!”她——雪倾城,身为公子的侍妾,居然连见上公子一面都难,悲催到极致!“这是什么东东?血人?啊?不要压我啊!”她还没有看清楚,已经被他一个纵身压过来,两人一起滚下山去。谁说胖没有好处的,亏她这一身肥嘟嘟的肉肉,不然早就摔个稀巴烂了。咦,这帅哥好帅啊,可惜了,不说话,应该是个哑巴,叫什么名字?只见他大笔一挥,潇洒的在桌子上竖着写了三个字——林蛋大?还林大蛋呢!嘻嘻!原来都不是,是楚中天呀!这家伙貌似很有钱呀!还有那么多妃子,难道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