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静馆情生(1)

龙奕狂奔出了西城,这些年,他一直在查一件事,今天又有新消息传来。

汀湖码头,自五湖四海赶来祈福的人流,不断的往这里涌动着,行人马车络绎不绝。

龙奕一跃下马,将马缰扔给玄影,往码头后的赌坊疾步走去。

一个秀才模样的男子坐在廊前眯眼晒太阳。

龙奕走去一把扣住了那人的肩。秀才倏的睁开眼,使足了劲儿,都没将人甩掉,不由得叫出声:

“哎哟喂,少主大人,您轻点,白某人最近穷没吃肉,骨头松的很,很容易捏断的……若就这么趴下了,还怎么给您去调查煞龙盟余党的事。”

“滚,百晓生,没银子了,才记得给爷我来办事,平常时候你死哪去了?我他妈真想把你给废了……”

龙奕毫不客气,一使劲儿,就把人往地上撂下。

“哎哟喂,疼死我了……”

此人叫百晓生,顾名思义,就是通晓天下大事,以买卖消息为生,至于消息是如何来的,那就不是别人能知道的事了。

龙奕找他只为了探查煞龙盟三个当家人的下落。

据他所知,当年,火烧红船一事为煞龙盟所为,十年前,龙奕曾一夜之间铲除了藏匿于西秦国洼山的煞龙盟,七个当家人,逃了三个,这几年间,百晓生陆续替他找到了两个。那二人皆在他抵达前断气,且被剖心,死相惨烈。

“死不了你的。快说,有什么消息?”

百晓生揉了揉摔疼的骨头跃起,自衣兜里掏出一幅画,龙奕接过来看,上面画的是一个人。

“百变龙的真正模样就是这样子的?”

“嗯!”

画上是一个极为俊逸的男子,一身白衣,发绾青带,风姿飘然。

龙奕皱眉:

“不对啊,我记得,当年我和他交过手,那功力混厚。如今又隔了十几年,眼下应是一个胡须一大把的老头子……”

“放心,错不了的。百变龙习的是返老回童之术,常年采阴补阳,所以能生成这模样不足为奇!本来嘛,江湖这塘水,深着,什么样的人都有。”

百晓生取下别在腰际的酒壶,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龙奕眯眼思量了一下,回过神时抢来他手上的酒囊闻了闻,不觉咕哝了一句:“还说没钱,这种酒,就算你有钱都买不到。说啊,最近接了什么好了买卖……”

“江湖规矩,不可说也!”

他一边抢酒,一边陪笑。

各行有各行的法则,龙奕也不多为难,立即转了话题:“那人现下住何处?”

“城外百里,有秦庄,是他一个重要巢穴。但他通常住在福街的静馆,另有化名叫晏之——身侧有煞龙七宿作随从,少主武功虽高,但还是一定要小心应对,以免吃亏。”

离开码头,龙奕直奔城外秦庄。

秦庄隐于一处梨林中,那林子是按着奇门遁甲之术来布置的,怪不得附近村民说此处很容易迷路。

这自然难不到龙奕,他让玄影在外把风,独自潜入,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那座红墙绿瓦的秦庄出现在他面前。

龙奕翻墙而入,发现里面侍从云立,戒备森严。

白天行动诸多不便,他决定晚上再来探看,正要退出,藏身的矮紫桐丛后有几个青衣男子走近,他急忙蹲下,看到他们进了一间议事厅,接着,有说话声传出:

“……一切按计划行事,樊二,你去福楼待着,有什么风吹草动,主子会让人传话过来;程九,你带人到玉锦楼住下,牢牢盯住里面那两个大人物;阿顺,行宫那边那几位,也要看仔细些;还有,晋王那头……”

声音若隐若现,龙奕听的甚为惊诧:秦庄里的人是什么来头,他们如此精心策划,这是想干什么大事?

没多久,那些人自厅内出来,往外庄而去。

待折回梨林外,把风的玄影刚想问点什么,龙奕翻上马背一夹马肚,早已就射了出去。

回城时已近傍晚,玄影见天色不早,忍不住上前去问:“爷,两位公主还在城外,您真不打算出去接她们进城?”

“不接,我和她俩又不熟……爱进不进,不进拉倒!”

