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巧胜一时痛败一世——奕詝

奕詝沿着老师的教育策略,在皇太子竞争中巧胜,顺利当上皇帝,是他的幸运。

然而,他又是不幸的。他所执政的清朝,人口爆炸土地兼并,吏治腐败冗员繁多,各地起义风起云涌,各种教会方兴未艾……在他统治的十一年间,内有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农民起义太平天国运动,外有西方列强入侵中国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

虽然他重用汉族大臣,严惩贪污腐败,改革力度超过了嘉庆、道光。但是,这个国家已是千疮百孔,他的努力最终没能挽救清朝的衰落,而他自己也因《北京条约》而背负了历史的耻辱。

藏拙示仁得天下

天,还没亮。

宗人府宗令载铨,御前大臣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科尔沁王僧格林沁,军机大臣穆彰阿、赛尚阿、何汝霖、陈孚恩、季芝昌和内务府大臣文庆急匆匆进了圆明园,先后走进了慎德堂。他们是应召而来,道光皇帝此时已奄奄一息。

含悲忍泪的臣子们一一上前行礼。只见回光返照的道光皇帝,正装端坐,状如平常。

总管内务府大臣文庆奉旨在众目睽睽监督之下,撕开了在五年前上的封条,打开鐍匣。新一代君主的人选,秘密立储谜底揭晓。鐍匣内有道光皇帝的御笔两谕,一为“立皇四子奕詝为皇太子”,一为“封皇六子奕訢为亲王”。

奕詝是清朝秘密立储继承皇位的最后一位太子。

道光皇帝共有九个儿子。大阿哥奕纬、二阿哥奕纲、三阿奕继已先后去世,五阿哥奕誴早年过继给了醇亲王绵恺,七阿哥奕譞、八阿哥奕詥、九阿哥奕譓都还年幼,能够被册封为太子的只有十六岁的四阿哥奕詝和十五岁的六阿哥奕訢。奕詝和奕訢均为庶出,二人的生母都不是皇后,在年龄上仅差一岁,同在尚书房读书,各有所长,一起长大。

奕詝的母亲在他十岁那年病逝,奕詝由奕訢的生母静贵妃抚养长大。因此,奕詝视静贵妃如同生母。

和奕訢相比,奕詝无论长相还是文韬武略都远远不如弟弟。奕

詝小时候患天花,痊愈落下了一脸的麻子坑。长大后有一次骑马时摔成左腿骨折,后来走起路来有些跛脚。但奕詝文字功力在清朝各代皇帝中却是很好的。

奕訢相貌端庄,天资聪颖,师傅日授他千言,他少读即成诵,读书过目不忘,奕訢还继承了清朝皇室“好武”“精骑”的遗风,他从小练习武功,他武功超群,和奕詝一起共同创造了枪法二十八式和刀法十八式。道光皇帝亲自命名其枪法为“棣华协力”,刀法为“宝锷宣威”,并奖励了奕訢白虹刀一把。

奕訢深受道光皇帝喜爱,大臣私下议论,皇帝接班人非奕訢莫属。没有想到的是,道光皇帝将封奕訢为“亲王”写入立储谕旨!

这令所有人震惊,特别是奕訢。他不仅尴尬,而且绝望。这意味假如他哥哥不幸早死,他也没有机会当皇帝,他的父亲已经断掉他的辉煌前途。

奕訢是道光的宝贝心肝儿,与奕詝比较起来,他更受父亲偏爱。论外表论智慧论武功才学,他都高出哥哥一筹,他应该当皇帝,可事情就那么变幻莫测。道光帝为什么最终没有选择奕訢作为继承人呢?

1846年(道光二十六年)三月,皇帝校阅南苑,带着诸皇子打猎,奕訢收获最大,獐狍野鹿雉鸡什么都有,心情愉快的奕訢,听着父亲的表扬,眼睛飘到了天上,奕詝什么猎物都没有猎到,垂手恭立。道光也很纳闷:不至于射猎这么差吧?

