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79章 大杀界

从气息上来看,这名叫做厉宗的强者的确应该拥有自傲的资本。

首先,他是吞星境八重巅峰实力,而且看他身上的刀气,应该领悟刀意不少于八百道,身上有着两万五千的星窍,光是气息看来,就已经是无比强盛,就更不用说她其他的底牌。

而且听白灵说,这厉宗还有器系本源丹魂,那一定是刀了。

必然是跟自己麟骨剑相同的等阶,才会有如此嚣张的资本,若真是如此,明羽觉得,自己当真是碰上了硬茬子。

想来明羽也不禁感到有些头疼,他本来想着直接一上来就在这锋曜问天大会*自己的名声打响,正所谓万事开头难,若是第一战轻松取胜,之后的路,也会要更加好走许多,但若是一上来就是面对一场极其艰难的战斗,明羽很难说自己能够轻松取胜。

不,确切的说是艰难取胜都很难,甚至很有可能,自己这一战都会直接败北。

若当真是如此,那么明羽之前所坚定的信念都将不复存在,有无血剑派背后的压力,这一战若是输,就代表明羽直接会死,而那绝对不是明羽想要面对的结局。

与其唯唯诺诺的放弃,不如放手一搏,这样,说不定还有几分机会!

“好,我知道了,小的斗胆试水,请前辈出手,不吝赐教。”

一时间,明羽已经第一时间将他的血红色麟骨剑祭出,微微架起马步,右手抬起,长剑前指,他全身星辰真气内敛,剑气内敛,双眸死死的盯视向厉宗,随时他都能将自己体内翻江倒海般的能量释放而出,现在的隐匿气息,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噗……”

然而明羽的这番作态,却是让环形观众席上的那几名关注这边的观众一阵无语起来。

开什么玩笑,这该是你应该有的态度么,这还没有打,气势上就已经完全输了,还什么前辈,尼玛上场就是对手,怎么,你当这是跟师傅在切磋,求赐教呢?

“完了完了,我这手啊真是贱真是贱,我居然把上个月的饷钱拿出了三分之一押注在这叫做明羽的选手身上,我是不是脑子犯抽了我?”一名当兵的观众小哥此时气得牙根发痒。

旁边的观众听了,直接就感觉相当不解,有一名观众正注视着上方战斗岛的战斗,再瞄了瞄这下方明羽和厉宗这干瞪眼的两人这边,不禁费解的问起来,“不是吧大哥,要押也是押上面的大热门啊,喂,赔率虽然小一点,但是最起码能赚啊,你说你押下面也就算了,还押个吞星境六重的,你病不轻啊。”

说着,那观众又径自将目光移回了上面的战斗岛,看得连连叫好。

那当兵小哥气得无处发泄,只能嘴里自顾嘟囔着,“这不是凭感觉嘛,昨天我才烧香拜佛,那面相和善的老和尚说我之后几天会喜气连连,万事大顺,我这才想着相信自己的判断,跟着自己的感觉飞一会儿,没想到,还没起飞,直接就落地了,唉。”

而就在此时,第三梯队东面空中战斗岛上,明羽已经做好了完全应战的准备。

倒是对面的厉宗,他的眼神终究是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他微微闭了闭眼,随即,再次将自己的双眼睁开,那双眼神中已经隐隐能够看出些许杀意,而这些许的杀意,也不过是属于厉宗的冰山一角。

“说实话,我没想到,锋曜问天大会这种东西,会将人的基本判断麻痹到这种境地,生也好,死也罢,却又有什么是比荣耀更为重要的东西呢,但是他们总会忘记,也只有活着,才能更好的去追逐荣耀。”

厉宗缓缓的开始朝前迈出一步,高大的身躯在地面上踩踏出沉重声响,“是我太过天真,将许多事情想得过于美好,所以,既然你存心想看一眼我手中的刀,就以自己的鲜血和死亡,作为,奉献吧。”

消失!

陡然间厉宗那无比沉重魁梧的身躯,竟然是在瞬间消失在原地,谁能想到那般高大的身材,居然动作如此迅捷,这一瞬之间就已经消失不见。

“好快!”

那看台之上的当兵小哥直接是揉了揉自己双眼,对面的速度让他吓到头皮发麻,他不过是吞星境四重境界,虽然在他们的兵团里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实力超群,但是在这种真正的超绝高手面前,几乎不用想象,那分明就是一个照面就会被解决啊!