龙奕扬鞭抽了一记马股,雪龙驹嘶叫一声,往前方冲了出去,路人纷纷让道。才走过一道街,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但见赤影赶着赤马正往这里疾飞过来,满脸凝重的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主子,慕小姐出事了……”

走近,赤影急报了一句。

“我不是让你守着吗?怎会出事?”

龙奕勒马沉下了脸。

天色渐暗,渐冷,赤影跪地,满头大汗的回报道:

“福寺人太多,属下……属下跟着马车结果跟丢了人。之后,属下跟着那阿大进了桃林,发现那边有打斗过的痕迹。慕小姐的面纱落在地上,没了踪影。守园的小沙弥说,今日出入马车甚多,就是没瞧见属下提的那几个姑娘出来……之后,属下折回又寻了一番,在一处僻静的角落瞧见了一些化尸粉的粉末,地上尚有尸水未干,另外,还掉着几块没有化掉的黑色衣料,那是几个嬷嬷身上穿的衣裳,属下还在附近找到了两个嬷嬷惯用的宝剑,由此可以肯定,被化掉的必是公主身边陪侍而来的杜嬷嬷和荣嬷嬷她们几个。这些人曾暗中跟踪过慕小姐。至于慕小姐,属下不敢确定她是否安好……”

静馆,水边小筑,一直是九无擎最最喜欢过来小住的地方,这里环境清幽,又掩人耳目,可以容他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安静的度日,或者筹谋。

今夜的小楼,分外暖,他沉溺在此,不能自拔,因为有她。

中午时分,他看到了她英姿飒飒的一面,她的功夫练的极好,剑法之精妙,步法之轻巧,功力之混厚,出乎他的意料,曾经只会耍花枪的小丫头,如今已练成了一身非凡的本事。

带她回静馆,已超出了他原定的计划。

可他乐意!

睽别一十二年,他们终于再度重逢,他心欣喜若狂。

十二年的苦楚,十二年的忍辱负重,十二年的苟且偷生,压的他快喘不过气。于是更多时候,他选择深藏,将七情六欲埋到无人可及的深处。将相思摒弃,只余满身的冷静,来应对越来越艰难的处境。

相思越重,心便越痛,只有做到冷漠,他才不会受到药性的折磨,渐渐的,他便不知道要如何去表达喜怒哀乐,每天的日子,就这样不悲不喜。

活着,总还有希望。

在与死亡作抗争的时候,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他要活着回去,不为了想得到更多,只为了那里有他的家,有他发誓要守护的人。

现在,这个人就在眼前,沉沉睡着,一直没转有醒。

他给她看过脉,内因余毒未清,外因迷魂咒侵扰,加上睡眠不好,故迟迟未醒。

她需要好好睡一觉。

而他就守在边上,痴痴看她。

身子是根本,这丫头,明知毒素未清,却还在那里胡闹!

他莫名生怒,而后见她睡的甜美,就像小时候一样——那怒,那气,那火,无声无息,灭了……

小时候,那是多么遥远的过去。

记忆中的小脸,是何等的眩眼迷人,记忆中的笑容,是何等的璀璨夺目,记忆中的叫声,又何等的娇甜动人……

他爱极了她儿时那脆脆的嗓音,比百灵鸟还要甘甜,也爱极了那张漂亮绝美的小脸,比含苞欲放的春花还要美上三分。

对的,他很想看她的脸,很想很想知道她的模样会与小时候有什么不同。

九无擎知道她脸上贴着一层薄薄的癣皮,只要撕下那层皮,他就可以看到他的小凌子倾国倾城的容颜。

几乎就这么做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怕惊醒了她。

不曾吃了中膳,整整个下午,他就这么坐在床上,以一种惬意的身姿倚靠着,竟不觉时间飞逝,直到天色暗了,暖炉里的碳石冷下了,门房上传来了敲门声,他才发现自己竟痴痴坐了那么久。

“公子,您今儿回去吗?”

东罗敲门在门外问。

九无擎摸了摸发酸的腿,坐的太久,有点麻,捏了一小会儿,才去开门。

东罗侍在门口,眼神惊怪,只因为他的举动,已经破了他的惯例。

“不回!”

