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0章 爱永远在

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谢修远不知道说了多少句对不起,杨霁除了生理上的痛楚,心底却是很欢喜。

“5指,进产房吧。”医生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杨霁依旧拒绝了谢修远想进产房的愿望,在外面等这的他仿佛置身于火海,心里满是担心,谭欣兰看谢修元这样子,心里替杨霁感到开心,这个男人是真的好爱杨霁。

不到一个小时,产房门开了,护士走出来,“恭喜,谢先生,生了一位小公主。”

谢修远整个人放松下来,瘫坐在过道的椅子上,眼里泛着泪光,“谢谢。”

等杨霁被推出来,谢修远忙上前亲了一下杨霁,不知是不是二胎的缘故,杨霁精神很好,不像是生过孩子的状态。

到了病房,谢修远忙前忙后,谭欣兰和吴昊被杨霁支走了,反正孩子生完了,他俩回家还可以帮忙照顾奶宝和酷宝。

“老公,孩子呢?”杨霁躺在床上迫切的想看到宝宝。

谢修远擦干手上的水渍,坐在床边,“还没送过来呢。”

话音刚落,护士就抱着宝宝来到病房,“这是谢雨晴小朋友。”

杨霁接过孩子,“你给孩子起名字了?”

“嗯,你不喜欢可以改。”谢修远忙说。

“挺好的。”杨霁细细端详着孩子,眉目像谢修远更多一些,但是脸型却特别像自己。“你看你的基因多强大,孩子都像你。”

谢修远从杨霁手里抱过孩子,小心翼翼的,像是在捧易碎物一样,谢修远端详着孩子,“还是像你多一点,是个美人。”眼里全是柔情。

杨霁笑着,手摩挲着谢修远的后颈,“辛苦你了,老公,哭的那么辛苦。”

谢修远有点不好意思,“我是觉得你太疼了,我们不要生了吧,太疼了。”

“嗯,够了,一男一女一个‘好’字。”杨霁安慰道。

宝宝不知是听懂了大人的话还是怎么,哇的一声哭了,小手乱抓。

杨霁看这样子,抱过孩子,“宝宝是不是饿了呢?嗯?妈妈给你喂奶啊。”喝到奶的宝宝哼两声安静下来,大眼睛咕噜噜的转着。

谢修远在一旁戳着宝宝的手逗她,“饿了喝奶奶,宝宝不要太快长大啊。”

杨霁笑谢修远幼稚,可自己何曾不希望女儿和儿子能一直这样长不大呢,可是自己却一天天老去,孩子怎能长不大。

喂饱了孩子,已经是半夜了,杨霁体力透支,在床上沉沉的睡去,谢修远安顿好杨霁和宝宝,自己在病房的沙发上凑合着。

早晨6点,宝宝的哭声吵醒了两人,谢修远弹起来,脸上挂着笑容,“爸爸的小公主怎么了?尿了,爸爸给你换裤裤。”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给宝宝换尿布。杨霁震惊的看着谢修远,心里吐槽他重女轻男。

换好尿布,谢修远将孩子抱给杨霁,杨霁半眯着眼给宝宝喂奶。

宝宝两个脚开心的乱蹬。

“这么开心吗?爸爸亲亲。”谢修远轻轻的亲宝宝正在喝奶的嘴唇,正好也亲到杨霁,杨霁一巴掌,“色狼。”

谢修远笑着拉过杨霁的手,放在嘴边,“我爱你。”

因为杨霁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中午就办了出院手续,酷宝早晨一醒来就给谢修远打电话,“爸爸,我要来看妹妹。”

谢修远收拾着行李,开着功放,“我们马上回来了,你就待在家里吧。”

谭欣兰的声音传来,“我说,到现在孩子我们还没见过,有照片吗?看一眼。”

谢修远一脸得意,“照片不能凸显我女儿的美,等回家再让你们看,先卖个关子。”

吴昊无语的说:“啧啧,你要和我携手走上女儿奴的道路了,谢修远。”