奕詝回答父亲的理由非常简单:不忍心杀生。认为春天是鸟兽孕育的季节,伤生以干天和,会改变大自然的平衡与和谐,且不想以弓马一技之长与诸兄弟争高低。

道光愕然,原来如此!他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帝王所应说的话,作为一个帝王,大权在握,生杀予夺,无人监督,具有一颗仁慈的心是十分必要的。

道光曾经问奕訢治国方略,奕訢就滔滔不绝;而问到奕詝的治国方略,他就跪在地下磕头痛哭流涕,舍不得父皇。道光大概认为,这个懂得孝顺的儿子,应该是皇帝的接班人。于是,道光就决定选他做太子。

皇四子终于战胜了皇六子,拿到了当皇帝的批文。道光皇帝的这一历史性的决定,具有重大的意义。奕詝才识平平,少谋无断;而奕訢却颇具才识,庚申之托显示他处理危机的能力,兴办洋务又体现了他洞观世变的远见。后来的历史已经证明,如果道光此时选择的是奕訢而不是奕詝,中国十九世纪下半叶的历史有很大部分将会改写。

道光驾崩的次日,奕詝即皇帝位,以次年为咸丰元年。

道光帝死于圆明园慎德堂,按照爱新觉罗氏家族的规定,新皇帝奕詝当日下午应该护送大行皇帝的遗体,至城内紫禁城乾清宫停放。

而这位新君做出的第一个决定是:以尚书房为倚庐,席地寝苫。“倚庐”是居父母丧时所住的房子。紫禁城里有上万间房子,为何不选别处,偏偏选择尚书房?奕詝这么做,明显不是为房子,而是这位十九岁的新皇帝希望能够方便地请他的老师指点迷津。很多的事情,皇帝还不懂。

新皇帝的登基大典在太和殿隆重举行。

奕詝接受百官朝贺,他的老师就微笑着仰视他,欣赏着御座上自己亲手打造的成品在堂而皇之地傲视着天下。

几天后,奕詝颁布《道光遗诏》,这是对道光治国三十年丰功伟绩的颂扬,对他一生勤政爱民、崇尚节俭、平定西陲等功绩做了总结,对鸦片战争的失败原因也作了辩解。

奕詝能够“藏拙示仁”,或者“藏拙示孝”,要归功于奕詝背后的师傅杜受田。

帝师博弈定乾坤

杜受田对奕詝夺得皇帝宝座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杜受田的教育,奕詝怕是与帝位无缘了。

道光皇帝为皇子选老师,特别看重家世门风。往上查了杜家的数代祖宗,了解到,杜氏家族明清两朝科甲鼎盛,封疆大吏、天下直臣、文坛旗帜等人才辈出。而且,世代皆清官。

道光了解到,杜受田的父亲杜堮,人品端方,又有古人温树不言的高风,乃三朝元老,1827年(道光七年)任礼部侍郎,著成杜氏家族的教育专著——《述训》四十八则。他提倡学优则仕,不优则不仕,优亦不必仕也,官可以不做,书不可不读,不患无位,患所以立的崇高人生境界。读书,是要“因此求其心源,而得其施于家国天下之道”,增长“化民成俗,尽职报国”的才干和品行。不但自己终身学习,而且教育子女终身不辍。

杜受田人品好、学问高,是教育皇子工作的不二人选。世家大族、清白家风,是杜受田能够成为帝师的前提条件。于是,道光一拍龙案,1836年(道光十六年),杜受田被选为奕詝的师傅。

农历新年一过,六岁的奕詝就被送到尚书房拜师,学习汉学。道光帝特授杜受田为内阁学士,特谕:“专心授读,毋庸到阁批本。”杜受田老谋深算,对道光皇帝的心思猜得透透的,从他入值上书房的第一天起,便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建立非常之功勋。

一年后,奕訢也六岁了,进了尚书房,杜受田立即注意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将来的帝王,将鹿死谁手?

奕詝的师傅为杜受田,奕訢的师傅为卓秉恬。师傅们心照不宣,棋逢对手。

奕詝与奕訢相继就学,也步上了博弈的道路。两个尚挂鼻涕的小孩子,读书时间在师傅威严的目光下一道苦苦用功,课余时光一起娱乐玩耍,童真无邪,全无你争我斗的心思。明争暗斗的倒是他们的老师,尚书房是他们较量智谋的角斗场。

在皇子们童真稚嫩的读书声中,师傅们不露声色,暗中较劲,试图将自己的学生辅导成未来的天子。他们深知结局的残酷:斗到最后,天子只能有一个!

杜受田所传授的知识学说,“悉本唐虞三代圣圣相传之旨”,以儒家思想为主体,摒弃一切可能扰乱正统观念的旁门左道。他教授的帝王之道具有很强的实用性,能够启迪心智,使奕詝大受其益。

卓秉恬为官耿直敢言,持身清正,在整顿吏治、关心民瘼、培育人材、改良政治等方面有不少建树。在他调教下的奕訢,文武双全,处处将奕詝打得落花流水。

没有想到,杜受田技高一筹,他指挥奕詝调整方向,以孝道来对抗才识,以仁义来反击武功。在当时的环境中,儒家的“仁”“孝”至关重要,他的指导起了关键作用。

最终,卓秉恬指挥奕訢战胜了奕詝,而杜受田指挥奕詝战胜了道光!