九无擎低低的回答,声音依旧冰冷,不,有点不太一样,冰冷中带着几丝柔软。

夜已拉开帷幕,习惯了房里的暖意,重新临立到冷风里,感觉不胜寒意。

有些人或事,若一辈子无缘得到,那就只能狠下心掐断那种念想。人生最悲痛的事是:得而复失。

白衣飘飘,寒风猎猎,他站在风里,无端打了一个寒颤,回过头时,目光瞟了几眼烛光明灿、暖若春阳的房间,若对这份温暖生了依赖之心,他朝,他要如何习惯生命里没有她的冰冷。

“爷,她是……”

“别问!”

九无擎打断,扶着镂花雕叶的扶手,深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他的心跟着冷静下来。

守着一个女人荒废了一个下午,这令手下们无所适从。他知道的。

现在不能儿女情长,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做,有太多的人的身当性命都压在他身上,他不能掉以轻心——东罗一直留在静馆,说明他有事要禀告。

必须处理正事了。

“皇宫内有什么消息传来?”

他恢复冷静,转头问。

东罗松了一口气,立即禀道:“傍晚时分,暗哨来报,说荻国的凤烈公子上了国书,欲娶慕倾城为妻,结两国百年之好!”

“哦!”

九无擎轻轻应了一声:“皇上是什么态度,镇南王又是什么反应?还有拓跋弘和墨景天。”

一个丑女,引来无数人的争相追棒,秦帝拓跋躍必心生好奇。这不是好事。

“镇南王说此事交由慕小姐自己决定。拓跋弘什么也没有说,至于墨景天,则再次表示了缔结姻亲之好的诚意。皇上听了后,决定把这事压后,等祈福大会后再作决定。”

九无擎听着,怔怔出神。

凤烈这个人曾在九华的旃凤做过幼帝,后来,他的帝位被金凌的娘亲,也就是他的爹爹夺了去。后来,小凌子生辰,爹爹好心将他接到身边来小聚,他却趁机害得爹爹早产,最后血崩而亡。最可恨的是,那日,凤烈自牢中逃脱,竟跑去偷走甫出生才一天的金博,致令爹爹不能亲眼瞧见自己的亲儿一眼就撒手人寰。

想不到多年以后,他摇身一变,成为了荻国中重权在握的凤王。

“嗯!我知道了。你回吧!”

东罗行礼,离开后,天枢飞身上了楼,跪地不起。

煞龙七宿,皆年过近四十,一个个武艺非凡,自恃甚高,平常时候,很少行如此大礼。

九无擎看向他:“怎么,事情办砸了?”

“有人先我们一步,将龙域那几个婆娘灭了,而且还让人用了化尸粉——桃林里有几滩化尸水的痕迹。属下刚刚得到消息,八个人独廖水娘活着回了去,但目前那女人仍在昏迷中,暂时不清楚知道是谁干的!龙域那边的人已将这事报官。”

有人想趁机嫁祸,否则不可能会有漏网之鱼,可,会是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件事?

“龙奕有什么反应?”

沉思罢,他问。

“龙奕闻报,去行宫看过那个昏迷的水娘,离开后一直在桃林附近,带着他的灵虎似想找慕倾城!”

先前,他已让人在那片桃林里撒了藏香粉,那灵虎再如何了得,也没办法立即找到他们的行踪——如此这般的大费周张,只是不想让任何人来破坏了他与小凌子的小聚。

“之前出他城去干什么了?”

“他去了汀湖码头见百晓生,而后骑马出城,具体去了哪,暂时没查到!”

“百晓生?他不是七天前死在淮庄了吗?”

九无擎拧起眉。

“是,而且还是属下亲自替百晓生收的尸。问题是,百晓生身后的那个消息网仍在正常运作。”

也就是说有人在假冒百晓生做着某些不可告人的事。

九无擎一直在查十二年前的事,也一直知道有人关注着这件事,而且还不止一路人马,龙奕只是其中之一。

十二年前,大船失火漏水,是有人蓄意谋杀,那些人自不会是拓跋躍派的。

既然不是他,他们这一拨自九华远道而来的异族人,又不曾在龙苍地面上与人结仇,为什么会有人一而再的想将他们致于死地?