“荣幸之至。”将最后一件衣物放进包里,拉紧拉链。

“我先挂了,等我们回去啊。”谢修远挂了电话,拿起行李,一旁的杨霁抱着宝宝,眉目宠溺的看着,逗着她。

“走吧,霁儿,带着宝宝,你穿厚点,带好帽子,小张已经在医院门口了。”谢修远罗里吧嗦说一堆。

“知道啦,啰嗦的爸爸。”杨霁娇嗔着埋怨。

谢修远笑这默默杨霁的头,“老婆大人,快走吧,回家坐月子咯。”

等回到家,佩姨已经做好了很多补身子的汤,两家人再次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你说怎么会这样的巧呢,一男一女,咱们刚好两对娃娃亲。”谭欣兰托腮说道。

“哈哈,可能是你的乌鸦嘴预言的。”吴昊开玩笑。

“哪有,我说的都很准啊,你看美宝不久昨天生了吗,和奶宝酷宝一天的生日。”

“对,对好的日子,扎堆一起生,哈哈。”杨霁也开玩笑到。

“以后就热闹了,同一天,三个宝宝的生日。肯定吵架。”吴昊幸灾乐祸的说。

“不会的,最不会的肯定是我家美宝,她很乖的。”谢修远引以为傲的说。

杨霁在一旁和谭欣兰互换眼神,女儿奴,没错的。

岁月如梭,在爸爸妈妈的呵护下,美宝也一岁了,美宝长得像极了杨霁,肤白貌美大长腿。

“哥哥,糖糖……”美宝指着酷宝手里的奶糖,小手挥着。

酷宝拿着糖问,“妹妹要吃糖吗,不可以,牙会疼的。”

美宝似懂非懂,依旧喊着,“糖……妈妈……糖。”

“不可以,小朋友不能吃糖。”说完酷宝就把糖吃惊自己肚子。

美宝见被哥哥吃了,忍不住哇大哭起来,本来在厨房做饭的杨霁闻声跑出来,“怎么了?我手上有辣椒,酷宝你哄哄妹妹。”

说罢杨霁再次回到厨房,酷宝嚼着糖,趴在美宝前面,“哥哥错了,但是你真的不能吃糖,妈妈知道了会骂我的。不哭……”

美宝哭的更凶,哼,坏哥哥,让你不给我吃糖。

适时,谢修远下班回来,在门口就听见自己的小公主在哭,加快步伐。进到房间,大步上前,“妹妹怎么了?嗯?不哭,怎么哭成这样?和爸爸说说。”

这语气温柔的能掐出水来,在一旁的酷宝一副嫌弃的表情,事实上他自己对着美宝的时候也是这一副样子,他父子俩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爸爸……糖,哥哥,不……呜呜呜”美宝断断续续的叙述,一会指着酷宝,一会掩面哭泣。

“哎呦,伤心死了,哥哥不给你糖对不对?”谢修远拿下美宝的手,擦擦她的眼泪,转头对酷宝说:“你去给妹妹那个葡萄之类的。”

“好的。”见爸爸也不说什么,酷宝乐意跑腿。

“不哭了,哥哥说的对,你不能吃太多糖,吃葡萄好不好。”谢修远耐心的劝导,也转头和酷宝说,“下次妹妹想吃糖,你就用其他东西给她,还有,你也少吃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抽屉里一盒子的大白兔奶糖。”