这次当真是开了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刷。”

根本没几个人看清厉宗是如何在出手,明羽瞳仁内缩,下一瞬间,厉宗已经站定在明羽所站定的位置之上,一手扬起,而在他的右手之上,一把白光闪闪的长刀,已经扬上天际。

但是微微感到些许疑惑的人却是厉宗。

他已经准备收刀下场,但是显然,现在并不是收工的时刻,战斗还在继续。

此时此刻,明羽却是直接出现在厉宗原本站定的位置,又是保持刚才的举剑架势,一动不动的盯视着厉宗的后背,诚然现在明羽有机会直接刺过去,但是他却并没有这么做。

“陷阱。”

明羽喃喃自语,必然是陷阱,不然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大的破绽。

若是刚才自己就这般直接斩了上去,说不定将会迎来风暴般的打击。

然而此时此刻对面的厉宗却是表现出了些许的不可思议,他灰色的衣衫搭配上魁梧身姿,手提雪亮长刀缓步移动的样子,大有几分仙风道骨,宗师出手的模样,但是他的确是没想到,这明羽的速度,还算是过得去,看来,并不是那种可以随便一眨眼就能解决的货色。

不过,既然一刀不能解决,那么,就用两刀。

故技重施,厉宗再一次发难,这是第二刀。

紧接着第三刀,第四刀,第五刀最后是第六刀!

每过一次斩击,厉宗的速度都会快上一分,但是明羽却仍旧全部躲闪,厉宗开始有些不耐烦起来,他这一次终于是没有选择过多留手,全身刀气迸发,本身经过炼体武技之后,自己的肉身力量就已经被开发到无与伦比的地步,在超星核中源源不断的星辰真气作为燃料的情况之下,他的身体就如同发动机一般,开始疯狂燃烧。

他找准明羽弱点,直接大刀疯狂开合,这次不是一刀又一刀,而直接是彻底而疯狂的连击,打得明羽不断招架,往后逼退。

厉宗也开始感觉有些惊讶,没想到明羽能够抗住自己的这么多招式,但是如此僵持下来,厉宗终究是为明羽感到悲哀。

身为一名强者,应该是不断的战斗,若是连战斗的信心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取胜,明羽永远都在躲闪,永远都在防御,他的武道,本身就是畸形的武道,一味的靠逃避,找空隙,钻空子,这些方式,来走到今天,当真是身为一名武者的耻辱。

武道,就是自信,就是一个人真正敢于面对强者的姿态。

明羽,他显然已经鼓足了勇气面对自己,但是,他却根本没有明白战斗的本质。

“战斗,从来都是你死我活,很庆幸的是你走到了如今的地步,但是遗憾的是,你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也不一定,可能是我过于片面,现在的你非常想找机会还手,但是似乎,这雨点般密集的攻势,想要找到机会还手,对于你来说,实在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不是么。”

猛然间厉宗再一次的暴斩,直接将明羽斩的跌退到空中战斗岛的边缘,而厉宗并没有给明羽更多的考虑时间,直接再一次的攻杀过来。

这一次,他直接动用自己的刀道,六百道刀意蕴藏,这一刀,是从刚才开始到现在为止最强的一刀,这一刀甚至已经完全将明羽锁定,让他几乎不可能躲闪开来。

“啊!跑啊,跑啊!对,就像刚才那样,拖延一点时间,是一点时间,说不定你还能从中找到机会绝地反击!”那观战席上的小哥双拳都不禁攥紧。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双掌间都已经有汗水渗出,他的确是没有想到,明羽,这个之前他完全不看好的选手,竟然能有刚才那般惊人的表现,接连躲开那么多刀,还真别说,若是这样下去,明羽真能捡漏,给这厉宗致命一击。

但是当他看到厉宗这狂暴而强势的一刀时,他心如死灰。

“你说的没错。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相信自己。”

当兵小哥耳边,依稀响起,那下方远处战斗场上明羽的声音。

“嗯?”

陡然之间,明羽并没有选择再次闪躲,而是直接一剑刺出,厉宗感觉眼前仿佛一只血红色猛兽在狂啸,头生双角就这般直接嘶吼着撞击而来,那分明是明羽的本源丹魂天赋技能:暴麟刺!