就在储君揭晓的这一刻,杜受田和奕詝的关系,由师生变为君臣。

1850年(道光三十年)正月,奕詝登基,是为咸丰皇帝。

奕詝即位后,感激老师的拥戴之恩,一个月一升级,实录馆总裁,兼任史部尚书,并负责复查会试试卷。任殿试读卷官,任教习庶吉士,再调刑部尚书;授协办大学士,因刑部事务较繁,被调任礼部尚书。杜受田连连升级,一步步进入统治集团的核心,为臣为子忠孝两全。

奕詝把杜受田看做自己的重要辅相,凡国家大事或重要安排必征询他的意见。对老师言听计从,奉若生父。清朝协办大学士相当于明朝的宰相,在朝廷中最有权势。杜受田也想凭借奕詝的信任以展自己的治国宏图。奕詝即位不久,他首先建议起用林则徐、周天爵等在鸦片战争中因主战而被撤职的大臣,以镇压刚刚爆发的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向荣屡遭弹劾,杜受田保全向荣,后来荣为钦差大臣,率部围困太平天国的都城天京。

在奕詝登基后的最初两年里,杜受田几乎是随侍左右。当咸丰拜谒道光陵寝——慕陵以及东陵时,旨命杜受田“留京办事”,很有替天子看家的味道。

1852年,黄河在丰县破坝决口,水漫山东、江苏,百姓生计无着。咸丰对地方官敷衍草率感到气愤,派杜受田亲自前往调查解决。

杜受田奉命偕福州将军怡良实施赈务。一路上风尘仆仆,详查灾情,请旨赈粮。八月,杜受田到达江苏清河(今清江市),炎热的天气、潮湿的环境触发旧患肝症,再加劳累过度,心力交瘁,病逝于江苏淮安清江浦,终年六十六岁。

消息传到京城,奕詝十分震惊,停朝一日,而且命将棺木运抵北京,亲临祭奠,抚棺痛哭,赐陀罗经被一袭,赏银五千两治丧。

按清朝定例,凡大臣应否予谥,应由礼部先行奏请,唯杜受田不同,杜受田一生品端学粹,正色立朝,忠孝两全,爱国恤民,廉洁勤政,恪尽职守,鞠躬尽瘁。奕詝不待内阁票拟,亲自谥“文正”,赠“太师大学士”和“文正”册封,自嘉庆以来,汉族大臣被追封太师大学士者,仅杜受田一人而已。

奕詝伏案痛哭流涕,如丧考妣,朱笔写下了一段极富个人感情的话:

忆昔在书斋,日承清诲,铭切五中。自前岁春,懔承大宝,方冀赞襄帷幄,谠论常闻。讵料永无晤对之期,十七年情怀付与逝水。呜呼!卿之不幸,实朕之不幸也!

“赞襄帷幄”一语出自被“赞襄”的皇帝本人之口,道出的不仅是对杜受田的赞扬,而且还流露对杜受田的依赖。这一词语,奕詝后来还多次用过。

1853年春,奕詝到国子监临雍讲学,特派其五弟奕誴祭奠恩师。当日攽下的谕旨明晰地流露其心情:“(杜受田)倘能久在左右,于时事艰虞,多有补救。”

奕詝将他不尽的思念转化为对杜氏家人的隆恩。杜受田的父亲前礼部侍郎杜堮,赏礼部尚书衔,赏食全俸;杜受田的长子杜翰,时以翰林院检讨放湖北学政,十五个月就由从五品提升至正二品的侍郎,并进为军机大臣;杜受田的次子杜徚,亦升至侍郎;杜受田的三个孙子,全都加恩赏给举人,准一体参加会试。

等到送杜受田的灵柩回他山东老家时,咸丰皇帝奕詝赐祭酒一坛,派散秩大臣承志前往祭奠,他还钦赐金镐、玉锹,意使灵柩归故时,逢山开山,遇水搭桥,凡碍灵柩前进之物均可铲除。杜受田所受礼遇,在整个清朝无人能比。

杜受田陵园在原滨县城北约五里处,殡葬之日,彩棚遮天,白毡铺地。是时王公大臣云集,武定、滨州两地方官,为逃避奉迎之苦,各讨一项差事,出现了知府大人守大门,知州老爷提药罐。其生劳死耀,气势之大,非同一般。

