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9章 他就是箭魔

队长!当这两个字从白里口中出现之时,整个浩然宗的外门瞬间陷入了寂静之中,这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站在那里的白里。

白里!队长!宋贤!青云门!这一切串联在一起已经让所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是那个白里!我不信!”驴长老此时犹如是得了失心疯一样,他疯狂大叫着跑到了白里的面前,随后一把抓住了白里的领子。

“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不对!对不对!”驴长老此时疯狂的晃动着白里,这一切对于驴长老来说已经超过了他能够承受的极限。

在驴长老眼中,白里只是一个废物,一个什么能力都没有的家伙,他这辈子都只配在外门打扫茅厕,一辈子都上不了台面才对。

可是此时此刻这个本来应该在外门打扫茅厕的家伙却忽然变成了那个横行白银城的白里,这巨大的反差瞬间击溃了驴长老那本就脆弱的内心。

不光驴长老,此时所有浩然宗的长老乃至于周青都愣了,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处的白里。

此时此刻就算他们是傻子也终于明白为何青云门会用了如此大的阵仗前来浩然宗,在他们所知道的浩然宗弟子之中,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弟子能够值得让青云门如此出手。

可是如果他们浩然宗的这个废物白里乃是白银城中那个搅动风云的箭魔的话,那一切也都说的通顺了。

如果是那个白里,不要说是青云门,消息只要放出去,九州之上任何一个宗派恐怕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带入自己的宗派之中。

“他……他是箭魔?”

“这……这是做梦吧?”

“他怎么可能是那个箭魔?他不是打扫茅厕的么?”

“会不会是搞错了。”

此时无数的外门弟子也是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在他们的印象之中白里就是一个整日脏兮兮的家伙,除了打扫茅厕好像什么都不会,而他们对白里最深的印象应该就是白里一百连败的过去。

在过去的日子里他们几乎每日都会将白里当成是一个笑话在茶余饭后去调笑一番,在他们的眼中白里甚至已经不值得让他们当面去嘲笑,因为白里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在浩然宗有这样一种说法,最高等的是核心弟子,而后是内门弟子,之后是外门弟子,而比外门弟子更低级的就是白里。

但是现在这个平日里连外门弟子都比不上的家伙竟然一跃成为了那个白银城的箭魔,这样巨大的反差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接受的。

这就好像你每天出门在自己的家门口都遇到一个浑身生满了烂疮的乞丐,你甚至连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但是忽然有一天这个乞丐站起来告诉你他是世界首富,恐怕绝大多数人听到这个消息都会认为这个乞丐疯了。

但是现在这个乞丐却真的成为了世界首富,就像眼前的白里一样,打扫茅厕的外门弟子和白银城的箭魔完全是天和地的差别,可是此时此刻这天和地却融为了一体,这样的巨大反差怎么让眼前的这些人接受?

无数的外门弟子此时看着站在那里微笑的白里,此时无数的场景涌上他们的心头,过去嘲讽白里的一幕幕此时仿佛是幻灯片一样在他们的眼前不断的重播再重播。

再看到白里的微笑,此时白里的微笑却像是一把无形的剑一样狠狠的插入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头。

他们此时多希望白里能够趾高气昂的站出来嘲笑他们一番,这样的话至少还能让他们稍微好受一些,可是此时白里却一个字不说就那么平静的站在那里,这样的感觉才是真正让他们觉得难受的。

“是你!是你杀了我侄子对不对!”驴长老此时犹如疯魔了一般,披头散发的驴长老抓住白里的胳膊疯狂的晃动着,此时驴长老已经明白了一切。

当那神秘弓箭手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恰好就是白里刚刚进入外门的时候,一切是那么的凑巧,只不过那个时候的白里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个笑柄,根本没有人会将那个神秘弓箭手跟白里联系在一起。

但是现在想来已经完全可以断定,当日射杀两头蛮熊的不是别人,正是白里无遗。

而射杀蛮熊的神秘弓箭手便是射杀吕凯的人,此时驴长老已经明白,自己苦苦寻找了那么长时间的杀人者就是眼前的白里。

白里就那么淡淡的看着眼前的驴长老,脸上始终挂着属于白里式的微笑。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是故意杀死我侄子的对不对!”驴长老的情绪无比激动。

但白里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惧怕,的确论修为白里承认自己不是驴长老的对手,可是不要忘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站在这里的可不是白里自己,白里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岳胜文的法念就浮现在旁边,白里可以肯定,只要驴长老有那么一丝的异动,死的一定不会是自己,而是驴长老。

“虽然我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不过这一次我却可以告诉你,我还真不是要故意杀了那吕凯,实在是他运气不好……”

白里一句话出口包括宋贤在内都有些无语,运气不好?杀人的理由有千千万,这运气不好也能成为杀人的理由实在是让宋贤有些无语。

但是宋贤太了解白里了,白里跟一般人不一样,白里做事只凭喜好,我觉得高兴甭管这事是对还是错,老子都会去做,我要是觉得不高兴,哪怕你说一千道一万,老子也懒得跟你废话。

“当时我要杀的只是那张豪杰,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你那个倒霉侄子跟他在一起,虽然他告诉我他的嘴巴比死人还要严实,不会把我的身份说出去,但是我更相信死人,你说呢。”