伴随着明羽能力成长,加上对于剑意的领悟,此时的暴麟刺,已经远比之前强盛无数倍,当然,暴麟刺与现在明羽所领悟的狂戾剑道相比,还并没有达到旗鼓相当的程度,若是之后明羽能够更好的融合剑道,相信他也能够做到这些,但是现在,他只是感觉,自己,并不需要用到狂戾剑道。

我终将会面临强者,苦战,那第一个人,会是你么。明羽眼神灼热,瞳仁中倒映出厉宗的身影。

“我说,这样的战斗,未免也太无聊了一些,看得我都有点犯困。”候场室内,一名长相有些阴翳,眉目狭长的男子打着哈欠。

他的长相有些显老,长发,高额头,眼眶有些深陷,鹰钩鼻,看起来怎么也应该是三十五岁往上,但实际上,他今年的年龄,是二十九岁,在所有人中的确算是年岁较大,但是他的实力,却绝对的让人不敢小觑,甚至,让人颤抖。

吞星境,九重巅峰!

这便是他的实力。

然而在他身边一名长相丰神如玉的男子也同样不是善茬,竟然也是一名吞星境九重巅峰强者!

这山峦之间,一共有四座候场室,分别安排有不同选手,而这一座候场室内,因为这两人的存在,场中其他人几乎都是鸦雀无声,全部都站在后方,那些年轻气盛,自诩同阶无敌的强者,全部都默然不语,因为在这两人面前,他们只能是蝼蚁。

“你废话可真是不少。”

恐怕也只有那名男子敢这样说话,“下一场,就该是你活动筋骨,我倒想看看,你是否拥有足够的资格和实力,赢得我,以及我家族的认可,这会是检验你的第一场考核。”

“喂喂喂,说的好像你是我的上级一般,你记住,这只是一场合作。”

“呵呵,嘴硬罢了。”

“是么。”

那鹰钩鼻的男子伸了伸懒腰,忽然间话锋一转,道:“那你猜我多久解决战斗。”

另外那名男子只是双手环抱,淡淡地分析道:“你的对手排名四百一十七,实力吞星境九重,嗯…不算太弱吧,三息之内,应该够了。”

身后那些其他候场的选手听闻此言过后,全部都是大气不敢喘一声,三息,若说是面对那些外面的所谓强者,他们都自信三息可以将对手解决,但是不要忘记,在这里的前八百名强者,怎么说也是年轻一代的天花板,怎么说也有着足够的实力和底牌。

三息,说得实在是太过草率。

却只见那鹰钩鼻男子缓缓将手在另外那名男子的肩头拍了拍,道:“呐,你还是太过年轻,等一下,我送给你这场表演,友情提示,千万不要眨眼。”

“呵呵。”男子不置可否的一笑,“拭目以待。”

所以,你会是我第一个难以面对的对手,不是么!

明羽陡然间一剑穿刺。

那一剑兀自刺破空气,明羽只是站定在原地不动,竟然直接在出手瞬间超越音速,刺出音爆,那一剑根本不像是一剑,而直接像是一个装载有无穷火力的炮台,瞬间发射出炮弹一般!直接就将厉宗的刀意刺得支离破碎,厉宗瞳仁闪烁,连忙大吼一声,提刀格挡,整个身子朝着后方不断跌退,竟是这般直接退走出百米的距离,在另一边的战斗台边缘才站定身形,险些从空中战斗岛掉下去。

“啊?!”

这种惊讶的发声应该是来自于厉宗。

但这声音的源头却恰恰不是厉宗,相反,是对面的明羽。

没错,惊呼出声的竟然直接是明羽,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对面的厉宗,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厉宗绝对应该留有后手,却是被自己这般直接一剑差点刺出了边界。

此时环形观众席上,已经有人站了起来。

那人,剑眉星目,一头短发,双眸熠熠生辉,浑身精气十足,他无法相信,厉宗会面对到这样的对手。

“锋儿,坐下。”

身旁说话的却是一名中年男子,男子身旁是一名美妇,而在这一男一女身后,还有着七八名强者,他们每一人都是锦衣华服,这些人同样是有些不能淡定,但还是这名中年男子比较沉稳。

他缓缓道:“比赛,才只是刚刚开始,过家家的游戏要结束了。”

“是。”

那名年轻男子闻言,便是径自坐回了原处,目光锁定在战斗岛上,一动不动。

而此时正在场中,厉宗的脸色瞬时间变得无比难看。

都说女人翻脸跟翻书一样快,厉宗说,不,男人翻脸起来,跟光速也同样没有任何区别!