谁都以为杜受田的随葬品会很丰厚,据传后来坟墓被盗,发现里面只有一两件小玉饰而已。道光一朝,提倡薄葬,咸丰一朝仍然如此,即便是重臣也不例外。杜受田位居一品,人臣楷模,为官一生地未置一亩,房未增一间。

千疮百孔疑无路

奕詝接手的是他父亲留下的积贫积弱的中国。在乾隆末年时,国库存白银达七千万两,经嘉庆、道光朝耗用,仅道光后期战费、鸦片战争赔款、河工等项开支达七千万两,所剩无几。奕詝即位时,户部库银不到两百万两。

管理户部大臣卓秉恬在向皇帝报告财政情况,称“入不敷出,为数尚钜”。财源主要来自地丁、漕粮、盐课、关税。但是根据祖宗“永不加赋”的规定,不可以更改,地丁漕粮几乎枯竭。同时,许多官吏又以“浮收”不按《赋役全书》规定的科则,擅自加收钱粮、“勒折”应当征收的粮食,却以高价折收银钱;应当征收纹银,却以高价折收制钱等种种名目,中饱私囊,祸害乡民,民众的纳税能力下降,政府的税收减少,社会经济陷入恶性循环。于是,奕詝整顿盐务,企望增加一点收入。

奕詝倚重老师杜受田,频频给升官加爵。这一方面是对杜氏为他谋取皇位的酬答,另一方面是奕詝经过左右衡量,还是老师足智多谋。

杜受田第一个主张,就是让咸丰帝奕詝下诏,求言求贤。杜受田告诉学生,奕詝这个“詝”字,就是只有广开言路,才会得到安宁,这是冥冥中的事情。杜受田说先帝贪耳边安静,不愿意听到洋务及灾荒盗贼事,身边的军机大臣阿谀奉承,报喜不报忧,掩饰真相,封杀言路,专拣好听的说给道光帝听。

奕詝听了,很是警醒。于是,在奕詝登基后的第十一天,他就发出指示:

凡九卿科道,有奏事之责者,于用人行政一切事务,皆得据实直陈,封章密奏,俾庶务不致失理,而民隐得以上闻。

“九卿”是指六部之外京内各小衙门的堂官,“科道”是指六科给事中、十三道御史之类的言官;皇帝让所有具有奏事权的官员都发表意见,但点明“九卿科道”就是广开言路,要听所有在京官员的意见。

又过了七天,奕詝再次下令,由内阁明诏求贤。他命令各省总督、巡抚,都要在其下属官员中保举“才德兼优、诚心任事”的能人。

求言求贤,显示了君主的开明,君臣俩一心厘清恶弊。这一谕旨将保举的范围扩大到不在职的官员,历来没有资格和权力直接奏事的布政使、按察使,此时也获得了向天子进言的机会。但是,大家都在偷偷地琢磨皇帝的心思,谁都不敢按照皇帝的意思提意见,也不敢随便推荐能人。

又过了二十多天,三道御旨下达后,终于有人大着胆子上了奏事的折子。

在经过再三动员之后,有人开始大声说话了,各地官员按照儒家学说、祖宗制度提出了一些合理化建议。奕詝甚至兴致勃勃地参与其中,引经据典地批评,尤其是理学大师倭仁的一些意见,足显示其渊博的学识。

一道道谕旨发往各地,奏章纷至沓来,言路大开。咸丰皇帝求言求贤,一改道光末年政坛死气沉沉的局面,官员们纷纷称赞皇帝英明。同时,也有许多官员凭实汇报,说出了许多皇帝未曾听闻的事情:各地盗贼蜂起,官员贪污腐败,兵弁懈怠嬉玩,财用困乏不继等等,这些消息让奕詝大惊失色。

奕詝在严重的危机面前,“择善而从之”,整顿吏治。他重用的是对外持强硬态度的官员,罢黜的是对外持和议的人士。通政使罗悖衍、左副都御史文瑞、礼部侍郎曾国藩、鸿胪寺少卿刘良驹等人的奏折,颇得咸丰帝之意,受到通谕褒嘉。姚莹、江忠源、张亮基、谭廷襄、李棠阶等人被保举。批准军机大臣陈孚恩、大学士潘世恩退休回家。令地方官查明林则徐“能否来京候简”;起用在鸦片战争主持台湾抗战后被降职的姚莹办理两淮盐务。

青年天子需要有作为了。杜受田看到自己的好学生已经成功地把自己的教育成果用到国家大事上面来,心中高兴无比。他推荐了两人,一是鸦片战争中被革的林则徐;另一人是当时的争议人物前漕运总督周天爵。

