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20章 抽刀断水与杀意渐行(六)

白斩离很自然的坐在了月少旭身旁,毫不怜惜他那身胜雪的白衣。

月少旭也很自然的挪了挪屁股,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怎么?怕我?”

白斩离直言道。

月少旭挑眉看向白斩离那张自信的脸,对方不仅仅是个聪明人而且是聪明到成了精,即使他掩藏的再好也难免被对方看出心底的想法。

“在你面前我跟个鹌鹑似的随时都能被弄死,为此难道我不该怕吗?”

他反问同时还哼哼了两句像是不满,实际只是为了隐藏心中的紧张。

“钟离他们和你说了小心我对吧。”

“···”

月少旭面无表情但心里骂娘。

“我能理解他们的担心,所以你不用担心···”

“这是什么话···”

月少旭嘀咕。

“在你眼中我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白斩离接着问到,但不等月少旭回答他又继续说,

“在有些人眼中我是坏人因为我的强大妨碍了他们做很多事,但在有些人眼里我是好人,同样因为我的强大可以帮他们做到很多事···”

“我从未妨碍过你们相反因为我的缘故不论是你还是曼珠沙华都还得到过帮助不是吗,所以在你们眼里我更应该是好人才对吧。”

“嗯···”

月少旭语气中满是你厉害你说了算。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白斩离看出月少旭油盐不进的于是另寻思路说到。

“不用。”

月少旭直接拒绝然后打算起身离开,但他发现自己虽然张嘴但却没有声音,而身体更是动弹不得。

“故事或许会比较长,但我相信今晚也会比较长。”

说完白斩离伸出手对着黑夜比划了一下,在月少旭的视线中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就像他一样只为静听白斩离要说的故事。

他再次想起之前男人在客栈时说的不要违背白斩离的话,不是不要而是不能。

···

···

故事追溯到数百年前,在白斩离口中的那个时间段内他还不是如今睥睨天下的人物,别说天赋显现了那个时候他甚至连活下去都异常艰难。

若是用最简短的话来讲述这个故事那必然是那些老套的路数一样,弱小的男孩几经风雨与挫折,在光环加持下幸运的得到了一些东西的帮助从而就此逆天改命走上巅峰。

对于听过很多故事的月少旭来说这样的故事已经显得枯燥乏味甚至他自己也是这样故事中的角色。

不同在于即使如今回忆起这些过程的时候白斩离眼神仍旧会变得暴戾,难以想象是怎样的过去让他事到如今也难以释怀。

暴戾是因为真实,那些故事中的每一点他都切身体会。

百年前的天山还未像现在这般强大,就像百年前的白斩离一样。

天山掌门在道消之后整个天山便被内部的几大家族瓜分,他们像是寄生一样贪婪的吸食着天山的资源。

腐朽从内部轻易瓦解了天山最后的堡垒,其他窥视着天山的魁首甚至是万修盟中的其他势力都纷纷将手伸入了天山的地盘。

而更可气的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宗门大人物不仅仅对此视而不见甚至与外人同流合污反过来在天山同胞的身上榨取利益。

不过短短几年原本有着天阙之称的天山只剩下一副愁云惨淡的哀景,那些大人物高高在上对其下面的人视而不见继续享有数不清的资源,中层的人物些则是为了保命要么是一同化作污流要么便是离开,剩下下层的人群却是逃离不掉也反抗不了。

而那个时候被后来称作掌管天山的白家还只是个不出名的小氏族,白家的祖上曾受过天山某代掌门的恩惠才举族搬迁至天山脚下,扎根多年早已与天山荣辱共存于是发起了反抗。

那一定是一段屈辱的历史,月少旭看着白斩离说到这拳头已然握紧眼神中仿佛有头狮子随时要扑出来将那段屈辱的历史撕碎。

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白斩离。

“我那个时候并不热衷修炼正值少年风华正茂的年龄我将我的热情全部投入到了诗词绘画之中与同龄之人一起沉醉在山海之间。”

“你知道吗,其实我的绘画天赋极好当年若是没有那些事情发生现在四绝中的画绝可能就不是吴子玄而是我了。”

说到这他又突然感叹,想来真的是一大遗憾。

“我曾听山上的那些老家伙说过伟大的人物不会在乎某些人的死去,因为他们的视野更广阔,犹如站在山上俯瞰一场战争,那些人如蚂蚁一样互相践踏着死去,但你不会感觉到疼痛,因为他们离你太远,你风度翩翩衣袖上不沾染一点血迹就像是神一样。”

他又突然改变了语气模仿者老人的声音,月少旭听到这眼神微眯对方此刻口中的话到蛮像如今的白斩离。

“可那个时候我的位置并不在山巅上而是在那个蝼蚁一般大片大片死去的战场上啊!”

白斩离再次展现出了难以想象的戾气,

“每一刻都有人在我周围死去,他们的疼痛围绕着我,我看见他们的脸他们的血他们断裂的身体,每一个都是我所熟悉的面孔!”