他追查了多年以后,才知道想害他们的人出自煞龙盟。

可是,这所谓的煞龙盟,后来,却被龙奕一夜剿平,七个当家,死了四个,侥幸不死的三人,也在这几年神秘死了两个,如今,就连替龙奕查消息的百晓生也死了,那么,到底是谁在背地里试图隐藏真相?

龙奕又是为了什么,十年如一日的和煞龙盟过不去?

难道,这当中有什么是被他所忽略的?

“密切注意他们的行踪!下去吧!”

天枢恭身离开。

九无擎独自又站了一会儿,思不出所以然,转身回房,继续享受这样一份宁静的独处。

这是他好不容易才偷来的幸福,守着,看着,就是一种福……

他不打算翻出自己的身份跟她表明什么。

现在的他,太脏!

他的手上沾满了别人的鲜血,多少有罪的无罪的人,因他而死,他造了很多孽,不管是有心的,还是无心的。

所以,老天要夺他性命,折他阳寿,他认了。如今,他是废人,不配再拥有她。

他不会说,就这么在暗中看着就好。

可他总觉看不够。

哪怕,他已经看了她足足一个下午,依旧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她,便是心里的那个娃娃。

那个令他梦牵梦萦的娃娃啊,就这么鲜活的出现在他跟前,带着几丝只属于她的调皮,再次成为他生命里的风景。

曾经,她是他的小尾巴,他到哪里,她就跟到他里——

他读书,她说她要描红;他写字,她说她要磨墨;他练武,她说她要学轻功;他去骑马,她说她要游江湖;他说他要睡觉,她笑眯眯的钻进他的怀里,说是给他当暖炉,明明是她贪他身上的暖,却非得反过来说……

从认识的第一天起,她就赖上了他!

初见,她三岁,他六岁,他们都被掳为了人质,那些想分彊裂土的枭雄,想借用他们,逼迫义父和爹爹妥协,是他带着她偷偷逃亡,用手中的暴雨梨花筒一路自敌人军帐里逃了出去。

后来,她是他的影子,在义父恼她绊住了爹爹后,她就缠上了他,与他同吃同睡在一个屋檐下。

她睡着的时候,脸蛋就像红苹果,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如此想着,钢铁似的心,便化作了绕指柔。