酷宝一慌,我藏得那么好,怎么发现的,看来我要小心点了,“哦,爸爸。”酷宝还是很听话的,晚饭的时候拿下一半的糖上交给了杨霁。

“吃饭吧。”杨霁端出菜肴和米饭,摆好碗筷。

只有了第二个宝宝,杨霁学着开始做饭,现如今烧的一手好菜。

“妈妈的饭最好吃啦。”酷宝拍马屁到。

“嗯,人小鬼大。”杨霁点点酷宝的鼻子,“爸爸,来吃饭。”杨霁冲着还在沙发上的谢修远喊道。

“好的,走,去吃饭咯。妈妈做的饭饭。”谢修远将美宝举高高,美宝开心的笑出声。

“和爸爸在一起就那么开心吗?”杨霁冲谢修远手里接过孩子,抱在怀里,给美宝喂专门的宝宝食品。

“妈妈……香香。”美宝吧唧着嘴,赞叹妈妈的厨艺。

“好吃?那你就多吃点,好不好?”杨霁亲了亲美宝。

一顿饭过后,谢修远带着儿子去洗碗,美宝和杨霁负责在旁边看他们洗碗。

“爸爸加油,哥哥加油。”杨霁挥舞美宝的手。

洗完碗,四个人去散步,围着院子。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养狗啊?”酷宝旧事重提。

“明天,我们去买一条小狗,好吗?”谢修远终于答应儿子的要求。

“看来家里会更热闹了。”杨霁开玩笑。

谢修远笑着,从杨霁怀里接过美宝,空闲的手牵着杨霁,“我们也该好好休息去度假什么的了。”

“对,之前的泰国旅游太可惜了,要补回来。”

“爸爸,我们玩飞机吧。”酷宝拿着自己的遥控飞机,邀请谢修远。

“好。”谢修远拉着杨霁坐在院子里的竹椅子上,美宝被谢修远放在婴儿车内,杨霁看着美宝,谢修远和酷宝玩耍。

太阳的余晖打在父子两身上,一身休闲装的谢修远身姿依旧很挺拔,看着谢修远的后背,莫名的就是又一种安全感,酷宝个子长得很快已经在杨霁腰的高度了,长得也结合了杨霁和谢修远的优点,每次在学校总是有家长问酷宝有没有意愿定娃娃亲。

酷宝偶尔也会带着别的女孩送的礼物和信回家,委屈的和谢修远和杨霁诉苦。

我真的只喜欢奶宝。这是杨霁听到最多的,真希望自己儿子能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是个专情,负责任的男人。

美宝依旧是孩子,每天在妈妈或者爸爸的怀里入睡,每天都在哭泣和撒娇。

可是成长不就是这样吗?