“而那时我所憧憬过的姑娘们她们像个破布娃娃躺在地上,我还没来得及牵过的玉手断成了一节一节我曾偷瞄过的修长小腿也成了被蛆爬满的烂肉,而我幻想过她们的美好胴体更是成了梦魇无法令我无法摆脱!该死的!那些活下来的姑娘们如同商品一样被那些入侵的家伙们随意挑选,而那个时候我宁愿她们死也不想她们受辱!”

白斩离说到这狠狠敲打在身下的瓦片上,他没有动用任何力量这一刻的他就像回到了百年前一样。

无助、弱小、任人宰割。

“白家的反抗没有掀起太大的浪花,很快白家所在的范围被外来势力吞并,而对此天山上的大人物没有丝毫反应。”

“而既然天山不打算做些什么那我们只能自己干,将部分白家的妇孺血脉悄悄送走后剩下的人在冬雪来临之际准备以命相搏让那个外来势力付出沉重代价。”

同类热门
  • 大神精大神精木皇子|玄幻世间有人只为争一口气,世间也有人甘愿受窝囊气。 空气,胆气,勇气,皆为现世之气。 灵气,玄气,元气,视为修炼之气。 神佑大陆,一名命运多舛的少年,历经生死背叛,却只诞生了最为渺小的精气。 然而修行真的只能靠天赋吗? 生命就真的无法长存吗?
  • 无限庄园无限庄园鱼璞|玄幻“兄弟,你跑什么?”某一人看着一群人往一个方向冲,拦下一人问。 “嗨,你还不知道啊?方氏庄园张贴了招募令了。”一背着长剑的青年有些激动说。 “招募令?什么意思?招募什么?” “种田的,养鸡的,养猪的!还有……” “再见!”另一人赶紧说,生怕自己被传染神经病。 “再见您呢,兄弟,多谢!”长剑青年立刻说,继续往前跑。 那人一愣,将信将疑地往人群跑去的方向赶了去,看到了有传说中的老不死,正在为一个农夫的名额扯皮。 两名传世宗门的圣女为一养蚕人的身份,大打出手。 门口两头小奶狗,突然一个喷嚏,所有人都的动作都停止了下来,吓了一跳。结果小狗也是吓得把奶瓶给塞入了嘴里。 抬头再一看,那庄园也无特殊,就只是破旧模样……
  • 异界拳皇之风云再起异界拳皇之风云再起Canway|玄幻一个普通高中生突然穿越到异界,拥有了拳皇02八神庵的能力,看他如何在异界混得风生水起。
  • 我闻我见我闻我见子墨.云|玄幻来到似而非的异世界, 附身的属性异能,成为了林生的依靠! 走遍世间!
  • 妙手丹仙妙手丹仙苍古一流|玄幻药王谷谷主刘一帆,世上最年轻的超级炼丹师,偶得一副至上药方,名为九转天神长生丹,传说吃了可以长生不死,可是要练此丹最少要达到炼丹的最高境界……困苦重重,他终克服天灾地难,不畏生死逆天而行,炼造乾坤仙丹,成就妙手丹仙!
  • 骇客机缘骇客机缘寒涯阁|玄幻一个骇客机缘巧合之下拜得得道高人,传授逆天功法,获得上古道派传承,踏入修真界,获得上古灵宝,运用物理学知识发现平行世界,在骇客和修真界搅风搅雨,携美同行,财色兼收,最后在骇客界和修真界取得令人敬仰的地位和名声!面庞是羸弱乌黑地,可是带着一种坚毅地线条,眼眸虽说充满红丝,可是肯定里边只有自负而没落拓,在朝上瞧,左方眉上有一个伤疤,一张脸充满豪放和坚定。他要如何走下去?
  • 剑君系统剑君系统九初丶|玄幻古武家族天才少年徐楚,穿越至异世,拥有剑君系统,身负家族血海深仇,毅然踏上剑道之途。
  • 天人法相天人法相诸葛轩晨|玄幻十年萧条伤往事,一杯清酒葬华年。 一个少年的修真之旅。
  • 骇客机缘骇客机缘寒涯阁|玄幻一个骇客机缘巧合之下拜得得道高人,传授逆天功法,获得上古道派传承,踏入修真界,获得上古灵宝,运用物理学知识发现平行世界,在骇客和修真界搅风搅雨,携美同行,财色兼收,最后在骇客界和修真界取得令人敬仰的地位和名声!面庞是羸弱乌黑地,可是带着一种坚毅地线条,眼眸虽说充满红丝,可是肯定里边只有自负而没落拓,在朝上瞧,左方眉上有一个伤疤,一张脸充满豪放和坚定。他要如何走下去?
  • 蓝极之来生相见蓝极之来生相见圣之辰心|玄幻在遥远的宇宙深处,有一个这样的地方名叫蓝极大陆,美丽而神奇,但也充满了危险,在这个玄幻的地方,人们感悟自然获得了一种神奇的力量名叫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