“你叫什么!”厉宗冷声质问。

“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弱大哥,你玩儿我啊,搞得我刚才那么拘谨。”

明羽直接是接着厉宗的话就无缝衔接的开始抱怨起来,这句话更是听的厉宗的脸色一阵青紫。

厉宗刚准备说话,却是被明羽抢了先机,道:“既然如此,那么刚才那些过家家的小孩儿把戏,也就到此结束罢,我耐心快没了。”

“嚣张!”

厉宗直接放声大吼,与其之前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简直是大相径庭,他顶着怎样的压力来参加这次比赛,多少双眼睛在注视,当然这虽然只是他这么以为,但是,自己身为吞星境八重巅峰强者,想要赢下这场比赛,居然要赢得如此难看,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之事。

在沉凝三秒过后,厉宗终于稍微缓和下来,但是心中杀意已经毫无保留的释放,那雪亮长刀之上,渐渐有金光闪动,那是他的本源丹魂终于发力,他全身两万五千星窍疯狂吞吐周围能量,直接暴涌而出,这一刻,天地色变,仿佛杀神临世,让明羽置身入一片雷鸣滚动的乌云世界。

真正的快刀大杀界,降临!

“明羽,你已经死无葬身之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王者之歌重生之王者之歌蜗牛怎么跑|玄幻一个少年,一首传奇历史,他就是楚雄。右拿诛仙剑,左持亡灵盾,斩天地,斩宇宙,斩乾坤。上打各种不服,下流各种美女。
  • 九阳剑神九阳剑神陈稳稳|玄幻作为北极天域第一剑神,陈常惺已无欲无求,岂料爱人妩姬却为了飞升至高神界,联手野男人背叛并偷袭了他。天无绝人之路,陈常惺的魂魄重生在了偏僻小国的一个落魄家主身上。“这一世,我不仅要重新登顶北极天域,还要杀上神界!我要当着你的面将那至高无上的神王宝座砸得粉碎,再问一问你,这匍匐在我脚下摇尾乞怜、衣衫褴褛的众神,是否还如你心中所想的那么高贵!”
  • 武逆天穹武逆天穹妖冥|玄幻九霄界四方大陆,浩瀚无垠,种族林立。 少年秦冰,身世成谜,四大院中鏖战群雄,禁地之争武破九霄。 天域千年再现,邪魅一族复仇而出,沉睡的远古战魂燃烧最后的辉煌 当万灵之剑划过最后邪魔的躯体,是结束还是开始,宿命中的巅峰之战何时到来。诸君请随我一起谱写这血与火,情与恨的九霄苍穹。 书友交流群264254843,希望大家一起撑起属于我们的九霄苍穹,征战血与火,情与爱的逆天之路
  • 无间桃源无间桃源不臣妖子|玄幻一只拥有谛听血统的犬妖,一名身怀魔祖罗睺血统的魔族, 犬妖在无间,魔族在桃源,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敢问何处无间,何处桃源? (推荐加10或收藏加10有加更哦)
  • 天降神力天降神力梁都峤|玄幻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发生在距离我们遥远的星球上。
  • 九霄风华九霄风华笑我太年少|玄幻一个从雪域北国走出的少年,开始了他非凡的人生!
  • 修神异世录修神异世录幻想天使|玄幻原以为会在一瞬间变成游魂一缕,哪知道,跳崖也能跳进龙门,神秘老人的指点,三千年的苦苦修行,终让他成了独尊的神。原以为,修成神也不过是游戏人间,坐享艳福,哪知道,又因为天劫卷入了光怪陆离的魔法世界。看来这神、人、魔三界,都注定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 气撒的阿萨德气撒的阿萨德APP测试|玄幻阿文的撒a阿文的撒a阿文的撒a阿文的撒a阿文的撒ahjjj
  • 重生之至高大尊重生之至高大尊星空老张|玄幻仙界至高大主宰武南天渡混沌雷劫,遭九色混沌雷霆劈中,身陨! 武南天在陨落之际发动了大梦心经的禁招,一梦回到万年前,且看他快意恩仇,重回巅峰!
  • 万武天尊万武天尊万剑灵|玄幻异世醒来,萧晨获得传世之宝,武神攻略。 从此,一代学神横空出世。 脚踩仙帝,拳打魔尊,太古神明供我驱使,洪荒巨兽给我看门。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牛? 呵呵,一句话——有文化,真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