白里这番话淡淡的出口,可是听在驴长老的耳中却犹如是一道道惊雷一样。

当驴长老知道白里身份之时,驴长老的第一想法可能是白里为了报复自己当年对他所做的一切才会杀了自己的侄子。

可是驴长老万万没有想到,最终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感情人家白里完全就没有想过报复什么的,杀吕凯完全是因为吕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驴长老无力的抓着白里,尽管怒火让他很想直接拍死眼前的白里,但是怒火没有完全让这个老家伙失去理智,驴长老很清楚一旦自己动手死的会是谁。

而驴长老同样清楚,一旦白里离开了浩然宗那便是龙归大海,以他的天赋,恐怕自己这辈子也没有为侄儿报仇的希望了。

驴长老无力的松开白里的胳膊,这一刻他仿佛变成了一个垂暮老人,身上写满了凄凉和悲惨,而看着这样的驴长老无数人仿佛看到了那个在无数嘲讽声之中跪在正气殿之前的白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全能奇才战神全能奇才战神不若归伊|玄幻一桩神秘的灭村惨案,将整个江湖点燃了,风雨欲来花满楼,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魔人与天刀门的命运如何,李浩的一生会在复仇的欲火中度过吗?而他的命运又会是如何?
  • 六界烟云之血色水月六界烟云之血色水月雲烟公子|玄幻千年一轮回,起始亦是终。宿命有缘人,梦醒皆为空。阴谋、权术、皆是烟云,运筹帷幄的一切,都是为了谁……力量、欲望、亦为云烟,乱世枭雄的苦楚,又有谁能懂……穿越时间和空间的阻隔,只为改变历史的长河,当河水凝固成冰的一刻,他的强势回归,又会有什么用?醉卧水月间,淡看情仇路,才是他的归属吧……
  • 诛天武神诛天武神七月红|玄幻山河碎,提笔再画江山。 神必诛,落笔便斩神灵! 棋局如迷,身在局中既然无法看破,那就杀破。 红尘有情,我愿醉卧温柔乡,哪怕一世不醒! 其实,这是一个言情故事…… 新书《江湖平底锅》已在起点签约上传,还请朋友们有空进来一观,多谢!
  • 霸天绝杀霸天绝杀听雪一喧子不语|玄幻惊天一怒大屠洗,神所泣,大灾变。我生故我人犹存,我命由我不由天。待到造化大成日,无所惧,杀尽天。天赐于我何路,地赦于我何理。这反复的天地,无常的命运,携我妻儿弟兄,任我大道驰骋。挡我道,杀无赦,凭一双封天之瞳,我欲向苍生证,雄霸天下,力挽狂澜,不死不灭,镇地封天。
  • 重生之最强丐神重生之最强丐神彻夜伴二更|玄幻齐夕由于前世是个乞丐所以街头行乞饿死了,但是在以灵魂体重生时,奇迹般 留存下了地球的记忆,于是乎被域外大能看中。在另一片奇异的大陆重生,但是狗血的是,还 没当够少爷,全家却被屠杀了,于是他依旧做回了一个乞丐老本行。游荡在这新奇的大陆,揭 开这片大陆的秘密。一步一步的开启传承。渐渐的变强。
  • 绝世药圣绝世药圣剑殇九荒|玄幻混分阴阳,宙划万界。天凌大界,地域无疆,万族林立,这是一个盛世的典宴,精彩,从这里开始…… 焱凌,偶得远古传承,以药入手,掌魂为尊,握八荒之势,伏万界之力,一步一印,独尊成圣!
  • 七战拾遗七战拾遗七立心|玄幻不生不死,怎样的悲凉?幼年有机缘,有天资,获得了太多的荣耀,然而人心难测,面对血海深仇,他变了。离开熟悉的大陆,一步步艰难的行走,跌跌撞撞,却始终不能停下,他有太多的执念。然而。当他接触到更强的层次,一个巨大的疑惑浮现。那些至强着为什么甘愿不生不死的活着?他们不敢生,用尽办法隐藏自己,封印镇压自己。他们不敢死,那样就会变成罪人。到底是怎样的悲楚。五行练体第一步。修灵第二步。修魂第三步。而之后登临道之极境的七境。心中一丝清明,抛却凡尘往事,对吗?心魔?不,那不是阻挡我摒弃执念的理由。打碎它,还我本来面目!
  • 灵士长生传灵士长生传洗尽韶华|玄幻一个少年,自幼受尽家族中人嘲笑奚落,背井离乡,只为寻求更强之路,他能否血洗羞耻? 没落的家族,父亲唯一的希望,他能否完成自己对父亲的承诺呢? 爱恨的纠葛,家族的羁绊,彼此相爱,却有种种牵挂,他们间的纠葛到底会如何演绎?
  • 七脉神尊七脉神尊鹤旷|玄幻身患九阴绝脉的欧阳博,因不能修炼,被人视为废柴!偶得一颗‘火魄神珠’从此开始逆天改命!灵火炼体,重塑经脉!手持传承武器‘凝光剑’横空出世,杀妖兽,斩邪魔!从此踏着鲜血杀戮,走出了一条废柴逆袭的王者之路……
  • 求魔灭神2求魔灭神2打死都要钱|玄幻吞天噬地炼万物,一个拥有神奇源石的少年逐渐成长为一方巨擎……杀戮、热血、令人心潮澎湃的旅程,以我三杀焱帝之名,让世界惊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