大臣魏源上疏“师夷之长技以制夷”,提出仿照西方办法制舰造炮、训练军队的建议。因为在鸦片战争后,来自海上的西方列强的威胁就在眼前,第二次鸦片战争随时会爆发。奕詝对列强十分仇恨也非常惧怕,令沿海各省督抚筹办海防,“断不可稍存大意”“不动声色”“断不可稍有泄漏,以启衅端”。

但是,更大的危险来自社会矛盾的急剧发生。十四行省,“窃贼”公行。人口猛增,地主土地兼并激烈,农民失去了土地,流民数量激增。白莲教、三合会、拜上帝会等等会党兴起,吸纳了生活无着的民众。他们聚集在宗教的旗帜下,成为对抗官府的强大势力。

奕詝对垒太平天国

奕詝临朝理政的第一天,接到的第一份奏折就是来自广西巡抚郑祖琛的报告:地方不靖,“匪”势猖獗,天地会声势浩大,李沅发起义部众已经进至广西!

奕詝命郑祖琛率领大军“分路兜剿”,擒拿李沅发。战斗历时四个月,李沅发起义终于被镇压,文武大臣们兴高采烈。奕詝满心欢喜,有功大臣颁赏加衔,着实热闹了一番。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天地会更大规模的起义爆发了,占据州县十余座。更有甚者,广西拜上帝的会众兴起,约两万人在洪秀全的命令下向桂平金田村集中“团营”,起兵反清。

于是奕詝三次诏令,先派广西巡抚郑祖琛实力剿捕,又改派最受信任的两广总督徐广缙前往广西剿办,并调镇压李沅发起义有功的湖南提督向荣为广西提督。

不久,他又起用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命驰赴广西督理军务,镇压拜上帝会,并调湘、黔、滇兵弁各两千入桂。但是,本来就病重的林则徐劳累过度,在广东潮州途中病卒。消息传到北京,朝野震惊,奕詝痛失栋梁!他再派前两江总督李星沅为钦差大臣,办理广西军务。接到了李星沅等人的奏报后,他才惊愕地知道,反贼轰轰烈烈地建立了太平天国!

于是,在千思万虑之后,他选派可用信任的文华殿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赛尚阿为钦差大臣督战,亲授其清初名将遏必隆的“神锋握胜刀”以壮其行,赛尚阿统帅火器专家乌兰泰和军机章京丁守存、湖北盐法道姚莹、江苏淮扬道严正基、在籍知县江忠源等猛将入桂,襄办其事;同时又派兵一万三千名,在广西的客省兵近两万人,加上募勇,总兵力在三万以上。

特别难办的是军费。奕詝倾出户部家底,指派各省筹款,拨放军费银一千万两。对于用兵部署,他每次都在上谕中不厌其详,何方进攻,何方围堵,如何擒首,如何离间,他都倾注了大量心力。

可是,天地会起义此起彼伏,洪秀全领导的拜上帝会自“团营”之后,锐不可当。入武宣,占象州,据永安,分封诸王,厘定制度。

奕詝赏罚严明,对于败军之将,他予以严惩,对于获胜之师,即使许多是谎报的也予以重赏。他还下了一道严旨,以后统兵大员如果有临阵脱逃,或托病迁延以致贻误军机的,“著赛尚阿等据实参奏,清旨正法”,至参将、游击以下官弁,一面奏闻,一面军前正法。

很快,太平军就攻克郴州,进窥长沙。四个月后,太平军因久攻长沙不克,引兵北上,占岳州,陷武汉,浩浩荡荡引军东下。

1853年(咸丰三年)初,奕詝下了《罪己诏》,下令礼部及各地大吏将《罪己诏》刊刻誊黄,宣示中外:

朕为天下之主,不能察吏安民,致令盗贼肆行,问阎警。

每念生民涂炭,抚育无方,即:再三引咎自责,亦属虚文。惟有恐惧修省,叩吁吴苍,省予之辜,拯我穷黎。

《罪己诏》下达后,太平天国依然势如破竹,局势仍向不利清王朝的方向发展。

1853年(咸丰三年)二月二十,太平天国建都南京,改名天京。

自太平天国起义至此,奕詝已先后从十八行省调集外省兵丁近九万余名,连同本省征集兵丁近十万人,随时雇募的壮勇还不在内,拨放军费银达两千五百多万两,精心策划一系列方略部署,全部失败。