因为有爱,所以幸福,就像童话故事里的Happy——ending。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千亿萌宝:腹黑爹地,超给力!千亿萌宝:腹黑爹地,超给力!猫小懒|现言意外怀孕,她独自养大孩子,六年后他强势而又霸道的闯入她的生活,带走孩子,将她们母子绑在了身边……“女人,你最好安分一点,别想偷带着孩子跑。”“你休想,我儿子姓纪,不信靳,他是属于我的!”
  • 腹黑萌宝:爹地别惹我妈咪腹黑萌宝:爹地别惹我妈咪无言的爱|现言当腹黑爹地遇上腹黑萌宝,注定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抢妈咪大战。在某大型魔术直播秀上,因为某天才萌娃的魔术表演,作为重要嘉宾的某男,腿间突然燃起大火……“唐棠,我可是你亲爹地。”“爹地,你再欺负我妈咪的话,我保证,下次烧的可就不止……”某娃打量起某男两腿间……
  • 阳缝阴闱阳缝阴闱Ms猫小姐|现言“夕姐,夕姐,大新闻呐!你知不知道那个西城的富商今早被发现了和小三儿一起死在城郊的山下了, ……
  • 男神攻略:我的偶像老公男神攻略:我的偶像老公左小宁|现言他是亚洲实力偶像,她是平凡呆萌小粉丝,当男神遇见呆萌小粉丝,会发生什么让人爆笑的事情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 雾里看花雾里看花猫橘子|现言我曾经想过,如果我们都不曾遇见,是不是就会活得幸福一点。我在黑暗里摸索到的光亮,是从你们每一个人身上掉落下的萤火,它带着我,穿过黑暗的荒芜,最终能够到达天堂。他们上演着彼此的爱恨情仇,我们终归都是凝望荧幕的观众,是旁观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校花凶猛重生校花凶猛云空行|现言重生到20年前,大学懦弱而死的校花变身乐坛天后,终成凶猛女王制霸商业世界,轻娱爽文,燃情精彩!求收求推! 书友Q群:“空少书友群”/198456463
  • 鲜妻有点甜:寒少,请亮灯鲜妻有点甜:寒少,请亮灯魔仙饲养员|现言李偲死了,重生到圆滚可爱的小胖妞身上。她既窃喜自己可以放下前世的包袱,一个人单干,赚钱发财,建立属于自己的帝国,却又无法释怀前世今生的每一个羁绊。 一棵特别讨嫌还威胁自己的校草,偏偏一次次因缘际会,越来越忍不住靠近。 寒少:你住这儿? 李偲:有问题? 寒少:哦,巧了,我住你隔壁。 李偲:我买的时候隔壁明明还是待售! 寒少:是啊,你买了之后,我就顺手让它已售了。 寒少:你在这儿上学? 李偲:…… 寒少:巧了,我也在这间学校。 李偲(爆青筋):…… 寒少:是啊,你填完志愿之后,我就…… 李偲(咬牙切齿):滚!
  • 盲妻盲妻伊诺千晶|现言清香四溢,一种香水的名字,夏家秘方所制 他,一个独步商场,呼风唤雨的冷心男人 她,一个双目失明,心如止水的可怜女人 他娶她,为了将神秘配方占为己有 她嫁他,为了将家族秘方保存延续 故事缘于一场报复,从交易开始,结局却是爱 那么爱的方式又是什么?伤害? 当他适应了家有盲妻的生活 而她,留下他梦寐以求的秘方,拂手而去 与那秘方一同留下的还有她积聚在心里许久的独白---- 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不幸 如果他恨你,便成了悲剧 因为爱你,所以我选择离开… 她走了,难道他要用一辈子来适应没有她的生活吗? ---------------------------------------------------------------------- 第二辑【稚妻】 身为孝子,为了却祖父夙愿,要他娶一个发育不良的娃娃为妻,他忍; 那个娃娃,不知礼数,在豪门晚宴上大秀街舞,让他丢尽颜面,他忍; 作为她唯一的亲人,出席学校的家长会,被当成珍稀动物围观,他忍; 小花痴春心大动暗恋人,求他亲身示教,却惹得他热力难耐,他也忍; 浪漫情人节,手捧玫瑰巧克力的阳光少年追她追到家里来,他还能忍; 谁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娃居然敢说要远离他求学! 士可忍,孰不可忍!老公不发威,还真当他是大叔! 说明: 本文慢热,本文初卷小虐,中段揪心,尾声是浪漫感人, 除了主角的故事,文中配角的故事同样精彩。 本文涉及到的香水制作配方纯属虚构,专业人士请勿细究
  • 何以言欢何以言欢青爵|现言那一年,蔺彩看中了一个男人,所有人都说她们不合适,可是她还是勇往直前的追了,后来,当她看着他抱着别的女人躺在属于他们的那张床上,心碎欲裂。那一年,江零恨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恬不知耻的夺走了他的心,就在他以为他们可以一辈子的时候,她拉着别的男人的手,跑了。后来,某会所的房间里,蔺彩跪在地上,泪流满面:求你不要卖掉那些股票。江大少嘴角微扬:如果你愿意,再追我一次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墨少老婆超级甜墨少老婆超级甜妙朵朵|现言新婚前夕,他拥着她的妹妹,迫她至死。 轮回一转,命运翻盘。 再遇,她挽着挚爱男子,冲他一笑:“感谢当年不娶之恩!” 千金娇女,涅槃新生,她是第一名媛,她是苏微凉。 踩前任,虐渣女,斗boss,一路爽歪歪…… 【1v1、身心干净,爆宠虐渣!】 推荐朵朵完结文《祁少老婆拆家了》《夫人又被反派惯坏了》《霸爱厉少又又又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