九无擎情不自禁握住了她的素手,小时候,她的小手胖乎乎,娇嫩的就像初绽的花苞,现在呢,十指纤纤,如葱如玉,骨节秀美,泛着粉色。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你被写在我歌里你被写在我歌里吴冉言|青春“如果高中毕业了,你还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好不好?”当初她说了这样一句话让他以为三年后他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可是往往世事难料。一切的形同陌路亦或是背叛往往都是在无形中形成的。难道说过的一辈子都是假话?【我们所有的情感一定会在这个世界里受到意想不到的伤害,可是往往伤害也带给了意想不到的成长。】--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完美恋人:会长大人是冰山完美恋人:会长大人是冰山雪恋|青春她是众人眼中最完美的人,人们只看到她人前的光鲜,却没人看到她背后付出的辛酸。 她(他)们是众人眼中最佳的情侣组合,却不知,他男装下面娇小的身子,多年来的换装,只为了那一刹那的守候。 他是众人眼中的冰山会长,多年来无人接近,却只为她笑的温柔。 他是被压制着的问题学生,爆发的边缘被她那一瞬间的笑容救赎。 他是她多年来寻找生活中唯一的支柱。千里寻亲,只为了那一句“虽说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当他给予你什么时,必定会收回你的另一样东西做为替换。 它给了我们完美的面容,却收去我们的亲情,给了我们友情,同样收去了我们的安逸生活…… 已经过去的洛肖无力改变,洛肖只希望将来,当老天复予你爱情时,它必须收回的替代品,由我来出。”
  • 你是我回忆里的风景你是我回忆里的风景西小洛|青春夏沐雨以为,与小时候的美人尖少年许泽安重逢,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却不料,陆宇风一颗从天而降的足球把这所有美好破坏殆尽。叶小蓓说:“也对,你们一个是风,一个是雨,碰到一起就是恶劣的天气。”天知道夏沐雨想要的不过是一场风和日丽,安适如常的恋爱!这场看似匆忙的青春,一路上留下的脚印深深浅浅,却都是回忆里最美的风景。之于过去,我们已经成长;之于未来,我们正在奔赴。
  • 许我星辰不落泪许我星辰不落泪许雁|青春父亲案发潜逃,母亲“畏罪自杀”,林星辰一夜之间从富家女沦为阶下囚,任何人都可以践踏她,唾骂她。历尽欺凌折磨的她被温如熙保释出来。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她自小暗恋的的完美男子,竟然有着可怕的阴谋。她去农场自力更生,曾利用和背叛过她的高展翔却如影随形地跟来。他亲手将她推入地狱,又将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而那个和她两小无猜的竹马少年温如煦,又掩藏着怎样的秘密?甚至为了救她失去生命。
  • 只怪我们太贪玩只怪我们太贪玩阿白白|青春青梅竹马的好处是,生命纠缠在一起很长很长的时间,只要他是对的人,只要他身边没有人,总有希望碰到对的时刻。青梅竹马的坏处是,生命纠缠在一起很多很多的时刻,即便他是对的人,即便他身边没有人,即便遇上了对的时刻,你也未必能察觉……“欧阳随。”她骤然转身看他,清清冷冷的扬起嘲讽的微笑,“是我们自己把那么多的圆弧扯到彼此中间,即便你是我遗失的那一半,我们也永远组不成完整的圆了。”
  • 青春战世纪青春战世纪小裳|青春小荻的沉默,是为了给对方更猛烈的一击,第二云伊的沉默,所有人都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丁咛淡淡地笑了,只有她唐人街的同伴明白,她的这种笑有多可怕,东旭学院高中部的音乐社团被阴云笼罩着,面对11月的高校艺术汇演,这三个互不相让的女孩究竟会拉开怎样的序幕?
  • 灭秦(全十册)灭秦(全十册)龙人|青春大秦末年,神州大地群雄并起,在这烽火狼烟的乱世中,随着一个混混少年纪空手的崛起,他的风云传奇,拉开了秦末汉初恢宏壮阔的历史长卷。大秦帝国因他而灭,楚汉争霸因他而起。因为他——霸王项羽死在小小的蚂蚁面前。因为他——汉王刘邦用最心爱的女人来换取生命。因为他——才有了浪漫爱情红颜知己的典故。军事史上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他的谋略。四面楚歌动摇军心是他的筹划。十面埋伏这流传千古的经典战役是他最得意的杰作。
  • 青瞳之大容天下青瞳之大容天下媚媚猫|青春这个男人,因为面容太清秀,每次带兵都会戴上面具;为了娶她,大战狼群,浑身上下伤痕交错;为了偷走她,不惜率兵奇袭她的国家;面对凶恶苍鹰,第一念头就是舍命护她周全……然而,互相伤害太重、错过了太多的两个人,牵手抑或放开,哪一个才是他们最好的结局呢?
  • 九月的天空下了雨九月的天空下了雨清扬婉兮|青春颜玖玥幼年失怙,与爷爷相依为命。卓然被疾病缠身,休养在家。那一年,她六岁,他九岁。他们相识于人生最初的寂寞时光里,她明眸清澈,他干净如画。一场意外,让年幼的玖玥失去光明,同时也失去了最亲爱的爷爷。从此命运对她关闭了彩色的窗。年轻的姨妈将她接走,在陌生的城市开始全新的生活。如果知道转身即是漫长的离别,那一日她一定会等他回来。再相遇已是十年后。颜玥的世界依旧没有光明,而卓然却成长为白衣翩翩的英俊少年。他是她人生最美好的牵挂与惦念,依赖与爱恋;她是他深埋心底的愧疚与自责,牺牲与偿还。当玖玥恢复光明,卓然悄然远走,那些尘封的往事一一揭露。背上行囊,她勇敢踏上飞往未来的客机。
  • 寻仙不见寻仙不见一叶如来|青春世人都晓这世上有个蓬莱楼,却不知只有死了的人,才会来到这里——以魂魄换取遗愿,以完成遗愿为目的,只为功勋录上可以再添一笔。蓬莱高楼,有仙名扶苏。这一次入世,她是雇主的女儿。下榻青楼,参选魁斗,涉足陷阱,琴声萧瑟……他是富可敌国的梦瓷阁当家白言,算尽心机,手段高明,却唯独无法掌控自己。