奕詝束手无策,他气无可出,先后批准将赛尚阿、徐广缙定为斩监候,秋后处决。赛尚阿的三个儿子也遭连坐而被革职。他还下令让广西巡抚劳崇光派人密访太平天国各首领家族的祖墓,尽行掘发,以消逆焰而除戾气。

太平军定都南京后,开始了与清政府最后的拼搏——北伐和西征。

1853年(咸丰三年)五月,林凤祥、李开芳率太平军精锐两万余人,自扬州开进,突入安徽,先后克滁州、临淮关、亳州。五月进至河南,渡黄河,围怀庆。

奕詝命文渊阁大学士、直隶总督讷尔经额为钦差大臣,督办河南河北军务,以对付北伐军。太平军转入山西,连克州县。

奕詝又以内阁学士胜保代讷尔经额为钦差大臣,赐“神雀刀”。

此时,太平军转入直隶下临洺关。九月,占深州,迫近北京。

听闻此消息,奕詝大惊失色,他提心吊胆,将北京城戒严,派其弟奕訢成立京师巡防处,以防万一。任惠亲王绵愉为奉命大将军,任御前大臣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他在乾清官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授印仪式,赐绵愉“锐捷刀”,赐僧格林沁“讷库尼素光刀”。

北伐军东攻沧州,进逼天津,顶住了胜保、僧格林沁两支大军的进攻,坚守待援,直至次年二月南撤至直隶阜城。

就在太平军北伐的同时,西征军也从南京出发,重新攻占安庆,围攻南昌,分占赣、皖各属。九月进入湖北,据汉阳、汉口。十二月攻占庐州,安徽巡抚江忠源负伤投水而死。

次年四月,西征军进湖南。六月,再占武昌。对此后的太平天国形势发展而言,西征的意义重于北伐。

咸丰帝错误地认为,太平军西征的威胁不如北伐那么大。全国能够抽调的兵力,大多已先后抽调给钦差大臣向荣、琦善,组成两军营,向荣率军尾随太平军东下,在南京城东扎江南大营。

琦善亦统军东移,在扬州城外扎江北大营。

奕詝命两军营围攻天京,剩下不多的兵丁又尽力抽调给钦差大臣胜保、参赞大臣僧格林沁军营,对付北伐军。

对于西征一路,奕詝未派统帅临阵,只是酌调兵弁协助当地官员防堵,并命向荣、琦善两军营派兵支援。没有想到,太平军因此顺利地建立起皖赣根据地,开始了长期的斗争。

1856年(咸丰六年),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巧施计谋,先后调兵攻破江北大营、江南大营,太平天国的势力达到了鼎盛。

奕詝开始忽略长江流域的一城一地的得失,因为京畿地区的稳定更加重要。

太平天国北伐军被消灭之后,他松了一口气,但太平军是否会再度北上,也是他心中的一块病。湖北一危急,他立即调兵赴河南预防;江南大营因兵员单薄而无力攻破天京,向荣向奕詝请调江北大营兵勇助攻。等到江北、江南大营俱败,咸丰极其愤懑,却束手无策。

正在此时,太平天国内部发生了内讧:东王杨秀清逼宫谋权,北王韦昌辉杀杨秀清。翼王石达开闻讯领兵“清君侧”,天王洪秀全杀韦昌辉,迎石达开回京辅政。石达开因遭洪秀全疑猜,于次年六月领兵出走。激烈的权力斗争使太平天国军势大损,丢失了湖北根据地和天京北部屏障瓜洲、东部堡垒镇江。

清军抓住机会,重建了江北、江南大营,进围天京。曾国藩率湘军趁机攻破九江,太平天国的局势从盛转衰。

奕詝连续收到天京内讧的奏报,虽探报情况不一,但能确定太平军起了内乱。他急命两个钦差大臣、督办江南军务和春与督办江北军务德兴阿等大将,一定趁此机会出击!得知石达开与韦昌辉失和,他急命曾国藩设法招抚石达开。

就在清王朝与太平军进行长期战争的同时,全国各地民众亦纷纷揭竿而起,其中规模较大的有:捻军和天地会。和太平天国起义一样,这些人都是汉人对垒满人,动机是反清复明,是民族的仇恨。

嘉庆初年,在安徽、河南、江苏、山东等省的私盐贩夫、贫苦农民和无业游民中存在着分散的民间兴起的秘密组织,称为“捻”。咸丰元年起,皖北、豫的“捻”党纷纷起事,其中最大的为由张乐行领导的在安徽雉河集起事的一股。

天地会也是南方各省的汉人民间秘密组织,始创于乾隆年间。内称“洪门”,有小刀会、红枪会等支派。

这些起义,配合了太平天国,形成了全国规模的“造反”浪潮。十八行省中,已有十四行省硝烟燃起。直隶、山西、陕西、甘肃也不时爆发一些小规模的聚众抗官的事件。

咸丰朝的大清帝国,再也没有一片平静的土地。

仅仅是一个声势浩大的太平天国,就使咸丰帝难以应付,又起了到处造反的汉人,面对着如此众伙的“逆贼”,咸丰无力回天了。

绝命承德有遗篇

咸丰纵欲好色,有吐血症,身体虚弱。每逢遇到坛庙大祀,常因为腿软而担心失仪,就派奕訢代劳。

太医为他开了“疗疾法”,认为饮鹿血既可以治病,又可以补阳分之虚。于是,后宫就养了一百多只鹿,每天为他提供鹿血。1860年(咸丰十年)七月,英法联军进攻北京,咸丰吓得惊慌失措,在大臣建议下急令奕訢留下办理与洋人议和事宜,自己带着载垣、端华、肃顺等内廷大臣及后妃们出逃热河。匆忙之即,他竟命令“率鹿以行”,由于大臣们的劝阻才作罢。1861年(咸丰十一年)春,他在热河行宫病倒,此后病情时好时坏。只要病情稍好,他照旧纵情声色。

这期间,京师又出现了新的格局,最被咸丰防备的奕訢被启用。

1860年(咸丰十年),英法联军兵临北京城下,奕訢再度临危受命。他与各国签订了《北京条约》,外国军队退出了北京。奕訢渐渐变为“在京办事王大臣”。

在奕訢的主持下,清朝建立起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奏定京营八旗添置并学习火器,雇请洋匠在上海制造西式枪炮,选八旗子弟学习外国语言文字,等等,办起了许多封建王朝的新鲜事情。同时,在奕訢的支持下,清王朝内部开始讨论“借师助剿”军事力量镇压太平天国。

热河的肃顺等大臣挟天子以令诸侯,拥天子自重。这群人于不动声色之中,有力地影响着奕詝的思想。

由于肃顺飞扬跋扈,积怨甚重,在京的官僚阶层积聚在奕訢的周围,形成了以奕訢为首的新的政治势力。

在京师的这群留守大员,为了使奕詝能摆脱肃顺等人的暗地控制,也为了朝廷的秩序能恢复常态,多次奏请咸丰皇帝返回北京。

可是咸丰皇帝却不那么想。

难以对付的“夷人”已交由聪明能干的六弟奕訢办理;江南的“长毛”也已委之于曾国藩;豫皖的“捻匪”,他又派了僧格林沁为钦差大臣,统兵南下前往“弹压”。此时,咸丰皇帝奕詝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他开心地写下了“且乐道人”四个字。

由于在热河喝不到鹿血,奕詝病情日益加重。1861年(咸丰十一年)七月,病情恶化,十七日,咯疾大作,急命取鹿血,仓猝中没有取到,奕詝驾崩。

奕詝的继承人只有一个,就是慈禧的儿子载淳,年仅六岁。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楚庄王传楚庄王传秦俊|传记打了胜仗,而且是大胜仗,理应举杯庆贺,可他却闭门不出,反躬自省。战争本是一件残酷的事情,而他居然以德为上。他好色,但不贪色。夏姬,堪称中国第一美女,四十余岁了,还有人为她弃高官而不做,置全族人性命而不顾,携之私奔。如此一个女人,庄王岂能不爱?但为了社稷,为了大王的名声,他将这份爱深深地埋在心中。他是一个男人,男人中的男人;他更是一个霸主,霸主中的霸主! 在这本《楚庄王传》中,作者秦俊先生从杂乱繁复的历史资料中搜集、挖掘出众多故事,用通俗平实的语言、饶有趣味的故事把楚庄王的治国理念、为君之道、称霸过程、成霸原因等都演绎得淋漓尽致。
  • 相对论创始人:爱因斯坦相对论创始人:爱因斯坦徐帮学|传记名人创造了历史,名人改写了历史,那些走在时代最前列、深深影响和推动了历史进程的名人永远会被广大人民所拥戴、所尊重、所铭记。古往今来,有多少中外名人不断地涌现在人们的目光里,这些出类拔萃、彪炳千古、流芳百世的名人中,有家国天下的政治家,有叱咤风云的军事家,有超乎凡人的思想家,有妙笔生花的文学家,有造福人类的科学家,有想象非凡的艺术家……他们永远不会被人们忘记
  • 武则天发迹史武则天发迹史池墨|传记武则天14岁入宫,历经12年的蹉跎,26岁却身处感业寺,只能青灯古佛。美人心中的那一计,让李治相思难忍,这才令武则天的人生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二次进宫后,武则天自导自演了一场惊心动魄、血腥残忍的权力大角逐:昭仪,皇后,天后,临朝称制,改唐为周,天下升平……如此82载,谁堪比之?武则天何以从单亲女孩成长为三国皇后,以女儿之身君临天下,令无数粉黛、朝臣尽折腰?不妨看看她的心术操练和宫斗绝技。畅销书作家池墨将通过《武则天发迹史》一书为读者揭秘武则天的发迹之路。
  • 贾平凹纪事贾平凹纪事王新民|传记作者眼见为实的一手资料,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贾平凹!侧重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十年间贾平凹主要经历和重大事件的记述,浓墨于有关贾平凹创作的《废都》《白夜》《高老庄》等主要作品创作、争鸣、出版、遭禁,以及贾氏的生活片段,三毛在去世前最后一封信就是写给贾平凹的……
  • 潘石屹:我的价值观潘石屹:我的价值观潘石屹|传记潘石屹亲笔力作!首次全面而深入地谈及个人信仰!首次深谈与张欣的爱情之路和矛盾冲突!首次系统回顾“万通六君子”创业之路!独家揭秘PM2.5背后不为人所知的内幕!本书内容基于潘石屹“价值观”的理念,从他对房地产市场的认知、商业模式的开发、做人做事的原则、对理想和信仰的感悟、成长中影响价值观的因素、对一些人和事的思考等等众多方面来全方位展现潘石屹的价值观。他在书中首次深谈与张欣的爱情之路和矛盾冲突,畅谈父亲的生存哲学与父子深情,系统回顾了“万通六君子”的创业之路,全面而深入地谈及个人信仰。潘石屹从物质到精神、从生活到事业等众多方面入手,通过真实的讲述展现出自己人生价值观的精华所在,带给大众无穷的榜样力量。
  • 贾平凹纪事贾平凹纪事王新民|传记作者眼见为实的一手资料,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贾平凹!侧重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十年间贾平凹主要经历和重大事件的记述,浓墨于有关贾平凹创作的《废都》《白夜》《高老庄》等主要作品创作、争鸣、出版、遭禁,以及贾氏的生活片段,三毛在去世前最后一封信就是写给贾平凹的……
  • 张爱玲传张爱玲传彭志刚|传记本书从张爱玲的个人境遇落笔,用诗一般的文字,加入对张爱玲相关书信文学作品的解读,完美展现了张爱玲71年的人生经历。具体描述了张爱玲坎坷动荡的人生经历和深陷迷途、爱恨两难的感情经历。真实准确,又生动感人。
  • 特斯拉自传特斯拉自传(美)尼古拉·特斯拉|传记本书是尼古拉·特斯拉唯一一部亲笔撰写的自传,在书中,他亲述了其1000多项伟大发明的过程与心路,客观而深刻地展示了自己传奇的一生,并揭开了爱迪生将其视为最大劲敌背后的真相。全书以其少年生活为开头,又以其对世界和平的期望而收尾,体现了一位发明家、科学家的历史责任感:他的一切努力和发明都是为了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和维护世界和平。
  • 吴敬琏传吴敬琏传吴晓波|传记在当代中国经济改革史上,吴敬琏之重要性在于,他几乎参与了建国之后所有的经济理论争议,由他的思想演进出发,可以勾勒出中国经济变革理念的大致曲线。书中,吴敬琏娓娓道来,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姗姗走近,又姗姗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穿梭,如画卷般展开。
  • 尘埃里的姐妹花:张爱玲与苏青尘埃里的姐妹花:张爱玲与苏青陶方宣|传记很少有作家像张爱玲那样,一出生就是为了进入文学史,她的家世,她的爱情,她的写作——总之,她所有的一切,全都是为了催促她、帮助她进入文学史。苏青则正好相反,她是陈旧的,家常的,甚至黯然失色的,甚至有一些被张爱玲带出来的意思。但我一向认为苏青的创作不在张爱玲之下,只是苏青没有特立独行的个性,没有倾城之恋的华美包装,也没有四大显赫家族在背后支撑,所以与花红热闹的张爱玲相比,她显得有点冷清。每一种不同的人生里都会挖掘出丰富的人性的东西。命运就是命中注定,命运你无法抗拒,能抗拒的那不叫命运,不管你是为死而生还是为史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